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吾与花孰美?

图片源自网络

文/四月默

妇孺皆知,李清照是千古第一女词人,她才华横溢,撑起了文坛女子的半边天。她的一生起起落落,有过平静安稳的闺阁淑女岁月,也有过风摇雨动的老年生活,不过无论她面对的是和风细雨的温柔还是暴风骤雨的残酷,她都能始终保持着骨子里的浪漫主义精神积极面对生活,用从容的态度过完波澜不惊的一生。

身为“婉约派”的李清照是一个至情至性的浪漫主义女子。李清照出身于书香门第,她的父亲李格非是苏门后四学士之一,母亲王氏也是才华横溢,父母对她格外疼爱,所以她的童年过得无忧无虑。

她不像别的闺阁淑女一样天天闷在屋子里不出来,只晓得绣花写字,她很热爱大自然,喜欢无拘无束。她有时带着丫鬟去府外玩玩,李格非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她开开心心去了,对这个女儿李格非算得上有求必应。

她去那溪边走走,满塘的荷花盛开的正好,她顿时来了兴致,自个要划船去近距离接触那荷花。她划得十分高兴,陶醉在满塘荷花里,她左手摸摸那正好的荷花,右手碰碰那含苞待放的荷花,好不愉快。

在沉醉间,她忘记了时间,等到天色渐晚,远处都点起了灯,她才意识该回家了,于是李清照又大力划着船桨,想要尽快回到岸边。可是她在荷花池迷路了,一时间不知道哪里是正确的方向,她急了,大力挥舞着船桨,岸边的欧鹭都被她惊起了。

于是,就有了那首著名的《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除了有些贪玩,她还喜欢观察生活。李清照的院子里有一株海棠花,她平素特别喜欢。某日,李清照喝酒了,喝着喝着就醉了,一不小心就睡了过去。等到第二天醒来时,她想起昨日夜里似乎是下过一场雨,她召来丫鬟问她最喜爱的那株海棠花怎么样了呢?丫鬟自然是没空在意这些的,也就胡诌了几句,告诉她一切没变化呢。

李清照当然不信,那娇弱的海棠花在经历暴风骤雨后定然更加憔悴,一定不会如从前的。她把这桩事写进了词里,灵气逼人,活泼细腻,汴京城都被她的才气惊着了,李格非更是摸摸胡须笑得很得意。

这是年少的李清照,活泼率真、天真可爱,她喜欢走走看看,很多行为都是率性为之、及时行乐,比起别的闺阁淑女她大胆、天真得多,还有一个看起来不怎么像爱好的爱好——喝酒。

喝酒令她快乐自在,高兴时需喝喝,快乐时也要喝喝。这时候的浪漫是简单纯粹的,淡淡的。

而与赵明诚相识后,李清照的浪漫达到了顶峰,和赵明诚相识、相知、相爱的时光是她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候。

她曾写过一首青涩的词,词中有一句是这样的“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那是一个极为平常的日子,她在院子里潇洒自在地荡着秋千,秋千荡得很高,她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的风景。忽然,她听说有客人要来,心中有点慌,急匆匆地往闺房里赶,可能恰好听说是赵明诚,她有点惊喜,装作正在嗅青梅,羞答答地偷看他。

后来两个人结为了夫妻,李清照更是陷入了爱河里。女人谈起恋爱来,总是会变得和平常不一样,她们会在很多本来平常的小事上折腾出事来,和老公撒撒娇、卖卖萌。李清照也毫不例外。

图片源自网络

有一次,李清照出门来了一支好看的花,她高高兴兴地拿回了家,等着给从太学回来的赵明诚看。在等待的时间里,李清照有点担心,这花儿如此美,要是赵明诚看了觉得花儿比她还美那她可就不依了。于是,赵明诚回来后,李清照将花儿插在发间,娇滴滴地问他:“吾与花孰美?”赵明诚当然给出了教科书式的答案,哄得李清照笑眯眯的。

赵明诚在读太学,两个人同时爱收集字画和金石,爱好相同、志趣相投,这段婚姻当真美满。可是,太学也不能经常回家,李清照在家中也就有点思念赵明诚。爱美的她懒得梳妆打扮,反正也没人看,她没心情对镜贴花黄,梳头也没意思,再好看只能独自欣赏,唉,也懒得起床了。她思念他,思念的都瘦了好几斤。

生活也不总是美满的,忽如其来的一场打击,让李清照很伤心。她的父亲李格非被罢官,公公并没有施以援手。因为一些无奈的原因,李清照与赵明诚过上了两地分居的生活。恩爱的夫妻两挥挥手作别了。

没有赵明诚在身边,李清照打牌、喝酒都索然无味。虽然两人一直保持密切的书信联系,可是这书信到底抵不上真人啊。她失落时,没有赵明诚的怀抱,她写了好诗时,也没有赵明诚给她点赞。李清照忍着这相思一天又一天,最后将这种相思写了首诗:“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除了赵明诚,无人可解她的相思意呀。

政坛风云莫测,公公不就落马了,赵家败落了。赵明诚与李清照因为这场意外反而团聚了,不过他们的生活已经远远比不上从前。日子清苦,幸好有彼此相伴。他们依旧爱收集金石、爱收集字画,夫妻两每次得了好东西总会互相分享。

他们总会在饭后玩一个小游戏。每次用完膳后,夫妻两就搬好椅子坐好来比赛。比赛的内容就是其中一个人问另一个人某个典故是出自哪里,另一个人必须详细的回答出自哪一本书那一页哪一行。答出来了就可以喝茶,要是另一方打不上来,那就问的一方喝茶。

李清照博闻强识,总是能赢过赵明诚,不过她太过兴奋,手舞足蹈的,一不小心就把茶水洒在了衣裳上。赵明诚见到小娇妻如此快乐,也就哈哈大笑。输赢是次要的,夫妻间的如胶似漆叫人好生羡慕。

没过多久,赵明诚被重新任用,独自赴任。李清照又害了相思病,赵明诚在她身边时她总是娇憨活泼,一旦赵明诚离开她,她就愁思生起。夜里她总是辗转难眠,铺的席子弄得她心里也凉凉的。重阳家快要到了,去年的重阳节他们还是一起过的呢,今年又要独自一人。李清照有点惆怅,在惆怅下她写下了一首词寄给赵明诚。

赵明诚收到信后赶紧打开,一下子就被其中三句惊艳到了。“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李清照对他的思念形象生动,他不得不佩服。不过他也不服输,闭门三日,写了五十首次词,全部写的是相思之情,将往常说出来的、没说出来的也通通写出来。

随后,赵明诚拿着这些词让好友评价,好友还是觉得赵明诚的那五十首次抵不上李清照那一句“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赵明诚甘拜下风,输给李清照,他没意见。在赵明诚心中,词作老婆第一,自己第二。

这段幸福的婚姻生活成为了李清照一生难以忘记的回忆,在赵明诚死后,李清照仍旧记得他们共度的那些时光,只有与他在一起的时候,她才会像个小女儿一样撒撒娇、卖卖萌,偶尔还使点小性子。可惜恩爱有时,他们没有白头偕老。

在李清照老年,她一个孤独的过着,她孤单、憔悴,一个人看起来很失落。不过她的内心很充实,她带着所有过去的回忆喝酒、赏花,虽然物是人非,但她没有逃避、没有用一些激进的行为麻痹自己。她在留恋过去的同时,也向前看。

李清照这一生都带着浪漫,不管面对平静安稳的生活还是风摇雨动的局势都能活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她的浪漫不矫情、不别扭、不尴尬,就是一种在不同阶段不同年岁的率性自然,这种浪漫世所罕见,所以才会随着她的才华一样流传千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让人哭的电影很多,让人笑的电影也很多,但是一部电影既让人哭同时又让你笑的电影很少,喜剧之王是我最喜欢看的一部国产电...
    中大猩猩阅读 148评论 2 1
  • 树懒的小考拉阅读 56评论 0 0
  • 几缕玉线,缠绕盘旋,生叶开花。 喜欢玩绳子已经很多年。最初只会一根玉米结,搭配一颗珠石。后遗落了一段时间,重拾起,...
    泠生阅读 123评论 3 1
  • ——如果我们终将变成天上的星星,也好想曾经捧你们在手心。 不知不觉又快到清明。 不知从哪一天起,每到临近这个时节就...
    巫女不WU阅读 353评论 0 0
  • 1 随着彤彤一天天大起来,我也一夜回到解放前,变得越来越懒了。 去年 早上5点多,娃就在被窝里哼哼唧唧的要起床了。...
    薛灵芸阅读 276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