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钟于我何笳焉(2)

王琳琳发现自己的新同桌沉默的有点异常。经常是一节课上完,她保持的姿势都未变过。本以为她是专心听讲,可任课老师点名让她回答问题时,她根本答不上来,甚至连老师的问题都无法重复。自己有时候看不下去,会偷偷摆摆手势、递个纸条过去告诉她答案,她有时候会照念,有时候梗着脖子等候老师的批评。这样几次之后,何笳对她的态度友善多了,但何笳在课堂上仍旧经常的神游太虚。

  何笳因为是转校生,所以对文华的一切设施、路线都不甚熟悉,陈飞热情的充当着东道主,在下课休息时间对着她侃侃而谈:“咱学校的设施也没啥好熟悉的了,那都是高一高二学生才能享受的福利。我们高三的就可怜了,每天除了进来教室学习,到操场做个课间操,再去食堂或者学校外面吃个饭,这一天也就结束了,定点定位的,可枯燥啦,”说着还撞了一下万钟,企图获得认同,“你说是不是啊?班长。”

  万钟正在画一条辅助线,被陈飞这撞,纸都被划破了,懊恼的看了陈飞一眼:“你说话就说话,能不动手动脚吗?”陈飞一看自己闯了祸,马上伏低做小:“哎呀班长,我这不是太尽心尽力的让新同学感受集体的温暖所以才一时没有收住嘛,按说这明明是你这个班长的义务嘛,我在好心代你履职呢!”

  陈飞的插科打诨功夫可是一绝,王琳琳、何笳听了都忍不住一笑。王琳琳也在一边帮腔:“班长你就别跟他计较了,他就是个粗人,不知道斯文两个字怎么写,班长你得空好好教教他。”陈飞听完作势要折腾她,王琳琳哈哈一笑,一点都不怕。

  万钟出言拦住了陈飞:“好了,我都没跟你计较,你还真和女生计较啊。”陈飞只得作罢,瞪着王琳琳:“这次就饶了你。”王琳琳越发得瑟的笑起来。

  何笳这才有空仔细端详这位大家口中的班长。他们虽然是前后桌,但这两天自己只与陈飞、王琳琳说过话,还真没跟万钟打过交道。陈飞是个聒噪的主,休息时分就喜欢前后左右聊天,想必以他爱八卦的个性早已把旧同学的旧事扒了个干净,所以现在他的注意力主要放在何笳身上。何笳有空就会搭理一下他,但是万钟从来不会参与他们的闲聊,总是在一旁安静的做题。真是个读死书的书呆子,何笳默默的想。

  何笳本以为万钟会抓住开学那天的撞车事件不依不饶的,毕竟是自己理亏在先,可他一个女生,第一次骑车就撞到行人,实在是害怕遇到报章杂志上横飞的碰瓷事件,所以那天的态度不得不恶劣一点,怕招惹到一些甩不脱的麻烦。不过经过这两天的观察,万钟可能不是自己想象中的坏人,至少他从未开口提及那件事。

  这时万钟刚好抬头,视线正与何笳撞上。何笳只见一张平淡中带点清秀的脸庞倏忽抬起,和陈飞交谈过后的笑意还未收起,眼睛弯弯的,嘴边还有一个浅浅的酒窝。这一笑有些冲淡了彼此间的陌生,何笳正待微微一笑,哪知万钟的表情颇有些僵在脸上,并即刻调转视线,躲过了何笳的示意。

  何笳一时有些尴尬,以前但凡自己稍微示点好,哪个男生不是立马贴过来加倍的热心,偏偏这人不解风情。呆子,何笳暗骂了声。

  万钟收回视线、拨弄着试卷,打算把卷子还原,打开文具盒,却发现透明胶已经用完,于是顺口找陈飞借:“把透明胶借我用下。”陈飞回道:“我哪有那玩意儿啊?每次不都我用你的吗?”于是万钟又向王琳琳问道:“能把透明胶借我用下吗?”“我的上午刚不见呢”,王琳琳答道,并拍了拍何笳:“何笳,你把你的透明胶借班长用下吧,我的弄丢了。”“啊?”何笳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万钟却抢先截住了话头:“不用了。”转身朝后桌的女生吴双借了透明胶处理卷子。

  何笳依稀记得吴双好像也是班级干部,总听到老高在课堂上表扬她和万钟。他俩分别是班级的一二名,也是年纪的一二名,不过,何笳也没刻意去留心,实在是老高太能把同样的话重复千百遍了。看她和万钟说话时那含羞带怯的样子,显然很欣喜;再看看万钟温和的神色,还蛮登对的。

  何笳乱七八糟的想着,待回过神后,便看到万钟小心翼翼的粘贴试卷。眼镜架在高高的鼻梁上,没有笑意的眼睛显得很淡。

  何笳作为插班进来的新美女,即使他的个性并非活泼开朗,但是对处在坐牢一般环境的高三男生而言,仍然带来许多绮丽的幻想。何笳所处的高三(1)虽然是火箭班,但大多数学生都不是读死书的安分呆子,在课上课下对女生进行评头论足是免不了的。偏偏火箭班的女生都没什么心思梳妆打扮,何笳却不同,每天都打扮的时尚靓丽,从来不穿校服,令本班和其他班级的许多男生眼前一亮、内心蠢蠢欲动。其中表现的最为踊跃的要数班内的黄捷云和外班的武卓年。

  黄捷云成绩不赖,嘴皮子也利索,更甚地是脸皮颇厚。他有事没事就喜欢凑到何笳附近,装作和别人说话再顺势和何笳搭讪,有时候何笳不理他,他也不觉尴尬,仍在一旁自说自话的逗何笳。次数久了,何笳也觉得这人挺有意思,对他也不像先前那么排斥。

  外班的武卓年长相英俊,早就引得不少女生为他争风吃醋,所以他也得了“花心大萝卜”的美誉。他浑身就像自带雷达一样,时刻搜索着漂亮女孩,所以何笳入他的眼也不奇怪。武卓年长得好,又讨女孩子喜欢,课间休息时经常跑到火箭班对何笳也殷勤。何笳也不反感,谁会讨厌和帅哥相处呢,光看着也赏心悦目啊。而且,火箭班被不学习就是在犯罪的思想所统治,何笳在里面呆着很是觉得压抑,虽然王琳琳和陈飞都待他友善,但他总觉得自己和他们、和这个班级不是一类人,偏偏那个人绝不会允许她转班,她也只好格格不入的在这里混日子。何笳不是没看出武卓年的心思,但想他这种被女生宠坏的男孩儿,一般不会主动开口挑破关系,所以何笳也乐意装傻,只当是交个朋友,好在上课的日子里打发时间。

  这天,何笳正和武卓年站在教室外的走廊上聊天,何笳含笑的听武卓年讲诉他暑假出国玩时,意大利是多么漂亮,自己花了多少钱住在富丽堂皇的酒店里,并没有出言打断。在武卓年讲到他搭讪外国女孩子闹的笑话时,何笳也忍不住笑出了声,眼神往外一瞟,正好看见了从走廊那头走过来的万钟。万钟仍然目不斜视的经过他们,但何笳总觉得他眼神中带着对自己的不屑。他们成为前后桌快一个月了,大部分同学对自己都比较友善,只有他,总是看到自己就跟没看到一样,整张脸都写满无视。

  何笳不明白自己是哪里招他讨厌,如果是为开学那天的事情,可明明是他不要赔偿,而且自己还损失了一台电动车,算起来显然自己更吃亏。何笳被万钟的眼神刺伤,想出一口气,于是在万钟与他擦身而过,突然伸出脚来绊了他一下。万钟果然不防这一下,往前踉跄了一脚,幸好及时扶住了走廊上站着的同学才没有摔倒在地。何笳看着万钟狼狈的样子哈哈的笑出声来,说道:“从来都是眼睛长在头顶上,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活该!”周围也都发出了一阵哄笑。

  万钟站稳身体后转身看着何笳,何笳本以为万钟会出言反击,也挑衅的微抬着下巴不输气势。哪知万钟只是面无情绪的看了她一眼就进了教室,仿佛这个插曲完全是何笳一厢情愿的胡闹,自己根本不欲、不屑与她争辩、计较。何笳感觉一拳打在棉花上,什么情绪也发作不得,也不想再听武卓年胡侃,自回了教室,重重的坐在座位上,再度惊扰了后方的万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写在更新前的话(喜爱东凤的亲们就别看这篇了): 我知道更多亲是想看东华凤九的同人文,本来我也打算先更新东凤的那篇文...
    朱空文阅读 506评论 12 2
  • 晚自习结束后,何笳一反常态的没有着急收拾书包回家,而是在位置上动也不动,王琳琳奇怪的问道:“怎么还不回家啊?” 何...
    朱空文阅读 67评论 0 1
  • 04 第二天何笳回到学校后,连教室都没进立马被老高拉去教育了半天,苦口婆心的劝诫,并让她通知家长过来好好谈一谈。何...
    朱空文阅读 54评论 0 2
  • 下课铃响后,何茄见万钟仍和吴双讲的起劲,忍不住起身走到万钟身旁,语带酸意的说道:“聊什么呢都下课了?” 吴双有些不...
    朱空文阅读 124评论 0 1
  • 生活中最怕讲道理的人,他们有共同的特点,他们自信心强,感觉自己是最棒的,其他人肯定不能比自己优秀。如果你比他们...
    罗小少阅读 19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