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放掉那些可有可无的路人吧(七)

96
应苏
2017.09.18 16:07* 字数 3265

这是一个和遗忘、守护、重逢相关的原创连载故事,文中人物均为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原发自豆瓣:妖彦儿及微信公众号:应苏的后花园。每周三晚上新。

在酒吧碰到小红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记忆中她不是攀高枝的人,更不是有着出国梦的人。她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等我有了钱就买好看的衣服去。

也许我眼花了,这个叫我的人不是她。

请问有什么需要?

我们第一次来这,介绍下你们酒吧的特色呢?

没错,是她,就是印度小红,除了更性感没别的变化。不过,这个问题从小红嘴里说出来,我就咧嘴笑了。

我们,呃,我们这个酒吧是一间艺术酒吧,是前院画廊的衍生品,有很多知名的艺术家,你看那边那几位您认识不?他们的画一幅要好几百万呢;这个酒吧其实是给艺术家和热爱艺术的人准备的,大家可以在这里交流艺术心得......差不多就是这些了,欢迎你们二位下次光临。我噼里啪啦说了一通,也不知道人家听清楚了没,而且还是用的中文。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欢迎我们下次光临?这次不欢迎是吧?小红杏眼怒睁,她真的没变,一句话不对,就会给你怼过去。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欢迎你们二位,也欢迎你们再次光临。我赶紧解释起来。

我的姨妈啊,你一点都没变,一眼就认出你了!说着说着,她站了起来,给我来了个熊抱。小红说老外David是个医生,来中国学习,我们认识相爱了,他要娶我,要我跟着他去美利坚。

听到小红叫姨妈,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在甜品店打工,我的话题比较有内涵,于是小红给我起了个绰号:姨妈。尤其是在有外人的时候,她都这么叫。

在那个年代,姨妈还代表着一个意思,就是没有男生追的女生。再加上我从小的长相就显老气,便在内心深处对有着银铃般笑声和天真无邪的女生向往无比。

青春期那一段,我过得不是很舒坦,妈,你说,为什么我就显得比别的女生老呢?变声之后我的声音怎么这么低沉了呢?妈,这是不是遗传基因的问题啊!

我妈拍拍我的头说了一句话:女儿啊,放心,十年之后你的容貌不会有太大的改变。然,我欲哭无泪。还没过十年呢,印度小红还是那么漂亮,应该说是美艳吧,而我呢,还是她的姨妈。

不错嘛。你的外语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如果说是爱情的力量,你会不会笑我?其实,我只会口语,读和写不行。你跟一个老外在一起,不用说很多话的,表达爱意不靠语言。

那靠什么?我很好奇。

哈哈哈哈,你不会连这个都不懂吧?!我真没说错,你是且真的是一个小孩儿。很多啊,肢体语言啊,眼神啊等等。

我似懂非懂。

你在这里打工?白天上学,晚上还要来这里兼职,你也真的很拼嘛!我认识你们吴先生,他邀请我来玩儿的。

吴先生是谁啊?我问。你们老板啊!你不会吧连老板都不认识。也难怪,他刚回来。我会给他讲,让他关照你啦。

不要不要,我赶紧摆手。我先去忙,你们好好玩儿。

回到吧台的我有点懵,大人们的标准很一致,考研出国留学海归,这个就是有出息。曾经问过爸妈,我要是不出国,你们会不会觉得丢脸啊?

会。老爸对待这些问题的回答从不含糊,也不会迂回。我妈呢,会补上一句:还是得看个人的能力嘛。作为名师的子女,如果说学习不好,那肯定是丢脸了啊。马老二的成绩好啊,马家的孩子成绩都好。他还不是没出国,我想到这里就平衡了。

谁说的知识可以改变命运。想起最后一次跟小青小红聊天,我们的话题围绕着未来的人生。

我嘛,自然是读书了,考大学出国留学毕业进外企;

我嘛,没你那么多的想法,我就想着挣点钱结婚生子;

我嘛,想做生意!要当有钱人!

那个想做生意当有钱人的自然是小红。我第一个跳出来反驳,你都没上过大学,怎么做生意啊?谁说做生意是必须读过大学的呢?我没文化,我就聘请有文化的人帮我打理啊。

这话不是没有道理,我读书多,文凭高,不就是为了学成之后找个外企打工嘛。可人家小红直接就找到美利坚男友了。

你发什么呆?有人要找你看手相啦。学姐喊我。

是谁呀?我朝学姐手指的方向望过去,不认识,看样子也不像艺术家,莫非是摄影家?

请问哪位要算命啊?我问。

众人哈哈大笑。是你?我们还以为是一个白胡子大爷呢!

老大爷才不会给你白看呢!我也不客气地怼回去。

咦?小姑娘今天气不顺呢,谁惹你了。人群中有一个男人说话了。

给两位客人看了手相之后,我把手伸向刚刚问我话的男人,你要不要看?男人说,好啊,说着就伸手过来。

手好看的男人是会发光的。这手白净,手指修长,无骨节,甲床很长,指甲修剪整齐,简直就是手如柔荑,肤如凝脂。

你一定是少爷的命,你的异性缘很好......准不准?

男人微笑着,嘻嘻,不是很准。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的脸噌地就红了,哪里不准啊?!

呵呵,那就准吧。

这似是而非的回答,让我很尴尬,可又不知道怎么反驳。小红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你这是在干嘛呢,叫你几声都没答应!

咦,吴先生您今天也在啊!给您介绍一下,朱婴儿是我的姨妈,哈哈开玩笑的,她是我的小姐妹,将来您要关照她啊!

小姑娘,我早就听说你了,很荣幸啊,你好,我是老吴。

吴先生?你就是画廊的老板吴先生?

呵呵是啊,你的消息挺灵通的嘛。

他有着一张外国人的脸,四十岁左右,鼻梁高高的,头发卷卷的,身高178cm,身材保持得不错,能把Nike运动服穿出飘逸感觉的就只有他了;他是上海小开,也就是我们说的富二代,从没工作过自然也不缺钱,家人都在国外,他说他的根在上海。

没人知道他是做哪行的,只知道他有很多爱好,摄影、骑马、打猎、威士忌、网球,而这些爱好于他而言只是玩票而已。他的行踪神出鬼没,在上海是网球教练、摄影家,不在上海就是旅行家,世界各地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听说你喜欢摄影?都喜欢拍些什么?风景还是人文?

我赶紧说,不行不行,我还需要系统学习。他笑起来,还谦虚啊。

我的第六感告诉我,跟我的未来有关的人出现了。这个人不是学姐,不是小红,更不是找我看手相的客人,而是吴先生。骑车回学校的路上,我一直在琢磨这个事儿。是我将成为一个摄影家?画廊策展人?还是......想着想着就兴奋起来。

刚到宿舍大门,老远就看到马迁站在楼下。他表情严肃,你去哪儿鬼混了啊?这么晚才回?我白了他一眼,少管。说完就准备上楼。他立马拽住我,你怎么了?我还没说完话呢。

很晚了,有话明天再说行不。

行。周末我要请同学去酒吧喝酒,就去你们那家,记得给我留座位噢!

什么?周末?为什么偏偏要去我们那家?

走了。周末见!

一进寝室刚放下书包,打水准备洗脸,迎面碰见明慧,她说马迁找我来着,我就知道一定是她告诉马迁我最近的行踪的;一定是她怂恿马迁周末去酒吧的。

明慧喜欢马迁。和我们院子里的10000+个女孩子一样,最大的愿望就是嫁给马迁。在我面前,她从不避讳这一点,你要不喜欢马老二,我就跟他好啦。做出这个决定,她不过才跟他见了3次面。

四川妹子在谈情说爱这方面,确实比较生猛,敢爱敢恨,她说这是爱憎分明。我跟马迁说过,明慧的心愿就是嫁给他,他倒好直接来一句,我不敢吃辣椒,菊花会残。

明慧的手工活很厉害,给马迁织过手套、围巾、羊毛袜,就差没织毛衣毛裤了。上海冬天的风很大,冷得刺骨,这些玩意儿都用得上。老实说,换了是我也会选明慧的,她淑女,乖巧,贤惠。可是,马迁统统不领情,转手送给他妈还说,这是朱朱给他织的。有时候他的智商也挺捉急的,马家婆婆表面不说其实心里很清楚,我哪里是那块料啊。

同样的Nike运动服,马迁穿出的是激情,吴先生穿出的是魅力,那是年轻男人和成熟男人的距离。马迁很帅气,很阳光,但这些都与成熟无关。成熟是经过多年修炼后散发出的一种气质,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学习不来,抄袭不来,它的全部秘密在于时间,在于经历。

八点刚过,周末的酒吧人满为患,不会有人闲着找我算命,一支圆珠笔一个开瓶器一个小本子,那就是酒吧服务生的全套装备,我没看到吴先生,也没看到马迁的人影。学姐临时有事请假,害得酒吧两位同事壮壮和田田也忙得够呛,那就叫一个兵荒马乱。直到凌晨1点,客人渐渐散去,我们才歇下来坐在吧台喘气。

我刚到啊。行,你过来吧。

这是吴先生的声音,话音未落,他提着运动包走了进来,路过吧台时,对我微笑着点点头,往办公室方向走去。大约半小时后,一个年轻的女人也走了进来,壮壮分明认识她,吴先生到了,他在办公室等您,我带您过去。

这个点来,还要不要我们下班啊,我心里想。朱婴儿,吴先生说你可以走了,下周见!

(未完待续)

睡前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