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斟曲·第十七章·因果

慕亦没有料到五公子竟然留了个茶庄给范玉,当她听说了荀启用计夺了走后立刻又提议赶紧送她回老家。

范玉不明白她为何这么紧张,也不得不上了船,但到了目的地,发现并非老家而是另一陌生地,来接她的人是慕亦的心腹,跟她讲了个清楚,原来何音和几个大官联手想要垄断茶叶生产,稳固自己的势力,全是最后一搏,慕亦怕事情败露以后央及到她身上所以三番五次催她离开长安。

她心一凉,想到荀启要了地契,怕是这其中有什么关联,思前想后了一整年,便搭了船回了长安。

荀府门口已经戒备森严,离开的这一年发生了什么事她不清楚,何家大门紧闭,像是没了人住里边。歌楼也已停业,歌妓们被遣散回乡,大概长安城里没人会记得她。

听客栈里的人说何家树倒猢狲散,抓的抓,逃的逃,何音和两个夫人没了踪影,朝廷就派人去抄了何家。

她知道自己不应该在长安待下去了,沿着大河边走的时候想来想去,这几年太不平静,如果当初自己果断,不留恋本就不可能的感情,现在也许就在某地过起了普通女人要过的柴米油盐生活。

船只还在来来往往,她到码头正准备上船,有人又是一下把她拽了回来。

天雪瞪着眼,沉声道:“你还敢回长安来,想不到是你们何家做乱,当初我还对你有几分愧疚,真是我蠢了!”

她听不明白,问发生了什么事。

天雪身后跟着一队下人把她绑了回去。

先只是押到了郑晏原自己的府邸,她指着跪在地上被绑成粽子的范玉让他拿主意。“是杀是留你决定,你要留下她我搬回娘家不打扰你们,你要杀她我立刻带她去官府。”

郑晏原不知道该怎么办,范玉还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纵然自己要被株连也不用如此麻烦。

僵持中荀启听闻消息过来了,他让天雪先回房冷静冷静,自己就在大堂看着这女人。

郑晏原没呆多久,手一挥让荀启处理了这事,自己找天雪去了。

范玉倍感莫名,问他怎么了。

他松了绑,一句没解释,让她跟着回了荀家再说。

6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天亮以后,总算露出了太阳,城外被一团寒气笼罩,晨曦弥漫在空气里朦胧至美。荀启派了人往何府和荀府送了口信,让人分别来...
    陆不换阅读 30评论 0 0
  • 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在她离开的一年内峰回路转。长安城里的流言蜚语早已换了主角,歌楼被朝廷收了后无人记得什么锁香什么行行...
    陆不换阅读 25评论 0 0
  • 出发那天清晨,有几个外地口音的男女等在何府门前,直言要找范姑娘。 管家出来问何事,得了回应赶紧跑去找慕亦一说。 隔...
    陆不换阅读 23评论 0 0
  • 第二天荀启醒来时发现自己穿着喜庆的衣服,身边躺着同是身着嫁衣的范玉脑袋一空,不久才反应过来昨晚以为在做梦的事竟然是...
    陆不换阅读 22评论 0 0
  • page one 我刚考完试,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天知道我有多崩溃,我一数学天才对英语什么的真的是一筹莫展啊。明明...
    王子唯阅读 47评论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