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子‖7

  夏天最折磨人的,是汗流浃背回家后,不能洗澡,最起码她俩在的时候不能。整个身体都是黏黏的,难受到自己都懒的去抚摸,因为出手就是诟珈(身上的泥)。记得那个夏天最多的消遣是晚饭后我们三个在城墙下乘凉,偶尔也买把秋葵,她俩最多的是对路边摊一些小玩意爱不释手,我呢?第一次觉得嘶吼的秦腔原来这么好听。也突然觉得电视里军官把自己的马让给唱戏的,让唱戏的提气给队伍大吼秦腔,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忘记在哪儿住了多久?我这边的工作是带创业性质的,已经好久没发工资,自己也借了不少投到里面,所以那个夏天活的特别艰难。偶尔和英子聊天,说到现在的困境,窘迫到一元的公交都坐不起,自己上下班只能步行(多亏上班地方和住的地方只有四站路)。那个夏天的房租都是英子的,刘妹后来来的,相处久了,也开始分担房租,最后我们三个,我只负责吃睡。去外面下馆子的次数少了,即使周末我们三个也是自己做吃的。买包虾片,三块钱的馒头,再加一块豆腐我们可以过一天。剩余的时间,有时陪她俩看《甄嬛传》,剩下的时间,我已经忘记去做什么了。可能,是看着他们文胸的肩带发呆吧!

  那一年的秋雨连绵不绝时,刘妹换了工作,我也从那儿搬了出去。搬出去的原因,是刘妹换工作的时候,也带来了一个舍友,三个人还能斗地主,四个人就不太合适了,即使那姑娘也是我们原来高中的校友。当英子说借我钱的时候,我大约能猜到几分,没等刘妹开口,我已经找好了房子。托我老表问的,就在他隔壁,一个小房子,一月租金才100,还算不错。主要是位置到上班的地方有直通车,不用倒车,这就可以安心的在回家路上听周杰伦了。房子确实很小,放得下一张桌子,一张床,想来想去,也只能放这么多了。

  这次,没有英子的谩骂,没有刘妹的粥,没有周末应有的散漫。笔记本里最新的大片也没有《甄嬛传》的剧情吸引人,饭馆里油炝食物的味道也没有简单的油炸虾片好吃,新搬的地方离城墙很近,可是我再也没有去过城墙边。

  搬出来有一个月了吧?有次去咸阳出差,听朋友说有一家老字号的烧鸡好吃。忙完之后,问了好多当地人,才找到那家老沙家烧鸡,我们一人买了一只。当天回来后,没有在公司停留,直接回家。我每次回去都会路过我们之前住的地方,到了长胜街那站赶紧下车,去找英子和刘妹,结果到了刘妹不在,只有英子一个人在。也许是长久不见的缘故,见我很意外,并没有谩骂之类的问候语。等我说明来意送烧鸡吃后,就说刘妹不在,等到11点后才能回来,我想留下和她俩一起啃鸡吃,看来无缘。只得跑到厨房草草把烧鸡剁了一半留下,然后起身就走,还没走呢!英子就用手指抹了一点菜刀的油脂,放到嘴里回味一番后,说到:“还算不错”。

  那应该是我最后一次见到英子,最后一次见到刘妹也是上次了。再然后就是我结婚许久后,突然某一天对着一本书发呆时,想到了她俩。那本书是《雪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