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本身,即是反抗

1字数 1694阅读 3923
图|网络

01

青年作家蒋方舟曾在自己的书里说,人终其一生其实是反抗不了任何东西的,别说反抗世界和时代的变化,就是改变身边的一个人都很困难。但你可以把自己的经历记录下来,这即是一种反抗。

看了她的这段话后,我问了自己一些问题:我们需要反抗什么?我们为什么要反抗?既然反抗不了任何东西,那记录下来有什么意义?

这些问题我至今还在寻找答案,有时我觉得自己找到了,有时又觉得自己找到的答案可能是错的。

有趣的是寻找、质疑、反思这既是我写作的原因,也是我写作的目的。我想把自己的所思所想、所见所闻,把我遇见的那些高尚和龌龊,伟大和平凡都记录下来。

我不是圣人,很多时候我无法判断别人的做法到底是对是错。所以我不敢轻易发言,我想要的角色只是一个旁观者而已。多数情况下我能做的也只是冷眼看世界,然后将我目之所及,心之所想都写下来。

我对关注我的人说,我的文章不给标准答案。你看了以后有思考,有收获,那都是你自己的想法。我做的仅仅只是分享,只是给你提供一种思路,一种可能性罢了。

02

从小到大,我一直都是一个好学生。没请过家长,没写过检讨,是那种上课时即使什么都听不懂,也会把笔记本都写满的人。

我的童年是在亲戚家度过的,我和亲戚家的孩子一起学过钢琴、学过绘画、学过一个小学的奥数、也学过快速阅读法。

我不是陪太子读书,他们是真的爱我。他们把我从农村接到城里,是为了给我一个充实有意义的童年,是为了让我不输在起跑线上。他们把我当亲儿子养,给我提供了他们力所能及的一切。

所以对于他们的期望和要求,即使我不喜欢,我也无法拒绝。我没有办法辜负他们的好意,凡有要求,我必有交代。上钢琴课,我风雨无阻,从不迟到早退;学珠心算,即使我很烦数学,还是天天训练;听烂大街的改变思维的光盘,我一边听一边做笔记,晚上睡觉时还会复盘。

虽然很多事情做到最后,我已经变成了敷衍,变成了做给他们看,但我都坚持到实在做不下去了才停止。

我想他们开心,我愿意为他们而活。即使我很累,那也无所谓。

图|网络

03

我热爱文学,大学前就看了几百本书。我曾经立志要当作家,要去中文系学习。但是高考后我填了法学,因为长辈们开会商议后说法学就业率高,而我要去的这个省,法学是最好的。

上大学后我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催眠自己是爱法学的,这个专业是我想选的。但是我忍不住去看文学类书籍,去听文学院的课。

有次聚会闲聊时,我给一文学院的朋友说自己其实最爱文学。朋友豪迈的说:“那么喜欢就转专业啊,如果你怕学校的文学专业不好就退学重新高考嘛,为了梦想,怕什么?难道你要浪费自己四年?催眠自己一辈子?”

我有点懵,下意识的反问道:“你他妈有病?你知道转专业,退学是什么吗?梦想?梦想能当饭吃啊?”我接着又解释到:“以后我用法学生存,用文学生活。职业是职业,兴趣爱好是兴趣爱好。”朋友听了我的话没说什么,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羡慕那些有反抗精神的人,他们敢为自己而活,就算与全世界对抗也不怕。但是我只是平凡的大多数,有时我不敢、不能反抗,因为站在你对面的可能是你的亲人,是充满爱意的眼神。

我的人生轨迹也许注定了会和大多数人一样,找个工作,买个房子,结婚生子,然后就是一辈子了。

他们管这叫稳定的幸福,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也可以叫稳定的悲剧。我只知道,在这条“康庄大道”上,我不会孤单,有无数人陪着我。

04

今年,我开始写作。我开始用文字记录生活,用思考去面对必然会遇见的平庸。我感觉到了自己无力对抗世界,只能被生活的浪潮推着前行。

才二十多岁的年龄,但我好像已经窥探到了未来世界的一角。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放自己的灵魂,该怎么继续说服自己按部就班是我想要的生活。我第一次开始深度思考,开始把我看的书都用来观察这个世界。

图|网络

我想把我的过往、我的现在、我的未来都用文字记录下来。这对我来说可能是最小、最轻、又最有力的反抗了。

就像周星驰的《功夫》里,星仔被火云邪神打到地下,还用小木头轻轻地敲火云邪神的头,这有用吗?也许有用,也许没用。

我将继续这样前行,在生活的泥潭里深一脚浅一脚的赶路。偶尔,我也许,我说也许,我能透过陷下去的脚印,看到一个全新的自己。

(完)



我是西城,欢迎关注我的文集《记录本身,即是反抗》。一起用文字记录生活,用思考反抗平庸~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