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在这里 你回头就好

文 / 烟花脆

 

群山中一个人数不多的门派,正在举行新任宗主接任仪式。

新任宗主童玉本是老宗主的小徒弟,因极有天赋深受老宗主喜爱。在老宗主过世之后,门派也曾出现分化,出门游历归来的童玉打败众师兄,成功接任新宗主。

童玉这次归来,还带了一个一岁多的小女娃。众人没有询问过童玉这些年的经历,也默认了这个小女娃宗主女儿的身份。

 

无极宗在江湖上名气并不大,弟子也不算众多。能够存续到现在的第十二代,完全靠着低调。无极宗的人,从不在外惹事,也不会刻意争名夺利。只有附近一些城镇的人,知道在这山中有这么一个门派。

 

今年新收的弟子中,有几名孤儿。近年来灾荒瘟疫总有发生,无极宗也收留了一些孩子。

童玉回到自己住的小院,看到童欣欣正认真练剑,他露出欣慰的笑容。这个女儿其实是他捡来的,想不到她竟然很有天赋。

 

童玉还有两名很出色的弟子,大弟子江博远二弟子韩泰华,他们都是这附近的人家送来学武的。童玉希望这两名弟子未来能闯出一片自己的天地,为无极宗打响名号。

新收的弟子中有一个女孩,因为年龄相当所以安排和童欣欣一起住。虽说是女孩也要同其他男孩子一起训练。

“这位是你们的小师妹叫子宁是吧。”童玉一脸怜爱,看着怯生生的小女孩。

“我叫凌子宁。”女孩声音低的只有近处几人能够听到。

“子宁不怕,有师姐保护你呢。”原本最小的童欣欣也终于变成师姐了,天天带着凌子宁到处玩耍。

 

时光飞逝,当初的小女孩也都长大。因为一直和童欣欣在一起,凌子宁自然也有更多机会接触到宗主喜爱的两位徒弟。

四人经常一起上山玩耍,一起下山去镇上游玩。看似和睦的四人,私下都各有心思。

 

“小师姐你要的东西我买回来了,子宁你也在啊,大师兄带回来好多好吃的去找大师兄要。”韩泰华进门看到凌子宁,像宠小孩一样摸摸她的头。

子宁看了一眼还在整理东西的童欣欣,一路小跑去找大师兄。

子宁也知道这是韩泰华支开自己的理由,看着心心念念的师兄只把自己当妹妹,子宁心里说不出的难过。可是在看看优秀的师姐,除了有天赋练功从来没有偷懒过,这么优秀的师姐自己又怎么比得过呢。

“子宁快来,师兄给你带了好吃的呢。”江博远早就看到远远过来的子宁,开始热络的叫她。

明眼人都看的出,大师兄江博远对子宁格外温柔。而子宁似乎不懂大师兄的心思,单纯当做是个可靠的哥哥。

“师兄你们可回来了,子宁很担心你们呢。”抛开刚才的不快,子宁跟在大师兄身边。

看到桌上放着大包小包的食物,子宁开心的笑起来。

江博远看着子宁这小丫头看到好吃的就能露出笑脸的单纯模样,即使得不到他想要的回应心里也是甜的。

 

花灯节是一个重大的节日,他们四个也在宗主的默认之下提前一天下山了。两个女孩平日不能下山玩耍,现在正在开心的一路闲逛。江博远和韩泰华在后面不远不近的跟着,看着这两个笑得开心的女孩。

其实江博远也知道童欣欣对自己的心思,只是他心里早就放不下其他人了。他们这种混乱的关系,江博远是看得最清的一个。

子宁看上去是个还没开窍的小女孩,但江博远知道,她心里喜欢的是韩泰华。韩泰华幽默风趣,总是给她们带些好玩的新奇玩具。不像他虽是大师兄,却显得不懂风月。只好默默守护着子宁,希望有天子宁能够明白他的心意。

 

入夜了,童欣欣看到凌子宁睡熟,整理好妆容带着今天买的礼物走出房门。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敲门。虽然江博远还没睡,但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只好装作不在房间。而这个时候住在旁边房间的韩泰华,听出了童欣欣的脚步声,躲在房间偷看。发现原来童欣欣心仪大师兄,难怪自己怎么暗示她都像听不懂一样。不是她听不懂,只是因为心仪大师兄而已。

花灯会上没有告白成功的童欣欣和韩泰华都心不在焉的。对此毫不知情的子宁像个孩子四处跑,担心的江博远紧紧跟在子宁身后。看到这一幕的童欣欣终于相信了之前的传言,可能大师兄真的是心仪这个小师妹吧。

两个失意的人很有默契的什么都不说,躲在客栈房间喝的烂醉。

玩够的子宁跟大师兄一起回来后,发现童欣欣早就回来并喝的烂醉,还似乎念念有词。

子宁一边照顾着童欣欣,一边思考她们是什么时候走散的。

而这边的江博远也一夜没睡的照顾着同样喝的烂醉的韩泰华,为了这个痴心的师弟,看来要尽早和童欣欣说明白才行。

 

听了半天,子宁终于听懂了童欣欣的话,原来她心仪的人是大师兄。在想想自己心心念念的韩泰华,子宁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在这之后,子宁变得不在那么爱玩爱闹,也会经常一个人跑到树林中发呆。这件事很快被江博远发现,他开始偷偷跟在子宁身后。他明白这个小丫头肯定是发现了些什么,一时想不通。

 

这天江博远又跟在子宁身后来到树林,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看着子宁的背影。发现子宁似乎睡着了,江博远无奈的叹口气。走过去轻轻抱起子宁,却惊醒了子宁。

“子宁乖,跟师兄回去吧。”江博远无限温柔的脸就近在眼前,让子宁脸上升起一片绯红。

子宁点点头,靠在江博远的肩上。

江博远笑笑,心想这小丫头终于是开窍了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