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友的珍贵档案

昨天一个老朋友徐康给我发来几张老照片,说是珍贵档案,我打开一看,原来是他父亲写的出生日记。

之所以发给我,是因为其中有两页与我有关的内容,我们是同一天在同一间产房出生的,父亲也认识,所以还一起去剃胎毛。

看着一字一句简单朴实的日记,虽然我那么小肯定没有记忆,却满是画面感,心里莫名感动。

他的父亲在他小时候就过世了,这份日记对他来说一定极其珍贵,我猜这大概也是日记保存这么完好的原因。

这事搁在前两年,我应该不会有太大感触,甚至会想——你看都是同一天当爹,我爹怎么就没有写日记,是不是看不起我这个儿子?

但是现在不同了,现在我也当了爹。我爹对他孙子倒是十分喜爱,他小时候也这么喜爱我吗?再仔细看看我儿子,有那么讨人喜欢吗?别人我不知道,至少我现在十分喜欢。

由于孩子和他妈要再等半年才搬来上海,现在我只有周末回去才能见面。想念归想念,真的带起娃来,确实不容易,极其考验我的耐心。

去年年底,我在公司员工大会上留下的年度目标,是做个好爸爸。回头来看,幸亏公司没有把这个作为我绩效考核的目标。

说句不太吉利的话,如果我像徐康父亲那样英年早逝,我的儿子会怎么样,我的家人会怎么样?我死后能给他们留下什么,我生前又为他们做了那些事,这些就足够了吗?

徐康父亲在日记里留下的是父爱,是对儿子的期望,是男人的责任感。想起小时候,我爸总是对我说,事情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好。我或许不会每天为儿子写日记,但我毕竟还是做了父亲,那就继续做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