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游戏好玩,但如果孩子这样演过戏剧,手游就hold不住他们了

2017-7-7  MICHAEL 转自芭学园


“表演的部分,几乎都是学生自己的创作。如果没有这个,他们不会这么喜欢戏剧,不会一遍又一遍地去练、在练的时候不断迸发出新的灵感。”

小芭读这篇教师手记时,脑子里自动飘过孩子们在幼儿班演戏剧的情景,还有每年戏剧节前家长们排练的情景。

从幼儿园到小学,孩子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用手机游戏来打比方,他们的心智水平、感受力、创造力、想象力、自我表达能力都升了好几个等级。

他们的戏剧,玩得越来越高级,而且比打游戏更惊心动魄。在真实的创作、排练、演出过程中,孩子们的心智和身体经历着意想不到的旅程。


想好的点子上台后都蒸发了

四年级今年演出的两部剧,是在去年期末戏剧课就开始排练的。最后一周里,我们想到了很多好点子,让戏剧有了更多细节。不过没想到最后在舞台上,这些细节几乎都像蒸发了一样,没有谁记得演出来。
后来我们明白了,这些好的细节并没有被孩子们吸收,一周的时间不足以消化新内容,融入剧情。
从那时起,我们就有了意识,要让大家尽早地接触剧本。在排练的最初,演员的很多注意力用在背台词上。等台词能脱口而出时,才有更多精力去照顾动作、表情、感觉,以及与其他角色的互动。
在今年义演前,当我们再一次排练《俄耳普斯传》和《木马计》时,学生已经成了“演技派”——都可以把精力用在如何“演”上。他们比去年更放松,表情和动作更丰富。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木马计》的第一幕,涅俄普托勒摩斯、奥德修斯、卡尔卡斯在商量计策


二在戏剧创作中,孩子的想法不够“成熟”却总是最恰当

我们老师在这些戏剧中贡献过什么呢?主要是一些观看感受上的指导:不要背台,别挡别人,站舞台中央……诸如此类。表演的部分,几乎都是学生自己的创作,这是我们戏剧活力的源泉。
如果没有这个,学生不会这么喜欢戏剧,不会自发地投入这么多热情,不会一遍又一遍去练、在练的时候不断迸发出新的灵感。
如果有人问,他们想法不成熟怎么办?事实上,当我们放手,发现往往他们的想法也许的确不够“成熟”,却总是最恰当。学生比成人的想法更加活跃,更加不受固有模式的约束。并且,让他们去按照他们的想法来演,演出的状态也更加和谐。
图片发自简书App
《俄耳浦斯传》中,孩子们为第一幕俄耳浦斯出世所设计的出场:

群众1:(向前一步,双臂上举)俄耳浦斯快降临吧!

群众2:(向前一步,双臂上举)俄耳浦斯快出现吧!

俄耳浦斯:(从台侧侧手翻,至台中,转身,接马步冲拳亮相,中气充沛地)哈!

这真是一个出乎我想象的设计!但是作为一个神灵的出世,却是那么的合适。

在这个过程中,成人需要等待学生找到感觉。这跟文字创作一样,刚布置了任务,学生不一定能立刻文思泉涌,他们反而要跟别人聊聊天,四处走动,看看别人在干什么,甚至抱怨为什么要布置这么难的工作。一段时间后,他们逐渐开始坐下来创作,因为已经有了想法。

专业的戏剧工作者肯定有丰富的方法,让演员在排练中进入创作的感觉。我们需要给学生自己排练的时间。这时,老师就在附近做别的事情。老师常能听到他们哈哈大笑,进入玩的状态,但跟无聊的玩不同。


图片发自简书App
比如,组长说这里要加动作,演员说不知道加什么,她只会站着把台词说完。其他学生开始开玩笑,他们纷纷站到那个演员的位置去表演她的内容,一个演完另外一个上,所有的人都玩出了自己对那个角色的的理解。
在游戏中,他们没有被评论的压力,所以很放得开。而他们的表演,却能给那位演员提供灵感。
《俄耳浦斯传》中,俄耳浦斯深爱的妻子欧律狄克被毒蛇咬死了。俄耳浦斯悲伤至极,森林中的小动物也围过来,孩子们还设计了一个角色——泉水。
鸟儿,小鹿,小兔和泉水上场。
鸟儿(挥动翅膀):太可怜了,真是太可怜了,相爱的两个人被生和死分开了。(哭)
小鹿(哭):多美的姑娘啊,却被毒蛇咬死,我觉得我的心都要碎了。(哭)
小兔(哭):我们再也听不到她的歌声了。
泉水(哭):我悲伤得已经流不动了,让我快点离开这里吧,我受不了看着他们两个了。(哭着下场)
“我悲伤得已经流不动了”,这台词,亏孩子们想得出来!

三孩子总会尝试新的演法

当给学生充分的自由去创作时,我们会发现他们每次演的都不相同。他们会按照自己当下的情绪去表演,情绪高涨又放松时他们动作丰富、形象生动。有些紧张时,有人会省略一些身体语言或者匆忙地说台词。
但显然,我们上台不能都站着手脚不动地演奥德修斯或者三首犬。所以,在看到他们平时演出了最佳状态时,我要跟学生确认并约定,此处的身体语言这样就是最好的,台词这么说就是最好的。
当学生跟老师有了默契,他们仍然会在接下去的排练中尝试新的演法。当他们认为这个新的演法更好时,就会来跟老师确认这样好不好——往往那确实是更好的。他们就是这样在不断地消化和吸收。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木马计》的最后一幕:
特洛伊战争后,那些在战场上幸免于难的希腊英雄先后回到故乡,只有奥德修斯在海上的风暴中迷失了方向,始终没有找到回家的路。这次,他孤身一人漂到了费埃克斯岛上。
雅典娜化身传令官,在广场上召集人群:“你们快去会场,见识一位外乡人,他阅历丰富,他曾在海上孤身漂泊,样子像不死的神明。听说他还亲眼见证了特洛伊城的毁灭。”在缓缓响起的叙事音乐中,奥德修斯将特洛伊的故事娓娓道来。
这段结尾曾经几易其稿,台词多次增删。这次重排,他们又再次做了调整。《俄耳浦斯传》也是如此。不过这些微调已经不需要老师们操心了。
等最后上台时,他们的表现也是不尽相同的。有人一上台就爆发了更生动的灵感,比平时还要投入;有人正常发挥;有人没有演出平时的水平,一些关键的身体感觉在舞台上蒸发了。
这也是现场戏剧的魅力吧,每次看到的表演都不一样,这次这位演员发挥出色,令人感动,下次可能又有另一位演员出彩。

四最后的发挥不应成为对学生的评价

无论是舞台上发挥更佳的,还是没有正常发挥的学生,他们都喜爱戏剧。因为这是他们自己的创作,他们为此投入了感情和精力。

没有发挥出来的学生,也许是因为紧张,也许因为在换幕的过程中服装或者道具没有准备充分,也许因为设备的问题,有很多的可能性。

在这次义演结束后,有学生就在日记里写自己演酒徒时,发现自己的耳麦没有被工作人员打开,她只好用最大的音量去喊,这样观众才能听到,谁知喊破了音,她很尴尬。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围攻俄耳浦斯的酒徒们

还有一个孩子回来之后写的日记:

我最后一幕演酒徒,而前一幕是三首犬,但是因为麦没戴好,所以,我连换酒徒衣服的时间都没有,直接穿着三首犬的衣服上去演酒徒了,你们就说我背不背!群众:背~非常背。

看,结果就是这样的……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看我的,也不知道我们班同学是怎样看我的,反正自我感觉嘛,本次义演非常成功,也很满意!

最后的发挥,不应该成为对学生们的评价,也不应该让这些去影响他们对戏剧的兴趣。戏剧应该是学生的一个体验,从最初的排练到最后上台表演,整个过程,是一个体验。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这个漫长的过程里,有人学习到了“劈砍空气”以外的动作;有人从《木马计》里一个情绪夸张的预言家,转型到了《俄耳普斯传》里一个优雅的女神;有人发现自己原来可以顺利地在舞台上说一段几百字的台词;

有人在连续四幕里驾驭了四个不同的角色,服装也没穿乱,台词也没说错,或者穿乱了、说错了也可以继续淡定地表演;有人在这个需要充分社会交往的排练过程中,成功驾驭了自己的情绪……

就这样,他们在这个体验的过程中发展了自己。这就是戏剧对学生的价值。

这个体验,来自于孩子们对戏剧的深入参与。这个深入参与的机会,则需要我们对孩子的信心、耐心和“不功利”心。

图片发自简书App
冥王哈德斯的造型,是孩子们自己设计的。原作中,看守地狱的是一条三首犬,俄耳浦斯来到地狱门口,弹琴驯服三首犬,进入地狱大门。

为了突出进入地狱之险,以及俄耳浦斯音乐的魔力,孩子们设置了四条“三首犬”。他们并没有真的将自己打扮成“三首”,并且使用了比较明亮的纱,作为三首犬的服饰。刚好与哈德斯的黑暗造型形成鲜明对比 。
事实上,如果我们可以在更宽广的领域,给予孩子们这样的机会,他们会比现在成长得更出色。
这种“出色”,也许不是分数上体现的,却是我们朝夕相处时能够感知到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