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点担心,如果我爱上了“闺蜜”,我们三人要怎么办?

回程途中我们买了搬家用的大袋子,回到出租室马上动手收拾东西。我的东西并不多,一张床,一张电脑桌,一个衣柜,还有一些零散的杂物。工作几年来搬过几次,每次都是大工程。后来我很少再买新东西,而每次搬家都会发现一堆东西长期不用,想必之后也不会用,于是它们都被无情丢弃。这些年来,不断从一个窝挪到另一个窝的东西并不多,它们都被我放进一个行李箱里。对我而言,那就是一个藏宝箱,里面的东西对其他人没有意义,却是我生命中无比重要的组成部分,每次看见它们都会满心感动。

此刻牧小晴正兴致勃勃地翻看那个行李箱。里面的东西一目了然,就是几个本子,还有几份打印出来的稿件。这些就是我写作多年来的积累。那些本子是我高中时代的作品,有日记随笔,有诗歌,还有一些粗浅的人生感悟;六七份打印稿件是我这些年来写过的小说,第一次写的那部三十万字的玄幻小说也在其中。

“这本子还在,真让人怀念……”牧小晴拿出最漂亮的那个本子,望着它怔怔出神。严格来说,牧小晴才是它的主人。高中毕业那一年,牧小晴把它当礼物送给了我。

牧小晴拿着这个本子,静静坐在床头翻看。说好的“一起收拾”变成了我一个人的事情。不过好在东西不多,大概花了我一个小时就打包收拾好了。忙完之后我去洗了一个热水澡,感觉身心的疲惫都被水流带走,有一种经脉被打通的舒畅感。

出来的时候发现牧小晴把房子的灯都关了,她坐在床上静默不语,长长的头发倾泻下来,又挡住了脸。她的白色长裙盛满了月光,让她看起来像月夜下的白莲花。

“那一年烟花三月,我爱上了一个少年。”

我脑袋中突然闪过这一句话,这一刻的牧小晴像极我脑海中武侠小说的女主角,白衣如雪,出尘如仙。

我的心跳莫名慌乱。

“牧小晴,你怎么又在扮鬼?”我随手重新开灯。

牧小晴轻轻擦了一下眼睛:“我刚刚哭过,样子难看。”

“什么事情这么感慨?”我坐在床的那一头,轻声问。

“也没什么,就是想起从前一些事情罢了。以前的我们,就是两个傻瓜。”说到这里,牧小晴轻笑了一声,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她把放在旁边的那个厚厚的本子递给我,“李维,看看第一页。”

我接过,翻开之后看见第一页夹着两张我的单人照。我还记得这两张照片,是我高三毕业和大学毕业时候照的。照片上的我笑容灿烂,动作搞怪,看起来活力满满。

“那时候的你比现在帅多了。”牧小晴在轻笑中又“补了一刀”。

她说得没错,两次毕业我的精神状态都不错。高中毕业的时候,我感觉高考发挥得不错,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可以考上自己理想的大学。大学毕业,我已经找到了程序员的工作。这两个时期我都感觉人生充满希望,没有需要自己担忧的事情。我站在人生的高峰上豪情满腔,放肆大笑。

大学毕业那会儿,我完全没有想过几年之后的生活会变成一潭死水,而我也完全换了一种心境。工作的过程中我没有放弃小说创作,而又因为在写作上的投入,我在程序员的工作上永远比别人慢一步。我奢望工作和写作两不误,结果却是互相拖累。我没有变成一个厉害的程序员,也没有成为一个厉害的小说家。或者说,我成了一个平庸的程序员,也成了一个失败的小说作者。

这一点跟我高中时期的经历何期相似,写作是难以割舍的部分,它是精神世界的拯救者,又是现实世界的毁灭者。我成了一只贪心的蜗牛,背着一座大山攀向另一座大山,在一条幽深的夹缝里艰难前行。

工作五年之后,这只蜗牛终于承受不住负重,如果它还想前行,就必须有所舍弃。于是它放弃了向远方迈进,把背上的大山放置大地之上,从头攀爬。

我把照片整理好放回日记本里,轻声对牧小晴说:“谢谢你。”

“谢我干吗?”牧小晴对我突然而来的道谢感到莫名其妙,望着我的眼睛似笑非笑。

“谢谢你一直都在。”

牧小晴低着头不说话。过了一会,她坐到我身边,拿起我放在一旁的手机,“看,我已经把这两张照片拍下来了。以后你要多看看这两张照片,它们会让你心情变好。”

“牧小晴,我们来合照一张吧?”我贴着牧小晴,举起手机准备用前置摄像头自拍。

“不要,你知道的,我讨厌照相。”牧小晴轻轻推开我,从她的行李中拿了衣服洗澡去了。

要不是牧小晴提醒,我差点忘记了她有这样的怪癖。相识多年我都没有一张牧小晴的照片。高中和大学毕业的这两张照片都是牧小晴给我照的。那两次我都叫她一起拍照,而她都没有答应,最后被我逼急了,她就哭,一句话也不说。

我望着面前的日记本怔怔出神,脑袋里突然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如果有一天这个本子不在了,是不是这世上没有东西可以证明我和牧小晴之间的友情。如果有一天我失忆了,我要如何让自己相信牧小晴是我最好的朋友?

过了好一会,牧小晴回到床上躺下,嚷了一句:“我累了,睡吧。”此后,再没有说话。

我躺了很久也没有睡着,内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情感在沉浮不定。

“永远比朋友深一些,又比情人浅一点。牧小晴,你会不会是那道光?”

我悄悄爬到牧小晴的那一边,静静端详着她熟睡的脸。她的脸暴露在月光下,有一种诗的空灵和唯美,这是从前我不曾见过的牧小晴。

五年过去,我和牧小晴都变了,而我们之间有一股淡淡的陌生感。这种感觉催生出新的情愫,又或者说,将压抑多年的感情重新唤醒。

我的鼻息慢慢加重,有一股强大的引力把我们的脸拉近。正当我的鼻尖快要碰到她的脸庞,我的脸突然挨了不轻不重的一巴掌。啪的一声,可以是蚊子葬身的挽歌,也可以是初生的感情消亡的声响。

“李维,不要做傻事,别忘了我们之前的约定。”

牧小晴依然闭着眼睛,轻轻转过身去,留给我一个决绝的背影。

我一声不吭爬回到床的另一端,好像这个过程中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银白色的海滩,我听见海风的呼啸。这风声里夹杂着少女的呼唤,那声音好像来自遥远的地方,若隐若现。那身影藏在朦胧夜色里,看不真切,只看见她白衣飘逸,长发飞扬。

我向这少女的身影走去,慢慢看见她脸庞的轮廓。那长长的头发被海风拉扯恰好挡住了眼睛,我看见她的嘴角慢慢扬起,流露出一丝我看不懂的微笑。而当我走到她的跟前,伸手触摸她的脸,她如同烟气散在风里。

我的手凉凉的,上面留着泪痕。

《穿过沙漠便是天堂》 第10章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