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喜欢的话剧的魅力

  彭婆小学 谷静静

  如果你问我,最喜欢的艺术形式是什么?我会毫不犹豫地说是话剧,话剧是一门综合性艺术,剧本创作、导演、表演、舞美、灯光、评论缺一不可,话剧的表现媒介是演员的肢体和言语,话剧要求演员掌握娴熟的演技,没有NG的机会。这样的不可复制性于话剧演员来说,是一份挑战,也是一种礼赞。而对于观众来说,她们能够欣赏到跳脱于影视屏幕外更加精湛的演技。更令人兴奋的是,失去了字幕、镜头切换等多种表现手段,观众能够更加纯粹地去解读、思考话语背后的深意,并逐渐形成自己的想法。

  上海这个城市是具有魔力的,不仅能满足人的物质需要,还能满足人的精神文化需求,而上海的小众话剧剧场也是琳琅满目,遍地开花,因为时间原因,我们错过了孟京辉导演的著名话剧《恋爱的犀牛》,但后来又机缘巧合买到了《解忧杂货店》的票,可能是缘分使然,《解忧杂货店》是我与同行人四年前坐在沙发上,一人捧着一本书,用了一下午时间边看边讨论的一本书。故事是这样的......

  三个小偷为了藏身躲进偏僻小镇上一间废弃的杂货店。奇怪的是,深更半夜有人从卷帘门的投信口扔进一封信,是一个年轻姑娘关于情感的求助信,更为匪夷所思的是,这封信竟来自于30年前。他们从店内一份旧杂志的报道中得知了这家店曾被称为“解忧杂货店”,当时的人们把烦恼困惑写在信中投进这个杂货店,就会在第二天从牛奶箱中得到回信,曾经的店主人浪矢爷爷就这样帮助了不少在内心的困境中挣扎彷徨的年轻人。卷帘门中的来自过去的求助信,一封接一封,有在爱情与梦想之间徘徊的少女,有在理想与现实之间彷徨的音乐人,有在现实生活的困境中迷失的陪酒女……出于善念,三个小偷开始一一回答......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为了还原书中的场景,为了在舞台上打造一个真实的“浪矢杂货店”,剧组主创人员也是费劲心思,但要在有限的空间承载剧中多幕场景的变换,对舞美、灯光设计的要求极高,因此舞台上的每一块景片都暗藏玄机。一个小小的杂货铺通过舞台旋转来变化出无数个场景。浪失杂货店更是一个时空隧道的入口,连接着当下与三十年前的神奇场所。导演用沙画,皮影等形式巧妙显现 ,增添了趣味,每一处的细节设置都赋予了匠心巧思,整个舞台就像是一个百变的玩具箱,各种心爱的玩具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复活”,让时间另一头的整个剧场欢腾起来。

图片发自简书App

  《解忧杂货店》话剧有一个相当大的亮点是,剧中几乎所有的音乐及声音效果都来自于现场的乐器配乐。在剧中,每一个人物都拥有不同主题的音乐,每一个人物的情感和故事都用了不同的乐器组合来表达。随后,我翻看了声音导演大草的微博,才知道除了传统的日本乐器三味线以外,一共动用了20多种乐器,全程支持话剧的演出。

图片发自简书App

  如果你读过东野圭吾的其他书你就会发现,这是最不像东野圭吾风格的一本书,没有像著作《白夜行》的悬疑和推理,看似凌乱实则缜密,不是推理小说但更扣人心弦,每个人物都充满了矛盾和羁绊,最终又得到救赎。更神奇的是什么呢?现代人内心流失的东西,这家杂货店能帮你找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