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无边吹嘘当头棒喝,慈悲金蝉度化精怪

目录 

上一章芝麻小事受尽开罚,天下官员欺上瞒下

图片来源网络,侵来信必删

金蝉子自离开凤仙郡后,又多行数日。

这日来到一处高山之下。

仰头望去,山岳巍峨挺拔,山势起伏连绵,蜿蜒迂回,直入云霄。

山中却是飘渺云烟笼罩,影影绰绰,若隐若现,不知有多少魔物藏匿。

眼前一道瀑布飞流直下,势如奔马,宛若游龙,丝丝莹莹秀美非常。

更见林中青松古柏苍劲古朴,傲骨峥嵘,四季长青。

轻风拂面,更带一缕草木芬芳,燕雀喜来,奏一曲林间合弦,如仙居之地,美不胜收。

金蝉子几人步入其中,山中雾气霭霭,影影昭昭,令人不能心安。

金蝉子道:“阿弥陀佛,众人需小心谨慎,丛林之中或存有豺狼虎视眈眈,莫让猛兽有机可趁伤了吾等”。斗战佛一笑道:“此等野物不足为惧,尽管放心行走”。

山林内阴暗潮湿,生机盎然。透过斑斑日光,绿树抽出新枝条,鲜绿嫩叶。遍地各色花朵,一丛一簇,白的像雪,粉的像霞,红的似火。

花间,蝴蝶翩翩舞,蜜蜂嘤嘤飞。一片寂静祥和,不是仙境,却胜似仙境。

金蝉子不由于感叹道:“此地真是修心养性,参佛悟禅的好去处”。

净坛使者一听马上笑呵呵道:“那吾等要不要停下脚步,好好欣赏一番”。金蝉子嗔怒道:“净坛使者莫要借口重重,欲停下休息。要事在身,不可一刻停留”。净坛使者顿时有些失望。

斗战胜佛到净坛使者身前打趣道:“山林幽深,不怕成了野兽腹中之食?”。净坛使者道:“有斗战胜佛在侧,怎怕得那山精野怪?”。

斗战胜佛一听夸赞笑道:“唉哟,净坛使者何时这般会说话了”。净坛使者在谄媚道:“吾所言句句肺腑,不存半句阿谀奉承。斗战胜佛如此可靠,一路而来,有目共睹”。

几人打趣的说着,并向前走着。

忽闻前方不远处,有人大声喧哗,并还有多人附和。金蝉子几人一惊,不想这深山内竟有人烟。于是小心翼翼向前而去。

又向前走了不远,侧头看去,前方惊见一头花豹精,手舞足蹈唾沫横飞的讲话,周围一圈山精小怪聚精会神听其讲话。

花豹精指指点点的大声说着,下面小怪听的亦是津津有味。

在走近些只听花豹精道:“只要尔等听命于吾,不是吾大话,吾可保尔等飞升仙界,位列仙班,万世享受世间荣华“。

花豹精说完,斜眼向下看了看众小怪反应,见一众小怪似是有些不信。

花豹精又道:”嗯。。。新来之人,或是不知。吾与太上老君乃是故交,与九天玄魔祖师称兄道弟,就连和西天如来佛祖也曾炳烛长谈佛法精要”。

顿时,众小怪一听纷纷抛来羡慕的目光。花豹精更是得意道:”尔等在外若遇麻烦,尽管提吾”南山大王“名号,定会让欺凌尔等之辈,心惊胆寒“。

金蝉子不知眼前精妖善恶,正在踌躇如何面对,听完其言语后,心知这花豹精不过井底之蛙,大话连篇,诓骗山林小妖耳。

斗战佛几人更是强忍憋住不笑。金蝉子欲径直而过,却亦心存顾及紧皱眉头道:”那自称南山大王的花豹精,挡在前路,如何是好?“。

斗战佛笑道:”金蝉子曾言万物平等,你不惹他,他何伤你,怎的怕起妖怪来了?“。

金蝉子回道:”毕竟妖怪凶恶食人乃是天性,又在这荒山野岭,怎的不怕“。

斗战佛呵呵笑道:”那花豹精一眼看去,不过百年修行,便敢自称”南山大王“,真是不自量力。在观其言语,胡吹神侃,信口雌黄。此怪本领必是平平,纵是为恶,亦不足惧哉!“。金蝉子听罢点了点头。

金蝉子几人便向前缓行,欲穿过花豹精身侧而去。到了花豹精身边之时,金蝉子身在马上也不敢向花豹精方向正看,还将龙马赶到离花豹精最远最边缘的路边之上,欲悄悄而过,斗战佛等三人却是从容不迫,完全不把花豹精放在眼里。

此时,花豹精侃侃而谈正起劲,听得路边动静,猛的一抬头,正看见马上的金蝉子。

花豹精面露凶光一跃跳到金蝉子面前呲牙道:”无礼和尚,好生大胆,眼见本大王与众人讲法,也不上前施礼请安,却要偷偷而过,完全不把吾南山大王放在眼里嘛“。

花豹精一近身金蝉子才发觉,那花豹精一身酒气,显然是酒后狂言。而后,南山大王抓住金蝉子衣襟双手一用力道:”下来“。

南山大王双手力道极大,硬生生便将金蝉子从马上揪了下来。后面的斗战佛见状一棒挥出,直扫花豹精抓着金蝉子的双手。花豹精见状慌忙缩手,放开了金蝉子,飞身跳开了。

金身罗汉赶忙扶住金蝉子。斗战佛呵呵笑道:”小小精怪,上仙面前可休要逞能哦“。花豹精冷眼看向斗战佛道:”吾堂堂南山大王,被你一只猴子看的忒轻了“。

净坛使者上前笑道:”方才在远处听你所言,这天上地下,各路神仙,没有不知你南山大王名号的。就连太上老君,九天降魔祖师与如来佛祖,皆是你亲朋好友“。

花豹精一仰头洋洋得意道:”那是当然。若是怕了,赶紧跪地伏首,吾或可暂熄雷霆,饶了尔等性命“。净坛使者呵呵一笑道:”不知南山大王可知九天降魔祖师是何帝号?司管何职?“。

花豹精被问的一时迟疑道:”九天降魔祖师。。。便是九天降魔祖师,何来什么帝号?职责。。。自当是管天,管地,管这世间万物“。

净坛使者闻后嗤之以鼻道:”九天降魔祖师乃是真武大帝,镇守北天门。这点事皆不知晓,还遑论交情深厚“。

花豹精一时语塞,而后呲牙立马反驳道:”一派胡言,吾与九天降魔祖师友谊甚厚,从不知他是什么真武大帝,你莫要满口胡说“。

金身罗汉又上前道:”西天如来佛祖乃众佛之首,且不说是否真会与你交谈,如南山大王这般满口大话,恐昼夜跪拜如来佛祖面前一万年,佛祖皆不会抬眼一看“。

净坛使者与金身罗汉几番说词下来,花豹精一时不知所措,身边小怪更是惊讶不已,双眼紧盯着花豹精。

花豹精见众小怪已对自己心生怀疑,对斗战佛与净坛使者大怒道:”尔等勿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现在道歉时犹未晚,莫等本大王发飙,尔等便是尸骨无存“。斗战佛上前瞬身到花豹精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道:”生气呀!尸骨无存呀!“。

突如其来的动作花豹精不及反应,被打的连连缩头后退。

花豹精一连后退几步后,突然挺起身面目狰狞大喊道:”你在放肆,吾便不客气了“。

斗战佛不以为意接着又打道:”唉呀,不客气呀,倒是不客气呀“。

花豹精身被打的怒意填胸一跃跳开斗战佛身旁,手中化出一根铁杵厉声道:”尔等何人,速报姓名,铁杵之下不收无名之鬼“。斗战佛呵呵一笑道:”好说,好说。吾等便是你好友如来佛祖坐下诸佛“。

斗战佛手一指金蝉子又道:”这是如来佛祖坐下二弟子金蝉子,你南山大王不是与如来佛祖交往紧密,可是认得?“。

花豹精一听心中一惊,额头微微渗汗,心中暗思:”整日在众小怪面前吹嘘自己修为与人脉,不想今日碰到西天佛祖真身,若是强撑面子,挺身力战,必会血溅当场,小命不保。若是就此逃离,恐日后在众小怪面前在难抬头,这可如何是好“。

斗战佛见花豹精呆在原地一脸囧态又道:”怎样,天天与佛祖谈佛论道之人,见了佛祖手下僧众,却吓得讲不出话了?要不要切磋切磋!“。

花豹精回过神颤颤巍巍道:”你。。。你们来此地何干?“。斗战佛道:”听闻此地有妖怪吹嘘自己神通广大,佛祖特地遣派吾等前来寻他正其品行“。

花豹精一听顿时心里是”咯噔“一下,紧接着又暗想:”这和尚所言不似真话,吾一名林间小妖,佛门怎会动用如此阵仗前来问罪。吾可先会他一会,若其言过其实,可将他四人当场格杀,亦可在众妖面前显能。若其所言非虚,便将其引往他处,趁机逃遁,亦可避免在众小怪面前失了脸面,又不至命丧于此“。

花豹精心思既定,稳稳了心神大声道:”猴子,你要找的神通广大之人,正是本大王。吾南山大王的威名,果然已响彻天地,威震西天。今日本大王便大展神威,让你知晓自己的无能,后悔挑衅本大王“。

斗战佛双手一持棒嘲笑道:”南山大王,吹牛的功夫,当真一绝“。

花豹精一听更是气愤,双手一扬铁杵崩山毁地之力攻向斗战佛,在看斗战佛不紧不慢单手持棒格挡花豹精,并说道:”小儿这般不珍惜性命,有负天地孕育之恩呀“。

两根铁棒相交,花豹精马上心知实力悬殊。只一回合,花豹精借反冲之力跳开战团飞身而去。

斗战佛怎会轻易放他而去,纵身跟了上去。金蝉子在地上急喊道:”斗战胜佛穷寇莫追,东去事大“。话音刚出,斗战佛早已远去。

花豹精在前飞驰,回头一看斗战佛随后跟来,心下惊慌。危机一刻花豹精眼珠一转,回身冲斗战佛一顿喷云吐雾。

斗战佛眼前顿时一片水汽,模糊不清,不辨事物。花豹精趁机窜入密林之中,斗战佛咳嗽几声赶忙用手扇了扇眼前雾气。阳光普照,不一会,雾气散去,眼前已没了花豹的身影,斗战佛冷笑几声,反身而回。

斗战佛翻身回到金蝉子处后,金蝉子上前责备道:”斗战胜佛既知那南山大王本领平平,只是一时逞口舌之快,又何必如此紧追不舍,更欲伤他性命。上天有好生之德,斗战胜佛不可满怀杀戮之意“。

斗战胜佛回道:”那花豹精虽本领平平,却敢自称南山大王,出手只是想让他长些见识,晓得天外有天,人上有人的道理。总比他天天在此地自吹自擂,做一只井底之蛙的好“。

金身罗汉在旁道:”非也!心性单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未尝不是件快事。隐遁深山,随性洒脱,无所束缚,自以为天,不是也挺潇洒的“。

净坛使者也说道:”若是如金身罗汉所言,可以这样过一辈子,自是好事,但怕如今日南山大王,一旦美梦被外人打破,处境是多少被动,多么尴尬。还不如坦然面对自己,明明一条虫,何必吹成一条龙“。

金蝉子打断众人杂说,转头向斗战佛问道:”斗战胜佛,那花豹精难不成已死于铁棒之下?“。

斗战佛道:”吾只是想戏耍一下他,怎会无故起了杀心,将他置于死地“。

金蝉子松了口气又道:”嗯。那花豹精如今何处?“。斗战佛道:”吾追他到不远处,忽然他口吐烟雾,趁此机会不知逃往何方了“。

金蝉子又道:”如此便好,既然花豹精已经逃遁,吾等便继续上路吧“。

四人在整行装,上路去了。

话说,花豹精使用诡计喷烟吐雾逃脱后,气喘吁吁回到自己林中连环洞洞府之内。

经与斗战佛交手后,满身酒气冲天的花豹精酒劲早已荡然无存,清醒了不少。一时气力不支,一下瘫坐在石床之上。

听得花豹精回府,自洞内走过来几个花豹精的狐朋狗友道:”听闻南山大王与西天诸佛奋战,仍不落下风,真是本领了得呀“。

花豹精听后仍张狂道:”西天诸佛算个屁,吾与如来佛祖论佛之时,还不曾有了他们“。又一名花豹精朋友道:”不知最后战果如何?“。

花豹精喜道:”哼,那名佛者被吾打的是连滚带爬,跪地求饶。吾一时心善,又念其佛门如来佛祖弟子,便放了他一马“。

那名朋友十分惋惜道:”南山大王激战的傲然身姿,却不得众人膜拜,真是可惜,可惜呀。若是南山大王击败西天佛者的场景被众小怪亲眼目睹,还不对大王顶礼膜拜,五体投地”。

一番马屁拍的花豹精是心潮澎湃,”噌“的一下从石床上跳起道:“兄弟所言甚是,若是在众小怪面前将西天佛者击败,胜过千言万语,众小怪怎的不俯首称臣,受吾驱使”。

几名狐朋狗友纷纷在附和道:“就是,就是。从此南山大王的名号,必是响彻天地,三界诸神见了皆得礼让三分”。

此时,一番吹捧过后,花豹精是信心满满,手中铁杵在地上一敦道:“几位好友助吾聚集众小怪,待吾在次击败西天佛者,好受万人膜拜”。

几名好好纷纷点头道:“南山大王扬眉吐气之时,就在今日”。说完花豹精挺着胸膛就出了连环洞。

待花豹精走远后,花豹精几名狐朋狗友终于是忍不住大笑起来,笑的是前仰后合,几欲流泪。笑声中一人道:“这个蠢才真将自己当个人物了”。又一人道:“他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法力低微,还要与上仙抗衡,真是不自量力”。

又一人道:“他不会真与那几名西天佛者交手吧,恐出人命呀”。一人回道:“放心吧,别的本事不行,花豹精逃跑的本事,天地之间无人能及”。

其中一人又道:”若是他不幸丧命这舒坦洞府便是吾几人所有了“。说完,几人又是哈哈大笑。

花豹精出得泂中,飞身上云,四处张望,寻找着金蝉子四人。

云上花豹精一边寻找一边暗思:“吾法力定不比西天佛者,可如此难得的扬名机会,不忍放弃。况且豪言已出,不可让众兄弟看了笑话”。

正思考间,见金蝉子四人正慢慢的在林间穿行。花豹精顿时嘴角一翘,心生一计道:“先将尔等累趴,在乘势将其一举擒拿”。

说着,花豹精双目微闭,手掐法印,口中念念有词,突然手一指地面树林,一道鬼气乱入,刹时树林之间浓雾又加三分。花豹精在一施法,只见草木移位,搬山错石,路途更难辨识。

在说树林间金蝉子四人穿梭着,金身罗汉道:“当下即将晌午时分,未何不见雾气散去,反而越来越浓重”。

净坛使者道:“恐是吾等已深入山中,眼前之气已非雾气,而是自地脉而出的仙气,快多吸几口益寿延年。不信你看这树木花草,比外面的秀美笔直,就连石块都颇有灵性”。

说着,净坛使者还有模有样地大口大口的吸了几口。金蝉子道:“净坛使者切莫胡言,即便是自地脉而出的气,亦是湿气,何来仙气之说”。

听金蝉子这么一说,斗战佛与金身罗汉呵呵笑了起来。待金蝉子几人又走了好一阵,斗战佛大声伸手道:“停下!”。

净坛使者与金身罗汉马上戒备,金蝉子道:“阿弥陀佛,斗战胜佛为何突然停下?发生何事?”。

斗战佛手一指地面道:“净坛使者,快看那里是不是你说过的颇有灵性的石头,还有笔直秀美的树木花草”。

净坛使者顺着斗战佛手指的方向看去惊道:“哇,还真是像极了。人曾言,物各有异,世间不存两片相同的叶子。这树林之中还真是奇特,不光叶子,树木、岩石皆极其相似,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斗战佛生气道:“你这呆子,看不出吾等似是迷路,又回到原地吗?”。净坛使者恍然大悟羞愧道:“哦。原来你是想说这个,还以为自然造化,想让吾惊叹一下”。

金蝉子向四周看了看亦道:“如斗战胜佛所言,观周围环境,皆有些眼熟,像是经过一般,吾等似是林中迷路了”。净坛使者又道:“常言:人做亏心事,路遇鬼打墙。吾等四人坦坦荡荡,怎会遇到了野鬼,愚弄吾等”。

斗战佛回道:“莫要胡说,青天白日怎会有鬼魂出没,并且周遭吾并未察觉鬼魅邪氛”。

净坛使者疑惑道:“既不是鬼,那如何解释当下情景?”。斗战胜佛道:“吾等在此做在记号,在走一次,若是还回到原点,则说明其中存有古怪,若是走不回记号之处,则如净坛使者所言,此地乃天地造化之功,地貌相同而已”。

金蝉子亦点了点,净坛使者便在一颗粗树下用树叶与石块摆了一个佛家的“卍”万字符,摆好后,几人便又向前走去。待金蝉子几人走后,花豹精自林间而出,阴笑着捣毁了净坛使者所摆的万字符,而后又悄悄的钻入到树林之中。

金蝉子等人依路又行了好长时间,净坛使者叹气道:“又是一处与吾等发现不对劲之处一样的地方,山色地貌神似”。

金蝉子吩咐道:“净坛使者快去看看记号可还在?”。净坛使者快步来到那颗粗树之下查看,左找右寻却是不见记号道:“树下不见吾摆的万字符记号!”。

金蝉子放下心道:“阿弥陀佛,那便好,说明吾等还是在向前而行”。斗战佛一眼看破怒道:“等等。吾等已遭人暗算,就是在原地打转”。

金蝉子问道:“斗战胜佛何以见得?”。

斗战佛手一指原来净坛使者做记号的粗树下道:“净坛使者看仔细了,那就是你曾做记号的位置”。净坛使者道:“对呀,可是什么都没有了呀”。斗战佛道:“仔细看看明显有被人毁坏的痕迹”。

净坛使者听完细细看去,果如斗战佛所言现场石子明显是被人仍到远方,现场还残留了几片叶子和几处模糊的爪痕。

净坛使者亦抄起耙子怒道:“可恶,不知是何人所为,竟敢戏弄吾等”。

随即,斗战佛一跃腾空而起,来到金蝉子所在地面的正上空,俯身向下看去,眼前一片烟云缭绕,白气茫茫不辨南北。

只见斗战佛猛吸一口气,而后大力吹向山林,狂风怒卷,雾气被强风卷动,瞬间消散大半。斗战佛在空中清晰看见,自己一行人在原地不知兜了多少来回,顿时眉头紧皱,怒气喷张。

正在此时,地面上距离金蝉子等人不远处的树丛中,一阵骚动,似是有人藏匿,斗战佛见状俯身而下,直奔草丛而来。

在说那花豹精自破坏了净坛使者的标记后,便藏匿在树丛之中,眼见金蝉子等人兜圈,只待几人力竭后,在跳出发难,可不费吹灰之力,擒得四人。

谁料伎俩被斗战佛识破,稍展神通一口气便吹散了雾气,使得花豹精心生胆怯,急欲从草丛中逃出脱身,却被斗战佛发现。

斗战佛俯冲下来,直抓花豹精后背。花豹精赶忙回身挥舞铁杵一扫,斗战佛不敢大意忙收回双手,花豹精趁机慌忙逃窜。

打斗间,斗战佛一眼便认出花豹精道:“果然又是你这个妖精,先前饶你,尚不知悔改,如今变本加利,这回怎能轻易放你”。说着,斗战佛紧身追了上去。

花豹精见斗战佛越追越近,自知法力与斗战佛相差甚远,正不知所措之际,斗战佛铁棒已劈头而来。花豹精面对即将临身的赫赫棒威,面色一沉,绝技在出。

霎时,斗战佛眼前一片茫茫,待斗战佛在缓过神之时,眼前花豹精已消失不见,而面前铁棒所指竟是金蝉子。

斗战佛慌忙收起铁棒道:“金蝉子怎会在此?”。面前的金蝉子也不回话,只是呆呆的盯着斗战佛。

斗战佛心生怀疑暗思:“莫不是被谁下了法术禁咒,定住肉身而不得动弹,不得开口讲话?”。

于是斗战佛上前轻触了一下金蝉子的衣襟,手刚要将衣襟抓在手中之时,却发现手中空无一物。斗战佛方才醒悟原来面前的金蝉子不过是一具水汽幻象。

斗战佛一怒之下,回手抡起铁棒将金蝉子幻象击个粉碎。幻象化去之后,眼前物景又是一转,顿时佛光四耀,一派庄严,只见眼前两排菩萨罗汉排列,如来佛祖端坐莲坛之上。

斗战佛一看以为又是幻象所化,正欲提棒运使法力击破。

如来佛祖却说得话来道:“猴子不认得吾了吗?”。斗战佛一听面前如来佛祖竟然说话了不由得一惊,半晌后也未回话。

眼前的如来佛祖一看斗战佛半天没有动静,轻咳了一声道:“见了吾,不跪不拜是何缘故?”。斗战佛冷笑暗思道:“你这精怪好生大胆,竟敢冒充佛祖”。

说完,斗战佛法力骤提,凝聚一身金光盛耀,随后斗战佛用力爆喝一声,圣气冲散邪氛,眼前幻象结界应声而破,两排菩萨罗汉如泡沫一般慢慢破碎消失,而那名如来佛祖受斗战佛法术威力而被震飞出去。

倒飞出去的如来佛祖亦慢慢化回原形,正是花豹精所化。

花豹精重重的摔在地上,痛苦的吐了几口鲜血,刚要拖着残躯逃跑之时,斗战佛一根铁棒顶在花豹精下颚道:“南山大王还想逃到哪去?”。

花豹精见以逃无可逃,重重叹气一口,似是认命,只待一死。斗战佛单手一吸将缠绕在树上的藤蔓纳入掌中,吹一口气将花豹精捆了个结结实实。

随后斗战佛飞回到金蝉子身边,将花豹精往地上一仍道:“吾等在此地绕来绕去,耽搁时日,皆是因为这花豹精从中作怪”。

金蝉子来到花豹精面前道:“阿弥陀佛,施主,阻吾等道路不知是何原因?”。花豹精转过头也不答话。

金蝉子又转身到花豹精转头方向道:“吾等初来此地,若有得罪之处,还望告知”。花豹精吞吞吐吐道:“成。。。王败寇,要杀。。。便杀,哪来的这。。。么多费话”

。斗战佛一听道:“唉哟,没想到还挺有骨气的,那吾若是不成全你,倒显得吾多不仗义”。说着,斗战佛举铁棒便要砸下。

金蝉子呵斥道:“斗战胜佛不得无礼!”。斗战胜佛一听一副无奈的样子收起棒子。

金蝉子又走到花豹精跟前道:“阿弥陀佛,若是吾等同修先前在山中言语,中伤了施主,还请施主原谅”。

花豹精一听金蝉子言语温和,心知明明是自已不对,眼前和尚却未有半点责备,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来,暗思:“日前自己在山前大话连篇,遭人回怼,如今却是他人向自己道歉,真是不该”。

随即花豹精惭愧道:“高僧误会了,是吾贪恋功利,欲在众小怪面前彰显本领,使众人臣服,而误了高僧行程”。

金蝉子道:“为何施主如此看重功利?”。随即花豹精一声叹息道:“唉。高僧有所不知,吾年幼之时,常受人欺凌,无人愿与吾玩耍,常孤身一人行于深山老林来往,形单影只,孤廖寂寞。遂发誓要努力修行,出人头地。谁知历经百年风雨才修得人身,在想精进,不得机缘,难上加难。无奈之下,只好大话吹嘘来提升自己地位。今日又受朋友挑唆,才前来戏弄高僧“。

金蝉子劝导道:”施主,尘世茫茫,何必活于他人口舌之中。他人红口白齿一句话,施主却要付出多少艰辛。施主行事若成,他人自是歌功颂德。败,他人又是冷嘲热讽。何不活出自已,行自己当行,为自己当为。好比今日施主落难,怎不见一位平日称兄道弟的朋友前来相救。施主,还需看淡一些,心存真善,感恩天地,不必在意他人言语目光“。

花豹精听后一脸悔恨道:”高僧教导的是,以后岁月吾便不在在意他人目光,积德行善,造福一方“。金蝉子点点头道:”嗯。施主有如此觉悟,不愁他日不可名扬四海“。

金蝉子转身对斗战佛道:”他本心善良,一时功利蒙了双眼,放他回归吧“。斗战佛道:”如此戏耍吾等,这样便放他回归,未免太便宜他了“。

金蝉子道:”他已知错,当给改过之机。况且并未对吾等造成何实质伤害,放他去吧“。斗战佛摆摆手道:”好吧,好吧“。

说完斗战佛随手一摆将花豹精绑缚的藤蔓抽去,花豹精起身活动活动筋骨,来到金蝉子面前抱拳下跪道:”多谢高僧不计前嫌,放了在下,吾必遵守诺言广行善举,渡人苦海“。

金蝉子道:”阿弥陀佛,如此甚好“。花豹精又道:”今日多亏大师点播,大师教诲吾必铭记在心,那吾便告辞了“。金蝉子回道:”阿弥陀佛,请!“。花豹精道:”请!“。

随后,花豹精消失在茫茫密林之中。待花豹精走后,金身罗汉道:”妖精真会信守承诺,积德行善吗?“。金蝉子道:”若是从此不知悔改,在行恶事,自有天收。吾只是帮他开启转变的契机“。金蝉子转身又对众人道:”吾等在此已耽搁太多时日,莫在迟疑,赶路要紧“。

而后多年,花豹精果真信守承诺,淡出了狐朋狗友视线,潜心修行,多行善事,无事之时还是会喝些烈酒,吹嘘一番,不过不在夸大,实际了很多。

金蝉子等离开雾隐山后,又会遇到什么人,又会发生什么事,且听下回分解。

下一章 灭法灭道道德不存,救命救人人心不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