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顶上的葡萄与花娘

大清早,睡梦中的我被妈妈叫起去摘葡萄,迷迷糊糊去了老家。

葡萄粒不如去年的大,妈妈说是没有多浇水,也没有粪粪。但是葡萄很甜,颜色很紫,看着就很有食欲。

临走前遇见一只花娘。

图片发自简书App

站在屋顶,看着老家的样子,望向远处,蓝天,白云,还有远处的山,心里很踏实。有时候,很庆幸,出生在这个小村庄,在这个地方长大。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时,天朦朦亮,跟着姥姥姥爷去田地里摘菜。我就一旁玩泥巴,或是偷吃蔬菜,或是与小虫子玩,有时帮姥姥摘菜,把蔬菜放在菜筐里,看着满满的一筐菜,特别有成就感。

最喜欢的是,装完菜,跟着姥爷去赶集。去赶集卖货的人都特别早,到了摊位时,太阳公公还躲在云彩后面。太阳公公出来后,赶集的人也越来越多,街道上很多卖家喊着:卖豆腐脑来~卖火烧来~卖豆皮来~小时候,豆腐脑对于我来说都是奢侈品,吃一碗豆腐脑极为满足。坐在马扎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儿,买家卖家的谈笑与吵闹,集市上热热闹闹的。而我却总是喜欢到处逛悠,看看这,看看那~晌午困了,就躺在菜筐里,用衣服遮住脸,听着集市的热闹声,笑着睡着了。

也庆幸童年里,有山、有水、有树,而不是生活在电脑与手机里。

图片发自简书App

记得那年夏天,下了几天的大雨,水库里的水满了,临近的人穿着雨衣,拿着麻袋,骑着车去水库下面接鱼。

水库后面是一条小溪,水溢过大坝,留向小溪,鱼儿随水流下小溪,人们就在坝下拿着麻袋接着鱼儿。鱼儿如雨流下。

而我在下面的小池塘里抓小鱼小虾,因没有器具,只能放口袋里,但是一弯腰,口袋里的鱼就没有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记得木心的一首诗:

记得早先少年时/大家诚诚恳恳/说一句是一句/清早上火车站/长街黑暗无行人/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从前的日色变得很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希望,年至五六十,有一小家,旁边一田地,自给自足即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预感》——里尔克 我像一面旗帜被空旷包围, 我感到阵阵来风,我必须承受。 下面的一切还没有动静: 门轻关,烟囱无...
    食蛙则瘦阅读 80评论 0 0
  • 我以为那抹永远不会褪去的黝黑 悄然从母亲的鬓角滑落了 又悄然渗入我的胡茬 就像 那条在我信念里永远沸腾的河 悄然从...
    柳之枝阅读 136评论 0 3
  • 贪婪是人性之首。看透这一现象并加以利用的人,注定会成为强者;那些陷入其中无法自拔的人注定沦为鱼肉,任人宰割。 01...
    咩的一声羊叫阅读 486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