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情未了》第四十八章 凄凄惨惨

上一章 不幸身亡

全章目录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陈嘉豪被送去火葬之前,除了他的妈妈,几乎所有的亲人都到场来给陈嘉豪送别。陈嘉豪走的这么突然,实在让人难过,人们个个悲痛不已。

然而令众人奇怪的是,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依依却一直没有出现。亲人们以为她有孕在身,可能是因为悲伤过度,正在家里休息着呢。

正当人们猜测和疑惑不解的时候,依依却身着雪白的婚纱,手捧一束洁白的百合花,宛若仙子般悠悠地走到陈嘉豪的身边。她泪流满面,凄楚动人。

原来陈嘉豪今天也身穿一套黑色的结婚礼服。这套衣服是他们前段时间,在婚纱摄影店一起挑选的礼服中其中的一套。本来想着一送走高安就去拍婚纱照,却发生了这样的意外。真没想到会在今天这种场合穿上这套盛装。

陈嘉豪曾经多次梦见自己穿着王子般的礼服,挽着身穿洁白婚纱的依依走向结婚的殿堂。可如今那些童话般的梦想,竟然变成了他的葬礼。

腊月里,天冷得刺骨。人们担心依依冻坏了身子,有人给依依披上一件羽绒服,可她却执意将衣服还给那人。她冻得瑟瑟发抖,她依然打着哆嗦,坚持让摄影师给她和陈嘉豪拍婚纱照。她把脸靠在陈嘉豪的脸上,让摄影师选好角度给他们合影。她把陈嘉家的手拉起来放在自己的侧脸上,让摄影师快速抓拍。

依依趴在陈嘉豪的耳边对他说:“嘉豪,你今天真帅呀!你化了妆可真精神呀!你看我真的做了你的新娘,你也已经成我的新郎。今世我们已经是夫妻了。如果有来生,我们还要在一起,但你要答应我别再喝这么多的酒了……”

依依还想再说下去,可能是因为太激动,太难过了。她哽咽着,泣不成声。刘阿姨拿来一件羽绒大衣给依依套在身上,她感觉温暖多了。

依依因为悲伤过度,几次差点跌倒在地,幸好有刘阿姨在旁边搀扶着她。所有的人都被感动地泪流不止,崩溃的人们有些竟然大声痛哭了起来。

陈嘉豪生前生性活泼讨喜,是众人眼中的开心果。他这么突然就走了,许多亲人都还接受不了这个事实。陈嘉豪的离去,给所有亲人们带来的伤痛,就像是被挖过去了一块心肝一样难受。

陈嘉豪往日里那些调皮搞怪的画面,仿佛还在众人眼前晃动。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说没就没了,怎么能不让人心痛。

眼看着陈嘉豪就要被人拉去烧成了灰,依依已直不起身来。她跪在地上,趴在陈嘉豪的身上,一个劲地哭诉着。

"嘉豪……嘉豪,你别走好吗?别丢下我一个人好吗?嘉豪,让我再看看你好吗?嘉豪……”依依用手摸着陈嘉豪的脸,又握住他的手。任人们怎么拉也拉不住她。

依依全身颤抖着,大口大口地喘息着,眼睛直直地瞅着陈嘉豪被人推去火葬。她瘫坐在地上,双目无神,任泪水将自己淹没,他知道这次是真的再也见不到陈嘉豪了。以前不管他出去多久,都还有回来的时候。可这次他是再也回不来了,这个世界上将再也不会有陈嘉豪这个人了。他走了,永远地走了。

回到家里,依依还是悲伤不已。她目光呆滞,看见什么都会想起陈嘉豪。她一眨眼仿佛又看见陈嘉豪风风火火地又回到了家,一眨眼仿彿又看见他转身离开的背影,一眨眼仿佛又看见他朝她微笑着走来……

依依的脑海里反复出现着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生命怎么会这般脆弱呢?说没就没了呢?生命为何轻的连一根羽毛都不如?你看,那羽毛还在空中飞着呢,可是一个鲜活的生命已经转瞬即逝了。

嘉豪,你去哪里了呢?哪里来的这股强大的力量将你抛了出去?去到那个我用凡眼看不见你的世界。哦!亲爱的,请你告诉我,你现在还冷吗?你身体还疼吗?你在那里孤单吗?嘉豪,你总是那么贪新鲜,这个世界上的人和事,对你来说都很乏味了是吗?如果不是,你为何非得要离开我们呢?

唉!往日的那些美好,也都跟着你一同走了吗?你可真贪心,竟连这些都一起带走了。我真的好想你,好想你,你知道吗?

依依就这样一直在心里和陈嘉豪对着话。房间里每一件东西都能勾起她对陈嘉豪的想念,她泪眼婆娑。如果没有孩子,她真想随陈嘉豪一起走了算了。

依依躺在床上辗转难眠,被子里仿佛还有陈嘉豪的余温。依依感觉到陈嘉豪没有走,他还活在她的心中,活在她的身体里。她感到他还刚刚吻过她的唇,长发上还留有他抚过的温柔 ,他的大手才刚刚攥过她白皙的小手,她的身体里还有一个他给的小生命在茁壮成长。他那转身一回眸的笑脸总是在她的眼前晃动。

“嘉豪,你回来,再吻我一下再走好吗?”依依望着门口自言自语,她抱住陈嘉豪的睡衣又哭了起来。

望着床头柜上的烟灰缸,依依仿佛看见陈嘉豪正靠在床头,眯着眼睛囗吐烟圈。他总是会那么调皮的朝她眨着眼睛,跟她讲一个非常有趣的笑话。依依又伸出手去摸陈嘉豪,可是她什么也摸不到。

依依艰难地爬起来,坐在陈嘉豪的灵堂前,望着他的像片发呆。她又给他上了三根香。依依已记不起今天一共给陈嘉豪上过多少次香。她只要想陈嘉豪想得喘不过气了,就会去给他上香。除了这样,她别无办法缓解心中的痛苦。

陈嘉豪曾站在依依正坐着的位置上,旋转着身姿,跳芭蕾舞给依依看。那时候他可真逗,像个女孩一般轻盈又妩媚,明眸顾盼生辉。可如今物是人非,乐场变成了灵堂。依依泪如雨下。

依依就这样一直坐在陈嘉豪的灵堂前,从凌晨一点半一直坐到五点钟。

前半夜爸爸和舅舅他们坐在陈嘉豪的灵堂前聊天。说是聊天,其实多数时间都是在抽烟和沉默。

十二点钟,舅舅回去了。爸爸一个人望着陈嘉豪的照片,一根接一根地抽烟。一点十分的时候,爸爸接到电话也走了。留下陈嘉豪的遗像,孤独地望着偌大的房子。

依依从那天晚上被带走到现在,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好好睡过一觉。带着身孕的她累得已经快虚脱了。几次进入睡眠状态其实都是伤心地晕了过去。可是一旦清醒,痛苦就又将她包围。

依依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被上了极刑的人。仿佛有无数把尖刀在她的皮肤上一道道划过,直戳她的五脏六腑。那些带着锯齿的刀,每一刀进入她的体内,都会将她的脏器搅得血肉模糊。她痛得呻吟不断,小声啜泣着呼唤陈嘉豪的名字。她痛得无力行走,扶着墙慢慢挪回到床上。

依依仰面躺着望着天花板发呆。几分钟后她又爬了起来,像陈嘉豪想她那样翻看着衣柜。她从衣架上取下陈嘉豪最近常穿的几件衣服,抱在怀里,盖好被子,然后闭上眼睛。

那些冰冷的衣服终于被依依暖热了,她感觉舒服了一点。依依以为自己正紧紧抱着的就是陈嘉豪,孤单的心得到了些许慰籍。她终于睡着了,这是她这几天来第一次正式的进入梦乡。

依依这些天睡觉都不关门的,因为陈嘉豪在外面厅里。她给他留着门,她不忍心将他一个人弃之门外。

早上刘阿姨煮好早餐,来到房间看望依依。看她正睡得香甜,又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生怕吵醒她。刘阿姨知道依依心里苦,看她憔悴地不吃不喝,不眠不休,真为她和肚里的孩子担忧。

为了陈嘉豪,刘阿姨觉得自己必须照顾好依依和她肚里的孩子。刘阿姨专门去药店买回来一些健脾开胃,又滋补血气的中药材,同乳鸽煲在一起,给依依调养身体。现在她们俩成了相依为命的亲人。

刘阿姨和依依虽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却又有着任何一种亲密关系所没有的特殊感情,他们能从彼此的身上重温到陈嘉豪在世的美好。

陈嘉豪开追悼会的时候,来了很多人。有亲戚、朋友、公司的全体员工、往日的合作伙伴、还有所有能联系到的同学。人们各个心情沉重,有的泪光盈盈。谁也想不到陈嘉豪会突然与世长辞。

依依自从毕业已经和同学们很少联系。这次大家又见面,一切好似回到了从前,倍感亲切。想着自己最亲爱的人就这么消失得无影无踪,依依又是泪流满面。原来陈嘉豪说好的在自己结婚的时候,要请上全班的同学来参加他的婚礼。如今同学们都来了,却是来送他去另外一个世界。真让人难过呀!依依心中的悲痛已无法言说。

依依越是和同学们相处,就越是想念陈嘉豪。同学们个个来安慰她,连以前那些羡慕和妒忌她,不愿意和她来往的女同学,现在也非常同情和可怜她的处境。她们纷纷来安慰她,有人问她是否打算生下肚里的孩子,她们希望依依慎重考虑。她们告诉依依要为自己的将来多做打算。

“陈嘉豪已经走了,你的路还长着,难道你就为了他的这点家业,要为她守寡,为他生孩子吗?”同学关切地望着依依。

依依听了同学的话,心里像刀割般难受。这些话语虽然不是很中听,但却言之有意,刀刀见血。什么时候,这个孩子竟成了她守望财富的目的,她可从来没有过这种想法。为什么世俗的眼光总是这么狭隘?

“我爱嘉豪,嘉豪也爱我。这个孩子是我们两个人共同的结晶。这是他留给我唯一有温度的东西,其它的都是浮云。嘉豪想要这个孩子,我也想要。为了他,受再多的苦,我也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依依语气坚定,态度明确。

“你有没有想过孩子一生下来就没有爸爸,你得独自面对很多事情,你将来一定会后悔的。”同学苦口婆心地劝慰依依。

“你们谁也别劝我,我的事情我心里有数,只要孩子在,嘉豪就永远和我在一起。谢谢你们,真的很谢谢你们的关心。”依依真诚地感谢着同学们的关怀。

其实,依依听了同学们的劝告,也是痛苦万分。她没想到自己为了追求简单单纯的爱,却要受到这么多现实的桎梏。

最初她和陈嘉豪在一起的时候,有人说她现实,说她爱慕虚荣。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为什么和陈嘉豪走在一起的。那就是因为陈嘉豪爱她,她也爱上了他。

为什么人们不相信真爱呢?就当自己是一个很现实的人吧。既然这是一种可耻的行为,那为什么他们又希望自己现在要现实一点,要为自己多做打算呢?


连载风云录

第四十九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