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圭吾之《时生》(3)

生者,时间之必然选择,谓之时生。

海伦凯勒说,假如给我三天光明......假如给你一次可以回到过去的机会,你会选择回到哪一个时间点?我无法保证所有的人都想有一次回到过去的机会,但大多数人都会有“如果当初......”的想法。我从来不相信世上存在绝对正确的选择,撇开 其他人的干扰不谈,单从自身主观来看,当时做出的选择恐怕就是最正确的,之后因为这一选择造成的影响有时候才会让人产生“如果当初......”的想法,幸运点的说法是“幸亏当时......”可又有多少人成为幸运儿?

在看完《时生》第一章也就是时生章之后,我头脑中浮现出了狗血的穿越剧。但不可否认的是,第一章实在给人温暖的感觉。丈夫宫本拓实明知妻子丽子患有家族遗传病格雷戈里综合症,经过妻子以及妻子家人再三劝诫后向丽子的父亲说道:“求您了,我一定会使丽子幸福。”丽子向父亲回答:“我,愿意相信拓实的话。”就这样,她们结婚了。宫本夫妇明知孩子有极大的可能具有遗传病,可再三考虑过后依然义无反顾的生下了自己的孩子。“如果生下了患病的孩子,就要受苦了,对吧?没关系,我要你生下来,那孩子肯定也想降临人世。”就在孩子还未出世的时候,“时生”就被却认为孩子的名字。我实在不知道东野圭吾给这孩子的名字中到底赋予了多少含义,顺应了时间,还是夫妻二人不相信时间,他们心里最深处是矛盾的也是充满着希望的,或许这孩子能够逃脱不幸的命运。

一切来的太快,但也在意料之中。时生终于还是病倒了,即使从他降生在这个世界之前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现实还是让他们充满痛苦。在时生昏迷之中,拓实感叹问妻子:“你觉得把他生下来好吗?”丽子则掩面哭泣道:“我想问问那孩子有没有'来到世上真好'的感觉?幸福吗?恨不恨我们?可我说不出口。”的确,当初二人相信孩子也是希望来到这个世界上,他们也无法想象一生没有孩子的生活是怎样的。这时候,拓实讲述了自己年轻时候或许已经碰到过了时生。

年轻时候的拓实我真的想用垃圾来形容,作者用毫不主观的口吻描述了一个不学无术,无所事事,整天埋怨不知道进取的年轻人形象。年轻时候的拓实常常将自己的出身当作挡箭牌,母亲年龄尚小却意外怀孕,家境不好无法养活一个孩子,无奈送给了一对生不出孩子的夫妇。拓实的养父母一直都将他视如己出,而直到他知道真相后,这个家也变得支离破碎,自己开始埋怨命运,将自己视如全世界的弃儿。

我一直都认为家庭的环境对于一个人的成长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但无论是好还是坏却以本人的反应来确定。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而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对应《秘密》来讲,每一个家庭都有一个秘密,或许谁都不提,但是大家心知肚明。我一直不明白父母的婚姻如何有着多大的魔力可以决定一个孩子的未来,我们一直习惯于给别人贴标签,自打人类社会诞生就是如此,现代社会更甚。父母之于子女来讲只是父母而已,当一个孩子对嘲笑另一个孩子:“你爸妈离婚了,没有人要你了,我们都不和你玩了!”简单一句话,实在过于恶毒,且不说逻辑不通,一个孩子看待另一个孩子竟然要靠其父母的婚姻来决定,因为父母婚姻的问题就足以影响自己的朋友选择。当这种现象愈演愈烈时,我们的孩子怎么了?

而我一页又一页,看完一章又一章的时候,真的有一种冲进书中结结实实的给拓实几个耳光的冲动。我身边确有这样的朋友,即使知道了自己并非亲生,可,那又如何?自己已经把他们当成自己的父母这么多年,难道就因为血缘毁了多年的亲情?现实中不乏这样的例子,当孩子知道父母并非亲生后,吵着闹着要找其实父母,又或是养父母忍痛割爱千方百计想让孩子回到自己的亲生父母身边。这个现象一直困扰着我,我只想问一句为什么?亲情难道只是由血缘来决定?养父母将养子女养大,虽无血缘这一纽带,可数年的养育之恩果真不如没有实际履行养育行为的血缘?即使有血缘,亲生父母出于各种原因想让子女回到身边的时候,大多数人觉得他们才是亲生父母,这样理所应当。为什么?一天都没有履行当父母的职责,却站在道德高度去要求养父母离开孩子?当亲生父母不出现之时,生活一切都没有变,为什么要去扰乱孩子正常的生活?难道这就是我们尊崇的道德吗?

东野圭吾绝对堪称人性的细致观察者,如果拓实只是这样整天怨天尤人,没有进取之心,废物一个。幸运的是,千鹤无疑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一个最终没有和她走到最后,却改变拓实命运的女人。在书中,千鹤比时生还要晚一点出现,虽然时生出现的有点过于突兀,但也正是这两个人陪伴拓实走过了人生最艰难的时刻。千鹤在对拓实彻底失望之后,留下一封信之后走了。拓实后来就千方百计想要找到千鹤,之于找到千鹤干嘛他自己也不知道,随着找人之旅的进行,慢慢发现千鹤卷入了一场阴谋之中,寻找也逐渐变成了营救。我的确不知道千鹤为何会喜欢拓实这样一个看不到希望的男人,或许也正是千鹤自身抱有的希望才会改变拓实。

在营救过程中,时生全程与拓实在一起,他们也逐渐认识了更多的人,其中作者安排了一个与拓实出身类似的竹美,作为一名女生,她的态度与拓实完全不同,虽然家庭一塌糊涂,可她却也像仙人掌一样屹立不倒,顽强的生活着,而最后拓实也坦言竹美的生活态度的确让自己震撼。人生如戏,戏如人生,生活就像一个王八蛋,他不断让你遭遇不幸,时时刻刻让你感到恶心,你也要走到他面前结结实实的啐他一口,骂上一句,还不过瘾再打上一拳,然后赶紧跑。

在看完整个营救过程后突然又一种感觉,千鹤的作用让拓实注重事业对责任,而时生则不断化解拓实与亲生母亲之间的矛盾和误解。拓实的亲生父母着实让人震撼,她用一生的时间来忏悔,坚强的活着默默为拓实守护,即使她自己也感觉自己不配做一个母亲。拓实的亲生母亲麻冈须美子与柿泽巧相恋的时候,后者不仅有残疾而且还是一个没有名气的漫画家,因为一场意外,须美子眼睁睁看着他消失在火灾中,只留下一句:“即便在现在这一瞬间,我也已经感受到了未来。”也是因为这一句话让须美子忍受着众人的排挤和指责生下了拓实。或许有时候,我们是不得已做出的选择,而这一个选择未必是最理性最符合实际情况的,但它是心甘情愿的,并且我们愿意为之承担后果。时生告诉拓实:“确信自己喜欢的人能好好地活着,即便面对死亡,也看到了未来。对你父亲来说,你母亲就是未来。人不论在什么时候都会感受到未来。无论是怎样短暂的一个瞬间,只要有活着的感觉,就有未来。”我一直认为孩子是父母生命的延续是活脱脱的扯淡,看到这之后我依然不会改变我的想法,但是对于父母来说,孩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呢?或许我有了孩子时候才会有答案。

时生说到底违背了时间的规律,最终还是会归于消失。就在他消失之前,依然阻止了一场事故,拯救了众多生命,也为拓实与丽子结婚牵上了红线,至于他去哪了,作者借拓实之口:“原来时生飞上天了......”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改变了历史进程,而作者仿佛更愿意将这一切归结为历史的必然,拓实在整个营救过程中并非简单的大彻大悟,而就在一瞬间,改变就这么发生了。

最终,故事回到了起点,时生依旧躺在病床上,医生面对他身体的变化无能为力,只能做最后的努力:“请呼唤他把。”希望有奇迹发生,拓实一句:“时生,我在花屋敷等你!”全书戛然而止,结果如何留给了我们无尽的想象。

现在来看,拓实才是最幸运的,幸运的是有千鹤,幸运的是自己的儿子穿越时间来帮他,而正是有了时生的帮助拓实才会和丽子结婚,时生才会诞生。这种“幸运”并不是人人都有,而是一种超自然的现象,我不知道未来这种现象是不是可以受到人类的控制和使用,至于现在依然是一种神奇的存在。我们都不知道这种奇迹是否会发生,而作者恰恰用此来告诉我们过去已经过去,回到过去只是一种美好的幻想。人生没有那么多的如果,你现在的样子就是你本来的模样。

顺,逆,非断然。时间,生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