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掉钱了

“谁掉钱了?”

“谁掉钱了?”

身后传来了两声清脆的女声。在车厢里我略有睡意,微微睁开眼睛扭过头,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这是一列深圳开往泰州的高铁动车,车已经行了有五六个小时了。

已经是中午时候了,很多旅客正在享受旅途的风景,吃着动车上的“经济”大餐,一个盒饭30-60元不等,有的说贵,吃不起,有的说物有所值,褒贬不一。有的吃着自带的泡面,自热米饭。也有乘务员在兜售着冻干面,服务态度超好,泡好送到座位,整个动车上的服务和以前绿皮车的服务真是天壤之别。

“谁掉钱了?”一个个子高挑,身着动车员工制服的美女右手里正扬着二三张百元大钞,逐个问周边座椅上的乘客。

“不是我,我没钱掉…”

“也不是我,我不会掉钱…”

“这年头谁还带现金呀?也许……”

………

乘客七嘴八舌地回答了服务员的问题。

“就在这个座位下捡到的,你们这几个座位附近的人看看有没掉钱?”服务员和颜悦色地逐个求证。

左拿着环保袋保洁,右拿着百元大钞找失主,这场景,让不少人投来赞许的目光,一个有爱的车厢,温馨和谐的旅途。

“真不是你们的呀?你们靠近这里的把口袋再检查看一下,是你们的就给你们,不是你们的我就交给乘警处理了。”温柔地话语,让左边座位上一个正在打游戏的三十多岁左右的男人站起来了,摸了摸口袋,摇摇头又坐了下来。

突然,男人看了旁边的七八岁的小男孩和小女孩。“你们妈妈呢?是不是去洗手间啦!”

得到孩子肯定以后,那男人给妻子发了几个信息和语音,没得到回复。就和服务员说,“你先交给乘警吧,一会我老婆回来我再和她确认一下。”

美女服务员,愉快的答应一声,转身在车厢忙碌起来。收着两边旅客的垃圾放进硕大环保袋,不停地擦着餐桌,搜寻着过道中的垃圾,手不住,脚不停,一会弯腰,一会直身.....合身的制服,遮挡不住她的美。

来来往往几趟,她没一刻在哪里靠一下停一下休息,对旅客也是柔声细语,细腻周到,关爱无处不在。在她打开车厢前垃圾桶,打包分装归类的时候,我情不自禁地和她攀谈了几句,“美女,又没人看住你工作,可以小息一下,不要那么忙起来没完没了,太辛苦了。”

“这是我的工作,我的责任,搞好卫生,车厢整洁干净,让旅客都有一种如家的感觉,没觉得苦呀,都是应该做的。”说话间并没有停下手下的工作,我注意一下她的胸牌名字,“朱芸芝”三字映入眼帘,刹那间,我觉得这名字是那么动听,和着动车前行的声音,一起弹奏着铁道上乐章。

一会乘警过来了,与原来掉钱位置的夫妻一起来到车厢的厢端,乘警打开执法记录仪,双方比划着……那女人讲述着“钱掉了”的经过……真相清楚之后,那三张百元大钞物归原主。“谁掉钱了”完美演绎着车厢里的温暖,通达四方。

“谁掉钱了”这事虽然微不足道,但深深地留在我的记忆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