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环花园路纯水岸大排档

下午四五点钟,办公室灯也没开全,加之大半的遮阳帘还没有拉起,真是闷极了,我也三心两意地翘着二郎腿,颠儿着腿,盯着屏幕,发着愁:这工作让老子怎么搞呀,找的票找不到,走个流程像打仗,逮住一个领导,便立即瞄准继而忙不迭的箭步上去;客户的信息也越来越不靠谱,天天周旋,出于利益关系,虽不必晓之以理动之以情,里面的利害关系大家也都内心昭然,但人心向背,都冷不防的吓一吓对方。真是肩头的扁担压得沉,却还什么都没有装得进去。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晚上八点钟,北环花园路纯水岸大排档,如约而至。

这是一场校友的简单聚会,零零落落前前后后来了14人。最后一位到的师兄,十一点下的飞机,赶过来已经接近十二点了。就这样,相谈甚欢,觥筹交错的夜晚延续至次日凌晨两点钟。其中不乏一些我很敬重的学姐学长,他们在各自的行业里努力打拼,散发的正能量沐浴了我一整个晚上。回家的途中,我也是感慨连连:何时何地何种我才能变得如他们般,在一个微风徐徐的夏日傍晚,用自己的丰富的人生阅历谈笑风生,用自己成熟而又独特的思考娓娓道来,用自己真情实意的目光温暖左右。

同辈压力(PEER PRESSURE),这不是个陌生的词。就我上述的文字描述,我是否也陷入了同辈压力的漩涡中,奋力挣扎呢。

当我们跨进同一个门的时候,门槛的高度是统一的。所以,非常好,我们在对于母校的情感上是高度统一的,这就是我们的凝聚力。有几个老前辈带头把这个平台搭建了起来,随着越来越多的青年校友加入,这个平台开始发展壮大迸发活力。这也意味着有越来越多的大神与潜水党进来,二八法则便开始凸显作用,百分之二十的校友相互熟悉积极参与校友活动,百分之八十的校友仍属于组织的散户,散户的个体。处什么行业,混什么圈子,交什么人,形成什么价值观,感受什么压力,就过什么样的生活。现如今我面对着自己不喜欢的工作,也每每暗自鼓劲:有一天我一定要离开这里,去一个自己喜欢的行业工作。其实这不过是一种自嘲与自嗨的平衡,我岂会不自知。当我没有能力去争取多的选择的时候,也难免自怨自艾,当我看到他人谈笑间调动大把神坛资源时,我也心生艳羡。好歹最近也算找到了态度的出口:如果不好,只是过去的不好。虽然厚着脸皮给自己抹粉,但好歹,人需要自由的出口。这里可以多讲一下我目前对自由的理解。自由从身体上讲,保本寿康;从精神上讲,自由不过是解决了一个问题之后短暂的愉悦感。人生长河,连绵不绝,迈过一个个坎,绕过一个个弯,才可长河落日圆。因此,自由的方向应该是面对问题去解决的勇气,自由的长度应该是解决问题的程度,自由的原点应该在于解决问题的那一个点那一瞬。

事实上,就我个人而言,我对于同辈压力,还有另外一个层面的感悟,挺有趣的,那就是情侣之间存在严重的同辈压力与二八法则。说说后者吧,在中国,可能一个比较和谐的传统家庭中,家庭百分之八十的收入来自于丈夫,家庭百分之八十的经营来自于夫人。而我自己也有着类似的法则。可能四六分、五五分的爱情,变得二八分,我爱你八分,你爱我两分;可能我能力所及的资源只有百分之二十,而你已经可以自由穿梭于百分之八十的资源中了。幸福的爱情总是相似的,而不幸的,各有各的不幸。这句话,我是不认同的。幸福的爱情都是独特的美,而不幸的总归类似的落,因为关系的破裂,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明,在一些重要特质上你们已经二八化,从平衡轮上摔了下来。然而也不至于这么悲观,聪明的人是懂得化解的。

而我个人认为,善而不争,方得始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