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 徒

叛 徒

文/中流击水


我的腰椎间盘

医生曾对其动过刀子

也没有吓跑病魔

疼痛难忍时

只好摸准这个刀疤

贴上一张有气味的名片

或者去按摩理疗室

自寻钢针火罐拳头的折磨


别小看腰椎的纤维环

足以把神经压扁

影响行走也惊扰睡眠

纯粹是潜伏在体内的叛徒

只要叛徒还活着

疼痛就不会消失

如果叛徒一旦坏死

身体的支柱便竖不稳当

因此也只好与之和平共处


年复一年

痛并坚持着

尽管有时候摇摇晃晃

我需要这腰椎支撑

又躲不开烦人的疼痛

希望叛徒早一天改造好

让我也尽快挺直腰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