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与蒲公英-17

      老海皱眉成川,沉默了良久,才将被捕的缘由道了出来。

      他说他一直都想找个人体模特,然后好好地画上几张人像,并且表示作为一个画家,这是必须的。老海拥有许多天赋异禀的艺术家都具备的要素,其中最基本的就是穷困潦倒。艺术是无价的,为艺术而献身的价格更是在老海的支付范围之外。最后实在请不起裸模,老海无奈之下便跑去了红灯区。

      曾经有段时间,老海特迷信塔罗牌,并由此推断出自己的幸运数字是“3”,所以他特地挑选了003号小姐。在进场之后,老海发现那姑娘刚接完上家,正躺在床上直喘气。老海心想那就等等吧,也可以先酝酿酝酿作画的灵感。不过003有些赶时间,囫囵吞了一把蓝色的药丸后就说可以了,还一个劲地吵着说要,并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扯掉了老海的裤子,足见业务精专。老海是艺术家,不是什么圣贤,此情此景着实难以把持。

      时逢寒冬腊月,天气特别的冷,老海虽热血澎湃,可他的“老二”却违逆不了热胀冷缩的物理铁则,不可控地随着内外部因素变幻无常。这本不是什么问题,问题是003虽然业务能力强,职业操守却不怎么行,可以说毫无职业操守。她见到老海的那里忽大忽小就放声大笑起来,越笑越放浪形骸。有道是“天作孽尚可救,自作孽不可活”笑到最后003居然笑岔气了,一下子就晕死了过去。老海说他以为那女的事前吃下去的药丸是避孕药,可后来警方化验出来是摇(和谐)头丸。

      当是时003倒在床上不知死活,老海下意识地将手指朝她的鼻子探去,想看看她还有没有呼吸。不曾想老海才刚伸手,整个屋子就发出“哄隆”一声巨响并伴随着一次猛烈的震动,003刹那间就因震动弹坐了起来。老海吓了一跳,以为诈尸,情急之下错手将中指插进了003的鼻孔中。

      与此同时,一下更甚以前的撞击声轰然而至,一扇薄薄的房门被一个高大的黑影撞开,两者皆朝着老海迎面飞来。在飞行的过程中,那门板由于受力过重在空中翻了几圈,然而狠狠地砸在下方的黑影之上,接着门板与黑影双双栽倒在老海脚边。老海顺手掀起门板,就又听到“哗啦”一阵声响几十个人涌了进来。

      一时之间房里房外挤满了人,喊声震天——

      甲说:“喂喂,你踩到我的脚了!”

      乙说:“你看着点,你肘子都挨我脸儿上了。”

      丙只是“嗷”地惨叫了一声,并没有太多表示。

      几乎同时丁骂道:“哎呀,谁的屁股?”

      以此类推,甲乙丙丁等各天干,还有子丑寅卯各地支似乎都在不满地抱怨着,并且纷纷往前推搡着。

      因为来的人实在太多,也来得太猛烈,小房间转眼就超出了负荷,后来的人不能居上,却恨不得要站到天花板上去。尽管房内的灯管不算暗,老海仍旧瞬间就被无数战术手电给笼罩,活脱脱的众矢之的,靠前的某些选手们直接就将手电捅在了老海脸上,仿佛在争相过冲刺带,恨不得将手电塞老海嘴里。

      尽管场面异常混乱,不过进来的所有人都显得很有纪律。不一会儿他们就泾渭分明地组合成了两个派系,一派主张让老海举起手来,其代表人物边带领着队员高喊着口号,边用手电去挑老海的手;另一派的人却怒喝“不许动”,他们的领导人员也早已身先士卒,双手紧紧箍着老海的脖子。老海很为难,他想举手,可是左手仍插在003的鼻孔里,右手又还握着门板。而且只要他稍有动作,便会有人呵责他,叫他别动。老海是个中庸的人,最终他用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就是先从003的鼻孔中抽出手指,同时放下门板,以观后效。

      中指顺利抽出,门板也一撒手就松开了。可是门板下落的同时,先前躺在地上的那人正好要爬将起来,结果又给砸晕了过去。那人受了二度重创,临晕前的一声惨叫悲恸莫名。这是一个引爆点,顷刻之间便引发了轩然大波,满屋子的“不许动”和“举起手来”炸开了锅,像是沸腾的油。处身在这巨大漩涡中心的老海虽不曾受到任何实质性的打击,但也是倍感压力。你看,这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可如何是好?

      无奈之下老海唯有动用他并不擅长的数学工具。经过一番统计和处理,他总结出“不许动”的呼声要比“举起手来”的高出十三票,以此可以推断“不许动”基本符合民意。于是老海决定顺应民意,平举双手。他是真的一动都不敢动,甚至还保持着左手竖中指右手半握拳的“飒爽英姿”。

      即便如此仍有人不甚满意。

      那人急促地催道:“你的同伙呢?快叫他们出来。”

      老海心想,这事还要同伙?不待细想,便自信满满地说:“这事我自己就能处理好,没有同伙。”

      众人将信将疑,最后不知是谁说了句:“先铐回去再说。”说完大家伙一拥而上,老海顷刻就给人浪打翻在地,失去了意识。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老海双手捂着脸来回搓了又搓,等他终于放下手的那一刻,我忽然感觉他的脸似乎苍老了许多,仿佛刚刚那么一搓给搓出皱纹来了,有着说不出的疲惫。

      “那你去告诉他们啊,你没有杀(和谐)人,凡事要讲证据的。”我说。

      老海叹了叹气,说:“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我,我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接着他自嘲道:“这回真的是在阴沟里翻船了。”

      可以说,老海之前的迷信与他的霉运有关。在此之前,他就经常会遇到一些奇怪的困境。然而有好几回老海以为自己就快玩完了,结果还是活了下来,于是他对命运论有很深的执念。不过这次事态比较严重,我们商量来商量去最终也没有商量出个办法来,只能决定从长计议。

      探视的时间到了,我不得不先离开。临走的时候,小警官居然跑出来送我。他对老海的案情很是关心,说:“你们不必太担心,现在只有人证,没有物证,所以海童暂时不会有事。”

      我提了提毒(和谐)品的事。

      他说:“现场的违禁品全在女死者的胃和肠道中,并不能直接证明和海童有关系。只是海童不能解释清楚为什么他的手指会插在死者的鼻孔中,所以不能脱离杀人的嫌疑,一切还要等到完整的验尸报告出来之后才有定论。”

      我听后心中稍安,对眼前这位年纪与自己相仿的警官同志很是感激,所以连连称谢。

      听到我感谢后,小警官一改严肃的画风,憨笑着说不用客气,都是为人民服务,接着又寒暄道:“有空常来玩。”说完他自己又觉得有歧义,就又改口说:“别把自己当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