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个好地方过日子

(1)

1995年的春天,在鄂西北的大山深处的乌梅山,刘有才坐在堂屋里,房梁上吊着一个40w的灯泡,在诺大的土屋房里,显得有些微弱。昏暗的灯光,在漆黑的夜晚,倒也显得明亮。21岁的女儿刘秀华就坐在父亲对面的木椅上,低着头,手不停地揪着衣襟。

刘秀华的母亲马天梅,站在刘有才身后,身子斜靠在里屋门框上。

刘有才从袋里掏出一卷烟丝,卷上烟,吸了两口,抬起头来盯着对面的女儿说:“秀华,我托我好朋友,就是三组的,你喊根叔的妹妹,在城里乡下农村给你寻了一个婆家。

那个地方好,在城边上。听说他们那里全种菜,每天骑自行车到城里卖菜,也就是半个小时就到了。听说每天卖菜,少则能卖几十块钱,多则能卖个百十元钱呢!

我那个同学的妹妹,就嫁在那个地方。我同学也去过,说是那个地方挺好的,村里宽阔平坦,地就在公路边上,种地都不用上山下坡的。听说,公路比我们这门前道场还宽。

他妹妹现在日子过的可好了。就是离我们这里远,他妹妹一年也就回来几次。她上次回来的时候,我见着她了,就托她给你在她们那里给寻个婆家。都好长时间了,她这一次回来就是给我一个答复,说是给你介绍了一户人家。

我同学的妹妹,你到时候就喊姑姑。这个人是个实在人,也很可靠,我也放心把你交给她。听说那男孩子家弟兄四个。三个大的都结婚,分家另过了。你要嫁的这个是小的,24岁了,大你三岁,家里有三间大瓦房,又在城边住,条件算是很好的。听说人也实在,老实。您去看一下,如果真像这个姑姑说的情况,你就把这个婚事定下来。

住在城边上,好过日子,卖个菜呀,挣个钱方便,不像我们这大山深处,一年到头在田里忙乎,想变现点钱很难很难。

我们祖祖辈辈也没有一个城里亲戚,你哥想出去打个工,城里连个落脚点都没有。我们想到县城里卖个菜,卖个山货,还要翻三座山,坐汽车绕的更远,长途班车一周才来一次,还要花钱,过日子真不容易。

你这次过去,如果相中了,就在那里住下,毕竟那是个好地方,人还不错,机会难得。我也是好不容易托了人,才给你找的这个婆家。我们也不要别人的彩礼,也不要人家大办什么喜事。如果你同意,就把这个事儿定下来,你在那里好好过日子,放勤快一点儿。

如果见了面,你看不中,不想嫁给他,你就去你那个姑姑家里住两天,让你姑姑把你送到汽车站,自己回来。

家里攒了50元钱,刚刚让你妈又出去借了50块钱,这100块钱给你。如果婚事不成,这100元就当路费,也算是到城里开开眼界。如果婚事成了,就算给你做一个陪嫁。你刚过去,就伸手问别人要钱也不太好。你在那里学会了自己卖菜,自己有了钱就方便一些,我们这家里你不用管。

过年的话,如果能回来就回来一趟。以后你在婆家住稳了,条件好了的话,能够当家做主了,能帮扶你哥就帮扶一下。你姐现在已经嫁到这山里边了,跟我们一样,天天只能在这山里勤扒苦做,是没办法了。现在就希望你能嫁个好地方,过上好日子,以后把你哥带一带就行了。”

刘有才说完,扭过头来看了一眼老婆马天梅,马天梅立马从兜里掏出钱,走过来,顺手拉过一把小凳子,坐在刘秀华侧面,一手拉过刘秀华的手,一手把卷成卷卷的钱,放到刘秀华手里,顺势又把秀华五个手指卷起来,握住钱。

“秀华,这次要把握机会,嫁个好地方。女人嘛,只要嫁个好地方,嫁个老实人,日子就会好过一些。不像我们这大山里,你看天天过的苦兮兮的,累得惨兮兮的,又有什么用呢?只要嫁个好地方,累点儿,苦点儿都能够致富。就怕像我们这大山深处,再苦再累,有什么用呢?想变现二分钱好难。

前几年,也想把你姐姐找个好地方嫁过去。可是那个时候,你根叔他们弟兄几个孩子的姑娘,都指望这个姑姑在附近帮他们找婆家。最后也真的在他们附近村子里找了合适人家嫁了。人家那姑娘们都过上了好日子。

那个时候,有合适的人家,她先顾本家亲戚,根本就顾不上我们。我们又没有其他能粘上边的城里亲戚。所以也没能给你大姐在那个地方找个婆家。现在你根叔他们那亲戚的姑娘都出嫁完了,这才让人家帮上忙的。

结婚过日子,只要地方好,人老实。你对他好,他一定也会对你好的。你要勤快点,放贤惠一点儿,对人家好一点儿,你就能在那个家过上好日子,记住,两好搁一好。”

刘秀华听着父母交代的话,也没说什么话,她从小到大从没考虑过婚姻问题,懵懵懂懂的,突然觉得自己嫁人,似梦非梦,又像在云里雾里。所以不知道怎么表态,只好默默地听着。


(2)

早上七点,刘秀华和父母一起来到村口大槐树下,与杨水根,杨银环碰了面。

一见面儿,马天梅就立马走过去,对着杨银环说:“银环妹子,我家秀华的事儿,就拜托你了。在那边儿还希望您多照应点啊。我们离得远,全靠你了。这是我跟你有才哥昨天晚上商量,家里也没有什么好感谢你的,这是我们自己种的芝麻香油,还有两只鸡。你们那城里边没有这些东西,才给你送点这,其他的也没什么好送给你的,你别嫌弃啊。”

马天梅说完,就把香油和两只鸡往杨银环手里递。杨银环双手去推,边推边说:“嫂子,你说什么话呢?有才哥跟我三哥两个人亲如兄弟。秀华就像我亲侄女一样。在那边,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感谢就不用了。都是自家人,谢什么呢。要是外人,我也不搭这个腔,也不管这个闲事儿。”

马天梅和杨玉环两个人在为礼物的事情,推来扯去的。刘有才和杨水根两个人站在大树下,边抽烟,边说着话。

刘秀华今天换了一套粉色的上衣,黑色的裤子,脚下穿了一双蓝白相间的球鞋。这些衣服是她精心挑选的最好的一身行头。今天头发辫了整整齐齐的两个辫子,两条辫子搭在耳朵两边,整齐又明亮,她双手提着包,搭在胸前。站在一边,看着两边的大人,羞答答的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个场面。

杨银环和马天梅为礼物的事,推来推去,杨银环推脱不过,只好仰起脸,冲着杨水根喊:“三哥,你劝劝嫂子,都是自家人,要什么礼物啊?让他们拿回去吧。”

杨水根还没有搭话。刘有才立马就说:“妹子,你就收下吧,这是我们一点点心意,孩子过去少不了麻烦你。我们离得远,也不能够帮衬,全靠你了。农村人也没有什么好东西送你的,就这点儿东西还拿不出手呢。”

杨银环没办法,又扭过头跟有才说着客套话,坚决不要礼物。两个人又推让了许久,最后杨水根才走过来说:“这样,两只鸡拿上坐车不方便。银环,你就把香油收下吧,要不然有才他们两口子也不放心让女儿过去。”

杨银环对礼物推脱不了,见哥哥这么说,也只好说:“有才哥,香油我收下。鸡,你们拿回去。秀华过去你们放心,我会帮衬着的。你看我哥的几个姑娘们都嫁过去了,在那个村周围也算有不少的熟人了,大家都会相互帮衬着点的。

但是过日子,要靠她自己去过,我不能替她过日子,如何跟丈夫相处,这也是要靠她自己。要是别人恶意的欺负她,那我肯定会帮她的,这点你们放心。我介绍的这个人的人品,你们也放心,这都是很亲的人,人品差的人,我也不敢给咱家秀华介绍。”

一群人终于在在礼物上达成一致意见,双方在村口大槐树下挥手道别。杨水根和刘有才夫妇,三人返回到了村里,杨银环和刘秀华两个人直奔大路,往汽车站方向走去。

从镇上坐汽车到县城3个小时的路上,杨银环向刘秀华详细介绍了对象的具体情况。

同时,杨银环也告诉刘秀华她的婚姻经:女人结婚,嫁谁都一样,但嫁个好地方,才能过上好日子的婚姻道理。刘秀华只是默默地听,时时的微笑,点头,表示她在认真听。

到了县城的时候,已经中午,杨银环带着刘秀华到一家面馆,一人吃了一碗面。刘秀华见县城好大好热闹,有点兴奋。银环告诉她,市里比县城大好几倍呢,比县城更热闹,说的刘秀华很是期待。

等到下午的汽车,又坐了两小时才回到市里。

在路上时,除了向刘秀华详细介绍了这个男孩的情况,也向刘秀华介绍了她的未来的三个妯娌的情况。

杨银环还向刘秀华建议道:“在这个大家庭里生活,有什么事儿可以找你大哥大嫂,你大哥大嫂是一个正直,善良,有担当的人。其他两个兄弟妯娌,面上都过得去,实际都是各顾各。所以有事,你找他们没用。

在那个大家庭里边,跟你大哥大嫂处理好关系,尤为重要。是你在那个家庭里立足的根本,获得他们的支持,你就在那个家庭能够站稳脚跟。”

刘秀华面对杨银环姑姑的叮嘱,不停地点头,认真的记在心里。


(3)

杨银环给刘秀华介绍的对象就是罗富村的牛耕升,牛耕升都25岁了,村里像他大小的男孩子都结婚了,可他一直没有找对象。

他看中了在集市边理发店上班的一个姑娘小丽,小丽长得身材苗条,嘴巴能说会道,脸经常擦得白嫩嫩的,很是好看又洋气。

那个姑娘对耕升提了一个条件,就是她不愿意住到农村,要让耕升在城市的高楼大厦上弄套房子。她说自己从农村出来,住够了土房,不愿意再回到农村,就想住高楼房。

可城里边住房,都是单位正式工才分得到楼房住。卖房的人少之又少,即使有房卖,也要十来万!对耕升来说,那简直就是天文数字。三个哥哥自家过日子都紧张,哪有钱借给他。三个哥哥知道后,都说这不现实,不让他找那女孩子。

可耕升一直放不下,一来二去的就耽误了婚事,一直没有找。这次介绍刘秀华,杨银环是通过耕升的大嫂菊香来向他介绍的。菊香和耕升的大哥新民听说后,都十分同意,两人去做耕升的思想工作后,耕升答应见一面。

按照罗富村的规矩,姑娘第一次上男方家叫“看家”。“看家”,就是女方来看看男方家房屋的情况,男方家境的情况和男孩的长相等等。如果看中了就继续下一步的订婚,结婚等,这些礼节。

“看家“那天,杨银环领着刘秀华来到了耕升家,耕升家三间大瓦房。家里三个哥哥都分家另住。家里只有他的老母亲和耕升两个人,老母亲体弱多病,几乎干不了什么事儿,都是耕升在养着老母亲。

耕升这人,个子不算高,一米六五的样子,身材魁梧,留着个小平头,看上去人本分老实。

刘秀华来到罗富村第一天,看到的就是一马平川的土地。村里都是宽敞的柏油大马路,不像他们老家那里,出门都是山,干活儿不是上山,就是下坡,这沟那沟的,罗富村的地都在公路边儿上。这里虽然也有山,但山离田地挺远,整个一眼看上去很开阔。刘秀华看到了罗富村,就喜欢上了这里。

到了耕升家,看到耕升家有三间大瓦房,只住着他和他的母亲,家里摆放虽然有些杂乱,但是房子还是有的,耕升人看上去还挺老实。像是个过日子的人,见此,刘秀华心里已打定了主意。

大嫂菊香在厨房里忙碌地张罗着饭菜,大哥新民和母亲坐在堂屋里陪着杨银环和刘秀华聊天。耕升忙前忙后,出出进进的忙乎着,一会儿给大嫂找菜放在哪儿,一会儿给厨房打桶水,一会儿给客人添水。

菊香和耕升忙忙碌碌地张罗了一顿饭。很快饭好了,一桌人坐在饭桌上热热闹闹的把饭吃完了。吃完饭,杨银环悄悄的把刘秀华拉到一边问她的意见。刘秀华点点头说,我没有意见,我觉得可以。

趁着菊香和刘秀华进厨房收拾碗筷的时候,新民把耕升拉到房门外,问他,今天晚上见的这个女孩,觉得如何?

耕升长吁短叹,蹲在地上,低头不说话,任凭大哥新民催问也不回答。

新民急了,说:“耕升,你也老大不小了。过日子,要切合实际好不好?那个小丽根本就不适合你。她都不是过日子的人。她要真想跟你过日子,就不会提那种不可能实现的要求。”

“我想自己谈一个有感情的,我不想像你们三个哥哥一样,都是媒人介绍找一个媳妇,最后在一起过日子,叮叮邦邦的经常吵架。人家城里人都是自己谈对象,两个人有感情,在一起吵架少。”耕升低着头,怼着大哥。

“我看你电视是看多了。城里人自己谈对象,就不吵架了?你怎么知道他们没吵?那城里人怎么有那么多人离婚的!我们农村人都是媒人介绍的,都是为了过日子在一起。虽然经常争争吵吵,但是吵不散打不散。

我们农村人结婚,都是奔着一起过日子的目的,哪像城里人说离就离了。你看我们农村人,有几个离婚的?”新民气哄哄的怼着耕升。

耕升再一次陷入沉默、总是不表态他对这个女孩子的意见。其实,心里一直在把这个女孩子跟小丽相比,小丽苗条,这个女孩子壮实。小丽洋气,这个女孩子土里土气。小丽纤弱秀气,一见她就想把她拥入怀里的感觉。这个女孩的吧,长得壮壮实实,胖胖敦敦。见了她,说不出有什么感觉,就觉得她是邻居家妹妹。

新民见耕升低着头总是不答复,最后,新民不耐烦地说:“你要是再不表态,我就算你默认了,你也不要再想着那个理发店姑娘了,这事儿我去给银环回个话,就算定了。”

新民进了屋,见银环在厨房跟菊香和秀华说话。他把杨银环从厨房里喊出来,拉到一边说:“耕升这边没有问题。那个女孩儿怎么想法?”

“哎呀,那太好了,女孩儿也非常满意。”

新民两手搓着,微笑地说道,转而又接着问道:“那接下来女方有什么要求?礼节方面该怎么走?你负责联系沟通一下。”

“哎呀,她父母是个通情达理的人,说只要相中了就直接住下来,也不问你们要什么彩礼,也不用经过那些婚礼俗套套,一切从简。人家看中的是人和这个地方,能在这里安心过日子就可以了,所有的礼节全免了。如果没有什么意见,姑娘就直接住下来。”

“那感情好,那给我们省心了,也省钱了。”

在厨房里,刘秀华帮着菊香收拾着厨房,菊香边洗碗,边对秀华说:“你别嫌这屋里脏乱。耕升是个男人不会收拾,老娘身体不好,指望不上。你以后如果嫁过来了,好好收拾收拾,还是不错的。

“嗯,我知道了,大嫂。”刘秀花边用盆子把剩菜盘子盖上,头也没回地回答着菊香。

堂屋里,新民听到姑娘没意见,可以直接住下来,立即到屋外对耕升说:“耕升,给你30元钱,赶快去商店买两瓶酒和两斤白糖。待会儿银环嫂子走时,带上。”

“我有钱,自己买,不要你的钱。”耕升说完,扭头就往外走去。

“别买,别买。都是跟前人,要什么礼物啊?”杨银环冲着耕升的背影喊道。

见耕升一溜烟跑的没人影了,杨银环立马又跑到厨房对着刘秀华说:“秀华,耕升没有意见,对你也挺满意的。你妈说你要是看中了,就直接可以定下来,您看你今天是跟姑姑回去,住姑姑那里,还是就直接在这里住下了?”

刘秀华顿时涨红了脸,站在那里不好回答,低着头,脚在地上来回呲了一会儿,抬起头来说:“姑姑,早晚要过来住。我就直接住在这儿算了,免得来回跑。”

“行,我也觉得可以了。耕升去商店给我买礼物了。我赶快走,免得待会儿回来了,又要撕扯着给我礼物。秀华,你好好过日子,有什么事儿就找我,我走了。”

杨银环边说边往外走,走出耕升家的道场外,停下来又喊道:“菊香,菊香。”

菊香立马从厨房里走出来,两只手上还沾着泡沫,冲着银环说:“银环嫂子,玩一会儿,还咋这么早要走?”

“菊香,他们两个人都没有意见,那秀花就直接住下来了。这以后也是你的弟媳妇儿了,她刚来不容易,你当大嫂子的多照顾点,全靠你了,拜托了。”杨银环说完就招了招手就离开了。

“知道了。银环嫂子,您放心。谢谢你了,嫂子改天来玩啊。”菊香冲着银环的背影说道。

菊香返回厨房里和秀华两个人,很快把厨房收拾一新。菊香又带着秀华来到耕升的房间里,两个人一起把耕升的房间收拾了一下。

等耕升从商店里买完东西回来的时候,杨银环己经走了,菊香和秀华也把房间收拾的差不多了。

耕升一进屋儿就问:“银环嫂子呢?“

大哥新民说:“嫂子已经走了。”

“啊,这东西都买了,她怎么走了呢?”

“东西买了,改天你们两个人给她送过去,我和你大嫂也要走了,你们好好过日子吧。”新民说完就催促着菊香回家。菊香从屋里走出来,就跟新民两个人直接走了。

“啊,什么意思啊?”耕升抱着东西,挠着头皮,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把东西放下吧,抱着干啥,不累呀?”刘秀华这时从房间里出来,对着耕升说道。

正在纳闷的耕升,突然听到有人说话,吓了一跳,回过来一看。正是刚才相亲的那个姑娘,别人都走了,她没走。

“你怎么没走啊?你没跟银环嫂子一起走?”

“银环姑姑和你大嫂说,你没有意见,你同意我。我们两个人就在一起过日子,我就留下了。”

“啊,就这么定下了?”耕升额头渗出了汗。

(4)

耕升汗涔涔地走到堂屋正中间,把那两瓶酒,两包糖放在大桌子上。转过身来,面对着刘秀华,他不知道如何应对。

随后说了一句:“一会儿你先睡,小勇找我有点事,我去他家一趟。你别等我,门栓好,我回来时,自己能开门。”

耕升说完,看也不看刘秀华,就转身出门了。

耕升的母亲已经进屋睡觉了,刘秀华站在房门里,看到消失在外面的背影,不知道如何是好,愣了一会就把门关上,自己进到屋里边,她在屋里边左瞅瞅右晃晃,一切都是新鲜的,也是陌生的。

她把耕升房间里所有的东西都擦拭一遍,摆放的整整齐齐。边擦边等耕升回来。可等了许久,耕升还是没有回来,她渐渐累了,也困了,就和衣躺在床上,等耕升回来。

躺在床上的刘秀华,心里在想着妈妈和父亲以及银环姑姑说的话:嫁个好地方,只要勤快就能过上好日子。这个地方是一个好地方,平坦的大马路,到城里方便又近。

不像老家乌梅山,出门差点鼻子碰上对面的山。无论你多累,无论你多勤奋,一年到头难以挣上几个钱。这里只要勤快,什么菜都能卖,骑个自行车到城里也很快。

耕升这个人虽然第一次见,但人看起来也是个实在老实人,不是那尖头滑脑之人,嫁给他,心里也挺踏实。

想着想着,刘秀华觉得幸福在向她招手,她觉得自己未来一定能过上好日子。

想到未来的幸福,和对耕升的好印象。刘秀华对即将进入的陌生婚姻的恐惧,耽忧,渐渐被幸福所代替,刘秀华心里也坦然了。

刘秀华憧憬着在这个地方长久生活下去的未来幸福模样,心里美滋滋的。娇羞的期待着和耕升的初次之夜,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早晨,刘秀华是被外屋的声音所惊醒,她立马走到外屋,看见耕升一手拿一个篮子,另一只手还拿了两个袋子。

“你在干什么?你吃饭了吗?你昨晚没回来吗?”

刘秀华看到耕升后,一连串的就发问,耕升只顾低头弄自己的袋子,又准备去推自行车。看也不看刘秀华说:“我准备去地里砍菜。等会儿直接骑自行车去卖菜。昨晚上在小勇家打牌,打完了就没回来,你自己做饭和我妈吃吧,我就不吃了。”

“那我做点儿饭,你吃了,再去卖菜吧。”

“不了,卖菜要赶早市,才能卖上好价钱,去的晚了,占不到好摊位,就不能卖到好价钱。”

“那我去帮你弄菜吧。弄完了,我再回来做饭。”

“不用,你歇着吧,我自己一个人去弄。”耕升还是不看一眼刘秀华。平淡地跟刘秀华说着话。

刘秀华不管耕升同不同意,看着耕升推着自行车,拿着一个篮子,两个袋子往前走,她就跟在后边儿。

菜地离房屋并不远,就在公路在边儿上。耕升把自行车停在路边,拿着篮子和两个袋子到了地里,刘秀华立即跟上。她不知道怎么弄菜,看着耕升怎么弄,她就怎么弄。耕升也不搭理她。

两个人在菜地里,忙碌了一阵子。很快,篮子和两个袋子都装满了,耕升把这菜扛到路边,把两个袋子捆在一起,架在自行车后座的两边,把篮子放在自行车后座上,用个皮带把它固定住。

收拾好这一切,耕升啥话也没说,就骑着自行车走了。刘秀华看着耕升的背影,心里有点失落。但立马想到自己的未来,心里又开始兴奋起来,自己什么时候也能骑上自行车,自己去卖菜呢?

刘秀华站在菜地的边上,环顾了整个田地,各家各户的菜地都有一个人影在低头忙碌着。起早的人,都在地里忙着,自行车就停在路边上,早晨谁也没有时间搭理谁,都在忙着装菜准备去集市卖菜。

刘秀华看着各家地里忙碌的人。心里有几份羡慕和期待。站了一会儿,自己往家走去。回到家,耕升母亲己经起来了,正在厨房摸索着做饭。

刘秀华立马进了厨房,拉开耕升母亲说:“妈,你去歇着,以后早饭我来做。”

(5)

刘秀华就这么成了耕升的媳妇。每天在家给耕升和他妈洗衣服,把耕升家里里里外外打扫得干干净净的。耕升的母亲,年龄大了。有时清醒,有时又很糊涂。大多时候又喃喃叨叨的。

刘秀华平时也无法和她交流,刘秀华只好埋头干事儿。有时帮耕升的母亲洗头,有时又拉着耕升的母亲在村里四处转转,整个罗富村都知道耕升讨了个新媳妇,勤快又孝顺。

耕升每天早上一大早去卖菜。中午不回来吃饭,直到晚上回来吃饭。每次面对刘秀华的时候,他对刘秀华总是客客气气的。他的表情总是平平淡淡,冷冷静静。没有恼怒,也没有欢喜,平静的让刘秀华始终看不出他是什么意思。

刘秀华和耕升的交流,就是早晨在地里帮忙弄菜的时候,和晚上吃饭的时候。交流的话,也仅是刘秀华在问,耕升在回答:“嗯,是。“简单到不愿多说一个字。除此之外,两个人都很少打照面儿。

每天晚上吃完饭了,耕升总说有事出去,一出去一晚上不回来,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星期,刘秀华隐隐约约觉得耕升好像有点什么事。

刘秀华嫁过来一个星期后,第一次走到大嫂院里,大嫂正在院子里摘菜,见刘秀华来了,就热情地站起来,挪过一搬椅子放在自己的对面说:“小刘,小刘进来坐。”

几句客套话说完了之后,刘秀华坐到菊香的对面,低下头帮着菊香掐小青菜上的根。刘秀华说了许多的题外话,绕了一大圈儿,终于绕到了正点话题上。

“嫂子,我想问一下,耕升在外边儿是不是有啥事?他天天晚上说去小勇家,小勇是谁?”

“小刘,你别瞎猜疑,他在外边儿没啥事。小勇和小强和耕升,他们仨是铁哥们儿,好的很,形影不离,无话不说。小勇结婚了,家里有媳妇管着,孩子都两岁了,不会干啥事的,你放心。”

菊香边摘菜,边向刘秀华介绍着情况。刘秀华听了以后,沉默半晌,脚底踩着一个光滑的树枝,在地上来回滚动着,片刻才吞吞吐吐说:“嫂子,他是不是身体有问题?就是……”

刘秀华欲言又止,吞吞吐吐,菊香停下水中摘菜的动作。抬起头来,望着刘秀华。这一望,刘秀华眼圈一红,委屈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一时说不出话来。

“怎么啦?小刘。有什么委屈,你只管跟我说,他对你不好吗?耕升真的是个老实人,他在外边儿没有啥事,你放心,不要瞎想。”

“嫂子,我实话跟你说吧。我来这里都一个星期了,他从来没跟我睡过。”刘秀华说完这话,头低的更低了,把胸脯放在两个膝盖上,两只脚在地上使劲呲溜,时不时碾压下树枝。

“啊,怎么是这样啊?我回头找他去。你放心,这事嫂子给你解决。”

刘秀华憋了几天的话,终于说出来了,心里像释放了千金担。跟菊香又聊了一会儿,才自己又回到了家。

菊香听了刘秀华的话之后,心里一直在想着耕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想来想去,要解决这个问题,就要问清楚耕升的心里话。她约摸着耕升卖菜回来的时间点,就在路边上等着耕升。

见着耕升后,她借故让耕升到到家里帮忙搬一个重东西,把耕升骗进院里,端个凳子让他坐下。

耕升进院后,见嫂子并没让他去搬东西,而是端个凳子要让他坐下。顿时明白了,嫂子肯定要找他说事儿。坐下凳子,耷拉着头,也不看嫂子,顺手在地上捡个树枝,在地上漫不经心地画着。

“耕升,我问你,你把秀华娶进来了。为什么天天晚上不在家睡?”

“我没娶,是你和大哥,还有银环硬塞给我的。”耕升头也不抬,用树枝在地上来回地胡乱画着,嘴上怼着嫂子。

“胡说,你当时没有意见。人家就认为你同意了才住下来的。你要是不同意,当初你就跟人家说不同意。杨银环还可以四处打听,给她找别的婆家。现在人家住下来了,这整个村的人,都知道她是你媳妇了,让她还怎么在这村里找婆家呀?”

“我不管,反正我不想。我想找个自己谈的对象。”

“耕升,我看你也不讨厌小刘,平时对她也客客气气的。你为什么不跟她睡呀?你跟嫂子说实话,你是不是有病?如果有病,我回娘家去请我娘家小爹,他是有名的老中医,让他给你调一调。”

耕升一听菊香说这话,气得腾里站起来,脚使劲踢了一下凳子,把树枝狠狠地扔在地上,冲着菊香吼道:“你才有病呐,我身体好着呢。别在这造谣生事。你长个老婆子嘴,天天就办的老婆子的事儿!”

菊香一看耕升生气了,还骂了她,气得弯下腰去找东西,边找边说:“好你个兔崽子耕升。天天也给你洗衣服,帮你干这干那,你现在说我是老婆子嘴,看我不打死你。”

菊香从地上找了一个土圪塔,准备冲耕升,耕升早跑出院外,一溜烟不见人影了。

菊香也不是真的生气,他知道小叔子一向还是挺尊重她的,人也勤快。新民有工作,天天在上班,地里的好多重活,耕升经常帮着做。

耕升就是不会洗衣服,经常要靠着几个嫂子去洗衣服。但在干力气活方面,几个嫂子随喊随到,几个嫂子倒也乐得经常为他洗衣服。

菊香随后又跑到小勇家,给小勇媳妇说,不要让小勇收留耕升晚上住在他家。小勇媳妇如实照办了,没想到,耕升随后又跑到小强家去住,管了几天,实在管不了了,菊香就找耕升的大哥新民讨主意。

(6)

新民平时话语不多,但是说出话来有板有眼,鬼主意也挺多,在他们弟兄四个中也有一定威信。

新民听说了这件事之后,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找到耕升:“耕升,你这成了家,也不接哥几个庆祝一下?哥几个明天到你家,庆祝你成家立业了。”

耕升听到这话,烦烦地说:“哪里成什么家?立什么业?不接你们吃饭。”

“接不接吃饭,由不得你说了算,我已经通知你二哥,三哥他们家了,今晚上全体都到你家去吃饭。我已经让小刘开始准备十几个人的饭菜了,今天晚上你必须在家。”

耕升下午5点多钟回到家的时候,几个嫂子和刘秀华都在厨房里忙碌着做饭。

晚饭做好了,家里摆了两桌,大人坐了一桌,小孩子坐了一桌,热闹的吃着饭。酒过三巡,新民端起杯来说:“来,我今天要敬老四,以前老是批评他,觉得他是小孩子,这结了婚就是大人了。

第一杯酒,祝贺老四成家了。第二杯酒祝贺他从此长大,成大人了。第三杯酒敬耕升,祝福他未来的生活越过越好。这三杯酒必须要喝,这是大哥对你的期望和祝福,不能不喝。”

新民敬完了三杯酒,又示意老二同样的方式敬老四,接着是老三敬老四。几个嫂子跟着起哄,让耕升必须喝。来来回回的敬酒,很快把耕升醉的不省人事了。

几个兄弟把耕升扶到房间里睡下。几个嫂子把厨房收拾干净后,都各自回了家。

就从那天起,耕升再也没到外边借宿了。但他从此看刘秀华的眼神,有时有点闪烁,有时有些冷,有时又有点点怨恨。刘秀华对他喜怒哀乐的表情看不明白,但她心里是美滋滋的。她觉得自己真正成了耕升的女人。

刘秀华很快学会了骑自行车,她缠着要跟着耕升去卖菜,耕升不理她,也不带她。后来她就去找菊香嫂子一起去,有时又去找了银环嫂子,跟着她们一起去卖菜。慢慢的,对卖菜的地点,卖菜的方法,经验,都学会了。刘秀华每天一大早就去砍菜,抢在耕升的前边去卖菜。

耕升就任刘秀华去卖菜了,也就不管她了,家里的菜地也用不上两个人都去卖菜。耕升无所事事了一段时间之后,就让大哥帮他找了一份临时工作去做。这样,耕升就去上班了,家里的卖菜,种地事情完全交给了刘秀华。

刘秀华上午卖菜,下午回来种菜地,晚上有时候忙到很晚,一直不停歇的干。每天都有钱进了自己的腰包,心里很是喜悦,她知道自己每刨一分土地,都能换来钱。

刘秀华渐渐的在家里当起家来了,卖菜的钱,她自己拿着。家里的吃喝拉撒,油盐酱醋茶,全有她来买。耕升的工资多少钱?耕升没有告诉她,也不交给她,她也不问。倒是耕升,每次发了工资,见家里米不多了,总买米买面回来。耕升也不问她卖菜卖了多少钱。

日子就在刘秀华每天卖菜的兴奋中,不知不觉的过去了几个月,刘秀华怀孕了。这对刘秀华来说是一件喜事,可耕升听到后,并没有表现出喜悦,只是淡淡的,什么话也没说。

(7)

刘秀华怀孕的事情,大哥大嫂很快知道了。大哥见着耕升就说:“耕升,秀华都怀孕了,你们结婚证还没拿吧?赶快去拿个结婚证。”

耕升听到这话后,虎着个脸,什么话也不说,就直接走掉了。没给大哥也明确一个答复。新民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也不再追问。

刘秀华怀孕后,坚持每天到地里干活,每天去卖菜。耕升也觉得没有什么,毕竟农村的女人都是这么过来的,村里怀孕女人去卖菜的,种地的多的是。

但是有一天下午6点多钟了,天快黑的时候,刘秀华卖菜还没有回来。耕升有点急了,打听了村上几个卖菜的人。别人都说走的时候,看见刘秀华还在市场上卖。

眼看天色己晚,那天又是阴天,天空开始了飘起了毛毛细雨。耕升不放心刘秀华一个人这么晚没回来,就骑着自行车在马路上沿途寻找。

当他在半道上看到刘秀华挺着个肚子,在风雨中艰难的蹬着自行车的时候,耕升心里一紧,一丝心疼跃上心口。他立即跳下自行车,虽然心里是疼惜,但嘴上说出来的话,却是另一番味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你没看天都黑了,不要命了,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呢。”

刘秀华跳下自行车,看到耕升板着个脸,但说出的话,全是心疼她的话。心里高兴,嘴上笑嘻嘻的说:“今天,我把价格扳的有点儿死,所以卖的慢了一些。我就想多卖点儿钱,攒点钱,将来生孩子用。我听说生孩子,如果不能顺产的话,上医院要花一千多呢,所以要多攒点儿钱。”

“生孩子的钱,你不用操心,我自己有主意。”耕升说着话,接过刘秀华的自行车,把她的自行车拴到自己的后座上。让刘秀华坐到他前面的单杠上。

他骑上自行车,带上刘秀华和他的自行车及篮子。歪歪斜斜地骑车回到了家。

那天刘秀华第一次感到耕升对她这么的体贴,心里幸福极了。刘秀华一直看不明白耕升,虽然耕升经常在夜里热情的掠夺她,充满了激情和热烈。可到了白天,又对她冷冰冰的,不苟言笑。所以,她一直在耕升面前谨小慎微地看着耕升脸色过日子。今天,耕升让她坐在怀里的自行车单杠上,距离这么近,让她感受到了耕升的柔情。

从那天起,耕升虽然不再让刘秀华去卖菜了,但刘秀华趁着他不在家,还是偷偷去卖菜。

有一天,趁着耕升心情不错,刘秀华小心翼翼的对着耕升说:“我来你们这儿大半年了,还没有回去看过我父母,我能不能回去看看我父母?”

“你挺着个大肚子,那么远,怎么回去?我去跟银环说,让她找人稍口信,让你父母过来。”

刘有才夫妻俩,接到口信后,听说女儿怀孕了,立马就从老家赶了过来。带口信的人,顺便给俩个老人带了100块钱路费。

刘有才一家三口终于到了罗富村。一看,还真是传说中的好地方,为女儿在这里生活感到开心。

耕升对两个老人的到来,表示了热情的欢迎,给了丰富的招待。两个人老人在这儿住了三天,之后就又回到家。

父母亲和哥哥高高兴兴,荣荣光光的回去了,走的时候,耕升人情做的不错,不仅每个人给了路费,每个人又买了一身新衣服,让秀华面子上有光极了。

送走了父母和哥哥。秀华挺着个大肚子一如既往了投入到种菜卖菜的生活中,虽然耕升不让她种了,但是她总是闲不住,每天卖菜有钱往兜里进,让她兴奋。

眼看临盆的日子就要到了。秀华心里一直放不下的,就是耕升一直没有跟他拿结婚证,那天晚上她又嗫嚅着,小心意意地对耕升说,去拿结婚证的事。

这话一出,本来好端端的耕升,立马勃然大怒,冲着秀华吼道:“什么意思啊?前几个月你找我大哥来说,让我去拿结婚证。现在你自己又来说,你不放心是吧,不放心,滚回你乌梅山去。我就是不跟你拿结婚证,又咋啦?你天天心里在寻摸什么呢?尽想这些有得没得的事。”


(8)

那天晚上,两个人第一次发生了大声的争吵。争吵的结果,耕升摔门而出,留下秀华一个人在家掩面哭泣。从那以后,秀华再也没提拿结婚证的事了。

刘有才一家回到乌梅山,逢人便说女儿嫁的地方有多好多好,惹得村里人都十分羡慕。在后来的过年里,刘秀华和耕升一起回去的时候,秀华的母亲便要求秀华帮舅舅家的姑娘也在村里找个婆家。

耕升每次听到这话,当着丈母娘一家人的面,总是不吭声,脸上表情淡淡的。可背过丈母娘,就对刘秀华狠狠的说:“不要把你们那七大姑,八大姨的姑娘都拽到我们村里来,别学的像银环一样,自己嫁这里了,恨不得把亲戚家的姑娘都拽来。我们这儿的人自己不会谈对象啊!非要让你们来介绍?”

耕升每次说这话时,秀华只好低着头不说话,委屈的眼圈红红的。只有一次,秀华抬起嘴来就问他:“我只有一点儿心愿。那你能帮我哥找个工作行不?”

耕升听到这话后,愣愣的瞅着秀华,脸上冷冰冰的,从表情里看不出是同意,还是不同意。随后瞪了秀华一眼,转身就走了。

半个月之后,耕升真的为刘秀华的哥哥找了一个工作,那个厂里有食堂,有宿舍,秀华的哥哥海平也顺利地上了班。每逢休息的时候,海平便来秀华的家,帮秀华种种地。

孩子出生后,刚满月,秀花就开始下地忙碌,每逢孩子一睡觉,就立马跑到地里忙。让耕升母亲听着孩子醒了叫她。一听到叫她,她便飞也似的跑回去。

等到孩子能坐“轿娇”车后。她把“轿轿”车搬到田地边,让孩子坐在轿轿里,让婆婆坐在旁边看着孩子,她在地里边忙活着,边看着这一老一小。

每天见缝扎针,瞅着有人能帮他看会儿孩子的功夫,刘秀华就跑到集市上卖菜。孩子稍大的时候,她就买了一个儿童坐椅,捆在自行车前面,将孩子坐在自行车前面,后面拖着菜,一起去卖菜。

光阴不负有心的人,刘秀华不停的努力,不停的为家操劳。孩子一岁多时,耕升终于想通了,被她打动了,主动提出了跟秀花去拿结婚证。拿结婚证的那天,秀华特别开心,特别兴奋。耕升看她开心的样子,那久违的笑容也露在了脸上。

拿了结婚证,秀华更加的勤奋努力。她看别人家搞了个蔬菜大棚,她立马也让哥哥和耕升帮她弄一个大棚。大棚蔬菜,上市比较早。比如,别人的莴笋还是苗苗时,她的莴笋都可以卖了。比别人早上市一个多月。新上市的菜,市场上少,卖的价格就贵,莴笋卖两块多钱,每天拿个20斤,就能卖四五十块钱,再配点儿别的菜,一般的一天都能卖个百把元。等别人莴笋大上市的时候,莴笋价格立马掉到5毛钱1斤。

刘秀华充分利用大棚的温度,种着时令的蔬菜,每次都提前上市。卖菜挣的钱,比耕升和她哥上班挣得都多。

就这样日复一日的忙忙碌碌中,过了四五年。耕升的工资,加上秀华卖菜的钱,让他们有了一些积蓄。村里也陆陆续续的有工厂来这里建厂了,租房子的人也多了。秀华和耕升两个人就合计把手上的钱,用来把房屋翻盖一新。

找人把土房拆了,在原地重新盖起了三层楼房。第四层盖了个隔热层,一般人家的隔热只有1米多高儿,耕升把他家的隔热层加高到2米多。秀华问他为什么要这么改?

耕升说,给你哥住,你哥心心念念想让你嫂子也过来找事做。这个房子弄好了,让他们来住这儿,自己工作,自己生火做饭。

刘秀华听到这些,心里又是一暖,这个男人,她实在看不懂他,平时最讨厌她管娘家的事,可有时又出奇不意地对她娘家人好。

三层楼盖好了。耕升让母亲住在一楼,她和秀华住在二楼,三楼用来出租。四楼让秀华的哥嫂住了。秀华的嫂子来后,在村子附近的一个橡胶厂工作,那个橡胶厂工作轻松,工资开的也不高,工作因为有气味儿,当地的人卖菜有收入,都嫌弃那份工作,没多少人愿意去。所以秀华的嫂子很轻松地就在那里找到了工作。

秀华卖菜,卖出了生意经,卖菜挣的钱比工资还高,所以她压根儿都不想去工厂上班,继续卖她的菜,继续把她的大棚蔬菜种好。

盖了新房子,多了一套房租收入。加上大棚蔬菜收益越来越好,耕升的工资也越来越好了。耕升把自行车换成了摩托车,孩子也一天天长大上学,一家人悠哉地过着小日子,孩子也已经上了初中。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正在日子过的平稳幸福的时刻,耕升在一次下夜班骑摩托车回家的路上,一下子摔到路边崖下,把腿摔骨折了。

(9)

耕升完全动不了了。家里家外,所有的事情都压向了刘秀华,刘秀华每天忙了地里,又要忙家里,还要卖菜。回家又要给耕升做饭,端饭,帮他擦洗身子,把耕升照顾的无微不至。好在,秀华哥哥就住在楼上,也很方便。每天可以帮她把耕升抬到外边晒晒太阳。每天抬进抬出的,把耕升这个大男人,感动的泪花闪烁。

在刘秀华细心的照料下,半年后,耕升的腿恢复的非常好,能够自己走路了。经过这一场病,耕升彻底对秀华的态度改变了许多,他不再给秀华冷冰冰的脸色看,代替的是温和微笑的表情。

耕升索性让秀华当家了,他当个甩手掌柜,只负责干活挣钱。在平凡的夫妻过日子中,总有不经意相碰相争的时候。耕升有时急了,也跟秀华吵两句。而他急的时候,秀华就不接岔,低头默默去做事。

有时候秀华也难免心急,郁闷想吵架的时候,耕升立马跑出去转一圈,等秀华气消了再回来。夫妻生活,总要有一个人懂得让步,而耕升和刘秀华总是在不停地为对方让步,所以日子在一天天的过下去。

不知不觉,时间又过了十年。这十年间,村里边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村里的工厂越建越多,马路越来越宽。在不远处要建一个机场,临近几个村子要全部拆迁了。

耕升的家,折迁赔了几十万,又给他们分了四套房。

房子拿到手的时候,耕升精装修了一套自己住。还有两套放在那里出租,把其中一套卖给了秀华的哥哥,问他只要了10万块钱。

搬迁之后,他们住上了高楼大厦,再也没有田地种菜了。村里的人都到附近工厂上班了。秀华也去上了几个月的班,可是不能给孩子和耕升母亲做饭,耕升就让她回来在家里,反正两套房的房租收入也够他们生活了。

搬到新的小区,住上楼房后,刘秀华的父母来过一趟,看到女儿住上了高楼大厦,家里装修得富丽堂皇,儿子也在同一个小区里居住,刘有才开心极了。

过了几年后,刘有才和老伴先后离世了。刘有才离世前,刘秀华和她哥哥赶回去见了父亲最后一面。

刘有才用干瘦的手拉着刘秀华说:“秀华,我这一生做的最对的事,最明智的事情,就是给你找了个好地方嫁了。看到你现在日子过的好。又把你哥哥也带到了那个地方,我也算是知足,放心了。

我们做父母的,最大的心愿就是儿女们日子过得好,我们父母就安心了。我和你妈死后,这乌梅山以后你们回来的可能少了。但是别忘了,你一个姐姐还在这大山里,姐姐已经这样了,对他的孩子们,如果有机会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吧。”

刘有才说完这话,就与世长辞了。

时光荏苒,光阴如梭,在幸福的平淡生活中,到了2020年,刘秀华的儿子在这一年结婚了。刘秀华当上了婆婆。俗话说,三十年,媳妇熬成婆。刘秀华只用了25年,就当上了婆婆。

现在,刘秀华和耕升两个人过着小日子,手里有个几十万块钱存款,还有一套房子在出租。刘秀华闲的没事时,就骑个自行车到山里边儿种地。

刘秀华刚嫁来的时候,是骑着自行车去卖菜,现在是骑着自行车去山里边儿种菜。因为比较远,种的也不多,种点菜只够自己吃,刘秀华也不再以卖菜为生了。

偶尔有吃不完的菜,刘秀华就在小区里卖,耕升看到后,就大声嚷嚷:“卖啥卖,我三个哥哥和你哥家,现在每天买菜吃,你还去卖菜。去,每家送一点,不要卖了。”

刘秀华从此把种的多余的菜,也不再卖了,而是分给四个哥嫂家吃。

二十多年过去了,耕升一改年轻时的执拗脾气。婚后二十多年,看到周围过多婚姻实例,让他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他觉得婚姻,无论是爱情之果的婚姻,还是媒说之言的婚姻。婚姻,其实最后的实质就是过日子。有一个诚心实意跟你过日子的人,其实就是一种好的婚姻。婚姻中,相互懂得为对方让一步,才是过好日子的实质。

明白了这个道理后,耕升对刘秀华越发的珍惜疼爱。现在年龄大了,下了班以后,反倒经常和刘秀华手拉手一起去散步,有时陪她一起去跳广场舞。两个人好像回到年轻的时候,谈起了恋爱,动作上时常亲昵,眼里充满了温情。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