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归来

1920年11月12日,一艘美国开来客船缓缓停靠在天津码头。船头上站着一个梳着大背头,穿西装打领带的年轻人,在人群中格外引人注目。

“少爷,少爷,这呢,我在这呢。”

岸上的拥挤的人群中传来一个声音。寻声望去,此人个不高,光头,穿着麻布织成的衣服。一张小眼睛和高高的鼻子还有一张张着嘴的脸,在叫喊着。

“三,怎么是你来接我?不是我大哥来接我吗?”

“这大少爷原本呢是要来接二少爷的,不过临时出了点事就没来成。这不,派我来接二少爷了,二少爷几年没见到是高了许多,就是有点瘦。”

三边说边把年轻人的行李接过去。

“那你知道我大哥因为什么事吗?”

“哟,这我那可知道啊!我又不敢问。自打七月二十日就好像天天都有忙不完的事。”

三边说边整理行李,将它们一一放上车。

“好嘞二少爷,我们回家去吧。”

这时不知什么时候走出来一支穿着灰色军装的军队,整整齐齐地站他们身后。领头的正静静地看着他们。

“三,他们是谁?怎么会在我们身后?”年轻人惊恐的问。

三扭过头去看了看:“二少爷不用担心,他们是老爷的人,老爷不放心,叫了他们跟我过来。刚才因为码头人多,我就叫他们在外面等我们。”

“那他是谁?为什么这样看我们?”

年轻人用手指了指队伍中领头的说。

“他呀,他是老爷最得力的人,他是警卫连的连长。没事,他平常就这样。”

三不紧不慢地说。

“你好,二少爷,我是张剑荣,是赵司令的警卫连长。”

张剑荣边说边伸出手。

“不用叫我二少爷,叫我至卿就好了。”

车缓缓地开动,望着这熙熙攘攘的街头,又勾勒出了年轻人四年前的回忆。四年前这里只不过是一个小渔港,远没有今日这么繁华。那时候连一家店铺都找不到,最多的就是那些鱼虾的腥臭味。

那时候两边都是野狗,每天都早早地在这里等候,为的就是可以在归来渔民不要的鱼虾中抢得一口吃的。路也没有今天这么好走,到处都是坑坑洞洞,能把人颠得从车上甩出来,最怕的就是下雨天,一下雨哪儿都是黄泥,简直无处落脚......

叫卖声不断从车外传来,年轻人这时才想起自己坐了这么就轮船都不曾好好吃过东西。在美国留学的时候因为吃不惯西方的东西而常常挨饿,此时听到这么多熟悉的叫卖声肚中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掌柜的,这个包子怎么卖?”

“这位爷,这是正宗的天津狗不理包子,三块钱一个,好吃着呢!”

胖胖的掌柜在蒸笼后厚厚的热气中说。

年轻人要了几个包子,就在准备上车时,余光看见了包子铺里一个女生。留着短短的头发,穿着正是女学生的装扮,面带桃花。不禁心中感叹,竟有如此好看之人。

“二少爷,上车了,我们回去了。”

年轻人方才回过神来,钻进车中。

“各位爷,军爷,小店利薄,再通融几日。”

“通融?通融你妈个头!”

车外传来打骂声,年轻人探头出去看。正是刚才自己光顾的包子铺,现在正在被几个当兵的勒索钱财。刚出笼的包子也被打翻在地,看到这一幕着实心疼那些包子。

见捞不到钱,几个当兵的看见刚才那个女生,上前就想拉走:“既然没钱,就把这个小妮子借给我们几天吧。”

“住手!”

“哟!哪里来的多管闲事的?”当兵的把枪指着年轻人。

“把枪放下!”

张剑荣把驳壳手枪顶在其中一个的脑袋上。

“我不信你真敢开枪,这都是.

“啪!”

话还没说完就就一声枪响,脑子里红的白的从一个小孔里喷出来。随后又几声噼啪作响,剩下的那几个也被打成了筛子。

街上顿时大乱,人群四处逃散,也顾不得散落一地的商品。

“快!上车!”

张剑荣对着他们说,车子一给油就朝着北平方向跑去。

出了天津的地界,三气喘吁吁地说:“天津现在还不在我们手里,等过几天,老爷就会带兵过来了。”

年轻人望着荒芜的世界,沉沉的睡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