【连载】西西的心情日记(二十六)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    录:目录

上一章:西西的心情日记(二十五)

下一章:西西的心情日记(二十七)

文/张小异

59.

2012年1月27日 星期五 雪

这几天一直在下雪,我知道是他的眼泪,在诉说着想念。

今天,参加完阿默的葬礼,干妈交给我一个盒子,说是他留给我的。他用好看的包装纸包着,上面有一个“西”字。

我小心翼翼地拆开包装纸,打开盒子。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我从小到大的照片,一共十二张。都是他以前跟我要的。

我把照片拿出来,看到了下面许多零碎的东西,我送他的大嘴猴手机链,绳子已经断了,猴子的脸上脏脏的,鼻子也基本上看不见了。

我的小梳子,是小学三年级时他不小心折断的,我很生气,这是我最喜欢的梳子。后来他赔了一个一模一样的给我,这个就赏给了他。

一个旧的一块钱硬币,是我们经常玩的幼稚游戏。我赌正面他赌反面,然后抛硬币,谁输了谁就答应为对方做一件事。他还欠我三件事,我欠他六件。

还有好多好多……我的手链,我们常一起听歌的耳机,我用剩的半瓶淡紫色指甲油,上学时我们互传的许多小纸条……

在盒子的最下面,有一个信封。

打开了。

抽出信纸时,掉出一枚戒指。

戒指的形状是字母“X”,上面镶满了小小的钻石。

我幽幽地读着那封信:

西西,我的爱人。

这是我给你的22岁生日惊喜。

喜欢吗?

我爱你,从我7岁那年起,一直到现在,再到没有边际的未来。

我希望这种感觉可以一直延续下去,我希望能一直陪在你左右,到老,到死。

这个盒子里装满了我们的回忆,我想,用它来求婚,一定很浪漫。

我知道你是爱我的,我有这个自信。

所以,嫁给我好吗?

我愿意做你永久的避风港。

                                                    你永远的爱人:默

        我终于还是没有抑制住自己的眼泪,放声痛哭,泪水一滴滴打湿那封信。

我把戒指套在左手无名指上,大喊着“我愿意”,可惜,他再也听不到了。



60.

2012年6月29日 星期五 晴

这半年来,我一直在经营阿默说的那家音像店,不过没有用他那50万。

我恨那笔钱。

爸妈给我资助了钱,就在我家附近,租了个小门面。

店里有很多CD,还有磁带。全是张信哲的。

这是我们俩小时候的梦想,开一家音像店,只卖阿哲的专辑。

不过我不卖。

我只是在每张桌子上都放了CD机和录音机,客人进来后可以坐在那里带上耳机随意听。

我还给他们提供书籍,甜点和饮品。

做甜点的女孩是我的一个好朋友,她叫小如,是学做西餐的,到我这来有些屈才了,不过每天很快乐。

店里装修比较复古,30年代的感觉。

开业那天,阿飞和小蝶给我带来了一个留声机,还有阿飞自己制作的黑胶唱片。

音质特别好。用它听歌别有一番韵味。

对了,他们两个,已经在一起了。O(∩_∩)O~

真好。

他们一有时间就会过来帮忙,阿涵周六周日也会来看我。

这半年,我试着渐渐从阿默去世的阴影中走出来。

我不想再低沉下去了,不想让家人担心。

干妈也平静了许多,对我还和从前一样好。

我把那50万交给了她,起初她不接受,说是我如果不用这些钱阿默在天上会不开心的。后来我一再执意让她保管,这是她儿子用命换来的,我承受不起。

她没再推辞,说先替我保管着,等我结婚时再给我。

结婚?

这个问题我从来没想过。

我还会遇到对的人吗?

我觉得不会了。

我只想这样简简单单地生活下去,挺好。

对了,我们的店,名字叫《花季未了》。

这是刘若英唱过的一首老歌,阿哲去年重新唱了一遍。

“花季未了 你却走了 泪在掉

剩下的绽放 回忆里烧

花季未了 余情未了 直到天老

也许遗憾才让人生美好”

我的花季,因为有阿默的陪伴才变得美丽。

我们的花季,一直未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