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山海相兽图》第十章 荧光蘑菇

目录和简介

上一章:丛林地道

文/北城十尧

我一把扯开大柱,端起枪定眼一看,原来是一只大肥老鼠趴在一具成了骷髅的尸体上。我转身就给了大柱一脚:“瞅你长这么大个,连个老鼠都怕,咋当兵呢?”大柱嘿嘿傻笑着说:“俺又没看清楚这旮旯,还以为骷髅活了,嘿嘿。”

连长把老鼠赶走,查看了一下尸体上的衣服对我们说:“这应该是一个美国大兵,你们看他胸前有一块狗头牌,从衣服的腐烂程度看应该是死了七八年了。”

老李上前翻看尸体看有没有能用的装备,结果只翻到一把转轮手枪,一个指北针,一张破旧的防毒面具,一捆炸药,一个拐型手电还有一个奇怪的椭圆形徽章。老李捡起徽章瞅了瞅说:“挨球的美国大兵的徽章上咋还有米老鼠?”

我拿过来一看,果然黄绿色的牌子中央画着一只白色的卡通老鼠。连长告诉我们,这老鼠徽章实际上隶属于美军在越南战场上的一支特殊部队——坑道鼠。当发现有越南人挖的地道时,他们就携带很少的装备进入地道探测敌情,有必要时就用炸弹炸毁地道。可当时越南地道的陷阱太多,很多坑道鼠下去之后就再没上来。

我看着散落一摊的骨头,心里奇怪这个倒霉的大兵到底是怎么死的?“哎呀妈呀,疼死我了。”三排的那个东北兵林子在后面喊了一声,我们急忙跑过去,原来他一脚踩空踏入了一个大坑中,脚板被下面的尖钉刺了个通透。大家赶紧帮忙把他抬上来,简单地进行了包扎。我用手电照看四周,果然这种陷阱到处都是,地面上,墙壁上满是尖钉做成的陷阱,那个美国大兵估计因此受伤,不治身亡。

我们刚刚逃离兽口,又冒失地进了充满陷阱的地道里。

八人商议,往回走估计双角野兽还没离开,倒不如顺着地道向前,看有没有别的出口。连长走在最前面,我紧挨着他,老崔和大柱架着受伤的小林也紧跟着,后面是孙德才,老李还有三排的通信员小丁。地道里霉气很重,视野不清,我们都把手电筒打开,生怕谁一脚踩空掉到陷阱里。

地道里很凉快,不像丛林里那么炎热,但时间久了总有种被活埋的压抑感。我们加快速度来到了一处小洞穴里。里面摆着四五张吊床和一些锅碗和桌子,应该是一个士兵生活区。这些东西全笼罩着一层厚厚的灰,看起来好久没人用了。

“大家来看看这是些啥玩意儿啊?”大柱说道。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看到和生活区联通的另一处洞穴里摆了几个箱子和一些散落的枪支,那箱子上面用中文写着“武器”二字,原来是一个小型的弹药仓。

为什么是中国字?那是因为这些武器装备是60年代中国援助给越南人的,那时中越关系还在蜜月期,而如今却成了撕破脸皮的敌人。

大柱和老李检查了这里的装备,只有几个手榴弹应该能用,剩下的因为年代久远,全成了废铁。

孙德才凑到我身旁说道:“排长,你说这里会不会有坦克啊,嘿,要有了坦克我们还怕个锤子?”我白了他一眼说:“呸,你小子想的倒好,就算真有坦克这狭窄的地道你能开出去?哎,孙德才?”正说话着他突然往下一滑跌进了一摊水里,我赶紧揪住他的枪想把他往上提。

“排长不对啊,这脚底下...怎么...怎么这么滑,蹬不上力啊。”孙德才已经喝了几口水。其他人听见响声赶忙跑来,费了半天劲才把他拉上来。我一看刚才地上的水洞,心想这不是越南人的“U型水牢”吗?

我曾在战前军事课上看到过这种古怪的水牢。他们在隐秘的地方挖一个u型的地洞,在沙土表面涂上油并灌满水。这样有敌人跌入陷阱就会滑到U型洞底部,怎么爬也上不来,最后活活溺死。好在我拉的及时才没让孙德才变成水鬼,不过这前方陷阱重重,我们真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孙德才坐在地上不停喘着粗气,他刚才喝了不少水,估计肚子已经鼓成圆球了。“排长你看那是什么?”孙德才忽然看到水滩边的墙角下有一片若隐若现的光点,那亮光呈青蓝色,忽忽闪闪,映地周围岩石一片暗蓝色,在黑暗中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气氛。

我心里一惊,踩着墙壁边干燥的地面探了过去。转过了墙角,一大片蓝光出现在我们眼前。果然和我猜的一样,这是一片发着蓝色荧光的蘑菇。这些蘑菇大大小小,横竖错综地生长在一片水滩地旁,它们的样子与普通的蘑菇并无二致,只是在菇把和菇伞上星星点点地散发着蓝色荧光,就像是一个个小巧的灯笼一样。

大家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在这黑暗的地道中竟然有这么神奇的植物。根据《山海相兽图》的记载,这种发光的蘑菇会不会就是所谓的灵啖,它是驭兽术里的兽食,能够驯服双角麒麟。

三排的通讯兵小丁看得入迷,不知是不是肚子饿了,他竟然跑上前去用手拔出了一把蘑菇,就要往嘴里送。

老李见状一把打掉他手里的蘑菇,呵斥道:“你个挨球的混小子,不要命了!你不知道越是古怪的蘑菇越有剧毒?”

我将掉落的的蘑菇捡起来看了看,它周身白色却泛蓝光光,顶部还有些细小的红点,闻起来有一股说不出的腥味,这样古怪的菌类植物似乎含有剧毒,可为什么能作为灵啖?难道这种植物身上还有更大的玄机?

为了以防万一,在离开的时候,我摘了一大把荧光蘑菇放进军包中。我们在黑暗中慢慢摸索了三四个小时,终于来到了一片稍微宽敞的一个空间里。手电一照,发现前面的路分成了两个洞,这可怎么办?

我们先原地休整,简单吃了点干粮补充了水份,几个小时的连续拼命让大家都筋疲力尽。这越南人挖的地道交错纵横,稍微偏离方向就不知道去哪了。我们最后决定走右边的山洞,因为来的时候一直往下走,现在应该选一条朝上走的地道。

这条地道不像之前那条又矮又窄,随着我们的深入,它变得越来越宽也越来越高。大约走了一个小时,我瞅见前面有一条亮光,忙招呼大家跟上。但等到跑近一看,原来只是到了一个稍微大点的溶洞里,溶洞大概有七八米高,顶端有一条狭长的裂缝透下了些许光亮。

本以为能找到出口,可环顾一圈周围还是地道入口,刚刚燃起的希望现在又被浇灭了,老董一脸不爽地瘫坐下来:“他奶奶的,好不容易跑了这么久,没想到又是白忙活。”

“吴大牛,你看看前面是什么?”连长没有回头,朝着前方指了指。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见不远处的一片低洼里似乎有些亮光。我以为那是一个出口,可走近一看那里竟然是一个蓝色的浅水湖滩,在湖水底部是一片泛着青蓝色荧光的蘑菇群。

湖面在荧光的衬托下波光粼粼,把我们的脸也映照成了蓝绿色。这样一片蓝色蘑菇湖滩若放在山林旷野里,肯定是人间仙境,但此刻在这昏暗幽冷的地下山洞里,青蓝色的荧光却散发出一种诡异的气氛。

“你们快看,水里面有一具尸体!”年轻的小丁突然喊了一声,我朝前望去,不远处果然有一团黑色的物体漂浮在荧光的湖面上,可那尸体形状怪异,远看不像是人,倒像是个动物。

在距离更远的地方,我又发现了七八具大小不一的尸体,它们全都平躺在水面上,一动也不动,很多气泡在尸体周围冒出。

这是什么情况?我正想走近查看,忽然感觉周围有些异样的声音,便将耳朵凑到前面去仔细听。

“吴大牛,你在干什么?”老董用光晃晃我的脸。我没有理会他,而是把手电筒打到溶洞顶上。这一照不要紧,大洞顶部全倒挂着密密麻麻的蝙蝠,它们全身是黑色的绒毛,前肢发达,但腹部却是一团白毛,一张布满尖牙的大嘴占据了几乎半张脸。它们受到了生人的惊扰,正不安地嘶叫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