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小保安

看日出


隔壁的印象城新招了一批保安。一个个保安年轻力壮,穿上制服,更是帅气十足。

记得有个小伙子,初来时白白净净的,一双大眼睛清澈明朗,见人就腼腆地笑笑。

他每天迎着初升的太阳,笔直地站立在车库门前,负责指挥着车辆的进入。

疫情初期,他戴着白手套和口罩。脸上只露出骨碌碌转动的大眼睛。

随着疫情的发展,后来,他穿上了防护服,戴上了护目镜。只见他手持测温仪,虽然笨手笨脚但是一丝不苟地给司机及车里的乘客测量体温。看上去就像个刚从太空返回的宇航员。

因为工作太认真,测量体温时坚持不漏掉车里的任何一个人,以至于使后面等待入库的车辆排成了一条长龙。

看着车子越集越多,他也着急。护目镜上已经升腾起白茫茫的一层雾气。就这样,他一天要忙8个小时,几乎不停歇。在这样的岗位,还好年轻,否则身体真的会吃不消。

他不停地挥手,车子在他的指挥下鱼贯而入 ,那飒爽的英姿,就像是在指挥着千军万马。

后来,防疫降为二级响应,他脱掉了防护服,只戴着护目镜和口罩。身体灵巧了许多,人也活泛起来了。

没事的时候,他也会走动走动。他看看路上的行人,偶尔也看看天上飞过的小鸟,听听鸟叫。想着自己小时候用自制的弹弓打鸟,那是快乐的童年,一去不复返了!他挠挠头,笑了。兴许是熟悉了的缘故,与熟人见面开始点头微笑。

再后来,疫情降为一级响应。他只戴着口罩,拿着测温仪工作。再碰面,眼睛眨眨算是打招呼了。那双眼睛,炯炯有神,当他盯着天上飞过的鸟看时,仿佛要把它看下来。

他也看流云,看它在天空中变换出不同的形状,然后随风去流浪。看他那痴痴的眼神,他一定在想:“哪一朵云会漂过我的故乡?能否带去我对故乡亲人的问候?”

“因为疫情没能回家过年。父亲是否又增添了白发?母亲的皱纹又深了几许?奶奶该不会又倚窗眺望着我回乡的路了吧?对不起奶奶!让您失望了!”

最近又一次经过,他已经摘下了口罩,我看到了焦糖色皮肤的他。恍惚间,我将脑海中之前的那个他与此时的他做了比较,虽是同一个人,却是更加成熟了。

看到我,他裂开嘴笑了,路出雪白的牙齿,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显得更加深邃了!

我分析着:他每天站在那儿,迎着太阳,他不能转身避开阳光,因为那是他的工作岗位,职责,所以,一天一天,白皙的皮肤就晒成了焦糖色。

望着他焦糖色的皮肤,我在想:勤劳的农民整日在太阳底下劳作,皮肤晒得黝黑。黝黑的皮肤,即是农民的本色又是土地的颜色!我们的祖先,就是在黝黑的土地上刨食的。

我为他肤色的改变和成长感到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