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当如花,美艳芬芳不自欺 ——读《诗经·郑风·有女同车》

爱当如花,美艳芬芳不自欺

《诗经·郑风·有女同车》

茯芝苓

一页页书卷,散发着只有用心才能闻到的淡淡清香,是墨香,是花香,是心香,是美艳的爱情之花散发出的阵阵芬芳。

有女同车,颜如舜华。将翱将翔,佩玉琼琚。彼美孟姜,洵美且都。

有女同行,颜如舜英。将翱将翔,佩玉将将。彼美孟姜,德音不忘。

译文如下:

有位姑娘跟我同一辆车,容颜俊美犹如木槿花儿开。步履轻捷好似鸟儿翩翩飞,佩带美玉琼琚晶莹透亮。美丽无比姜家大姑娘,实在是漂亮又文雅。

有位姑娘跟我同一辆车,容颜俊美犹如木槿花儿开。步履轻捷好似鸟儿翩翩飞,佩带美玉琼琚声响叮当。美丽无比姜家大姑娘,美好品德常驻我心间。

《有女同车》是贵族青年之间的爱恋诗,男女双方门当户对,也未遭到他人反对,一切顺心顺意,读罢令人心向而往之。

那年那天,木槿花盛开成海。男子约女子一起出游,他们乘坐同一辆车。车中,女子侧目静坐,欣赏路旁的风景,男子则静静欣赏着眼前的女子,她的容颜竟是那样美丽,就像是路旁盛开的木槿花,不浓不淡,一种恰到好处的美。男子与女子是一对恩爱美满的恋人,时而驱车疾行如飞;时而下车携手在木槿花丛,如同欢快的鸟儿一样往来穿梭,脚步轻盈。女子身上佩带的美玉在欢快的奔跑中发出透亮的光,发出叮叮当当悦耳动听的响声。无疑,这首诗是对女子的赞美,容颜漂亮,身姿轻盈,带玉佩坏,品德美好。 这是一位贵族女子,出身尊贵,教养有方,举止端庄。世间哪个男儿不喜欢这样有德有貌、才貌双全的女子。

这是一首明朗欢快的爱情诗。我们仿若看到出双入对游玩的情侣,在绿树下、在花丛中翩翩跹跹,如一双蝶,比翼齐欢;我们仿若听到他们在花前月下的卿卿蜜语,像一对燕,呢喃互唱。看着,听着,读着,想着,多么温馨、多么和暖的爱恋。这不得不叫人祝福,不得不叫人艳羡。流世千年,斗转星移,沧海桑田,一切都发生着变化,或无声无息、无影无踪,或轰轰烈烈、惊天动地,唯独爱情,以她最初的形式流转着、常存着,那份美好,那份甜蜜,教每一世的每个人都无法抗拒。

爱之深则为其作诗歌,让她的美名万世传扬。得一这样的女子,男子是何其幸,何其欣,于是弹筝鼓瑟歌一曲,从容颜、动作、着装、品德等方面来颂扬这位心爱之人。自此,这位贵族少女的形象便世世相传,很多文人心中的女神都以此为典范进行描摹,最著名的便是曹植的《洛神赋》中宓妃的形象,“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女神形象传万世。

木槿花,是一种花期很短的花,朝开暮谢。在日本,有一种叫朝颜的花,清晨开,傍晚凋落,因为长得酷似牵牛花,所以有些地方也叫牵牛花,也是花期很短的花。清少纳言在《枕草子》中提到,还有一种花跟朝颜相类,在黄昏后开放,而到了凌晨就兀自谢去,这种花叫做夕颜。无论是木槿花,朝颜花还是夕颜花,都是花容极美却又花期极短的花,借以形容女子姣好的容颜,也就有一层容颜易逝的意义在里面。《源氏物语》中有女名为夕颜,大概就是此意吧!行文至此,就不得不叫人猜想,在《有女同车》这首诗的背后、这幅场景的后来,男女主人公爱情的命运究竟如何?“流光容易把人抛”,在女子容颜渐老、韶华渐衰、徐娘半老之际,男子是否会嫌弃她,是否会将她抛弃?毕竟在《诗经》中同样是有很多弃妇诗的,就像我们耳熟能详的“氓之蚩蚩,抱布贸丝”的《氓》一诗,一开始男子是多么的憨厚老实,在与女子相处的过程中也是“信誓旦旦”、海誓山盟,俨然一副痴情郎的形象,可是最终呢?不还是“士也罔极,二三其德”,成了负心汉。那么“有女同车”之后呢?是“相濡以沫”,还是“相忘于江湖”?诗中未提,给读者留下无穷尽的想象空间。这是好的。你若相信爱情,他们必定是在一起的;你若不信爱情,他们也可能不长久。因此,不枉自揣测。

爱如花,无论是盛开一时还是盛开一季。都有其不得不开的理由,都有其必承沐的阳光、必经受的风雨,也都有其凋谢飘零但最终化作春泥的结果。这是一场独自的修行,快乐是自己的,痛苦也是自己的,无论如何,最终成就的也是自己。没有一件事是白白经历的,就像没有一朵花是白白开放的。

阳光柔媚,风儿和煦,木槿花一朵朵盛开,盛开在青春华年那最美好的时光里,满溢着爱恋的馨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