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演讲

辩论比赛上,我遇到了一位厉害的教练:张哲耀

他是《奇葩说》第三季成员,曾获第三届国际华语辩论邀请赛全程最佳辩手。他自己是辩论赛的世界冠军,也曾教出过辩论赛的世界冠军。

提到“顶级辩手”,我们会觉得这应该是一位“巧舌如簧”、“口灿莲花”之人。但与这位台湾导师接触下来,却完全不是这种感觉。

哲耀学长像是那种很闷又很萌的宅男,扔在人堆里,就很难找见。他平时不说话,也不苟言笑,就算寒暄,也是别人问什么,他就只答什么,一句废话都没有。

在台下看比赛时,他就是静静的坐在那里,记着笔记,整个人非常专注。他写的字也是一笔一划、方方正正。

拍照的样子,也是一本正经,嘴角硬挤出的笑容,看起来是那么诡异。

但是,只要一谈到辩论,或一上场打辩论赛,哲耀学长就立马像是脱胎换骨换了一个人,仿佛全身发着光芒,呈现出一种巨大的爆发力,一股不断燃烧的激情。

有一次,和哲耀学长在辩论场上正面交锋,当场就被他那种机敏的思维、连珠的妙语、出色的论辩、强大的气场所压倒。我含着一口老血,勉强支撑了几个回合。

就在那场比赛结束的一瞬间,我方一位女辩手顿时痛哭流涕。这是在极大压力下的情绪释放,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我以为这就是辩论高手的威力,但是我错了。

第二天,我观摩了张哲耀和胡渐彪两位高手的辩论对决后,这才发现前一天的辩论,哲耀学长是手下留情了。

两位顶级高手的对决是针尖对麦芒,唇枪舌剑,你来我往,1000平米的会场中没有其他声音,台下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出,辩台上空形成了两股强大的气流,不断冲撞......那场对攻堪称精彩绝伦。

这样一位平时看似无欲无求,一涉及辩论就立刻“变身”的高手,让我不由得想起了“呆若木鸡”这个成语的由来。

庄周《庄子·达生》与列御寇《列子·黄帝篇》:“鸡虽有鸣者,已无变矣,望之似木鸡矣;其德全矣,异鸡无敢应者,反走矣。”

这个故事讲的是,纪子是一个有名的斗鸡专家,他训练的斗鸡不论遇见什么突然的情况它都不动、不惊,看起来像一个木鸡一样。只要一上场,别的鸡都不敢和它应战,看见它就走开了。

我真正被折(圈)服(粉)的是来自哲耀学长的一次演讲,虽然只有短短几分钟。

他是这样说的:

西门吹雪是古龙笔下的名剑客,他孤高骄傲,剑法天下无双。陆小凤和花满楼去拜访他,回程的时候,花满楼就说:“今天我总算懂西门吹雪是怎么练成他绝代的剑法的。”

因为,他已经把杀人当成一件非常美丽神圣的事情,他把自己的生命都奉献给他的剑法。他只有在用剑的时候是活着的,其他时候只是在等待。

我们辩论人就是西门吹雪,只有在辩论的时候感觉到自己是活着的,其他时候只是等待而已。

小时候,我以为辩论是我的命;长大以后,发现这是真的。有很多人以为我喜欢辩论,有更多人认为我爱辩论,其实他们都错了,我只是想要活下去而已!

......

哲耀学长也因为这篇演讲,被封为辩论届的“西门吹雪”

我听完这段演讲的第一反应是“毛骨悚然”,当时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我被这个人对一件事情的热爱,所深深的震撼和感动了。

与哲耀学长有了更多接触后,我更加能深切的感受和理解他那番话背后的含义。

人活在世上,有很多事情要完成。人生之不如意事,十有八九,还有一两件更加痛苦。

如果没有一个让你内心持续燃烧的梦想,没有一件让你特别热爱的事情,这样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呢?

前两天,在接受一个采访时,被问到是什么支撑了你去坚持阅读推广”,一时语塞。现在,我有了这个答案,那就是:热爱

希望读到这篇文章的你,无论现在处在什么样的环境,什么样的人生阶段,面对怎样不确定的未来,都一定要找到自己的热爱的事情,并且持续的做下去,这样才算是真正的“活下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