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妈》徐伊万一边逃离妈妈控制,一边改造妻子,情感勒索会复制

文|新面纱

来源|公众号:新面纱(XMS-2018Y)

看完徐峥自导自演的《囧妈》,感触很深,看电影的全程,我都比较淡定,毕竟,这是一部披着喜剧的外衣,讲诉一个严肃现实问题的写实电影。对于我来说,笑点并不多,却在徐伊万的妈妈卢小花千辛万苦来到莫斯科,登上舞台忘情地演唱时,我一瞬间就泪目了。

我很能理解一个女人,一个妈妈,一个妻子,一个婆婆多重身份的为难,既要做别人,又要做自己的艰难。

为什么卢小花要坚持坐六天火车来到莫斯科演唱?难道仅仅因为闲得慌,弥补年轻时因为迟到失去演出机会的遗憾吗?

并不是的。

其实真正的内涵,是在隐忍地表达:我也要做自己,我要将人生中失去的那份情愫和身份,找回来。

卢小花在火车上一路“作”,徐伊万根本无法理解,也无法感同身受,甚至觉得妈妈太无理取闹,太难沟通了。

其实这并不是“作”,而是一位母亲的自然反应,一个女人,只要跟儿女在一起,她就只记得自己是母亲,忘记了自我。

她的潜意识里,女人就该为儿子而活,所以,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儿子好。

作为一个局外人,我相当能理解徐伊万内心的压抑和苦楚:一方面与妻子关系紧张,婚姻不幸福,即将面临离婚;另一方面老母亲步步紧逼,各种管束自己的生活,插手自己的婚姻,变着法子催生孩子。

这些,都像一块巨大的石头,压着徐伊万的内心,喘不过气来。

在所有亲密关系里,一个巴掌拍不响,母亲想要处处控制儿子的生活,其实是出于她所理解的“母爱”,但这种母爱,却是徐伊万最抗拒的“爱”。

但他却没发现,自己一边在控诉母亲对自己进行亲情控制,想要逃离,想要做自己,不想活在母亲的假想之中,却忽略了,原来,情感勒索也会复制。

情感勒索就像一个怪圈,会恶性循环,徐伊万受妈妈的影响,也将这种控制强加到妻子的身上。

自己对妻子的要求和幻想,跟张璐本身的性格背道而驰,所以张璐拼了命也要离婚。

美国心理治疗师苏珊·福沃德写了一本书,叫《情感勒索》,书中详细地论述了情感勒索的形态、影响和如何冲出这种困窘。苏珊认为,情感勒索就是以爱为名的操控游戏,勒索者和受害者之间,会产生恶性循环。

下面就来分析一下,情感勒索对亲子关系和夫妻关系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第一代情感勒索者:卢小花,想要控制丈夫,压抑酗酒而亡后,转而控制儿子

卢小花是一位丧偶的单亲妈妈,年轻的时候因为爱情跟徐伊万的爸爸徐翔走在一起。

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卢小花和徐翔也没有逃过这种宿命。两个年轻人长期一起生活,难免磕磕绊绊。再加上卢小花太爱徐翔,虽然电影里没有明说,但能从卢小花唱的那首歌中体现出来,太爱就担心失去他,想要控制他,希望他按照自己设定的样子生活,一言一行都要按照自己的规定走,管他吃管他喝,管他调工作,管他交朋友。

那么,徐翔作为一个男人,一定是抗拒的,压抑的。男人抗拒妻子的约束,失去自由,当无法沟通的时候,就会用武力解决夫妻之间的问题,于是,徐翔家暴了卢小花。

这对夫妻,一个在不断索取,一个在不断反抗,互相折磨;一个为了儿子舍不得离开,继续煎熬,一个酗酒度日,家暴恶行,夫妻渐行渐远。

卢小花知道他们的婚姻出了问题,却不知道问题出在哪,不知道自己对丈夫的控制已经对他造成了深刻影响。

在这段婚姻中,没有赢家,夫妻二人都输了。

徐翔喝酒死后,卢小花转而将人生目标建立在为儿子而活上,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儿子好。

管他应该吃多少块红烧肉,几时喝水,不喜欢吃小番茄也得吃,不喜欢喝粥也得喝,不生孩子也得生。

被勒索者:徐伊万,与母亲强烈争吵反抗

处处受母亲约束和控制的徐伊万,跟母亲根本无法正常沟通,一言不合就强烈争吵,吵得厉害处,卢小花还动手打了儿子一巴掌。

长期遭受情感勒索的一个重要影响便是:沟通失效

《情感勒索》里说:“正因为情感勒索的受害者已经对负面评价、反对意见、压力以及反对过度等习以为常,他们不会再和情感勒索者分享生命中的重要时刻。”

举个例子,当卢小花(勒索者)询问徐伊万(受害者)吃不吃粥时,徐伊万表示自己不吃,这就代表受害者在表达自己的意见。

当徐伊万不想接电话时,卢小花又质问他为什么不接电话,二次重复问他要不要喝点粥。

这时,徐伊万彻底失控,他俩沟通失效,于是产生了激烈的争吵。正因为卢小花永远无法理解儿子为什么总是那么不听话,跟自己对着干,徐伊万才不想,也不敢告诉她,自己和张璐离婚的消息,因为担心勒索者会对受害者继续产生负面评价,反对意见。

第二代情感勒索者:徐伊万,复制母亲的情感控制,企图改造妻子

徐伊万作为一个四十岁的男人,事业有成,却婚姻不顺。他和妻子明明相爱,却又相杀。他将妻子的台灯修好,以为她会喜欢。然而张璐从见到台灯的第一天起,就讨厌它,觉得它很“做作”。

妻子和他一起创业,只想拿回自己付出的那一份回报,徐伊万为了打击张璐,不惜用免费送给客户的方式报复妻子。

他太想在婚姻中争个输赢,让妻子服从自己,只因为,他还爱着妻子,不想就此离婚。

他们闹离婚,不是因为没有爱,而是相处的方式出了问题。徐伊万复制母亲的婚姻模式,用索取和控制的方式,企图改造妻子,让她成为自己幻想中的人设。

但张璐是个独立的女性,有自己的情感,有自己的思想,不可能按照丈夫的方式走下去。

当他们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的时候,张璐选择离婚的方式,来逃离徐伊万对自己的索取。

被勒索者:张璐,以离婚的方式逃离情感索取

张璐是这部电影里难得的有自我意识的角色,她是一个几近完美的女人,能够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能够打理自己的事业,能够独立地生活,也能体谅婆婆的不易,劝徐伊万抱抱他妈妈,多去看看她。

无论是妻子,职业女性还是儿媳,张璐都能做得很好,但这样的好,徐伊万和婆婆都没有看到。

徐伊万觉得妻子不符合自己对妻子的幻想,在他的意识里,妻子应该是一个对自己惟命是从,像他母亲那样为了丈夫和儿子而活的女人。

婆婆觉得,儿媳就应该为了丈夫牺牲自己,遵守妻子的义务,结了婚就得生孩子,哪怕做试管也在所不惜。

甚至打电话给张璐,告诉她:婚姻是要有一个人牺牲的。言下之意,就是让张璐放弃自己的事业,回归家庭,生儿育女。

当丈夫和婆婆都来对自己进行道德绑架和情感勒索时,张璐没有像徐伊万对他妈那样又吼又叫,而是克制自己,希望尽快结束这段让她压抑的婚姻。

《情感勒索》说:“情感勒索经常让人陷入突如其来、有苦说不出的窘境。大部分受害者都压抑这些不快的感受,却导致它们以被压抑的形式浮现出来,如抑郁、焦虑、暴饮暴食、头痛等一系列生理和情绪表现,都是这些感受的间接表现形式。”

是受害者也是勒索者的徐伊万,冲出情感勒索的迷雾,是时候做决定了

1.母子间的和解

徐伊万跟妈妈在火车的包厢里朝夕相处了六天,面对妈妈无处不在的“爱”感到无比压抑和抗拒,见面就吵,一言不合就闹翻。

徐伊万真正的人生转折点,是在认识娜塔莎之后。娜塔莎在面对未婚夫的背叛之后,能够勇敢地将订婚戒指丢弃,并鼓励徐伊万摆脱母亲的控制,逃离那段互相折磨的婚姻。

徐伊万挣扎了很久才鼓起勇气,将内心的真实想法告诉妈妈:他讨厌妈妈这种“我都是为了你好”,打着爱的名义行控制之举的行为。他想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渴望真正断奶。

全剧也在这里迎来了高潮部分。

卢小花听完儿子的控诉,明白了,知道自己对儿子付出太多,索取也太多,独自一人提前下火车,来到一片雪地上,一个人静静地待会。

也在这片雪地上,他们母子真正做到了和解。

卢小花告诉儿子当年徐翔酗酒的真相,对她进行家暴,让儿子明白,作为一个女人,一个妻子,一个妈妈,有多不容易。

卢小花说:“你只能看到他是你爸,但你看不到他是我丈夫。”徐伊万才开始理解母亲,才开始明白,婚姻不幸福,不是一个人的错,而是两个人的问题。

面对黑熊的袭击,卢小花勇敢挡在儿子的前面,徐伊万才明白,原来母爱这么无私又伟大。

一个母亲,可以为了儿子去死,不顾任何回报,作为儿子,又能为母亲做什么?

在这一刻,母子间才真正和解,归根结底,还是两个字:理解

徐伊万不再反对妈妈去唱歌,去演出,而是支持她去完成自己没有完成的梦想,去过她想要的老年生活,去做一次真正的卢小花。

而卢小花也不再强留儿子不要离婚,不再强迫他生孩子。真正意识到,儿子不仅仅是我的儿子,他还是他自己,儿媳也不仅仅是儿媳,她还是她自己。

2.夫妻间和平离婚

一个人成长的标志,不是看他的年龄多少,而是看他的心理成熟度。

徐伊万跟母亲和解后,真正开始懂得婚姻,才意识到自己和张璐之间存在的根本问题。他才真正明白,就算自己爱张璐,也不能用改造和控制的方式来苛求她,让她按照自己安排的路线走。

这无论是对张璐还是对自己,都是一种不现实又痛苦的相处方式。

徐伊万开始放下这段婚姻,是在参加谢尔盖外甥女的婚礼上,尽情地喝酒,让自己痛快得醉一次。

醒来,他给张璐发短信,告诉她:“离婚协议我已经签好了,我把一切都跟我妈讲了,并没有我想象得那么难,我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那种感觉真好。一直以来,我们总是在争吵,可我们的出发点都是对彼此的爱,只不过,这份爱是希望对方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就像我对你一样。这六天的旅行让我明白,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每个个体都应该是完整的。爱不是控制和索取,爱是接纳和尊重。可惜我明白得太晚了。”

看到这则短信,张璐终于露出久违的微笑,终于释然了,那份被理解和接纳终于得到了。

影片最后,徐伊万和张璐还是离婚了,对于我来说,有点小遗憾,我以为徐伊万会在明白婚姻以后,会改变自己对妻子的控制,两人重新和好如初,就像跟妈妈和解一样。

但电影没有。

电影用离婚的方式,告诉人们:两个不一样的个体,夫妻双方都无法改变自己的时候,分开就是最好的和解,分开才是对自我完整性的最好成全。

《情感勒索》里说:“情感勒索也许不会威胁我们的生命,但会夺走我们非常珍贵的一项资产—自我完整性。自我完整性反映着我们的价值观和道德感,是我们用以辨别是非的中枢。

总结:

无论是面临畸形的亲子关系还是不和谐的夫妻关系,当你想要摆脱情感勒索,想要解决这种失衡的局面时,就应该勇敢地解除恐惧和自我束缚这两个情绪键,放下你的责任感,让每一个个体都能成为最好的自己,去实现他的完整性,那么,我们的亲密关系,便轻松得多了。

-end-

作者简介:新面纱,原创情感作者,专栏作者,专注于探讨婚姻、两性话题,左手带娃,右手写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