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开时(1)

                    (一)楔子

      初夏时节,天气就闷热得不成样子。苏家的大太太近日来总觉得心中隐隐发慌,“许是这两天就要生了”她心中暗想。“桂枝,给我去院子里折两枝茉莉来,不要寻开得太盛的,须带有花苞和绿叶。”她对站在一旁给自己摇扇子的婢女说道。“好的,太太。”桂枝把手中的绢扇轻轻放下,快步来到院子里。

      时值五月,满庭茉莉渐渐进入花期。桂枝用手轻轻撷着花枝,生怕一用力就让娇嫩的花朵从枝头坠落似的。“老爷真是极宠太太的,太太喜欢茉莉,便种了这么些茉莉在院子里。要是我以后能有个对我这么好的男人我做梦都该乐醒了吧。”想着想着,竟咯咯地笑起来。是啊,桂枝只不过是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太太体谅桂枝前些日子刚死了娘,又有个好赌的爹,便把她接来照料一番。桂枝的娘是大太太的陪嫁丫头,十多年来在其身边照料周到,前些时日却死于非命,被人发现时已经没了全样。为了不引起苏府上下的骚动,大太太压下了这个消息,可怜的桂枝也不知自己的亲娘是怎么死的,只当是受不了她的赌鬼爹才寻了短见。

      折了几枝茉莉,桂枝轻轻走进大太太的房间,太太果然已经合眼睡了,于是她更慢地走到了软榻旁,将太太软榻旁花瓶里有了些许枯萎痕迹的茉莉抽出,将新折的茉莉放进去。太太缓缓睁眼,道:“桂枝,这会子我也睡不着,你陪我说说话吧。”                          “嗯,太太,您说吧,我听着。”                  “你说我会生个少爷还是小姐呀?”大太太虽然三十岁了,岁月却完全没在她脸上留下痕迹,说这话时,竟是十分俏皮的神色。      “太太,我觉得您会生个小少爷。”说完,又不拘地笑出了声。                                  “我倒是想要个女儿,女儿总归娴静贴心些,再说我也有庭竹了,庭竹这孩子虽不是我亲生的,但我也是极欢喜他的。”                  桂枝不再言语,一是确实不知说些什么,二是怕自己嘴笨,不顺太太的心意。

      大太太三十岁的年纪了,可这才怀的是头一胎,府上也就一个姨娘,还是在娶了大太太七年之后一直无所出,便觉得自己没办法给老爷传宗接代才硬逼着老爷娶了二房,老爷顺着大太太的意同那个自己毫无感觉的姨娘圆了房,从此竟也再没踏进姨娘的院子里。姨娘名唤秋玉,是大太太的远房亲戚,虽娘家不富贵,但生得一副好模样,性格也是一副温顺样子,于是大太太就寻来给老爷做小。果真不负太太所望,十个月后姨娘就生了一个小少爷,太太高兴得紧,抱着亲了一遍又一遍,恍若是自个儿肚子里出来的。然而老爷并没有去看一眼姨娘,只是看了一下刚出生的小少爷,对太太讲:“唤他庭竹吧。”老爷的脸上看不出什么高兴的神色来,但大太太知道,老爷是高兴的,老爷爱竹,自己的书房前也是一丛长青竹,给孩子取的名也透露着自己的心思。到底还是在生自己的气吧,太太心想,逼着他娶姨娘,竟让他心里不快活这么些年。三年之后,大太太被诊出有孕,老爷高兴极了,生意也不管了,只委托了身边人代为打理,自己寸步不离陪着太太好几月,后来太太说:“老爷,你这样是要宠坏我的。您还是得出去打理生意,交给别人,我总不放心!”“好”就一个字,他对她总是这样,只要是她说的,他必定会做到。


                    (二)苏茉

      “太太要生了,快去请产婆来。”桂枝没见过生产的场面,冷不丁被太太身边的老阿嬷的一声喊吓得一抖,随即马上反应回来,拔腿就往外跑。不一会儿,产婆就来了。气喘吁吁的桂枝只听见夫人叫得惊心动魄,想着是极疼的,不由得想:我以后才不要生孩子,竟这样疼。“桂枝,快去请老爷啊。”阿嬷又喊了一声。桂枝才回神,又一阵风似的跑出去了。                                                        老爷也回了,不能进去太太的房间,只能在房外不停踱步,眉头也锁得紧紧的。桂枝进去看见太太煞白着一张脸,额头上全是汗珠,五官因为疼痛而失去了平常的美丽。桂枝看着心疼得很,恨不得自己替太太疼。      “啊……”伴随着这声痛苦的叫声的是一串奶声奶气的婴儿的啼哭。“生了生了,太太生了,是个小姐!”产婆也是终于舒了一口气,对着门外的老爷喊道。老爷赶紧推门而入,并没有先去看孩子,而是轻轻地走到太太身边,温柔地俯下身说:“念儿,你受苦了……现在感觉如何?”太太苍白着一张脸,显然是一副用力过度虚弱极了的样子,只听太太答道:“我没事,桂枝,把孩子抱来我看看。”桂枝闻言,轻轻地从产婆那里把孩子转移到自己的手上,可是她从没抱过孩子,姿势未免奇怪,让人看着好笑。所幸就几步路,哭闹的孩子一到了太太身边马上就安静了,“到底是认得娘的”桂枝默默地想。              “给这孩子取个名字吧。”太太轻声说道。此刻庭院茉莉盛开散发的阵阵幽香已然弥漫在房间中,老爷没有直接搭夫人的话。却对桂枝吩咐道:“给太太床头换几枝茉莉。”桂枝来到庭院,发现前日里还是花苞的茉莉花此刻竟全部盛开,花香四溢。桂枝赶紧摘了几枝低处的茉莉,转身回房。“苏茉,夫人觉得这个名字如何?”老爷轻声反问道,眼睛此刻却温柔地盯着孩子看,充满了笑意。“嗯,好,倒和我想在一处去了。”于是他们甜蜜地对视了一眼,又都慈爱地看着孩子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