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他说

字数 1089阅读 41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别无他求,只求来世能亲手为那个人焚一炷香。
(一)
    醒来时,眼前仍是那片冰冷的海水。刺骨依旧,沉痛依旧,寂寞、依旧。你说,活着是为了享受美好。那为什么,千百年的烟华散尽,空余我独自叹息?无情的岁月已经将我遗忘在了“过去”,斑白的时光也哼唱不出我的孤寂。我困在这海之底,饮血悲泣。
    我伸出“手”,看着那渐趋枯黄的颜色,不由的嘲笑往昔的自己。认为死亡是那么的可惧,失去良知也要永远的活下去。见证物是人非,看透翩跹红尘,留下落寞自己。我开始厌恶这漫长的生命,甚至期待那不言而至的离去,“我终死去,在这静得可怕的一隅,无声无息。”
    曾经,你说:“死亡,意识的凋零,痛苦的炼狱。”你的话,我无力抗议,任由它将我推入罪恶的谷底,无法逃离。午夜梦回,无言啜泣,却握不住一颗泪滴。
    感受到曾忌惮的“死亡”悄悄逼近,感受到你沉重的呼吸,我说:“解脱,哪怕凋零。”混沌中,他说:“死亡,是为了更好的轮回。”
(二)
      作为一株具有灵识的水藻,我是何其幸运。能够倾听海的诉语,能够读懂流年的忧伤,能够看透凡世,忘却自己。而这一切,都离不开你——赋予我意识的一缕灵魂,我摆脱不了的宿命。没有你,千年前我就已经死去,不会在红尘中留下一丝痕迹;没有你,我不会有哀乐悲喜。你说,活着,才能拥有。你给了我漫长的一生,却让我饱受无尽的孤寂;你让我拥有对死亡的恐惧,却又让我亲手结束一段生命。那一幕已经成为我挥之不去的梦魇,忘不掉,堪堪让悔恨折磨自己。我说:“既然活着是度日的煎熬,那我宁愿死去。”
    昔时的残红游弋在南海之底,那个面容清矍的年轻男子一脸傲气,他说:“死亡,活着的延续。谁惧?”没有反抗,没有挣扎,他扬起淡然的笑,永远沉睡在这里。他的墨色长发在散着腥味的海水中飘摇,妖娆生姿。我扼住他的脖颈的“手”渐渐松了力,贪婪的吸收他的灵气。他走向了死亡,却成就了我冗长的生命。只是可怜了这坠海的男子啊,那个遥远的海面上呼唤着的“王子安”。我看着他那张未染铅华的脸,懊悔涌上心际。我后悔自己被你蛊惑,我恨你说:“拥有他的灵气,死亡才不会降临于你。”但,我又有什么权利怪你?只怨我自己,为了永世长存偷盗了他的生命。子安,王子安……
    回忆往事一分,悲痛深入骨髓一寸。我这干枯的躯体啊,已经载满了悔恨……
(三)
  思维涣散,我安静等待着死亡的梵音响起。这一世为躲避“死亡”所挨的孤寂啊,终要散去;这一世犯的错啊,总算能有所弥补……
    你说:“死亡是意识的凋零,谁忍触及。”
    我说:“死亡是前生的解脱,我甘之如饴。”
    他说:“死亡是活着的延续,安能为之湮灭平生锐气。”
    浮生过往,孰错孰对。不知来世我的那炷香能否为他燃起……
    转世为人,豆蔻彼年。坦然淡然,阳光日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