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下来,听每一朵花开的声音

文/曹门霞客行

站在城市正中心,从28楼鸟瞰体育馆,跟朋友开玩笑说:“新赛季套票已预订。”,除了观察像火柴盒般的车辆,还观察像蚂蚁般移动的人们。

从上面往下看,有长腿欧巴,只看到交叉前进的长腿,有穿着长裙的妹纸,只看到有律动颤动的裙摆,无一例外,行走得好快,目光所及处,找不到一个悠闲的人,在购物中心也如此,步履匆匆。

城市越发达,经济越繁荣,生活节奏越快,人们的步伐越匆忙,这一点,从我香港的同学步伐从可以一窥一二。大学时候,去饭堂吃个饭,他们都穿着人字拖,在校园里走得哒哒作响。

很长一段时间,我也是生活节奏如此之快,舍不得浪费一时半会的时间,见缝插针做很多事情。长期的节奏太快,不是一件好事,享受效率的快感,失去了生活的质感。

节奏太快,容易信息过载。

就像人的血管一样啊,信息就像流动的血液,当血量猛增,血管直径不变,这时候就会被过载的血液撑爆。

节奏太快,容易过耳不过脑。

就像每天听早报,真的是速食快餐,就像肠胃里的消化酶失效了,没时间消化、咀嚼、反刍,营养没吸收就排除体外了。

节奏太快,受阻容易断弦。

就像古筝的琴弦,弦绷得越紧,琴声越脆亮,轻微的弹拨,会引发持续不断地微颤和共鸣,用锐器一划,“砰”的一声断裂。

在路上的几天,信号不好,虽然依然很多消息,但可以放下绷紧的弦,停下来发呆。

看着雨滴打在窗户上,顺流而下,留下滑过的痕迹;看太行山顶萦绕的雾气,看它们优雅地起舞;看田园里绽放的油菜花,傲娇地抬着头颅;看着黄河源头,清澈地雪山流水,潺潺欢歌……

可以静下心来聆听麦苗发芽,可以静观花儿吐蕊,可以感受树木爆裂增长的树纹路,可以触摸有暗能量的泥土深处,蚯蚓在翻滚跳跃,为春雨的到来而欢呼……

甚至什么都不做,就静静发呆,目光无聚焦,眼球晶体没有成像,封闭双耳,营造出一个真空状态,思绪在这里漫步,感受久违的静谧。

这时候,把歌曲Liekkas的环境音效,调成洞穴模式,一缕空灵地声音,从洞穴深深处飘散而至,强奸了你我的耳朵,没有歌词的低吟浅唱,自成曲调的沉醉其中,媲美维也纳金色大厅的效果。

快节奏的生活,让人着迷,觉得睡眠都多余,恨不得24小时,是连轴转的机器。前一个月,几乎没有在12点前睡觉过,总觉得有什么事没做完,一遍一遍检查手机,生怕遗漏什么。

在路上,除了用手机记录点文字,基本处于废弃状态,昨晚10点困意浓浓,卸完妆,一觉睡到天亮,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温柔地抚摸脸颊,觉得暖暖的。

我想,这样便是极好的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