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女情结总是伤

96
鸣凤乔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2.5 2017.11.19 15:20* 字数 4161
图片来自网络

文|鸣凤乔

噩梦 校园 偶遇

-1-

最近这段时间,袁芙总做一个相同的梦。在梦里,钱朗拉着她的手,一直跑,一直跑……前面一个山崖拦住了去路。

他们并没有停止脚步,而是双双扑向了山崖,像一对双飞的彩蝶,缓缓地飘进山谷,和谷底的蝴蝶丛融为一体。

五颜六色的蝴蝶,慢慢模糊成大片的红色,溢满了整个画面,像伤口汩汩溢出的鲜血。

袁芙哆嗦了一下,睁大了双眼,从噩梦中醒来。

看了看身旁的丈夫,她为自己的梦而脸红。又梦到了钱朗——她的初恋男友。

这些年,她总在爱与不爱中挣扎。终于等到了女儿20岁,等她考上了南方的某一所大学。

女儿的长大,让她感觉心里再也没有顾忌。所以,她下定决心离婚,甩开这烦恼结,因为未来的日子还很长。

-2-

她和钱朗是师大的校友。

袁芙是一个安静的女孩子,乍一看上去不是很漂亮,但,是越看越有味道的那种。

大学的生活丰富多彩,而袁芙却总是三点一线。

每天除了上课,就是自习,泡图书馆,看场电影就算奢侈了。衣服也总是蓝白配,五彩缤纷的生活,好像和她无关。

春天的校园处处生机。草地上零零碎碎的小花,散落地开着;几只白色的蝴蝶,欢快地跳着舞;路两旁的丁香树郁郁葱葱;天空中不时飞过几只小鸟,鸟鸣伴着淡淡的芳香飘向远方……图书馆就掩映在一片丁香林中。

周末,寝室里其她的女孩都去参加舞会了,袁芙不喜热闹,一个人抱着书来到了图书馆。

可是,她今天来得有点晚,图书馆里满满都是人。她站在门口观望,希望能够发现一个空位。

这时候,一个男孩抬起了头,向她招了招手。是的,男孩旁边有一个空的位子。

没有别的选择了,袁芙只好坐在这里。她用眼角的余光偷偷打量了一下这个男孩。

男孩正对她微笑,吓得她收回了打量,手忙脚乱地摆弄起书本。那是一个干净的单眼皮男生,这是袁芙对男孩的第一印象。

她想说一声谢谢,嘴唇努了努,最终没有说出口。

于是她撕下一张纸,在上面写了一句,“谢谢啦”,推到男孩的面前。

男孩也如法炮制,在纸条上写下,“我叫钱朗,很高兴认识你。”

袁芙一阵脸红心跳,“我叫袁芙”,又推给他一张纸条……

两个人用无声的语言,演绎“来而不往非礼也。”

袁芙无心再看书,收拾好书本,离开了图书馆,钱朗也跟着出来了。一路无话,钱朗把袁芙送回到宿舍。

“明天见。”钱朗说。

“明天见。”袁芙说完,匆匆跑回寝室,一头钻进蚊帐里。

她双手抱胸,安抚住欢快的小心脏,这是她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3-

第二天晚饭后,室友小黛兴高采烈地闯进宿舍,手里拿着一沓电影票,站在椅子上大声喊到:“今天有《唐伯虎点秋香》,巩俐和周星驰主演的,有人请我们全寝室人都去看哦,八张票呢!”

那时候,《唐伯虎点秋香》正在热播。听到有人请去看电影,姑娘们都高兴地梳妆打扮。

然后,哼着歌儿奔向电影院。坐到位子上,袁芙发现,自己的七个室友通通坐在了右边,左边坐着的,竟然是钱朗!而且他怀里还抱着一堆冰淇淋,八个女孩子,每人一个。

瞬间,袁芙就明白了,原来这是一个甜蜜的阴谋。他买了八张电影票,其实为的就是接近她。他怕直接请袁芙,会被拒绝,就想出这样一个主意。

“小黛这个叛徒”,袁芙小声说。虽然如此,她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电影散了以后,那七个小叛徒都很识相,瞬间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了袁芙和钱朗!

他们走在丁香小路上,身边经过一对对相偎相依的情侣,空气中飘着甜腻的香气。

如果不发生点什么,真的对不起这“良辰美景”,袁芙也意识到,将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但是,钱朗并没有说太多的话,只跟她讲了自己的故事。

钱朗比袁芙大三岁,不是这个学校的正规生,是带职来培训的。

袁芙心想,是正规生还是培训生,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呢!生活本来单调,彼此做一个朋友也是很好的。

回到寝室,小黛就开始起哄,“袁芙可以呀,你这是要脱单的节奏吧,这么帅的帅哥,你是怎么钓到的啊,快给我们传授传授经验!”

袁芙嘴上说,别胡说,只是普通朋友了,但心里却乐开了花。

她躺回到床上,细细想:感觉钱朗还算是一个不错的人,虽然了解不是太多,但他的确是一个很有趣的人啊,人长得也不赖。

是啊,钱朗人不仅长得帅,情商也很高。有好看的电影,他就先买下票,当然还是八张。

他把其她的姐妹全都“收买”了,也给袁芙赚足了面子。姐妹们都把他当成了哥们。

钱朗在袁芙的心里,也慢慢地亲近起来。一次看完电影,他们又走在那条熟悉的丁香路上。

钱朗侃侃而谈,袁芙总是安静地做着听众。她喜欢钱朗说话的样子,一如钱朗喜欢她安静的样子,不知不觉钱朗抓住了袁芙的手,袁芙没有拒绝。

再后来,两个人就单约了,姐妹们受到了“冷落”。小黛抗议,“这么快就卸磨杀驴喽!”

但她们还是替袁芙高兴,这个时候,就是请她们去,也不会去了,谁愿意做电灯泡啊!

依然没有说那个“爱”字,但是,彼此都把对方当做了爱人。

两个人一起吃饭,一起晚自习,一起泡图书馆,一起看电影,俨然一对小情侣。

钱朗再来宿舍看袁芙,室友们都识相地离开,给他们单独的机会。

袁芙能够感觉到,钱朗眼睛里冒出的火花,钱朗的柔情,是浓得化不开的蜜糖。

袁芙知道自己彻底沦陷了,坚守了二十多年的城池,在钱朗面前,不攻自破。

袁芙没有反抗,乖顺如一只小猫,贪恋他那温柔的抚摸和质感的吻,她紧紧地抱着钱朗,使尽全身力气和他融为一体,不敢松手,唯恐稍一疏忽,他就消失不见。

-4-

时间过得好快,钱朗培训结束了,袁芙也要去参加实习。

她想实习结束后,就到钱朗生活的那个城市工作,两个人结婚生子,共度美好的生活。

可是她发现,钱朗不对劲了,电话越来越少,而且大多是她主动找他,说话也总是支支吾吾,像有什么心事似的。

她在电话里,跟钱朗畅想未来,钱郎总是一言不发。

感觉到了不对劲儿,但又不愿意往坏的地方想。

实习结束了,去哪里工作,这个问题要马上落到实处,到了非决定不可的境地。

她每天都催钱朗,问事情怎么办!有时候她感觉自己太主动了,钱朗以前不是这样子的。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大!

在她的一再追问下,钱朗道出了实情:说自己已经结婚了,妻子是他的同事,他们有一个两岁的儿子。他跟妻子提出离婚,妻子不同意。为了维护他的婚姻,父母以死相逼。看着年幼的儿子,年迈的父母和妻子乞求的眼神,钱朗妥协了,说不忍伤害他们……

“你不愿意伤害他们,就情愿伤害我吗?”袁芙歇斯底里道,“我到底错在哪里?”

袁芙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也不喝,整整三天,感觉像一辈子那么长。

妈妈心疼地直掉眼泪。袁芙决定,忘记过去,留在家乡小城,与父母相守,了此一生。

她去了一所中学,做语文教师。中文是她的专业,教起来得心应手。加之她心无杂念,把全部身心,都投入到工作和学习中了,所以家长和学生们都很喜欢她。

她又好像回到学生时,那安静的样子,只是偶尔紧促的眉头,略过一丝淡淡的哀愁。

她在心里挖了一座坟,把爱埋葬,把逝去的青春记忆埋葬。

-5-

日子就这样悄悄地流淌,袁芙的年纪也渐渐增大。她感觉这样生活也挺好,学生就像她的孩子,工作已经是她的全部。

家有“大龄女”,父母怎会不着急,再不找对象结婚,恐怕就得找二婚了。

“哪有那么多好小伙,原地不动等着你”,这是袁妈妈每天必定唠叨的话。

妈妈调动起七大姑八大姨,安排了各种相亲。

每次相亲,她都会躲起来。但也有躲闪不及的时候,就违心地前去,心里不主动,相亲哪能成功呢!每次都以失败告终。

时间久了,袁芙看到父母的着急,心软了,有点不落忍。心想自己年纪是有点大,也该结婚了,所以就同意相亲。

每一种相遇都是缘分,不管是良缘还是孽缘。

这次的相亲对象,叫靳仁,也是一名教师,后来成了袁芙的丈夫。

袁芙对靳仁没有什么好感,也不反感,在她心里,没有爱跟谁结婚都是一样。

但是她讨厌欺骗。所以在认识的第一天,她就把自己的故事告诉了靳仁。

靳仁沉默了一会儿,说他不介意,因为那是,在认识他之前发生的事情,那不能怪袁芙,要怪就怪自己,没有早一点认识她。

这段话让袁芙很感动,感觉自己找对了人。暗下决心,一定要爱上靳仁,好好跟他过日子,即使不能举案齐眉,也要白头偕老。

就这样,两个人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开始时还好,彼此敬重,相安无事。

自从女儿出生以后,靳仁就像变了一个人。

总是回家很晚,对女儿也是百般挑剔,显出不耐烦的样子。在袁芙面前不再掩饰,他喜欢儿子,不喜欢女儿。

电视剧里,如果有未婚同居的桥段,他总是会说女主是“贱女人”。

他的变化令袁芙很不舒服,开始的时候,袁芙心想,可能他工作太累了吧,偶尔发泄一下情绪也是正常的。

说“偶尔”,只不过是袁芙自欺欺人罢了。

看袁芙没有反应,靳仁变本加厉,由开始的唠唠叨叨,变得摔摔打打。

袁芙知道,这一切都是靳仁故意的,他在找茬。

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细节,他都会拿出来说事儿,都会引导到“贱”字上去。

开始的时候,袁芙以为丈夫故意气自己,是因为没有生儿子。

后来才知道,原来他的心里有浓浓的“处女情结”。

想到这里,袁芙竟然感到很对不起丈夫!虽然心里满是委屈,但对他的言语粗鲁,还是选择了忍让。

但是丈夫总是忽略她的忍让,更加得寸进尺。一次喝完酒以后,全然不顾孩子已经睡下,对她大喊大叫:“你个婊子,你跟我结婚,睡在我的旁边,心里还想着别人。”

“你能不能不作了?我心里想着别人,还会跟你在一起生女儿?”

“鬼知道这个孩子是谁的种,你还敢犟嘴!”一记耳光,扇在袁芙的脸上!

火辣辣地疼,也把袁芙扇清醒了。或许一开始,这份感情就是错误的!

她又想到了离婚,但看到怀里的女儿,心又软了。

如果离了婚,女儿就会在缺爱的环境里长大,那样子对孩子太不公平。一想到孩子,她的心就疼的厉害。

为了孩子忍忍吧,或许孩子大了就好了。

什么都可以成为习惯,施虐也是。从那一记耳光之后,靳仁竟然打顺了手,一言不合就挥舞拳头。

单位里的梅姐,发现了袁芙不对头,一再追问,她说了事情的真相。

“小靳原来不是这样子的人!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快呢!还是不要轻易地离婚,看看事情还有没有转机,他的心结解开了就好了。”

“我也曾努力去解开他的心结,但是现在,说什么话,他都听不进去,油盐不进了。我看我们的婚姻,就要走到尽头了。”

-6-

袁芙给了他好多次机会,但是他已成瘾,走不出那个坑了。

袁芙心想,好婚姻是什么样子的呢?坏婚姻就是自己这样的吧!

自己已经无所谓,只要孩子好就行了。

这么多年,孩子是她唯一的安慰。

好多次,忍不下去了,依然是孩子给了她希望。现在孩子,终于上大学了。上了大学,感觉就是大人了。她想,女儿一定会理解她的。

袁芙没有了后顾之忧!她把己拟好的离婚协议,放在了茶几上。看了一眼还在酣睡的丈夫,走出了家门。

图片来自网络
恋恋红尘(小说)
恋恋红尘(小说)
5.8万字 · 2.6万阅读 · 19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