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巧有幸和你同一天结婚

我叫陈初。

陆倾下个月18号结婚。巧了,我也下个月18号结婚。

我和陆倾是在象棋班认识的,那时候他别具一格,不爱那车马炮,只中意那最不起眼的卒子。

我问他为什么。陆倾仰起头,满脸的风骚,一双桃花眼带着笑意,说他就是喜欢这种一往无前的气势。然后我给他打了一顿,因为他挑衅了我在象棋班至高无上的地位。

那时候,自发喜欢象棋的小孩不多,主动送小孩学象棋的大人更不多,象棋班总共也就九个人。

教象棋的是我爷爷,退休后就开了个象棋兴趣班,我爷爷是老师,爷爷的爸爸也是老师,生在书香世家,我和我爸并没有继承到爷爷的棋高一着,也没有不负众望地成为出口成章的文化人。我爸下海经商,彼时我年幼贪玩,已然成为孩子王,时常气爷爷,也时常被打罚。

爷爷想把我培养成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端庄又优雅的姑娘,可惜天遂人愿,我虽然每个区域都有涉足,但仅仅谈得上略知一二。那时候,我在象棋班混得风生水起,直到陆倾报了象棋班。

他总能在爷爷给了残局后,和爷爷交谈,即使解不开残局,爷爷也对他另眼相看,我见他和爷爷相谈甚欢,心中吃味,感觉就是宠爱被分走,玩具被抢走的那种别扭情绪。

情急之下,我就打了他。

他没有因为我是姑娘就让着我,我也使出浑身解数,棋艺方面我自认技不如人,只想在力量方面赢回我的面子。

最后两人都是鼻青脸肿,被爷爷罚站。后来他找我道歉,给我拿了一包辣条。

我不屑地看着他,还不是要服软,这家伙应该是被我吓到了吧,想贿赂我?我可没有那么容易被诱惑的,再说贿赂,一包辣条也不够啊!短短几秒,我脑海中想的事情太多。我不理他。

他有点着急,然后说他家是卖辣条的,以后可以一起玩耍。

我迟疑了两秒,便果断地答应他了。

后来,他带我去他家的便利店,我装作温柔可爱的模样礼貌地叫了声阿姨好。他妈妈笑得可开心了,说陆倾这是第一次带同学过来玩。然后给我拿了泡椒凤爪,牛奶和芒果干,全都是我爱吃的,都没空说话。

陆倾见自家妈妈太过热评,说:“她平时可嚣张了!”

阿姨拿出五十块对陆倾说,“你去老黑家买排骨回来,”然后转头对我说,“中午小初就在家里吃饭好了,阿姨给你做糖醋排骨,可好吃了陆倾可爱吃了。”

陆倾一脸不愿意地出门了。

我一边吃凤爪一边看电视,享受皇帝般的待遇,就是凤爪把我辣得有点想哭。阿姨突然说:“我们家陆倾性子孤僻,总是一个人,没什么朋友,小初你多担待一下。”

我看电视太入迷了,随意地点点头,不小心就暴露了自己的形象,“行,你儿子以后我罩着他。”随即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陆倾,自己还真没了解过,象棋天赋异禀,不应当这样啊!

留下阿姨一脸错愕。

中午吃饭的回他家的时候,我才见到他父亲,瘫痪在床,还乱吼乱叫。我有点惊讶,陆倾脸红红的有点羞愧,没说什么。

阿姨说:“是车祸,你别怕,他就是太不能接受自己这个样子,才会乱吼乱叫的。”

我点点头。

吃了有史以来最担心受怕的一顿饭,他爸还真的凶,阿姨给他喂饭,他说烫,就把饭吐了。

吃完饭,陆倾送我回家,他认真的说道:“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那时候不怎么想事情的,突然有个人和你推心置腹谈人生,一下子都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情绪。平日里的陆倾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的样子,遥不可及,这样确实有点反常。

我终究是女孩子,很多事情天生敏感,后来总是想在各种小事上照顾陆倾,两人也成了哥们儿。我想我是喜欢他的,那种孤独桀骜的性格,不是所有人都能驾驭的,他脆弱的家庭,我想给他一点温暖。

高三的时候,陆倾父亲走的那天,他正在和我下象棋,他像是早有预感一样,落子时一直心神不宁,炮当车使,马走田字,象也过了河。

回去后,他无处怪罪,便把象棋给烧了,只留下了个卒,并扬言,从此退出棋坛。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给了他兄弟的拥抱,默默陪在他的身边,我多么希望他能够哭出来,至少我知道他的情绪,而不是默不作声。

文/许软妹

高考完后,他心情也是那样淡然,没什么情绪。我突然觉得他可能真的不在乎,所以才能如此不屑。

大学,我们就分隔两地,一个在苏州一个在长沙,新的地方总能遇见更多的人,和陆倾也没什么联系了。

后来再见陆倾的时候,是在我的第二份工作,从来没有那么委屈过自己,在自己最不堪的时候碰见他,他仍旧优秀,静谧地看着我,然后说了句好久不见。

他依然没什么表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开始隐藏自己的情绪,做到不喜于色。

我想我是激动的,异地碰到发小,半晌都没说出话。然后才尴尬地说一声,好巧。

今日依稀记得,那天他说的:“不巧,”然后把我的稿子退了,“我不联系你,你就不会主动联系我吗?特地来到苏州,这么多年过去,你的稿子还是一样的糟糕。”

我想,埋藏在心底的那个人突然来找你,这是一种多大的喜悦。“我妈那么喜欢你,什么时候有空和我回家吃个饭?”他声音淡淡的,却让我想起很多以前的事情。

所以这是有事求我?!那为啥拒我的稿!

后来我们理所应当地在一起了,都说互补的人才适合终老,我这么啰嗦,你那么沉默,可不能嫌我烦哦!

人生贵在行动,若是糟糕,叫做经历!因为他我可以跑去数公里的陌生地方,因为他我可以穿上如此精致漂亮的婚纱,因为他我可以舍去一切粗暴做个小女人,因为他我可以告诉大家1月18号来参加我的婚礼。

从七岁认识,陪伴了十二年的青春岁月,蹉跎六年,在我二十五岁生日那天,以新郎的身份出席我的婚礼。

真好,谢谢你参与的我的人生。我想,大概有些缘分真的是很早以前就注定了,岁月蹉跎那么久,我们再次遇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