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萝莉的猴神大叔》—爱无关国别种族信仰

        光凭电影名和宣传海报,也许很多人都不会去观看这个电影。而由于我钟爱印度电影,如《三傻大闹宝莱坞》、《幻影车神魔盗激情》、《摔跤吧,爸爸》、《神秘巨星》、《我的个神啊》等等,便不会错失这部印度电影,且这部电影的主角是宝莱坞三汗天王之一的萨尔曼·汗 ,可爱的小萝莉也很吸睛,大叔和小萝莉的组合应该会有不一样的观影体验吧。

沙希达

      在一个美丽的雪山环绕下的小村庄,一家老少正在观看一场紧张的印巴板球比赛,这个时候女主角诞生了,母亲以一位板球明星的名字为孩子起名为“沙希达”,沙希达六岁了还不会说话,在一次玩耍中差点跌落悬崖,因不会说话,她一直苦苦抱着悬崖上的树枝直至家人夜晚将她找回。伟大的母亲为了沙希达能够正常地说话、读书,决定带沙希达去印度德里的圣殿祈福。在返回的火车上,沙希达下车救一只陷入深坑的小羊羔,火车开动,小沙希达与母亲从此天隔一方,身处异国。可怜的莎西达乘一辆货车意外来到了库卢谢特拉,在一场活动中认识了热情似火的帕万。便一直跟着帕万“外号猴神”,帕万是一个虔诚的哈奴曼神信徒,老实憨厚,几乎“愚钝”,他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罗摩神万岁”、“我从不偷偷摸摸”做事,20岁才考上高中,就算十次考砸也不作弊,第十一次通过,父亲竟激动地去世了,他遵从父亲遗愿来到了德里,投靠父亲的好友,也以自己的憨厚、单纯、善良赢得了伯父之女“拉茜卡”的芳心,而伯父限帕万六个月内凭自己的能力买房,才能同意他与拉茜卡的订婚。就在自己处境窘迫之时沙希达“帕万称其为莫妮”的出现更是致帕万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将莫妮带回伯父家的帕万认定莫妮肯定是“婆罗门”(印度四大种姓的最高阶层),而一次又一次莫妮证实了自己的身份“巴基斯坦人”、“穆斯林”,是呀,他不是婆罗门,更不是刹帝利,她是穆斯林,更是巴基斯坦人,这吓倒了帕万,还好拉茜卡的提醒让他清醒。伯父气愤地让帕万带莫妮离开自己的庄园,送她回巴基斯坦。几番努力却无果,巴基斯坦大使馆发生了暴乱,暂停办理签证;和拉茜卡拿出买房子的积蓄找到“中介”,却被骗,中介竟把莫妮卖到“妓院”,那一刻善良的帕万是那么伤心、难过,可能他的心中更是震惊,从不偷偷摸摸做事的他却遇上了这样偷偷摸摸、无耻的黑中介,差一点就将莫妮送入深渊。那一刻帕万无往不利,勇敢坚决,他决定一定要亲自送莫妮回家。

印巴人民对板球真是狂热啊

        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帕万和莫妮偷偷从边界网下的暗道进入了巴基斯坦,他却非要得到巴基斯坦军队的批准才正式进入巴基斯坦,纵使遍体鳞伤、纵使有生命危险,最终他的执着和坚定感动了巴基斯坦军官。进入巴基斯坦的帕万和莫妮一下就遇到了大麻烦,被巴基斯坦警察认为是“国际间谍‘’,与警察开始了一番“斗智斗勇”。帕万的好心感化了起先也以为他是间谍的记者,在记者的帮助下躲过了警察的一次次追捕。他们逃到一个清真寺,帕万得知后在门口迟迟不敢进入(只因他信仰的是哈努曼神)。阿匍的一番言语让人感动“清真寺是对所有人开放的”,他是那般从容、睿智、兼容并包,他冒着被别人嘲笑的风险将帕万和记者装扮成穆斯林妇女掩护他们逃离,在要分别时他以穆斯林的方式告别"真主保佑“,帕万抬到一半的胳膊是那么局促、迟疑,阿匍却大方地问帕万他们怎么说,听完后他坦然地以帕万的方式“罗摩神万岁”向他们告别,阿匍是一名真正的信仰者和智者,他的兼容并包,不以其它宗教信仰为“异类“,不以不同宗教信仰为仇恨,不极端,他让帕万重新审视了自己的“信仰“。记者想努力帮助帕万和莫妮,却被众多电台拒绝,这个国家仇恨的新闻更值钱,爱的新闻却无人问津。记者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拍下视频发布到网上,祈求大众的关注和帮助,而这再次惊动了警察,他们继续“逃亡“,最后,帕万冒着危险引开了警察,记者带莫妮找到了她的家乡她的母亲,一边是沙希达与母亲相拥的美好画面,一边是帕万被警察围追堵截,身负重伤的画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记者将这一切真相还原,引发了巴基斯坦民众的同情,在印度和巴基斯坦引起了热烈的关注。而巴基斯坦军方高官却在得知真相后依然坚持要屈打成招,硬是让属下不惜任何代价都要让帕万招供,那一刻忍不住流泪了,那一刻我十分的不解,为什么会这样。他们就是要让帕万成为国家仇恨的牺牲品,印巴冲突由来已久,印巴本一家,分裂之后矛盾日益加剧,冲突不断,尤其是在克米什尔主权归属问题和宗教信仰问题上。而善良终究战胜邪恶,帕万的坚定、单纯、憨厚感动了所有人,感动了巴基斯塔民众,感动了狱警、感动了驻守边界的巴基斯坦军人、感动了送莫妮回家途中所有施于牵绊或者不作为之人,包括库卢谢特拉的警察、妓院的老妈妈,黑中介、伯父等等。在印巴众多民众的帮助和见证下,遍体鳞伤的帕万穿过巴基斯坦边境,他向所有人致意“真主万岁”,这一刻,所有的巴基斯坦民众都在为他欢呼“猴神兄弟“,这一刻,莫妮看着帕万渐渐离开的背影,使劲晃动着电网,突然奇迹般喊出了她人生的第一句话“叔叔“,她奔跑到帕万的身边,欢快地高呼“罗摩神万岁“,画面永恒定格。

回家
沙希达会说话了
相聚
电影开始与结束都在这美丽的地方定格

      看完电影,满是感动,心情也久久不能平复,竟第一次有写影评的冲动。我不信仰任何宗教,也许无法理解印巴人民对宗教的执迷和虔诚,但是凡是存在的都是合理的,但信仰绝不是“唯我独尊“,绝不是“排除异己“,绝不是极端。在护送沙希达回家的艰难路途中,帕万真正认识了自己的信仰,最后的“真主万岁“完全发自内心,而不似第一次那样的犹豫迟疑,虽是一个小小的动作,却深刻反映了他的内心。正如歌词“自从遇见你,我无所不能,我无往不利“,莫妮让帕万成为了真正的“猴神“(印度人心中哈奴曼神猴是战神,勇敢英雄的象征,在印度甚至整个东南亚都有非同一般的地位)。他的勇敢和坚定也感化了所有人,尤其是那些曾施于牵绊或那些不作为不愿施于援手之人,这一点也尤其让人感动,这一无关国别,信仰不顾生命危险的坚定的爱的举动最终让人性苏醒,让善回归。而最后的最后,帕万的“真主万岁“,沙希达的“罗摩神万岁“在那一刻交融相汇,在那一刻合而为一。还记得沙希达的家乡吗,电影一开篇那个美丽圣洁纯净的地方,雪山环绕,草地牛羊,那是大自然的馈赠,还记得沙希达指着日历上的那个酷似自己家乡的地方吗,还记得阿匍看着日历,说这么美丽的地方应该是“克什米尔“吗,那么美丽的地方那一方净土却一直是印巴冲突的争端,在此发生了多少枪林弹火,在此牺牲了多少热血性命,电影也结束于那个美丽的地方。

        印度的电影虽与宗教不可分割,如《我的个神啊》,却总能引人无限深思,让人无限感慨,正如《我的个神啊》中所言,“有一段时间,我也找不到吃的,无家可归,我经常哭泣,我甚至没有朋友,我唯一能拥有的,就是神,每天我都想明天会更好,神会指明我出路,我同意,信仰神,我们可以找到希望,可以远离痛苦,我们能找回勇气,找到力量,但是我有个问题,我到底该信仰哪个神?你们总说神是唯一的,可我说,不,有两个神,一个是造物主,另一个是你们造出来的,我们对造物主一无所知,但是那个人造的神跟你们是一路货色,都是虚伪的骗子,谎话连篇,对富人卑躬屈膝,对穷人冷若冰霜,利用大家的虔诚恐吓威胁民众,我的正确号码其实非常简单,我们只能相信一个神,那就是造物主,将你们编造出来的那个虚假的神,给毁掉”。我们与生俱来又有什么区别,带了何种标签,为何从一开始就定义了高低贵贱,为何从一开始就定义了宗教派别,信仰本没有错,信仰能让我们对明天还怀有希望,让我们拥有力量,可过度的信仰和执念便成了偏执、虚伪和恨。最后愿印巴能友好相处,战争受苦受累的还是百姓,愿克米什尔那方净土不再有战火,愿和平永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