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春风

(一)

“和尚!我知道你在里面!你快给我出来!”

红衣女子一手持着燃烧的火把,一手握着黑不溜秋的刀鞘,狠狠地用脚踹着寺庙的大门。见门内毫无动静,她继续喊道:“和尚!我数三声,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把你的寺庙给烧了!”

“三!二!一!”

“吱呀”一声,大门打开了一条小缝,一个眉清目秀的白衣和尚躲在门后面恳求地说道:“余三娘姑娘,还请放过小僧我吧。”

余三娘哪管得这个和尚愿不愿意,一脚便踹开了大门和这个和尚。她大摇大摆地走近寺庙,伸长脖子四处打量着。

“和尚,你这有没有多的房间?”

还躺在地上头冒金花的和尚听到这句话,立马一招“鲤鱼打挺”翻身而起,挡住前往客房的路,用力地摇头说道:“没有!绝对没有!”

余三娘暗笑这和尚连撒谎都不会。她将手中火把往房梁处一扔,和尚惊吓地立马跑过去接住火把。

等到和尚把火把彻底熄灭后,他擦了擦头上的汗珠,刚想松一口气,却发现余三娘早就没影了。他急急忙忙地跑到客房,只见她正自己铺着床。

“你……你不能睡在这!”和尚急得说话有些结巴。

“你不是要点化我这个女魔头吗?我住在这儿,你不就能随时点化我吗?”余三娘朝他坏笑道。

和尚无理反驳,只能编出另一个理由:“你住在这会吓坏来烧香的施主的!”

“呵!我是少长了一只眼睛还是多长了一张嘴?再说了,你这破寺庙就你一个和尚,也没有人来烧香,哪有别人?”余三娘走到和尚跟前,拍了拍他的脸,“放心啦,如果有人来找麻烦,我也会保护你的。”

和尚“刷”得一下红了脸,低着头绞尽脑汁也再也想不出一个理由。

他做出一步妥协:“你可以住在这,可是你要答应不能再杀人。”

“你娶我啊,你娶我,我就同意。”

余三娘摆出一副妩媚的姿势,吓得和尚落荒而逃。

(二)

刀下亡魂数不胜数的女魔头余三娘就这样靠着耍赖住进了一座无人问津的寺庙里。自她住下后,时不时地会有一只信鸽出现在寺庙里。看完信鸽带来的信,余三娘便会带着刀去杀人。

和尚对此很伤脑筋。

更伤脑筋的是,余三娘竟然偷偷地往水缸里灌酒,往素菜里掺油荤。每次和尚上当之后,都会在佛祖面前念三天的经,以此来责罚自己破戒之后竟然会有还想尝试一次破戒的念头。

无奈的和尚每日清晨都会跪在佛祖像前,请求佛祖让那个女子早日感到乏味后离去。显然,余三娘用了什么怪法子让佛祖闭目塞听。她并没有对这里的生活感到厌倦,反而一天到晚都充满活力地在和尚周围转来转去,问着令和尚头疼的问题。

“和尚,你猜我这把刀叫什么名字。”

和尚闭着眼睛敲着木鱼,没有丝毫理会她的意思。

“你快猜猜,我知道你肯定知道。”

和尚敲打木鱼的声音没有丝毫紊乱。

“你说不说?你不说我把你的佛像给砍了!”生气的余三娘“哐当”抽出刀,往佛像砍去。

惊慌的和尚连忙睁开眼睛叫喊道:“姑娘,别!我知道!叫‘斩春风’。”

“斩春风”生生止住,距离佛像只有一小指的距离。余三娘收刀入鞘,笑道:“别想着把我当空气,我总有法子治你。”

她大摇大摆地往寺庙外走去。

门外传来了鸽子的“咕咕叫声”。和尚知道,她又要去杀人了。

和尚觉得自己一定要阻止她这么做。他转身对她说道:“余三娘姑娘,你能别杀人了吗?”

余三娘转头对她一笑:“这个问题在我住下的第一天我就告诉你了,只要你娶我,我余三娘就再把‘斩春风’给你,再也不碰它一下。”

和尚摇摇头,出家人怎可以娶妻。

他继续问道:“你能告诉我你为何要杀人吗?”

余三娘思考半晌后,答道:“自保。”

“最开始,我也是想当大侠来着。结果在我杀了恶霸少爷后,他的家人愤怒地雇人来杀我。没办法,我就只有杀更多的人。江湖的纠纷从来都是用人头来解决,不是我的,就是他们的。”余三娘深情地看了和尚一眼,“虽然你这个小和尚功夫还行,但是就不要再管江湖的恩怨了,夫妻俩一个人管就行了,你安心地念你的佛吧。”

她转身抱刀离去,哼着小曲。和尚的脸又红到了耳朵根。

(三)

找到了余三娘杀人的缘由后,和尚觉得自己是有几率说服她放下屠刀的。于是他像是传染了余三娘的话唠病,只要抓住机会,和尚就会在余三娘身边说一些大道理。

“余三娘姑娘,要以德报怨啊!”

“那就是说我要伸出脖子让别人砍咯?佛祖说过众生平等,我的命就不是命啊?”余三娘反驳道。

“可是佛祖还说过,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啊!”

“我这不是屠刀,别把我的刀和其他的屠刀混作一谈,我的刀可是能斩尽春风!”

“可是……这也是杀人的刀啊。”

一阵扑哧翅膀的声音在房间外传来,余三娘往外探头,惊愕地发现自己的信鸽浑身浴血,但是它还活蹦乱跳,不像失血过多的模样。

余三娘立马把喋喋不休的和尚给推开,跑到信鸽那儿,小心地取下信。

话唠和尚见信鸽又来,急忙跑出去,心里想着这下怎么着都不能再让她去杀人了。

余三娘手中紧紧攥着信鸽送来的信,绣眉紧蹙。

和尚看她表情有些凝重,不由得将声音放轻,问道:“你又要去杀人了吗?”

余三娘点点头:“他们杀了一直在给我传消息的小女孩,这一笔账我一定要他们偿还。”

和尚听到她在乎的人被杀死了,怕再说什么大道理惹她生气,于是小心地问道:“这次你能少杀几个人吗?”

余三娘看到他这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噗嗤”地笑了出来,但是笑容很快就凝重取代了。她把自己的“斩春风”郑重地放在和尚的怀里,说道:“最后一次了。你帮我保管了,反正你也不准备娶我,给你这把刀让你想着我。”

她起身向寺庙外走去,在门前她停住了,回头对他笑着道:“我就不回来了,说不定我就在哪儿找个喜欢我的人嫁了。我房间里还有一坛酒,送给你了。”

“你个傻和尚,只会念经,没事别惹江湖上的那些人,我可再也保护不了你了。”

说完,她不再停留一刻,施展轻功离去。

和尚呆呆地抱着怀里的“斩春风”,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说这样一番话,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笑容略带悲伤。

(四)

半个月过去,余三娘果然再也没有回来。

和尚依旧日日夜夜在佛前诵经,“斩春风”安静地呆在他身边。他时常想着,“斩春风”比余三娘好了太多,至少它不会辩驳那些佛理。

是的,他时常会想起余三娘,也会想起余三娘房间里她没带走的酒。

他不知道余三娘去了哪儿,有没有停止杀人。但是他猜自己在许多年后会知道答案,又或许多年后他会把她给忘了。

然而他没有猜对,答案到来的那天并没有过去许多年。

那天,雨下得很大,大得能冲掉所有的污秽。

是个适合杀人的日子。

和尚看完手中的信后,一声长叹。

他知道很多佛理,但是更多时候,他会像余三娘一样反驳那些大道理,不过只会在心里。

和尚跪在蒲团上重重磕了几个头,佛祖不语。

他仰头喝完余三娘留在客房的最后一壶酒,拿起“斩春风”和斗笠,转身坚定地踏了出去。

他心知,现在必须大声去反驳那些道理了。

书信静静地躺在地上,丝毫不知道自己身上书写了怎样血腥的事情。

“女魔头余三娘不敌五大高手围攻而亡,现邀请武林同盟于四月初五聚于黑风岭,届时将举行‘屠魔大会’,以魔女之头为祭品,迎江湖太平。”

江湖从来都不会太平。

(五)

时间一晃,六十年过去。

寺还是没有多少香客来拜访的寺,只是曾经住在里面的和尚换成了独臂老和尚。

每天他仍然花着大把的时间都在佛前念经。不过,有时候他会拿着一柄装在黑漆漆的刀鞘里的刀,走到不远处的一座没有立墓碑的墓前,一坐就是一个下午。

“虽然没有了一只手臂,但是还是挺值的。能在这么多高手手中抢回你。”

“不杀人还是能解决问题的。我也没杀死他们任何一个,只割破了他们的衣服。嘿,‘斩春风’真是柄好刀。”

“你看,我这么厉害,哪需要你的保护,你连自己都保护不了……”

蝉声在四处鸣叫,仿佛在欢送着春日的离去。

热得满头大汗的他吧唧吧唧嘴,又有点想喝酒了。

不能这样啊,你可是个和尚。老和尚对自己说道。

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在墓土上不舍地摸了摸。

“你说的每句话我都记得的。”

他哼起了余三娘之前总是哼着的小曲儿,但是词却是他重新编过的。

“我有故人抱刀去,斩尽春风,不肯归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个社会,好乱,好杂,好烦。一眼望过去,所有的事物,感情就好像浮在水面。不真实,一但触碰,便好似湖面泛起了涟漪...
    心恋兰花深不知阅读 117评论 0 1
  • 天鹅河畔有我家 碧波荡漾穿梨城 岛礁码头共水生 青草绿树争秋色 天鹅鸿雁斗芳容 巍巍圣塔入青云 佛光普照佑苍生 河...
    中原山水秀阅读 88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