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奈何笑春风(21)程家的阴谋

白晴儿不知道的是,此刻的YB正面临着巨大的危机。

白昼在办公椅上坐着,眉头不展。最近家里诸事不顺,没想到公司也出了问题。报表显示,YB的市场份额下滑厉害,现有的利润,也不足以支撑YB的正常运转,换言之,如果不能改善目前局面,YB要么倒闭,要么被打包出售。

白昼是绝对不会让YB就这么消失,但是局面凶险。首先自己要拿到超过半数股份支持率,保住公司,其次还要找到解决办法。现在白昼拥有41%的支持率,还差九个百分点,更麻烦的是,如何增强YB产品的市场竞争力。只有找到解决方法,才能增强股东的信心,否则,光第一点就无法达成。

白昼束手无策,但他并不打算告诉女儿。白晴儿现在已经够辛苦了,就让她安心的陪在医院里吧。

傅之涯已知道YB的窘境,他和白昼沟通了一下,派麦克和秘书去作尽职调查。麦克的人脉关系派上了用场,他知道了YB市场在外被谁蚕食,而在内部,由于白晴儿已不在公司很久,前期的一些合作一味地用价格换订单。现在竞争对手仗着自己规模大,大幅降价,导致市场局面搅乱,YB既没有足够的产品优势,又不具备价格优势,自然败下阵来。而这个竞争对手不是别人,正是惠能公司。

白昼听到惠能的名字,也不吃惊。二十多年前,自己曾和傅天、杨瑜,一起进入惠能工作。当时还是沈越介绍的,正是因为这份恩惠,后来沈越也得以进入YB集团。

当时三人年轻,野心勃勃,一心想要创造出中国最好的三元动力电池。几人查资料,做实验,日夜研究,到后来连正常工作都耽误了。工厂遂以不务正业为名,要开除三人。离职前,三人拿着专利与公司谈判,希望能留下继续研究。公司没有同意,签下了非职务发明的协议。

一气之下,三人就以这项专利为起点,开始创立YBF,那就是YB的前身。

公司不大,过程也很艰辛。拉投资,建工厂,找供应商,花了两年时间,经过无数次改进,YBF的产品终于开始赢得市场。

这期间,白昼认识了李馨儿,废了一番周折与她结了婚。杨瑜和傅天也都找到了自己的幸福。杨瑜的女儿杨蕊降生半年后,白昼的儿子白誉出生。

事业家庭双丰收,几人觉得未来可期。

92年初,一场大火改变了这一切。事情发生得很突然,先是市场上传出流言,说YBF的产品涉及侵权,尔后YBF所有的工厂查封,产品滞销,更可怕的是听信谣言的供应商开始集体上公司要账,导致YBF很快破产。

泄愤的讨债者在工厂里打砸,最终导致工厂起火,杨瑜夫妻伤重不治,就连白昼的儿子白誉也在那场骚乱中也无故失踪。

临终,杨瑜秘密托付白昼,女儿交由他抚养,一定要隐瞒她的身世,让她快乐地长大。

白昼刚失了儿子,又得了一个女儿,为避免外人怀疑,就对外宣称是领养的。

事故后很久,白昼才知道事情的原委。原来傅天的妻子元清重病,急需一大笔钱。一筹不展之际,一个叫陆钊的人找到他,说如果转让专利就给傅天300万,傅天动心了。

傅天说,提醒对方共有专利个人转让是无效的,对方笑而不语。就这样,傅天拿到了300万,救治了妻子,YBF也因此差点破产了。傅天没想到对方的根本目的不是要专利,而是要通过制造纠纷置YBF死地,傅天觉得愧疚,放弃一切和妻子离开了。   

后来,转让被判为无效,白昼东山再起,公司改名YB,只是三个创始人仅仅只剩下他一个了。此后二十多年,YB一路成长到今天的规模。

可是惠能和YB虽为竞争对手的关系,却无私仇。是何原因,惠能要杀人一万自损八千?

麦克没有回答,不过提供了另一个消息,“我发现一个有趣的事情,程青峰与惠能有关,他拥有惠能超过三成股份!”

程青峰拥有惠能的股份他固然吃惊,可是他与程青峰也无仇怨,说起来两家还是姻亲,程家为何要对付他呢?

在一家茶室,程青峰正在和一男子说话,如果傅天在的话,一定认得他,他就是陆钊。

“哥哥,算了吧。这么多年过去了,何苦呢?”男子苦劝。

“不可能,当年白昼夺我未婚妻,致使我陆家失去资金支持破产,现在有了机会,我定不会翻过他!”程青峰眼里尽是仇恨。

“还有你,当年我让你去趁乱偷走白昼的儿子白誉,你干的好事!”

陆钊委屈,“哥,我可是按照你说的,偷了白誉扔在马路边。”

“还狡辩,傅家搬了家,你都能扔到他们家门口,你是故意和我对着干吗?”程青峰满脸怒气,他这个弟弟就是心软。如今白家一家团聚。在白誉命在旦夕之际,同时给YB致命一击,方能化解他心中的恨!

陆钊无奈。

哥哥是陆家的长子,从小心高气傲。当年父母和李家联姻,即是因为哥哥倾心于李馨儿,也是因为陆家的企业面临经济危机,急需资金支持。本来一切按照预料的方向走着,谁料后来李馨儿不知怎么的遇见白昼,那时的白昼什么都没有,李馨儿硬是不顾父母反对嫁给了他。

哥哥自尊心强,不愿向李家求救,最终陆家破产。后来陆铭改名为程青峰,也逐渐积累起不晓得财富。可是他始终没忘了白昼。

他派弟弟在傅天缺钱的时候诱惑傅天,毁了YBF。又收买了沈越,安插在YB做内应,不然以沈越自己的能力,哪里能收购YB这么多的股份。现在YB的危机也是自己一手制造,他要YB倒闭,然后自己一口吞下,他要让白昼一无所有!

程青峰哈哈大笑,二十多年来,他头一次笑得这么畅快!

股东大会上,沈越提议卖掉YB,并声称早已找到买家,初步作价187个亿。一听报价,个人蠢蠢欲动,的确,这个价格不算低。

“现在讨论价格恐怕为时过早,我们先投票吧!”白昼自然是不会卖掉YB,他厌恶地看了沈越一眼。

“下面投票,支持出售YB的请举手!”会议主持人打开话筒。

几乎所有人都举起了手,很显然,白昼的9个百分点是没有指望了。

门开了,程青峰走了进来。程青峰瞟了沈越一眼,沈越立马引导程青峰坐下。

“各位,介绍一下,这是惠能的大股东程青峰先生。刚才我说的买家正是此人!”沈越大声介绍。

众人露出感激之色,也是,能够顺利退出,还能大赚一笔,何乐而不为呢?谁做生意不是为了钱?

白昼怒火中烧,原来沈越早就是程青峰的一条狗,YB的一切,恐怕程青峰都了如指掌。

程青峰玩味的看着白昼的表情,十分得意,“白总,我们之间很有缘分啊!”

白昼一脸疑惑。

“回去好好问问你的好妻子。哦,对了。我的本名叫陆铭,她想必印象深刻!”程青峰提醒。

突然秘书通知白昼,小声说了几句。白昼脸色大变。随后,一个外国女子拿着一份文件投在大屏幕上。这是一份股份代持协议,占YB股份20%,股份所有人是杨瑜,代持人却谁也不认识。

随着这份文件的出现,白昼知道白晴儿的身世很快就要瞒不住了。当年杨瑜夫妻离开,白昼后来改名YB,依旧为其保留了股份,只是这些股份从来没有在市场上出现,白昼也不知道在谁手上。

当年白昼和杨瑜无话不谈,可是并不知道杨瑜夫妻还有亲人在世。

“这怎么可能?”程青峰大吼。

众人也都不相信。

“明天,股份代持人将会亲自到会说明,到时候一切自会揭晓。”这名女子微笑答道,径直离开。

当天晚上,白家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