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变,是你变了

1

那是一个忙碌的下午。

我的手机“滴”地响了一声,忙完了手头的工作,我才拿起来看。

看到手机上画面的时候,我的大脑“嗡”地一下,手在颤抖,眼泪不争气地往下流。

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彩信,都是照片,图片上的两个男女,以让我脸红心跳的姿势在交缠着。

第二条短信是文字,写着:贱人,去死吧。

即使清秀的眉眼也遮不住这个女人眼睛里魅惑的光芒,和她挑逗人的姿势,这个女人,好眼熟。

男人,即使烧成了灰我也认识,是我的男朋友--顾清辉。

顾清辉有外心的事情,早有端倪,我第一次怀疑他,是前几天我在商场里看中了一条裙子,可是价格太贵,所以,我想去淘宝看看同款的价格,当时我手机没电了,就借顾清辉的手机,可是他说什么都不借给我。

女人的直觉都是很敏感的,我当时便觉得不对劲。

后来,趁顾清辉不注意,我偷偷地翻开了他的手机,可是里面的购物记录竟然都清空了。

此地无银三百两!

我当时竭尽全力把他往好人堆里想,可是现在,面对赤裸裸的图片,我要如何替他开脱?

后面还写着:万丽大酒店1008。

我明明知道,抓奸不是一个理智女人的所作所为,可是,我还是没有克制住自己的冲动,我想知道这个女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正好,我的工作干完了,和人事打了一声招呼就来到了万丽大酒店。

刚要敲门,里面便传出来一个声音,“珠儿,事情办成了没有?”

呵呵,珠儿。

好暧昧的名字。

强压住心里的怒火,敲门,是顾清辉给我开的门,他穿着白色的浴袍,一脸不耐,看到我,很惊讶,要阻止我进门。

掠过他的肩膀,我看到了满地凌乱的衣服,提醒着我刚才这里发生的一切,干柴烈火点燃的欲望,满室别样的气息让我觉得很恶心。

我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蛮力,一下子就推开了他。

那个女人正在穿衣服,把黑色的丝袜提到身上,还弹了一下,接着挽过顾清辉的手臂,一副鄙夷的样子对我说道,“本来清辉想告诉你的,可是,他开不了口,正好今天你来了,省得告诉你了!”

接着甩了一下后面卷曲的长发,一副漫不经心的神情。

“发短信让我来就是这个目的是吗?”我的心沉入冰冷的海水,我和顾清辉在一起两年,就换来今天这个结局。

这两年来,我掏心掏肺地对他,大概他还有点儿良心,觉得无脸面对我,所以,他拿着衣服去洗手间换了。

我浑身发冷,男人出轨这件事儿,猜测和亲眼看到不是一回事,猜测的时候,总是自欺欺人地以为还有很多回旋的余地。

如今,是一点儿余地都没有了。

那个女人冷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短信?我给你发短信?简直笑话。”

接着,一把从案几上拿起她的小坤包,不知道是要拿钥匙还是什么,从包里掉出来一张名片,正好飘到了我的脚下,我本能地蹲下身子,去捡。

一个细细尖尖的高跟鞋鞋跟踩在了我的小拇指上,我“啊”地一声,脸色惨白,小拇指钻心的疼,我直冒冷汗,而那个女人,得意地站在那里,居高临下地看着我,脸上恶毒又得意的神情,好像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听到门响,她赶紧松开了自己的脚。

我站起身来,对这个小三怨恨的心情,让我扬起手臂来就要打人。

顾清辉已经从洗手间里出来。

“你干什么?”顾清辉的声音传来,厉声质问我,那个女人已经一副娇滴滴的小女人的样子躲到了顾清辉的身后,“初欢,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愣了一下。

“我没变,是你变了!”我泪眼婆娑地对着顾清辉说道,小拇指现在还钻心的疼。

“珠儿,我们走!”顾清辉对着那个女人说了一句。

两个人手挽手,携手离去。

我一个人,头发蓬乱,大脑空白,茫然地走在街上。

我和顾清辉过不下去了,不想回家,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

屋漏又逢连夜雨,顾清辉劈腿,家里,我和准婆婆的关系也不好。

手机响了一下,是一条微信,我拿起来看。

“初欢,这是傅总的地址,关于你主导研发的‘成悦’壁挂炉的事情,今天晚上他要亲自找你谈!”公司产品副总宁在远的一条微信发来,还附带着地址,我苦笑,这是一家酒店的地址,哪有谈公事选在酒店里的?大晚上的。

我不是傻子,我知道宁副总什么意思。

墙倒众人推,顾清辉劈腿,上司又欺凌我。

2

我就职于一家壁挂炉设计公司,专门负责壁挂炉的研究设计工作,宁在远提到的傅总叫傅景深,是“南衡地产”的采购负责人,专门负责这次取暖设备的采购,用在他们的“熙悦园”房产项目上,前段时间,我们公司的销售公关一直不顺利,要知道,这次“熙悦园”项目的订购,几乎是公司前五年所有销售利润的总和,所以,对于我们公司来说,这是一块大肥肉。

可是,一个月过去了,没有任何进展。

销售啄不开傅总,就想使出“美人计”!

这事儿,宁副总已经旁敲侧击地和我说过好多回了,可能觉得我长相不错,最重要的,这是我主导设计的项目,不过,我一直都回绝,他说了,如果这次还是拿不下来,那我走人好了。

丢了感情又要丢饭碗,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我的人生会这么狼狈。

这个工作,年薪可是三十万,打着灯笼都找不到,我家在外地,刚刚工作几个月,也没有积蓄。

抱着破罐破摔和报复顾清辉的心情,我回答了一个字:好。

我来到了酒店。

房间号是2046。

敲门。

一个很有磁性的男声说道:“请进。”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

刚好看见一个男人穿着白色的浴袍从洗手间里走出来,头发湿漉漉的,他正拿毛巾擦着头发,还好,他不是大腹便便,也不是老年秃顶,看起来也就三十岁左右,个子很高,而且,长得挺帅的,尤其男人的气场很强大,英俊的脸庞如同刀削出来的一般,一双眼睛清俊幽深,仿若磁场,让人不由得去看他。

还好,我不是太亏,我暗讽自己。

“你是?”他略有几分惊讶。

“傅总,您好,我是‘怡春’壁挂炉公司的设计人员,这次‘成悦牌’壁挂炉是我主导设计的。”我咬了咬唇,没说太多,想必他明白,如果不明白,他不会叫我来。

“哦?”

我心想,明明是你约我来的,现在又装开正经了,有意思么?

既然他犹抱琵琶,那我干脆点儿好了,尤其,那个叫“珠儿”的的女人,海藻般的长发在我的眼前晃、她的蜂腰肥臀闪过我眼前的时候,我的心都要死了,包一下子掉落在地下,我开始解自己的纽扣。

抱着赴死的心情,我现在浑身哆嗦,毕竟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甚至和顾清辉--也没有,红晕一点一点地袭上我的脸,我的脸烫得厉害。

“这么迫不及待?”他点了一根烟,坐在了沙发上,揶揄地说道。

难道还要我和他谈情说爱吗?他不就是想得到美人躯体吗?不管那个女人是谁。

也不知道傅总从哪里看过我的照片,也可能是宁副总告诉他的,说我长得还过得去,所以,他点名让来了。

而我需要的,是要保住自己的工作,以及报复顾清辉那个渣男。

我解开了自己所有的纽扣,脱掉了衣服。

我的头埋得很低,头发已经把我的整张脸都遮住了,就这样赤裸地站在他面前。

“抬起头来!”他说。

可是,我终究没有抬起头来的勇气,这个时刻,太过耻辱。

傅总一下子把我拉到了沙发上,我跪坐在了他的双腿中间,他的双手钳制着我的手腕,生疼。

然后,他腾出一只手来,把我的头发都放到了耳后,我的脸暴露在他面前,我咬着嘴唇,转过头去。

“多大了?”他问。

“二十三。”

“值得吗?”他目光凝视着我,冷冷的光让我的心狂跳不止。

“没有什么值得不值得,公司需要,而我,也需要一笔钱。”

傅总冷笑了几下,接着他把我抱上了床。

“第一次?”他问了一句。

我从喉咙深处吐出一个“嗯”字,飘渺地连我都听不见,随即我娇吟婉转。

他没有关灯,所以,我所有的神情都入了他的眼。

我很生涩,所以,我觉得自己丢死人了。

整个过程,仿佛天长地久,我从来不知道,男人对这事儿的兴趣这么大。

他起来的时候,不小心压到了我的小拇指,又是一阵钻心的疼痛,我“啊”了一声。

傅总看到我反映很强烈,拿起我的小拇指来看,我也才注意到,我的小拇指已经被踩得青红发紫了,那个女人,真的好狠的心。

他仔细地看了看,问了一句,“痛不痛?”

我点了点头。


点击下方可阅读全文~~~

hits.henghuan.com/in/235

也可关注 恒幻中文网,回复“没变”即可查看全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