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灾民的后代(记1942 1960中原两次饥荒)—— 陈诚诚

1938年河南花园口决堤,黄河之水在1848年重新改道以来再次流入淮河地区。在阜阳大片大片的田地被淹,当年的粮食颗粒无收然而黄河水确不会一时半会的退去,所有的农民只能吃之前储存的陈粮。

 随之而来的旱灾在第二年让我们又经历了雪上加霜般的灾难,储存的粮食越来越少但却没有人意识到更大的灾难即将来临。几辈几代的经验告诉我们一切都会在来年有好转,剩余的粮食还会够自己和家人食用。

  虽然碰到了这样或那样的灾难,地里的粮食多少还会剩点,几年以来的旱灾水灾让仓库里的粮食进入的没有出的多,1941年一场生物灾难——蝗灾。铺天盖地的蝗虫席卷而来,所到之处寸草不生。没了粮食。1941年抗日战争已经从防御阶段转到反攻阶段,征收军粮以成为必要的事,上级的逼迫让农民苦不堪言,在多次催促和简单的威胁下各地农民交出了陈放已久的口粮。

  到了1942年大多数的农民已经没了吃的在各种亲情友情的维持下艰难度日,到了下半年甚至已经有了吃树叶啃草根的情况出现,秋天的中原一片萧瑟各种植物开始凋零能给人食用的植物越来越少,几个月前还是吃牲口吃的东西,而如今所有的牲口被残食一空,干枯的树皮被剥下磨成粉煮成稀饭,这是一种可以消除饥饿但没有任何营养的食物,人们在严重缺乏所需的基本营养出现各种疾病,面黄肌瘦,在当地流传着“天黄有雨,人黄有病”的俗语而在这时早已没人再去过问这句话对自己的意义。

  时间已经到了1942年的冬天,随之而来的是寒冷,早在初秋时所有用棉花做的棉裤棉袄已被人食用,甚至用来取火的柴火都不再充当取暖工具,因为此时它们是所有人的食物,这时已有一半人死亡或者挣扎着,刚开始还有人去给自己的亲人简单的开个葬礼仪式,如今在生存面前早已没了亲情的概念或者仅有的只剩母子情和父子情。为了生存买妻换面的大有人在。

 最恐怖最不愿想象的事情还是出现了,人类在出现以来在各种需要有了保障之后自相残杀的事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鲁三生阅读 23评论 0 0
  • 今天来一条漂亮的小丑鱼! 看着这条鱼,让我想到了海底总动员中的小丑鱼nemo,虽然不太一样,但是一样的可爱不是吗?...
    半糖洛洛阅读 182评论 2 5
  • 翠鸟 翠鸟,喜栖苇秆,小赤爪紧扣其上。其色异艳,首羽如绿头巾,绣满绿纹。背羽若翠衣,腹羽似赤褐衬衫。其眼小巧玲珑,...
    一枚冰儿阅读 98评论 1 0
  • 大Low_B阅读 2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