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男老师就叫爸爸

96
传频
2017.08.23 22:04* 字数 1445
图片来自网络

王局实在不想做一把手。市局一纸任命,天荷区工商局局长。她哭笑不得。她并不在乎日后重用之类闲言碎语。各人有“个人”的生态。

洋历二00六年元月,我获悉王局荣升,即电话祝贺。王局说,升官要紧,育女也要紧啊,真不晓得要蛾子搞。王局还说,周总啊,你晓得我这“花生子”。

豆豆这假小子,比顽皮的小伙子更“玩”“疲”。

我是首师大建宁附小一年级为民的爸爸,应班主任陈老师的号召,担任热心家长家委会组织委员。一年一期,开学一个月时,陈老师安排“组织”了解王局职务,我执行。那时,王局为副局兼纪检书记。陈老师说,豆豆是市领导给校长打招呼进来的,开学一个月哒,根本不听课,坐不住,到处跑,老师们拿她没办法,有几次,小豆豆视若无人地走出陈老师课堂,待陈老师下课寻她时,她吃着糖,萌在学工处。

学部所有男老师都知道,豆豆爸爸放下她和她妈妈,在雁城结婚了。陈老师和几个家长说,看着豆豆见到学部男老师就跟着叫爸爸,心挺那个的。

某个周五下午,15:30放学,我15:20到校。恰年级同乐课。豆豆一个人在团队不远处晃悠,童学们都在列队,陈老师唤她,她倒奔向更远处,年级其他老师拦也拦不住,撞到我怀里。我环抱着,问,你要去干嘛?

上厕所。

好,去厕所吧。

小豆豆撒开脚跑,却不是跑向教学楼的厕所,而是操场空地。扯下裤头,尿在草坪。陈老师的表情,我估计曹雪芹先生再世,也难以描述。我没敢看豆豆。

大概因为我给了豆豆一个难得地成年男子的拥抱,她又钻入我怀抱。问我,你是谁,来干什么。

我说,我是为民的爸爸,来接他,你做我的好朋友好不好?豆豆并不答我话,手往我口袋里摸。

我给为民带了三片巧克力,一瓶太子奶。豆豆先摸到巧克力,我说,留一片给为民好不好,她说好。

吃完两片巧克力后,她又往我另外的口袋里搜,搜出太子奶。我问她,只有一瓶,我已和为民说好给他喝,怎么办。她说,我要喝!我说,这次不行,下周五起,只要你在学校听陈老师的话,我这个学期每周五都带两瓶,你一瓶,为民一瓶。她豪爽地答应我,好!我俩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我和为民在回家的路上讨论,我要和豆豆成为好朋友,你想不想和她成为朋友。为民说,她不听话,她不上课,并给我讲了她抢童学的滑板车、把童学的数学扔到教室窗外(后来她妈妈爬墙才捡回来)、和童学打架……

为民说完,我说,你选谁做朋友,你自己决定。豆豆有什么长处呢?为民无语。

我说,我愿意和豆豆成为好朋友,我看到她至少有一个长处,大胆。

次周星期五15:30,我在教室外,豆豆冲来,跳骑到我腰上,说,叔叔你来接为民了!我哈哈笑,问,这周听陈老师话吗?显然,她没有喝我小瓶奶的“意识”。那个学期,她都没有提起这个。当然,她每次见着我,都要跳到我身上。

新学期,为民告诉我,豆豆不来学校上课了。只参加学校的期中、期末考试。我有些失意,说,豆豆上学期成绩很好啊。为民说,考试的时候陈老师告诉她做的。

当晚,我电话王局。王局说,请了专职家教,学部建议,让豆豆本学期在家养成好习惯再回学校正常上课。

放下电话,我无法想象,豆豆新学期的学习、生活。却想起王局和我说过,某小学家长给班主任一千元,孩子能当班长;某中学家长和她说过,孩子没报英语老师的培训班,课代表被下了,次日补报,该班试行两个英语课代表;一小学有家长和她说过,找副市长批了超额条子,送校长两千元,才能被正式录取……

小豆豆没在学校受教育,好事?好事?还是好事?

一年二学期期中考试时,我问为民,豆豆会来参加期中考试吗?为民说,她早就在学校了,在其他班。


(此拙作曾在《淘漉文学》微信公众号推送)

“亲子八段”篇目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6d39d67a1bd1

名字虚构的红随贝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