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忧草(小说)

老家的旧屋墙角根,父亲特地放上一排泡沫箱,盛满泥土专种忘忧草(金针)。

记得小时候,母亲说金针吃补,是补药。如果家里有肉就必放金针。小时候我不知道金针又叫黄花菜,只记得妈妈叫我们做事,我们一直拖拉着,妈妈会说我们:不要等到黄花菜都凉了。

又长大了一点,有一次记得是父亲厂里的领导家千金,那时候读高中,我是小学2年级,只记得是一个热浪滚滚的夏天,领导千金高中毕业了,那时候是推荐上工农兵大学。

那个午后的时光,父亲和几个工友在议论,父亲说领导太傻,把千金上大学的名额给了千金的男朋友(已订婚),千金高中毕业安排成家属工到车间上班。

父亲议论的意思领导应该先让自己的女儿上大学,女婿先上班这样生活会稳定点。

议论归议论,结果还是领导千金的男朋友先上大学了,上大学的时候,领导特地送给女婿一件军大衣以及其它许多东西。还用吉普车送到省城读书。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恍惚间我小学毕业了,那个年代物质匮乏,精神生活也匮乏,一年四季偶尔看一场电影还要跑很远的路呢。

上初中了,日子悄悄过去,谁也不在意领导的千金在厂里上班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年头,男朋友也就是未婚夫在省城读了四年书,刚刚开始听说第一年还有寄信过来,到第二年就寄了解约信来,说俩人性格差异。

领导千金大病了一场,后来工作也不要了,觉得继续上班受不了周围的指指戳戳。

到了我读高中时,领导千金也嫁人了,当然是媒妁之约,夫妻俩一起南下广州做家居生意了,因为老公是木工油漆师傅。

据说领导千金的前男友(曾经的未婚夫),领导把工农兵大学的名额推荐给他,大学毕业后回县城机关单位工作了。

当然他也是踌躇得意,因为那个年代的大学生啊是天之骄子呢,至于感恩早就抛却脑后了。

读高中时生物课上我知道了金针也叫黄花菜或忘忧草。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后来听到周华健唱的《忘忧草》

让软弱的我们懂得残忍

狠狠面对人生每次寒冷

依依不舍的爱过的人

往往有缘没有份

谁把谁真的当真

谁为谁心疼

谁是唯一谁的人

伤痕累累的天真的灵魂

早已不承认还有什么神

美丽的人生

善良的人

心痛心酸心事太微不足道

来来往往的你我与他

相识不如相望淡淡一笑

忘忧草忘了就好

梦里知多少

某天涯海角

某个小岛

某年某月某日某一次拥抱

青青河畔草

静静等天荒地老


歌词很忧郁,眨眼之间我也老了,头发花白,领导千金也六十出头了,时间冲淡了忧郁和伤心,或许分开还是最好的选择,人生长长的路程,当然领导千金现在一家人幸福满满,生意兴隆、事业有成;

而千金的旧未婚夫虽然背负“负心郎”一辈子,但生活依旧,他也是说年代让他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那个年代他大学毕业就是干部呢。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老蒋干保安十多年了,他先后去过济南、青岛、菏泽、苏州等地,因为腰椎病所以常年从事保安服务工作;今年四十六岁...
    潮湿的心_ecbc阅读 112评论 0 2
  • 比不停追问为什么更可悲的 是证明题 我拼命证明 心中永远有你 却抵不过时光的刀尖
    王慕川阅读 211评论 4 23
  • 还有8分钟开始上课,教室里只有我和两个睡觉的姑娘。 临街的房间能清楚的听到车来车往,雨还在下,但没有声音。 我支起...
    云小5阅读 103评论 0 1
  • 独倚相思树,持梦赠合欢。 天公如解意,风雨莫摧残。 摩羯晚风雅和: 丝丝惹惊艳,朵朵似人间。 红颜悦知已,痴情树合欢。
    牧雪_阅读 799评论 24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