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人的目光已经比谁都黯淡



茫茫星海下

一朵云飘入另一朵云当中

你看过多少遍了,微风

仍将它吹浮在山巅,像野马


在奔走,像涂成无框的画

又延伸进无边时空

此时你为世界的目光

所注视,却因此枉过了造化之门


甚至不愿起身来张望一下

别样的海,寥廓的胸膛

已被精心设计成一种障碍


满园的绿色之思,彼此孤立

于鸿沟两旁,而后庭之花

何用我一千年的时间去摸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