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老了~

我母亲今年整整62岁了。

这是个放在以前很不可思议的数字,因为它代表着我深爱的那个人已经毫无疑问的步入了晚年。

于是,她再也没有挺拔的身躯了,再也没有矫健的步伐了,虽然她看起来也没有那么老,可是她花白的头发已经告诉了我们所有人她的老迈,就像一年中秋天的必然来临,孩子们瑟瑟发抖的,我瑟瑟发抖的,躲不过去。

我是悲伤的。悲伤到其实一年在外,有时的想家真的是在想她。想她有没有孩子回去给分担分担家务,想她在收秋时一把岁数还能不能和父亲干了活。想她快过生日时能不能享受一次不做饭的待遇。甚至常年在外的我其实早已失去了味觉,吃什么饭都是一样的,舌头感受不到美味也感受不到难受,可只有回到家时,才能感觉到,我口腔里鲜活的,那种真实的,能品尝到的,饭菜的味道,那是特有妈妈的味道,这些大大小小的痕迹,都会被如海水般的想念汹涌。

可是今年她62岁了,就在昨天,她在姐姐们的陪伴下度过了自己的62岁生日。我终于悲哀的意识到,我的母亲,她老了。

一度,我不接受这个事实。我的母亲,怎么会老呢?在我的记忆里,她永远开朗,善良,健康,没有包容不了的人世。她的心灵真的像大海一样宽广,她的胸怀真的像天空一样浩瀚。可今天,当我也为她写下这些只有在儿时作文书里才用到的比喻时,我终于懂得了这些简单词语里所饱攒的感情。不禁,无语凝噎。

也有人说,娶了媳妇忘了娘。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可是对于真正的血缘,怎么会呢?尽管不能免俗的我们终究会和另外一个家庭相连接,可是世间也只有那唯一的一个人和你才能有身份的认定,世间也只有那唯一的一个人和你的关系是母女,其他的任何人,怎么能够呢?其他的任何家庭,怎么能够替代呢?这种感情和回报是不可能被替代被超越,世上只有一个人会是我妈,其他人都不会也不可能是,甚至,我们毕生的努力不就是想让我们的母亲骄傲吗?是的,我所有的努力都只是想让她骄傲。

可终究我们都只是一个平凡人,没有卓越的成就,没有可观的财富,在普通的喜怒哀乐里度过普通的一生。于是。母亲会失望吗?不会。她穿越岁月的心灵似乎早已明白了这种事实,早年的督促似乎只是为了培养一个好孩子的勉励。她亲口告诉我们,她的心愿真的是:自己的孩子,能够一生平安健康快乐的活着,钱不重要,其他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做一个好人。也许她早已明白了人生的真谛,而这段路,我,还需要走的太长。

我的母亲62岁了,还是那么操劳没有停歇。毫无疑问,只有我们才是她真正的快乐。昨天给她打电话,我说:娘。生日快乐。她还是一如既往的爽朗:你姐她们说回来,这么晚了,回来干什么呢?我说回去都是心意,晚上吃什么,她笑的像个孩子:你大姐她们说什么都不用做,菜和面她们都买好了一会就回来。只有这种听得见的笑容,让我放心。

母亲的六十多年,经历的太多,苦难太多,欢乐太少,别人可能只替二个三个孩子操心,她得替五个。别人可能只替几个个孩子们的后代操心,她得替许多个,这是人之常情自然也是心灵的负累。她的人生也充斥了悲伤和遗憾,可她已经不在提起,仿佛从来没有经历过,于是她经年是微笑的,乐观的,这种品质也遗传给了我,只要没有难过到一定程度,我不喜欢哭。这一点,遗传了母亲。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依旧是那个事必躬亲的慈母,儿行千里母担忧,在我又一次离开的时候,她跪在佛前祈祷:老四又走呀,求佛菩萨保佑孩子一路平安。站在旁边的我忍不住落泪。她依旧是那个任劳任怨妻子,不管父亲脾气多少暴躁多么不理解,一如既往的照顾忍让,也许是因为爱,但是我更理解为这是母亲对生活的一种慈悲,一种修行,她所有的行为,不因为别人而转移,她修行的是自己的心灵。她依旧是别人家的那个丈母娘,对女婿们一如亲生,不要求不计较,所以纵然是别人眼里,她的闺女们最起码都找了一个好人,但我知道,没有无缘无故的好人。好的源头,必然是她。

我的母亲她老了,年轻时没有金钱吃穿,于是老了也不会有多少改变。她经年吃素,连鸡蛋也不吃。这几年我们会接替着给她买衣服,于是她终于笑笑说:娘的衣服终于不用藏了,可以换替开了,买一件咱就穿一件。那种特别容易满足的幸福,让人心疼。

她唯一痛恨的也是世间的百态,我记得她轻轻的说过一句:现在的人不管不顾,无所顾忌,没有怕的东西,哎,要是都让进监狱的话,监狱会放不下的。听完,我震撼。

她唯一热爱的是自己纯洁的心灵。她没有文化,也不识太多字,但是她有信仰。 她没有华丽的外表,可她有最朴素的修养。于是我相信,真正高贵的灵魂,在大地,在田野,不在庙堂。

转眼间,我也长大了,也会自嘲为92年之前出生的中年人。可是在她眼里,孩子是永远不会长大的。可是她仍然会自豪的跟别人说,今年跟俺小倩去了杭州上海和普陀山,中国最好的地方,山清水秀,动车轮船都坐过了,西湖和大海都看过了。一个农村的老妇人,出去一次不容易,没有孩们,咱一辈子怎么能去的了那样的地方。言语里都是自豪。她也会跟别人说:俺小倩从毕业自己一个人在社会里工作,又走那么远,孩谁也没有靠过,一个女孩子,不容易的。我不知道其他姊妹都会从母亲那里获取到怎样的感动,但是关于我的那一部分,我保留的完整,记忆的完整,那是独份的母爱,那是世上只有一个人会那样爱惜我的证明。

于是我不能接受她的苍老。可比谁都明白这个事实的无情,我会跟她来开玩笑说:娘,我以前很愁的,要是我嫁个很远的外地人,一直想过年时都不能跟爹娘回家过年了,一度可把我愁坏了,好在最后找了一个本地的,大年初一不能来,初二铁定能来。娘,我是不是很明智,她开心,我也开心。都说常回家看看,其实回家也要跟父母聊聊天。那个叫做家的地方,应该有一种陪伴。

也记得从小我的宗旨就是,谁都不能欺负我妈。记得孩提时有人玩耍蹭坏了我家的墙头,不好意思,你不能欺负我们家没儿子,我必须要找这个孩子的爷爷说说理。这件事我妈记了很久,说我打小就护家,说我像个男孩子一样硬,其实我不是像男孩子一样硬,我是不能忍受人间的歧视和别人对我们家的欺侮,所以无论何种形式大事小事,不会逆来顺受我要去抗争。后来尽管长大了,事情可以不计较,但风格不会变。那年姐姐和姐夫吵架,小夫妻吵架本来自己解决吧,结果二姐夫一生气闹到了我父母面前,于是千里之外我知道了怒不可遏,你和你老婆吵架自己去解决,怎么能让我爸妈受气。所以一直等到过年,我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找到姐夫:来,姐夫,小姨子要跟你谈谈话。见到他第一句话就是:姐夫你怎么能那么不懂事,导致我姐夫一直对我说:姐夫知道错了,这种事不会发生了,不会让老爸老妈操心了。真心的,我都不想轻易原谅他。当然,后来姐夫也表现不错,但是,只要让我妈受气的,都是我的逆鳞。不管是谁。

可是那个我想保护的母亲日益苍老了,有时都不敢想,她还能让我守护多久?我们就在互相的守护里,见证了时间的流逝。我们就在互相的目送里,铸就了一种叫做母女的情分。

尽管有时候会抱怨生活的艰难,可是我真的从未后悔此生与母亲的缘分,我是她身上掉下来的那六斤多的血肉,我是她亲自抚育长大的女儿,我是她在一进门时就会大声喊娘我回来了的孩子啊。我的灵魂和思想,我做人的原则和底线,都承自于她。可是不知不觉中,她怎么能已经62岁了呢?

白云苍狗间,年华流逝。人生如梦矣,有妇已老。可她是我的母亲啊,她是中国最普通的老百姓呀,想到她一生的不易和苦难,我的泪水怎么也止不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