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死者的凶杀案

长线市,海边。

“老张,起来这么早,准备出海啊”“是啊,这不今天天气这么好,得出海了。”两个皮肤晒得黝黑黝黑的渔夫有一句没一句的在聊着。老张找到自己的船,熟练地翻了过来,突然一个东西呈现在了他面前。

一道长长的警戒线封锁了整个海湾,一群身穿制服的警察在警戒线里面忙活着。而警戒线外,围观群众也是密密麻麻。大家都在看着想知道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了,其中有一个学生模样的人在用自己的手机操控无人机完整的拍摄下了整个现场,然后挤开人群,转身离去。

“今日,我市木海海边发现一具男尸,照片如下,现不知该男子身份,法医估计死亡时间在昨晚十一点,如果有知情者,请尽快与警方联系。”电视上播放着都市新闻,一张照片也出现在观众眼前,看得出来是一具男尸,不过面目全非,手指也被烧得发黑。脖子上挂着一个金属吊坠好像还刻着字,穿着一件白色亚麻长袖和黑色休闲裤,一双看起来很旧的皮鞋穿在脚上。少年很仔细的看着照片,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又回头打开手机仔细的回放着早上无人机带回来的画面。眉头紧皱,咬着大拇指指甲盖,慢慢思考着。

长线市刑警支队,办案厅。

墨阳副队长正坐在办公桌前等着法医的尸检报告,手下林辉就带着一个中年妇女模样的人走了过来。

“队长,这位女士是过来辨认尸体的,她说她的丈夫昨晚一晚上都没回来,照片上那个人挺像自己的丈夫”

“那你带她去看看吧”

林辉带着女士来到了停尸房,揭开遮尸布的那一瞬间,女士再也忍不住了,一屁股坐在地上,放声大哭。看到这一幕,林辉没有问什么,因为答案已经相当明显了。

半个小时后,林辉和墨阳带着女士进了审讯室。

“姓名”

“谢文红”

“年龄”

“34”

“受害人与你什么关系?”

“他。。。他是我丈夫”

“确定么?”

“确定,他昨天出门就穿的这一身,都是我给他还有他脖子上挂着的是我们两个结婚时我定制的的俩铂金吊坠,他戴的是定,我。。。我带着心”

“能具体说说昨天的情况么?”

“好的,昨天下午,我照常下班,准备去菜市场给他买点菜,结果我就接到了丈夫的电话,他说今天一个老朋友请他吃饭,就不回家了。但我记得他的朋友不怎么多,然后我就问他,他说是叫张子麟,那还是很久以前了。当时他在陕北那边做矿工,有一次矿上出事了,他们都很慌忙的往出逃,他在跑的途中救了一个腿上有伤的工友,他就是张子鳞。我丈夫后来觉得这个工作很危险,于是就回到了长线市,张子鳞据说贷款自己开了个矿,后来据说也赚了好几千万。他跟我丈夫经常写信,所以这个人我还是挺放心的,就让他去了,结果。。。谁知道就再也没有回来。呜呜呜~~”

“他们有说去哪里吃饭么?”

“说了!是东京码头。”

“对了,能说一些关于你丈夫的事情么”

“我丈夫名叫辉秦,没有工作,整天就是出去跟一些混混打牌,整天邋里邋遢的,整个家基本上都是靠我,我们结婚一年了,我就没见他修过胡子。不过他脾气很不错,你对他做什么都不会生气,所以我俩也从来没吵过架。”

“好的,我们知道了”

“我丈夫一定是被张子鳞杀死的,他平时不与人争斗,从来没有仇家,而且最后是被他叫出去吃饭的,除了他,没有别人了。我恳求你们赶紧去抓住他。”

“是这样的女士,对于您丈夫的死,我们一定会查清楚的,请您不要激动,您先回去休息吧,这个案子一旦有什么进展,我们会通知你的”

刑警大队会议室

“上面的文件下来了,鉴于此次案件的恶劣程度较高,我现在宣布,墨阳,林辉,严封,刘波和魏正组成专案组,全力侦破此案。”

队长刚说完,墨阳他们就开始了自己的会议。“刘波,这个尸体是你在分析吧,说说你的结果”

“死者死于机械性窒息,脖子有明显的勒痕但是没有一丝手指的抓痕,这说明死者是在一种无意识的情况下被凶手勒死。另外,死者的血液中酒精含量每毫升100,很明显是喝醉状态,也就是说,凶手很有可能是趁着醉酒睡着,用绳子之类的物品将被害人杀死的。”

“恩,我知道了。那我现在分配一下任务。刘波继续进行尸检,严封和魏正去找到这个叫张子鳞的人,我和林辉去拜访一下死者的家,看有没有其他什么线索。”

得到任务的警员们一下子来了精神,仿佛不在劳累,精神满满的离开了会议室。

看完了视频的少年揉了揉太阳穴,合上了电脑。想了一会掏出手机,打出去一个电话。

再次聚集在会议室已经是十个小时后,一杯杯提神的饮品被强行灌下后,大家开始汇报其工作,但是没有人注意到林辉的手机接通着。

“墨阳,我跟严封去了东京码头,张子鳞和辉秦也确实在这里吃过饭,喝了好多酒,最后两个人是一起离开的,收银员提到他们说的一个酒店,富华酒店。于是我们两个又去了这个酒店,在酒店抓住了张子鳞,但是这个人根本不承认自己认识什么林辉。我们带他去东京码头,店员也都说不认识。我们查询了一下开房记录,是昨天早上开的房。我们通过对房间的检查,发现有一根裤袋上有 死者的指纹。于是我们把他抓到审讯室问了半天,他始终不承认自己认识死者,也不知道这个裤袋上的指纹从何而来。”

“辛苦了,我和林辉这边的情况还可以,我们找到大量的书信,是死者与张子鳞的。还好死者比较邋遢,赴约时忘记带手机了,我们从手机里看到了很多他与张子鳞的信息,张子鳞给死者发了自己的住址,富华酒店405,还说要一起去东京码头吃饭。差不多就是这些。”

“405? 正是我们抓回的这个家伙住的地方,不用说了,肯定就是他,这个案子结了。至于动机?可能是酒后吵架什么的。”

墨阳陷入了沉思,是啊 这么看来这个案子是结了,就算嫌疑人再怎么不承认,现在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他,这也是事实了。

“那行吧,大家就都先去休息吧,以故意杀人罪起诉他。”

大家都舒了一口气,也是,这么久不休息了,还好这个案子结了。林辉也收拾了一下记录,准备回家睡个觉,打开手机才发现通话在三分钟以前就结束了。

第二天,法庭。

警方以故意杀人罪对嫌疑人提起刑事诉讼。由于案件性质恶劣,此案公开审理。很快,在警方提供的种种证据下,一审判决出来了,判处嫌疑人故意杀人罪,死刑。但是作为被告的嫌疑人却提出上诉,并请来了一个律师为自己辩护 。

很快,二审的日子就到了。大家都以为嫌疑人这是在拖延时间,做无用的挣扎而已。所以这次公开审理并没有多少人来,但是有一个少年却早早地就来到了法庭。

开庭没多久,被告就请出了自己的律师,一举推翻了之前所有的控告。律师指出他的委托人并不认识所谓的死者,并且那些信也不是委托人写的,并要求现场对比警方证据中的书信的字迹。在对比结果还没有出来的时候,律师又要求请出来一个人。

“你好,我是诚心饭店的收银员。”

“服务员小姐,你好。我要求你讲述一下案发第二天你遇到的事情。”

“好的,那天,我和往常一样上班,这个时候有个污头垢面的人来我这里吃饭,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为在结账的时候,他跟我聊了半天,而且还多付了20说是给我的小费,不过这个人很邋遢,走的时候忘记带身份证了。”

法官接过身份证,惊了一下。原来身份证正是辉秦的。辉秦,没有死!这时字迹对比接过也出来了,完全不是一个人的笔迹。

这一系列突发状况让专案组的警员们大吃一惊,一个个目瞪口呆。怎么会?明明有那么多线索指向他,可为什么?

因为这个案子很奇怪,法官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决定先休庭十分钟。在后面开了个小会。

而看台上的那个少年此时缓缓抬起头,看了看被告,思索了一会,突然露出了一丝微笑。

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由于被告证据确凿,所以被告的控诉不成立,正当法官准备宣判被告无罪释放的时候,看台上传出了一个声音

“请稍微等一下!”

法官抬起头,是一个学生模样的少年,“怎么了?你还有什么疑问么?”法官不解的问道

“疑问现在没有了,但是我有话说。”

“那好吧,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其实警方并没有抓错人,这个人的确是凶手,不过死者可不是什么辉秦,而是警方一心想抓的张子鳞。”

“其实一开始我也想不通,因为这个案子存在很多的疑点。为什么被告的裤带上会有辉秦的指纹?为什么那么多证据都表明被告和死者是朋友,被告却说不认识。为什么明明一起去吃了饭店员却说没见过。”少年顶着所有人的疑问娓娓道来。

“我要感谢被告,如果不是你最后提供的这个证据,我恐怕也没法的出答案。”

“我们想一下,我们是通过衣服和一些特有的物品来判断死者身份的。那么既然辉秦没有死,那么为什么辉秦的东西会出现在尸体上?因为凶手就是你”少年指着被告“辉秦先生”

“既然辉秦没有死,张子鳞和辉秦确是朋友,而且当天也只有他们两个人相聚了,那么就很明显了,死的人就是张子鳞。你很聪明,知道通过改变自己的形象来隐藏身份,辉秦满头毛发,而你脸上很干净;辉秦整天驼背,而你挺胸抬头,坐姿也是如此就像一个军人。但是你聪明过头了,自以为最有力的证据却成为你整个计划的最大漏洞。我请求检查被告的指纹。”

“不用检查了,你说的没错,我就是辉秦。我本以为自己的计划很完美,看来,是我疏忽了”

“那天,我去赴约,他喝多了,拿出支票给我写了五十万,说当年你救我,我的命都是你的,这点钱就当是补偿,但我仔细一看才发现他写了五千万。这是个什么概念?五千万就意味着我的下半辈子可以尽情的去挥霍,什么都不用管了!我怕他酒醒了后悔,于是一不做二不休。就把他杀了。本来想着,案子完了我就一个人离开这里,去到另一个地方自己重新生活,没想到。。。”

听到这个结果,少年皱了皱眉,多年前是辉秦救了张子鳞,多年后也是辉秦杀了张子鳞。又是利益,难道利益就这么重要么?

最终,警方重新起诉了辉秦,这个案子也顺利结束了。

刑警大队会议厅

“这个案子终于告一段落,不过那个少年到底是谁啊。。。他怎么搞的好像什么都知道”墨阳一脸疑惑的问着大家。这时候,门被推开了,墨阳抬头,竟是那个少年。

“哥,你找我?”少年看着林辉。

“给大家介绍一下,林文,小名叫蚊子。我弟弟,今年读高二”

大家一下子就全明白了,怪不得这个少年能知道这么多关于案子的事情。不过心里更多的是内疚。同样是这些线索,一个还在读高中的孩子竟然看出了这么多专业警察都没看出来的真相。真的是丢脸。这可要好好锻炼自己的脑筋了。看着蚊子,包括墨阳在内的警员们都陷入了沉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引子 多年以后,在回顾当年的案情时,胡凯仍旧无法抹平心中的波动。 “人的一生像一条线段。”胡凯徐徐吐出空中...
    阿折阅读 1,733评论 0 12
  • 自己喜欢画画,记得上中学的时候报兴趣班学习的就是国画,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早已生疏。 看到杭杭的画想自己不够坚持。...
    木子李公社阅读 138评论 5 3
  • 相思 ――读古典诗词 相思岂可无语? 怎奈鸿雁在云鱼在水, 惆怅此情难寄。 相思岂可无梦? 怎奈梦又不成灯又...
    四顾青山阅读 68评论 0 1
  • “本文参加#未完待续,就要表白#活动,本人承诺,文章内容为原创,且未在其他平台发表过。” 自是人间春色来,青...
    蒽蒽咯阅读 3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