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族家庭的人际网络II:告密说

红楼梦(The Red Chamber Dream)
欧丽娟 Li-chuan Ou, 教授 (Professor),中国文学系 (Department of Chinese Literature )

重建袭人告密论

  • 怀金悼玉

  • 袭人先告密,然后步入金屋, 那告密成为王夫人赏识她的主因,这也就加强了全书的发展结构。 —— 张爱玲

  • 断定为两度告密

    • 第34回向王夫人谏言之事
    • 第77回王夫人抄检大观园,撵逐诸婢的行动

建言内容的层次分析 (一)

  • 告密(侦人过失,秘密告发)的要素

    • 必须在一个隐秘的状况(环境条件)
    • 涉及到特定的对象
    • 必须要有部分的事实,也就是某个特定事件。告密者未必是很客观中立的,他极可能为了自己的需要把事实做了取舍,只会摘取事件中的一些部分
    • 作为告密行为之所以发动的主要动机,那就是损人利己
  • 第三十三回,贾环在诋述情节当中向父亲贾政进谗言陷害宝玉

  • 论理
    答应完方要走时,王夫人又叫站着,我想起一句话来问你。
    太太别多心,并没有这话 这不过是我的小见识。

建言内容的层次分析 (二)

  • 唯有灯知道罢了

  • 未涉及特定事件

  • 举例说明的时候, 她所涉及的对象里没有丫鬟

  • 第二十一回,“姐妹们和气,也有个分寸礼节,也没个黑家白日闹的”

  • 谈话的对象里是把迎春、 探春、 惜春和宝钗、 黛玉等所有的主子姑娘都包含进来,袭人没有特定要来针对林黛玉的不轨之心

  • 她事实上是没有涉及到个人的利害的

  • 君子防不然

袭人建言的脉络分析

  • 人之多言,亦可畏也 —— 《诗经》

  • 远虑近忧,言言字字,真是可人

  • 袭卿高见动夫人

  • 神天菩萨,坑死我了! —— 第三十二回

  • 袭人呢深知在这等家族里面的礼教规范,而当宝玉已经有了这样的一个大胆表白之后,接下来有可能的发展,那就会让人无法捉摸,也难以预防。而因此,她其实心中已经深深感觉到一种危机

怡红院众婢间的关系

  • 第三十一回,“袭人见拦不住,只得跪下了。”

  • 如果袭人真的是心存陷害晴雯,她只要坐壁上观,作为一个不动声色的局外人,晴雯被撵逐出去,就是势在必行

  • 宝玉夜间常醒,又极胆小,每一醒一定要唤人。那么因为晴雯睡卧醒, 且举动轻便,所以夜晚之间,宝玉醒来之后一应茶水,或者是起坐呼唤之任 都悉委晴雯一人。 —— 第七十七回

  • 袭人、晴雯之间其实是彼此平等对待,互相扶助的,这些丫鬟之间也是彼此照应甚至温馨的

「灯姑娘」与「灯知道」— 平行同构的象征意义

  • 进来我为这事日夜悬心,又不好说与人,惟有灯知道罢了。

  • 夜间孤独一人,辗转难眠的时候,只有一盏孤灯为伴

  • 晴雯的表嫂叫做灯姑娘,她的人格特质是,恣情纵欲,满宅内延揽英雄,收纳 才俊,上上下下竟有一半是她考试过的(第七十七回)

  • 灯姑娘实际上呢在二十一回的时候,她是叫做多姑娘的,她是晴雯的表兄多混虫的妻子,然而到了第七十七回,她突然之间改名换姓了,变成了灯姑娘

  • 在黑夜当中, 灯散发出光芒,照亮黑暗,看清真相

  • 威尔赖特指出, 光在人类的精神世界里有三种基本象征意义

    • 光产生了可见性,它使在黑暗中消失隐匿的东西显现出清晰的形状,经过一个转喻性的活动,光就自然成为心理状态的一种符号,也就是说,光变成了心灵在最清晰状态的一种标记。
    • 现代社会呢已经把光和热区分开来,但是在遥远的古代,它仍是不假思索地联系在 一起的,因此光在智慧澄明的背景状态下,也会产生火的隐喻性内涵,火的燃烧品格也是光成为心灵的燃烧剂,具有热情和力量的象征意义。
    • 光具有普照的性质,光具有特殊的蔓延力量,而这一点又跟心灵特征联系起来,也就是心灵如同光和热一样,具有引导普及的作用
  • 多姑娘之所以改名为灯姑娘,乃是作为耳聪目明能做公道证词的活人灯,形成“人的灯化”的现象,其中就具有暴露意义的“多姑娘”之名而言,是发挥“试剂”的作用;而就具有照察意义的“灯姑娘”之名而言,则是起“烛照”的作用。 —— 林方直

告密逐婢之真凶试探 — 袭人之清白

  • 第三十四回袭人向王夫人的谏言与第七十四回的抄检大观园之间未必有必然的关系

    • 相隔四十回,应有一两年以上的时间距离,王夫人大概是记不住的
    • 三十一回本有更好的机会赶走晴雯,何来舍近求远
    • 王夫人的情资来源很多
    • 袭人未被排除在外
  • 王夫人自那日着恼之后, 王善保家的去趁势告倒了晴雯, 本处有人和园中不睦的,也都随机趁便下了 些话,王夫人皆记在心中。 今日特来阅人,一则为晴雯犹可,二则因竟有人指宝玉为由, 说他大了,已解人事,都由屋里的丫头们不长进教习坏了, 因这是比晴雯一人较甚,乃从袭人起以至于极小作粗活的 小丫头们,个个亲自看了一遍。

  • 宝玉作为受创的当事人,他的确也产生过 “怎么人人的不是太太都知道,但不挑出你和麝月秋纹来?”的疑惑,更多的是情绪化反应而非理性

  • 宝玉对于袭人为什么可以豁免于罪的原因,他也立刻提出了合理的解答, “你是头一个出了名的至善至贤之人,她两个又是你陶冶教育的, 焉得还有孟浪该罚之处。”

  • 宝玉心里想,大约园中之人,不久都要散了的。 纵生烦恼,也无济于事,不如还是找黛玉去相伴一日,回来还是 和袭人厮混,只这两三个人,只怕还是同死同归的。 —— 第七十八回

    宝玉对袭人从无当做告密者来看待

告密逐婢之真凶试探 :「流动与互动」—贾府中讯息网络的建构

  • 你有什么忌讳的,一时高兴了,你就不管有人无人了。 我也曾使过眼色,也曾递过暗号,倒被那人已知道了,你反不觉。 —— 第七十七回

    宝玉是一个没有防范、 随口说话的人;而大观园是一个里外流通,几乎毫不设防的地方

  • 贾琏夫妇私下向鸳鸯商借要典当贾母的东西, 来应付当前的财务难关。贾琏的母亲,王熙凤的婆婆邢夫人居然得知此事,趁机要敲诈两百两银子。凤姐特别对她房中的所有丫头加以盘查、 拷问。

    众丫头都慌了,都跪下赌咒发誓,说: 自来也不敢多说一句话,有人凡问什么都答应不知道。 这事如何敢多说? —— 第七十四回

    最后竟没查出来是谁

  • 贾府人多口杂,隔墙有耳,其实是无秘密可言的

  • 老嬷嬷所知道的事情是非常的多的,甚至远超乎我们的意料

  • 赵姨娘房内的丫鬟小鹊便随即直往怡红院向宝玉通报,道:“我来告诉你一个信儿, 方才我们奶奶如此这般的在姥爷面前说了,你仔细明儿老爷问你话。”那么说着就回身去了。 —— 第七十三回

  • 贾府中的奴仆之辈,他们都有亲戚关系,私情各相往来是很常见的事情

  • 贾府的人际关系网络复杂到无法想象,讯息的传递四通八达,暗中观察的小人物太多了

告密逐婢之真凶试探 :「势利与对立」—密告者的相关人选

  • 各房的冷暖之别,已经导致了荣枯的差异,那么受冷落的、 不受宠的,当然对当宠者、 当红者也就心怀嫉恨

  • 各自的亲戚联合成一个阵营,而彼此的敌对阵容就越加庞大

  • 芳官尚小,过于伶俐些,未免倚强压倒了人,惹人厌。 而四儿是我误了他,还是那年我和你拌嘴的那日起, 叫上来作些细活,未免夺占地位,故有今日。 —— 第七十七回

  • 积怨、嫉妒

  • 贾环所知道的扭曲的事实也是由赵姨娘所提供的。金钏儿事件发生在王夫人房中,然而赵姨娘远在王夫人之外,却能够对事情掌握到大致不差。

  • 箝诐奴之口, 讨岂从宽。 剖悍妇之心,忿犹未释。 —— 《芙蓉女儿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