匹夫传奇(五)首进派出所

字数 2315阅读 290

第四章 哥,你太威猛了 回顾

第五章    首进派出所

      这时候锤子和所有流氓已经开上金杯遁走,两个警官越过人群,找到报案的一个护士,听她说了情况,就直接前往黄国庆的病房。

     高竿见来了警官,怕惊到黄父,招手叫黄建东出来。来到走廊,两位警官一左一右站到黄建东身边。

     “是你刚才打架了?”老警官老冯问道。

     “是,自卫。”青年不羁地说,然后拿出一包云烟作势要抽一根。

     女警廖端伸手夺过香烟,唬道:“医院不能抽烟不懂吗?跟我们去派出所录口供!有人将你告了。”

     黄建东苦笑一下,说那走吧,老冯看这小伙的气质,不同凡响,气场很大,手指有老茧,拳锋磨平,怕是有点来头,本来这种流氓打架斗殴只要没死人可管可不管,但感觉这人身上有大案子可以挖,说不定有立大功的机会,于是一个眼色,廖端领会,拿出手铐,高竿不乐意了,他也是常去派出所的人,石峰派出所的警察大多认识,说:“别介啊,冯叔,廖警官,这是我同学,刚回来,没伤人啊。”

     “滚一边去,有你事没?有就一起走。”老冯不由分说,带走黄建东,黄建东也很配合,说手铐不用了,我又不跑,给高竿抛个“没事”的眼色,顺从地走了。

     这时候,走廊的尽头,马医生看到这一幕,拿出手机,用手轻拂一下额前流海,拨出一个电话......

     来到石峰派出所,黄建东被关进了羁留室,四壁空空,中间一张厚重的实木桌,老冯坐在他对面,廖端在老冯旁边坐下,摊开记录本。

     “姓名?” 廖端问。

     “黄建东。”

     “年龄?”

     “26。”

     ......

     “说说吧,怎么回事?”

     黄建东刚想说点什么,门口进来一个戴眼睛的警官,说:“老冯,你出来一下。”

     门外,戴眼睛的警官跟老冯嘀咕了一阵,老冯回来了,叹口气坐下,说:“黄建东,我们查了,你涉及七年前一件伤人案子,虽然事主不追究了,也过了追诉期,但是我奉劝你一句,不要再犯事,今天的事你先写下来,我们等下找你。”说完跟廖端说,“我们出去一下,附二医院有医闹....."

     老少警官走后,便再没人理黄建东,他摊开纸,稍一思索,写了起来,不知过了几个小时,年轻女警廖端才又进来,用玉葱一指,你,出来!黄建东狐疑地起身,在出口廖端拿出一张纸一支笔,扔给黄建东,说,签字,你可以走了。黄建东一看是出门登记表,就签了大名,继续狐疑瞟廖端一眼,甩头往外走。

     “别再犯事,否则迟早抓你!”女警在后面扔下一句脆耳的恐吓。廖端回到羁留室,看到桌上的信纸,一脸错愕,两页纸竟然全是英文!

     出口处高竿站在嘉陵摩托旁边,正在打电话,一抬眼看到黄建东,又是一惊,电话离开耳朵:“嘢?你咋出来了!我托张诚正要来捞你呢!”

     “不知道,”黄建东两手一摊,“不管了,爱咋咋地吧。”

     “没事就好,我们去医院安排一下护士照顾老爷子,晚上兄弟请你吃大餐接风!巡香记!”高竿替他作了主。

     两人刚要上摩托车,一辆红色polo开了过来,车里有音乐飘出来,是黄征的新歌《爱情诺曼底》:“曾和你相爱如天命难违的凑巧,为何与你对决变成轮回的纷扰......”,车停下,马云芳探出头,说:“黄建东,上车,跟你说点事。”

     高竿识趣地一踩车发动打着了火,拧着车把,边启动边说:“晚上巡香记别忘了啊!大桥旁边那家。” 说完一声吼飙去,不见了踪影。

     黄建东只好上了马云芳的车。“你下班了?”他说。他已经隐约感到他从派出所出来跟这个漂亮的医生有关。

     马云芳点点头,开动polo,说:“英雄,我带你去个地方”。几分钟后车开到江边,两人下车,太阳的余辉照在江面,有白鸥从江面掠过,一阵凉风,马云芳裹了裹白色的休闲西装,面孔一抹红晕,说:“我很好奇,你以前干什么的?能告诉我吗?”

     黄建东深邃的眼睛望向远处,点了一支烟深吸一口,沉默片刻,转过刚毅的脸,看着马云芳,极端不懂风情:“我不想说。”

     “好吧,那你回衡州有什么打算?我们好像挺有缘,有什么可以帮的我帮你,伯父在医院我帮你看着,你去忙你的。”

     才认识一天不到,马医生仿佛已经开始进入角色了,黄建东心想,真的爱情有这么快吗?怎么感觉像拍电影啊!

     “今天派出所是你打过招呼的吧!”

     “对,我给我爸打电话,他让我直接去找分局徐叔叔,给他讲了事情的经过,作了担保,徐叔叔帮我跟派出所又打了电话,所以花了好久时间。”

     “你爸是谁啊?很大的官吗?”

     “对啊,马为民,马市长是我爸,”马云芳骄傲的说,平时她可从来不自耀自己的家庭背景,在医院也只有院长知道,今天却觉得非说不可,在医院看黄建东对父亲受伤的态度,绝对是个孝子,既然是孝子,人也坏不到哪儿去,这种武功超高的绝世奇男子,必须迅速引起他的重视。“但是他不方便插手基层公安的事,所以叫我直接去求徐叔叔了,我爸说那是你什么人啊要使我这把牛刀,我说是妈咪的救命恩人。呵呵!” 她夸大了辛苦,其实分局的领导一看马市长的千金来捞个人,一问不是什么案子,巴结还来不及,哪有什么求不求的。

     黄建东觉得,马云芳笑起来很甜很好看,露出洁白的牙齿,声若黄鹂,不禁有点恍惚,于是很搞笑地一弯腰一鞠躬:“多谢马大小姐。”

     “别叫我小姐,多难听,也别叫我马医生,平时叫我云芳好了。”

     ......

     夜色下,石峰区南面的香江水岸别墅区里的一栋豪华别墅里,大厅里橘色的欧式水晶大吊灯照得通亮,华开江坐在客厅沙发上,对面是锤子和手臂打着绷带的杨子。这两人都是华爷的手下,华爷的华府地产,自从搭上了常务副市长孔茂林这条线,在衡州发展得迅猛,拿地建楼,拆迁开发,顺风顺水,在本市房地产业是一支独秀。

     杨子管着公司旗下的沙场,锤子手下一帮亡命之徒,负责拆迁那一块业务。两人跟华爷讲起今天的遭遇,说哥几个经过与一愣小子苦战几百回合,硬是打不过那混蛋,请大哥为我们报仇。华爷今日的身份,已然对打打杀杀不感冒了,这帮二货还是不上路啊,老子做正行了还瞎折腾,但是动我的狗总归就是打我华爷的脸,江湖事江湖了,思量片刻,拿起了电话:“黑子,有件事你处理一下......”

下一章 第六章 杨子的克星

《匹夫传奇》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