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秦可卿的死看红楼女子的命运

        最近,心心念念,满脑子都是秦可卿,这个红楼里面迷一样的女子。之前读的满是疑问与不解,前晚听了齐老师的讲座,很多地方豁然开朗,继而又有了一些新的感想。

    关于这个人物,作者用了很多的曲笔,设计了多个矛盾之处,而这些恰恰是打开文本大门批文入情的钥匙。

    文中明确且多次提到的是,秦可卿是一个品貌俱佳的美女,在荣宁二府男女老少眼中,都有着极高的口碑。用老祖宗的话说,是重孙媳妇中的第一人;用婆婆尤式的话说,是模样性情都打着灯笼难找的好媳妇。

    可是这个人见人爱的好媳妇却好端端地病了,莫名其妙地死了。死后,最伤心的人有三个:她的公公贾珍哭成泪人、悲痛到拄拐、倾尽所有办丧事;她的两个丫头,一个触柱而亡,一个摔丧守孝。种种异常都坐实了她和公公贾珍的乱伦。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崩塌的人设要强的心性最终把她送上了不归路。

      秦可卿的判词和词曲中有个关键字是“情”,所谓“宿孽总因情”。在她和贾蓉的婚姻中,书中除了秦可卿自述“他敬我,我敬他,从没红过脸”之外,没有任何一处写过她俩的正面相处,更别提恩爱,就连这一句也用了“敬”字,是表面的相敬如宾而不是相亲相爱。违背人伦道德是有错,纵然有错,也不是她一个人的错,更错不致死。可是整个黑锅都给了她,一个花样年华的女孩子,而且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由秦可卿,我首先想到的是贾纨,她在贾府中的存在感非常低,出身名门望族、从小受三从四德的教育,是被封建传统文化圈养的最彻底的女人。

这李纨青春丧偶,居家处膏粱锦绣之中,竟如槁木死灰一般,一概无见无闻,唯知侍亲养子,外则陪侍小姑等针黹诵读而已。

    这样的日子几十年如一日,最终教子有方,儿子贾兰学业有成担当起振兴贾府的重任,李纨子凭母贵,看似圆满,可是有谁关心过,她幸福吗?二十岁的大好年华里,却活的如槁木死灰,是何等的可悲又可怜!

        还有富贵为妃英年早逝的元春,被虐待致死的迎春,爱而不得的黛玉…

      她们走了不同的路,却都是可怜人,是谁段送了她们的幸福,摧毁了她们的人生?所谓命中注定,其实主宰她们命运的不是上天,而是吃人的封建礼教。女人被物化、私有化,没有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利,那真是任人宰割的时代,幸福就像卖彩票,全屏运气。

        假如她们活在今天,秦可卿、迎春可以离婚,贾纨可以再嫁,元春可以不进宫,她们都可以活出自己的模样。

    曹雪芹先生可以说说第一个“看见”女人的人,第一个真正把女人当人看的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