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类

图片发自简书App


序章:我究竟是人还是狗?

一辆车停在了纽约大厦前,瞬时,一大群记者如潮水般涌了上来。

车子里出来的是一个身材矮小的亚洲女性,面对众多的记者,她却毫不怯场,镇定自若。

“你好,我们是纽约时报的记者。这是中国首次得到奥斯卡最佳动画片,请问林秋导演您究竟是如何做到的,让世界都看到了中国的动画电影?”

“就是感受,去感受而已。中国的动画电影一直都非常优秀,也有很多人才。而我只是其中资历比较差的一个。为了做好这个电影,我把自己变成了一条狗,作为流浪狗生活了两年多。剧本前前后后也改了不下百次,仅此而已。”

“像狗一样生活?”

“是的,也许你会觉得我是疯了。但我觉得这是最好的贴近本质的方式。”

美国记者们面面相觑,小声地议论了起来。

我微笑道:“既然各位没有什么好问的,那么今天的采访就到此为止吧。我们中国人的习惯就是不爱解释,不喜欢把话说满了。我想也许你们西方人没有办法理解。”

我从小习惯了周围人奇怪的目光,他们觉得我是个异类,觉得我是个神经病。包括我的父母也常常如此误解我,大家都觉得我是个疯子。

开始的时候我总觉得委屈,可后来就习惯了。

人们喜欢对不熟悉的事物妄加评论,给他们扣上各种各样的帽子,如果说这个人恰好幸运地被认可为天才,人们就会说:“天才们难免会有缺陷,和常人不同的地方。”

可是心里却还是觉得侥幸,自己不必像个疯子一样受到异样的目光。

比如这次纽约时报的标题——《中国导演身体力行当狗两年竟然能得到奥斯卡最佳动画片?!》

我冷笑了一声,随即拿上西装和助理一起去了试映会。

到达试映会的时候,国内外各家媒体已经架好了机器,等我一进来就对我一阵狂拍。

他们猎奇目光让我恍惚觉得自己好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条狗。

第一章 我变成狗了?!

我,李秋暖,22岁,大三,读了个普通二本学校,目前正在为实习和找工作而烦恼,身边同学有的靠着家里关系准备在小学任教,也有的正在考研中,还有考公务员什么的,当然,更多的是像我这样,找着实习,每天忙得喘不过气来,但还是对未来一片迷茫的人。

之前在外面干活的秋暖外婆不小心跌伤了腰,人年纪上去了,尤其是腰就很不经摔,这一摔让外婆要卧近半年的床,暑假得空,秋暖就回去住了几天,帮着妈妈和舅舅一起轮流照顾外婆。

乡下的生活很是舒适,家里新装了空调,还有两只金毛作伴,日子也不无聊。外婆的腰在恢复期,秋暖的任务也就是帮着外公做做饭,洗洗衣服,偶尔帮着一起下地干活。

秋暖想着,就当作度假也不错。反正实习也结束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大四毕业她就会去当初中语文老师,就那么过一辈子。

“每次一想到这里我就觉得生疼,长到二十二岁,我已经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虽然周围的朋友并不觉得我有什么变化,还是和以前一样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

十五岁那年遇见尼克斯,尼克斯每一部作品都对我有着强烈的吸引力,那时候我就像魔怔了一样,《Luxo Jr.》、《Red's Dream》。尤其是07年的那部《美食总动员》,我看了很多遍,几乎都能把剧情倒背如流,可我还是很喜欢。

很多人会说,我年轻时并不知道自己以后会成为这样的人,也不知道这原来是我一生将要从事的工作,末了也许还要加一句,命运真是神奇。

可我不是,十五岁时我就已经知道自己以后要做什么,并且在那之后,一步一个脚印,一直坚定不移,从未忘记过初心。

十五岁那年我初三,被浸润在一大堆的考卷和习题里,我的努力没有方向。只是为了得到老师和同学的夸奖,所以我会做数学题做到半夜;只是为了提高作文分数,所以我会在图书馆待到闭馆……我从来都没有思考过,这些努力是为了我自己还是为了别人。

而在我接触到动画电影之后,我想,我知道自己是为什么而努力了。

那时候是2012年,动画电影在国内的现状并不好,喜羊羊系列电影正占据着动画电影市场的半壁江山,大家还是以为动画电影是给小孩看的。

美国有迪士尼,有皮克斯;日本的动漫产业更是发达。可中国动漫行业的顶峰似乎还停留在1982年的中国美术制片厂的时代,之后就迟迟没有好的作品出现。我总觉得痛心,也觉得不甘。

我想,那是我该一生为之努力的目标。

可时至今日,我只是个普通二本的师范生,以后当老师,和我曾梦想的动画脚本师完全南辕北辙。

我应该是个天才的,应该年少有为,应该前途一片灿烂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用尽全力却平凡得不可思议。

每每思及此,我就觉得未来人生一片灰暗。”

李秋暖放下日记本,对她来说,每一次动笔仅仅是为了发泄心里那些情绪而已。才二十二岁,她却觉得自己已经江郎才尽了。

今天是中元节,按照惯例,农村人晚上是不出门的,突然觉得难过,她就拿起手机无聊地刷起了抖音。

记得之前老师说过,这些快娱乐的产物,不过是为了麻痹人们的精神鸦片,让人们不再思考财富、阶级这些事,保持社会的和谐。

细思极恐的事儿,可真的触及到这些快乐的时候,秋暖却觉得,她已经没有毅力去抵抗了。

眼前的快乐才是最重要的。

七点半左右,这时候的农村一般路上都没有人了,家家户户都关上门,准备洗澡睡觉了。外公在厨房烧热水,外婆洗好了澡,李秋暖把两只金毛栓在外面看家护院。这时候,门外不知从哪儿跑过来的一只小博美,站在了大门外。这一站,秋暖身旁的两只金毛都激动不已,对着它开始狂吠。

秋暖呵斥身旁的两只金毛,随即起身去看那只流浪的小博美。

见女孩过来,那只小博美警惕地往后退,然后发出低吼声。

秋暖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没有什么攻击性,说:“你是不是饿了,还是渴了?我给你拿来,好不好。”

李秋暖拿来香肠和水盆,赶走身旁喋喋不休抱怨的两只金毛:“人家不知道上一顿是什么时候吃的,你们都吃饱了,干什么这么小气啦?过去过去。”

可那只小博美没有吃秋暖的香肠,也没有喝水,还是不时地叫两声,秋暖不明白,它难道是不放心还是什么?

于是她放下香肠和水,走得远了些,偷偷地观察它。可它还是没有动,还定定地看着秋暖,秋暖觉得有些发怵。

后来,外公出来,见它迟迟不走,拿了把铁锹吓唬它,把它给吓走了。

晚上的时候,那只博美还是让秋暖一直觉得心神不宁的,不知道哪里不对劲,但就是很奇怪。尤其是它离开之前看自己的那个眼神,秋暖觉得它是认识自己的。

“可我根本没见过它,何况它还是一条流浪狗。”

那一晚,秋暖做了许多乱七八糟的梦。“我被不停地追赶,还有许多黑白的色块兀自交叠着。

一片混乱里,我突然想起什么时候见过那只博美了。

今年春节的时候,表妹带了只一个月大的博美来,新生的小狗不好照顾,尤其是冬天刚出生不久的小狗,很容易生病。恰逢春节,宠物医院也关了门,小博美不知是吃坏了什么,一个劲儿地拉肚子。

我一开始没在意,等到下午的时候听大人们说小博美不行了,老人们觉得春节的时候家里若是死了小狗不吉利,于是急着把它丢了出去,随便埋在了后院。

外婆家的后院和田地一共也不大,我和弟弟早就轻车熟路了。我们想着,小狗虽然不好养,但也没有那么脆弱。上午的时候表妹说见它还好起来了呢,怎么下午就不行了?可那天,我们死活也找不到那只小博美。”

等秋暖和弟弟终于找到的时候,博美已经没了气息。

从小到大,秋暖几乎没有直面过死亡,这着实让她有点吓到了。

等李秋暖睁开眼的时候,发现四肢酸痛得很。身下本该柔软的床铺也变得特别扎痛,她起身想看个究竟,但是却摔了个趔趄。

她低头一看,发现自己身上竟然长满了白色的毛!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因为这时候李秋暖发现自己的手脚不听使唤了,她几乎无法自己站起来。因为视觉死角的缘故,秋暖没办法看到自己的手和脚,但是双手无法抬起的这种感觉让她感到十分无助和害怕。

她想,我不能坐以待毙。

这时候,身后传来了几声犬吠。和往常不一样,虽是犬吠,秋暖却能听懂它在说什么。

“你受伤了吗?”

“走开,离我远点!”秋暖烦躁地说道。

可当秋暖一开口,她自己就蒙了。

那不是人话,是狗叫的声音。

那条狗看了秋暖一眼,随即悻悻地走了。

“你走吧!对!走开!我早就受够你了!”

秋暖试图说一些狗狗不可能会理解的话,但仍旧是狗叫声。

那只狗走之前还用奇怪的眼神看了一眼秋暖。

不可能!

我变成狗了!

这绝对不可能!

我一定还没醒,还在梦里!

秋暖再三努力之后终于跌跌撞撞地站了起来。对面就是那条贯穿村子的小河,她别扭地走了过去,在水里,她能足够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倒影,是一条博美犬。

秋暖转过头去看了看自己的尾巴,的确,和昨天晚上她见到的那条博美一样短了一截。

“如果我变成了狗,那么那只博美呢?

它变成我——了吗?

不,这个世界一定是疯了!

或者说,是我疯了?

这怎么可能呢?

不行,我要看看我自己。

我总不至于是死了吧?”

秋暖着急着往前走,却忽略了自己还没完全适应用四条腿走路的事实,一路上几乎就是摔过去的。

等秋暖终于到家了,却发现外婆家的大门都锁着。她朝里面叫了几声,向她走来的只有那两只金毛。

“外婆呢?我要找外婆!”

“你来干什么?主人出去了,但我也不会让你进门的。”小布警惕地说道。

秋暖才意识到自己是在跟两条狗对话,有些它们未必能听懂。。

“小主人呢?”

“生病了。”大白憨憨地朝秋暖摇了摇尾巴。

“你干嘛告诉她?万一是坏人呢?”小布回头呵斥大白道。

“生病了?是死了吗?”听了大白的话,秋暖更加着急了。

“没有死,小主人变得很奇怪。”

“对,就是昨天你来了以后。是不是你做了什么坏事!”小布还是很警惕。

“我没有!但小主人怎么了?”话一问出口秋暖就后悔了,它们根本不可能知道“我”怎么了。

“小主人……变得和我们差不多……”大白说。

“都跟你说了,不要和她说话了,让她赶紧走。在主人回来之前,我们得赶走她!”

“我明白了!

我一定是和那只博美互换了灵魂!”

那一瞬间,天旋地转。

秋暖想,她这一辈子就那么到头了,居然是以这种方式,是因为变成了一条狗而放弃了自己的人生。

记得从前李秋暖嘲笑过小布,她说,如果变成狗的话那得多没意思,一辈子除了吃喝拉撒睡,还有一个主人之外,就没有别的事儿了,那人生多没意义啊。

“要是我过这样的日子,还不如让我去死。”

“小布这么活一辈子也挺好的啊,我和你爸现在其实也就这点要求,还有个你,其他什么想法也没有。”正在做菜的老妈回过头,看着小布说。

“那我受不了,这种日子太无趣了,没有一点动力。”

“啊……其实想想变成狗的前一段日子,我不也是行尸走肉一样地活着么?有什么区别?

不,等等,是有区别的。

我相信我不会一辈子就那样过的,那只是一段时间内的消沉而已,我还有个健康的身体,还有大把的时间,我完全可以也有能力去改写自己的未来。

可现在呢,我不仅只有十年左右的寿命,而且失去了一切行为能力。

换句话说,也就是说我完完全全变成了个废人。

去实现什么鬼的动画编剧师。

人们还总说自己绝望,会有我此刻绝望么。”

李秋暖只是不忿,二十几年的人生里,她从未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待人也温和,甚至可以说是个再善良不过的人了,她所求不多,父母在身旁,一个爱人和一份她所热爱并且可以为之奋斗一生的事业,这是什么很过分的要求吗?

“为什么不幸的事情总是发生在我身上

我明明已经比别人更努力了

为什么那么对我

既然注定了我是个年少无为的笨蛋,那就应该让我平凡地度过这一生才对。

为什么我那么拼命,却连平凡的幸福的生活都得不到。

是我太贪心的缘故吗?

我想,我的一生就这么结束了。变成一条狗,然后,失去了所有的一切。

我漫无目的地走着,我想,总会发生什么意外的,那样我就可以一了百了了。

我还没有勇气去死,我希望把这件事交给上天去做,他老人家一定给我安排好结局了吧。”

李秋暖漫无目的地走着,一路上遇到了不少和她一样的流浪狗。

它们在晚上会聚集在一起,各自把分到的食物放在一起,然后根据等级的高低进行分食。

作为一名受过良好教育的当代大学生,李秋暖对这种原始社会的活动毫无兴趣。她摇了摇尾巴,从一旁走开了。

但这一举动却触怒了这里的狗王——克利,李秋暖就这么视若无睹地穿过他的领地,这实在是奇耻大辱。

于是克利叫了一声算作宣战,从李秋暖的后方发起了进攻。

秋暖走到一半,突然感觉到屁股上一阵痛感,她吃惊地回头,竟然是一条吉娃娃咬在了她的屁股上,半立着,神色恐怖。

秋暖惊慌地甩开,却发现吉娃娃跟个牛皮糖似的甩也甩不掉,而且他的牙齿也十分锋利,半晌就流了血。

秋暖当时脑子里是懵的,她不明白自己跟这条吉娃娃有什么仇什么怨,居然下此狠手。

一股火气蹭蹭蹭地冒了上来,秋暖后腿用力一蹬,试图踹他个措手不及。结果那吉娃娃跟长在了自己身上一样,根本踹不掉。

秋暖瞥见旁边有根电线杆,灵机一动,胯部一甩,把吉娃娃克利给甩在了电线杆上,终于把他给甩掉了。

这一下把克利摔得头晕眼花,他根本没想到秋暖会来这一招,没几步就晕了过去。

这时一旁的流浪狗突然兴奋了起来,一齐围了过来,秋暖吓懵了,心想大概是她的鲁莽激怒了狗群?

然而那些狗眼里却没有愤怒,而是兴奋和喜悦。

“这是我们这儿新的首领!”

等李秋暖回头看那只吉娃娃的时候,它已经灰溜溜地夹着尾巴逃走了。

李秋暖就这么糊里糊涂地成了流浪狗们的首领,不过当首领的日子的确要舒服多了。

每天舒舒坦坦地睡到自然醒,等到了饭点大家会聚在一起分食,给秋暖的总是最好的,类似于只吃了一口的牛肉、半根骨头……其他的流浪狗虽也都能分到食物,但比起秋暖的实在可怜得多。

待得久了,秋暖知道,原来流浪狗们也有许多的条条框框,其中有一条就是绝对不能靠近人类,不能吃人类给的东西。

除了极少数的不归族群管的狗之外,所有的流浪狗都遵守着这一条规定。每一条流浪狗都曾经是人类的朋友和伙伴,但他们也是说丢就丢了,人类对于流浪狗来说是十分无情的存在。加上不少人恶意投毒,流浪狗对那只曾经温暖过自己的手已经产生了不可逾越的隔阂。

秋暖想告诉他们,人类是有好坏的,不是所有人类都这样。

可她转念一想,她这么告诉那些流浪狗们,才是害了他们。

流浪狗们各有各的故事,大多比较悲惨,但有一只叫茉莉的狗,很特别。她看上去有点年纪了,但眼睛里还是透着光。她这辈子唯一的希望就是能找到一个家。

“你得注意了,有些杀过狗的人身上会有一股血腥味和隐隐的杀气的。那些人给的东西千万不能吃,否则谁也救不了你。”茉莉不敢当着别的狗的面说关于人类的事,只能偷偷说。

“你找到过家吗?”

“找到过,但最后总是剩我自己,我想,也许是我在外面待得太久了,身上有太多毛病了。”说到这里,茉莉的神色很是悲伤。

“那什么样的人会收养你呢?”秋暖赶紧岔开话题说。

“你得看,有些人身上会有同类的味道,说明他们家里是有狗的。这样的人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会收养你,但他们一定很友好,能从他们那儿得到吃的。”

“嗯……”

“你得注意观察人类,然后选择一个,只要他出现,你就跟他亲近,时间一久他就会想把你带回家的。”茉莉脸上浮现出幸福的表情,“那样的话,再也不用挨饿挨冻了。你会有一个温暖的家,靠在主人的腿上,他会用手温柔地抚摸你。这就是狗生最幸福的时刻了吧。”

秋暖点了点头,随即找了个地方蜷缩着睡过去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秋暖看见茉莉已经在吃东西了。

秋暖凑过去看了看,原来是个女孩,她给了一些香肠和狗粮。

秋暖实在饿极了,见四下无狗,便走了过去,那个女孩笑道:“原来还有一只呀,饿了吧?快吃吧。”

“你真可爱,要不要跟我回家呀。”女孩温柔地摸摸我的头。

旁边的茉莉激动地朝秋暖使眼色:“快和她摇尾巴,她要带你回家了!”

听到这里,秋暖立刻停止了进食的动作,然后警惕地向后退。

“你干什么?”茉莉着急地问。

“我不想被收养。我不需要!”秋暖大声说道。

声音似乎有点大,吓到了女孩,她收了包立刻转身走了。

“你看看你干的好事!你不需要,我很需要啊!”

“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需要一个家,我不需要,我要去美国,去那里找我的梦想!”

“疯了吧你?你是条狗,除了家还有什么梦想?”茉莉的眼神变得奇怪,仿佛在看一个怪胎。

那一瞬间,秋暖好像听到了父母和亲戚们的话。

“父母在,不远游这个道理也不懂么?”

“没有这个家你是谁还不知道呢!谁辛辛苦苦那么多年供你读书?”

“我不要!”秋暖奔溃地吼了出来

第二天,那个女孩还是来了。秋暖想,她是个善良温柔的人。可这对她来说却是毒药。

就像这个狗群,秋暖本无意当什么首领。这也不会是她的归宿,即使她这辈子只能这样了,她也绝对不会放任自己什么都不做。

秋暖必须离开那条小巷子。但秋暖一直没告诉茉莉,也许她没能有一个家的原因是她长着一只可怕的吊眼。

那总会吓退很多人。

秋暖不知道这个善良的女孩会不会收养她,但她想,应该会是个美好的开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Separate Interface and Implementation Files即头文件与源代码文件分开,这...
    Stroman阅读 20评论 0 0
  • 文/山雨 吃过晚饭,我急匆匆走进雪中。踏雪觅心,一直是我的心结。路灯下,我仰面凝视,那如珍珠闪烁的精灵,漫天飞舞,...
    如影泡幻阅读 93评论 0 2
  • 我真的庆幸自己能醒过来 太恐怖了!!! 10点进入梦乡 可是睡梦中他们一直都走来走去 醍醍 他爷爷 拖着拖鞋 哒哒...
    凹凸57阅读 44评论 13 0
  • 文 | 猫小猪 就在前两日,我和老夏手捧厚厚一打毛爷爷,终于和房东把房子签了,额外还准备了一小叠毛爷爷给中介,啊,...
    猫小猪阅读 1,487评论 13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