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年后的孙悟空

爷爷,为什么山上会有一个石猴?”

“他啊?他是我们猴族的一个英雄。”

“那爷爷见过他吗?”小猴子天真的问。

老猴王无比自豪的说:“当然见过啊。”

“那石像是什么时候立在哪里的啊?”

“五百年前,他回来过一趟,第二天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山上就多了一个石像。”

小猴子一脸崇拜的问:“那他做过什么呢?”

老猴王一脸向往的说:“那说起来可了不得了。他自称齐天大圣,一千多年前大闹天宫,还到地府从生死薄上把我们花果山猴儿的名字划掉,还从蟠桃园给猴儿们摘桃儿吃。我就是吃了仙桃才活着这么久的“爷爷,仙桃甜吗?比花果山的好吃吗?”

“呵呵,不好吃,没有我们花果山的桃儿甜。”

“那爷爷他现在在哪儿?”

“500年前他护送唐僧去了西天取经,后来成了斗战胜佛。”

“佛是神仙吗?”

老猴王摸了摸小猴子的头,“呵呵,差不多吧。”

“那他是和神仙一伙的了?”

“额……”

“那神仙为什么还要欺负我们?”

“那他为什么不回来看看我们?”

“爷爷,他还会大闹天宫吗?”

“额……”

“爷爷,他真的是英雄吗?”

“以前肯定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那现在呢?”老猴王无奈的摇了摇头,“孩子,我不知道。 五百年,够一个传说兴起;五百年,也够一个传说没落。

五百年前的五百年前,他野性难化,一个人一根棍就敢言天下所有不公之事,出生入死,狂癫桀骜;

五百年前,他摒弃本性,历尽磨难,忘了自己成了佛;

五百年前的五百年后,他坐在花果山上一动不动,像在五指山下,像在石头中。他看着花果山衰兴败荣、他看着猴族生老病死。他不声不响,不生不死,不悲不喜。

有一天,花果山来了一个说自己不是和尚的和尚。老猴王看到来人后激动不已,“我好像见过你。”

和尚微微一笑也不作答,径直上了山去,盘坐在了石像边。

“悟空,我来了。”

“悟空,也许一开始你就对的。九九八十一难的西行只是一场游戏罢了。根本就没有真经,我们取回了枷锁。我们没有度化任何人,反倒让所有人都陷入了苦海,包括我们自己。悟空,我用了五百年才看明白,我已脱离佛门,三界没有我的容身之处。”“说起我们几人,也就八戒混得最好。八戒四百年前脱离佛门重回天庭,现在是天竺与天庭的交流大使。而沙僧在天竺国的一个寺庙住了下了。白龙马回到了龙族就再也没有了消息……”

和尚和石像自言自语的说了三天三夜。石像还是石像。和尚朝西方望了望,起身拍了拍衣裤说:“好了,我要走了。”

突然石像中传出声音,“你已经不是你了,可惜我也不是我。”

和尚微微一笑又盘腿坐下,“我用了五百年让自己明白,你却用了五百年让自己糊涂。”

“你怎么找到我的?现在谛听来听我也不过是块石头罢了。”

和尚说:“因为我想找到你,因为你不想让我找不到。”

“西边那几个罗汉是不是来找你的?”

和尚说:“我脱离佛门,他们便不容我。”上方本来晴朗的天空慢慢开始阴沉泛红,当红如鲜血时突然向四周炸开,一个“滚”字震彻天地。

两名罗汉捂着胸口连忙停住,并向花果山行礼,“可是归隐百年的斗战胜佛?我二人奉命请回旃檀功德佛,请胜佛允许。”

“在花果山不可!”

两名罗汉对看了几眼无奈退回,“告退!”

和尚说:“你还愿与我同道吗?”

“我现在是佛。”

和尚问:“刚才为何护我?”

“你曾是我师父,还个恩情罢了。”

“悟空,你没有变!”说完和尚起身大笑着下山。

“花果山有异动,孙悟空要出世了!”

“花果山异象,孙悟空暴性不改!”

关于孙悟空的消息顷刻间在三界传的沸沸扬扬。

南海某岛上,“哈哈哈,这个死猴子消失了五百年还是耐不住寂寞!现在竟然还去护唐三藏。你去盯紧花果山!”

天庭,“太白金星,孙悟空又出消息了,派人盯好。这次和佛门的合作不能出任何差错。”“是!”

“大哥,七弟有消息了!”“哼!他已入佛门,不管我等事!

”五百年,就像五指山下的寂寞,就像花果山上的寂寥。他以为自己能变,变成自己不喜欢但大家都愿意他成为的自己。可是唐僧说的对,他没有变,别人也不相信他会变,只有他自己假装着相信自己变了。他可以冷眼看他的猴子猴孙老病死,被小神小仙欺负;他可以淡然看他的花果山兴荣衰落。他不喜欢假装的自己,但有时候这样的自己才能给花果山更多保护。

“大师兄,召我来何事?”

“师父的事你可知道?”

小白龙化作白衣少年坐在石像边上,“知道!”

“为什么不告诉我?”

小白龙说,“大师兄,我们师徒几个中天界佛门最担心的就是你,所以你才化作石像盘坐在这五百年安他们的心。正因这样,花果山虽然偶有小神小仙欺负,但也算风调雨顺。我怕我告诉你,你又做什么傻事。”

“继续替我看好师父,再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

“大师兄,你想好!”

“去吧!”

“好!”

“你是不是和尚?”

“是或不是。”

“你为何而来?”

“宣扬佛法。”

“呵呵,可笑,你来寺院宣扬佛法?”

“佛已不是佛。”

“你这个疯和尚。你有什么资格说佛?”

“因为我原来是佛。”

“哈哈哈,来人,给点斋饭打发出去。”

佛者,心也,空性是也。私欲满心,佛不再为佛。佛法本度化业障,造福万物。罪恶加身,佛法不再为法。当佛不为佛,法不为法,佛与魔又有何异?他用五百年看穿小乘,也用五百年觉悟大乘。但五百年前他们叫他佛,五百年后他们叫他疯子。

“佛祖,什么是佛?”

“我是佛,你也是佛。”

“为什么要成佛?”

“般若波罗蜜。”

“那世间万物生灵呢?”

“观自在者才能观听圆明、智慧无碍。”

“我们为何不度化他们?”

“我们只能说教,给予佛法,功德在于修行。”

“为何我们不能受他们之苦,度他们之恶,修他们之功德?”“因为我们已经是佛。三千世界,千千万万业障,如是做了便永成不了佛,如地藏菩萨。”

“佛主,我要去世间看看。”

“你去了也许就再也回不来了。”

“那我去不去有什么区别?”

于是他沿着一千年前的西行路往回走。他路过通天河,路过凤仙郡,路过比丘国,路过火焰山,最后到了一千年前压着孙悟空的五指山。一路上他看了太多,也想了很多。于是他盘坐在五指山上。有一天来了一个牧童。

牧童见到他很敬畏,立刻行礼,“拜见师傅。”

唐僧睁开眼,“你不必这样的。”

“不,不,应该这样的。”“我只是一个出家人,为何要行大礼?”

牧童说:“看师傅不是本国人吧,我们皇帝信奉佛教,百年前就规定凡平民见到出家人必须行大礼。”

“哦,还有这样的事?”“是啊,而且我们每个月都必须向寺庙交香火钱。呵呵,现在的税钱多了去了,要下雨必须祭拜交祈雨钱,地里想长庄稼必须交地力钱,太多了。家里种点粮食要去掉七八。”

“寺院不管吗?”

牧童一脸不屑,“他们啊,有那么多香火钱,而且最小的寺庙也有百十亩田地,谁还会管我们死活。”

“那佛主,菩萨呢?”

“他们只保佑有钱有权,香火钱多的。”

“那你们怎么生活?”牧童一撇嘴,“爷爷说能活着就活着呗,”然后一指五指山,“还听爷爷说,这里原来压了个大英雄。我们要等英雄回来。”

“英雄会回来的。”牧童走后他又在山上坐了八十一天。最后他面朝西方轻声说:“我看穿佛门,脱离佛教。今日起玄奘不再为佛!”

雷音寺上如来摇了摇头,“他还是回不来了。”

观音微微一笑,“我找人把他带回来吧。”

“连着一块解决吧。”

一到白光急速向花果山射去,在石像化成一个少年,“大师兄,师父被天庭抓着了。”

“什么!他也是功德佛的修行,天庭如何抓他?”

“是二师兄,他设计抓住师父的。”

“这个呆子!师父关在哪里?”

“师父现在被关在十三重天,两天后移交雷音寺。”

小白龙突感压力由面而来,石像泛起金光,慢慢开始龟裂。尔后“轰”的一声一道金光直射天际而去。“八戒!”“谁?”

孙悟空现出原形,金光环身,就是一尊佛,“你抓了师父?”

八戒看清来人,“喝,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猴哥啊,消失了五百年修行又精湛不少啊。”

“别废话,师父呢?”

“他?他现在是天庭和雷音寺的犯人。被我关了起来,后天交给雷音寺又是大功一件。怎么,要不要我分点功劳给你?”

孙悟空眼中金光一闪而过,“看在原来师徒一场,放他一次吧。”

“呸!什么师徒,千年前我们取经的时候最苦最累的是我们做,他骑着小白龙。到最后他成了佛,我却是使者。猴哥,你成佛是当之无愧,他凭什么?”

“他凭普渡众生的慈悲之心。”

八戒一脸不屑,“普渡众生?现在谁还讲这个?世道不一样了!我现在八戒破了七戒照样在天庭和雷音寺混的如鱼得水。”

“你放还是不放?”

“猴哥,我敬重你叫你一声猴哥,别看你现在是佛,我一样不放在眼里。”

孙悟空顿时浑身金光乍现,猪八戒连忙退了几步,“怎么,想动手?还想大闹一场天宫?一千年前他们要利用你才留你一条命,现在?呵呵,你想想花果山和那些猴子!”最终孙悟空没有动手,五百年他多多少少不一样了。

孙悟空回到了花果山,径直进了水帘洞。

“大王,您回来了?”老猴王看清来人激动的说。

“我一直没有走过。”孙悟空顺势坐在了石凳上,“原来跟着我的猴儿们就剩你一个了。

老猴王顿时泣不成声,大王成佛后,来了一群天兵,把被大王在生死薄上划掉名字的兄弟们都带走了,说佛主不能搞特殊,听说被打散了魂魄。其他吃了仙桃的这几百年来陆陆续续也都老死病死,就剩我一个老猴儿了。”花果山的猴儿听说猴族的英雄回来了,都拥进了水帘洞。此时孙悟空已经喝了七七八八

“哈哈,想当年俺老孙天上地下几个敢惹?“俺护送唐僧去取经的时候,玉皇大帝来挡路俺老孙都敢给他一棒。”

“佛?什么狗屁佛!俺想用五百年参透,可越来越糊涂!”

“小猴儿,你说什么是佛?”

老猴王连忙上前,“大王,我不知道什么是佛,但是你没成佛前没人敢欺负我们花果山,但是你成佛后,我们没有以前风光了。”

“你懂个屁!俺老孙还像以前一样,花果山早就没有了。”

“可是大王,千年前哪个提起我们花果山不是叫好?而现在畏畏缩缩让人欺负,还不如痛痛快快。”

“哈哈哈,”悟空大笑几声后化作一道金光消失了。

悟空来到南天门。

门神立刻迎了上来,“胜佛来此有何贵干?”

“救唐三藏”

“胜佛,唐三藏现在是天庭的重犯。”

悟空不再言语,身上金光如龙,一挥手几个门神便倒地不起。

悟空从南天门一直上了十三重天,途中凡是阻拦的都在挥手间被压制。

“师父,我来了。”

“想明白了?”玄奘盘坐在牢笼里,虽然不是佛,却宛如佛尊。

,“孙悟空,你会万劫不复!”。

“一直没糊涂,只是不愿明白,”说话间悟空舞出金箍棒,“我先救你出来。”话毕一棍砸在牢笼上。悟空只觉虎口生疼,牢笼却纹丝不动。

“哈哈哈,你已成佛还不自量!这牢笼乃是北极玄铁由太上老君锻造49年而成。”随着话声黑云翻动,顷刻间无数天兵天将把悟空和牢笼里的玄奘团团围住。为首的正是猪八戒,“孙悟空, 我就知道你会来。”

悟空不惊不恼,“以为这样就能奈何得了我?”

八戒脸色一变,“猴哥,你现在走,你还是佛。”

“我从来没有成过佛。”

八戒一愣,“你想过后果吗?”

悟空没有作答,而是转身看了一眼在牢笼里淡然打坐的玄奘,然后对着西方说道,“我孙悟空,不再是佛。”声音不大,但是千万天兵天将听得真切,天庭听的真切,雷音寺听得真切。

某个洞府里一位白胡老道叹了口气,接着又哈哈大笑。

悟空一把扯下僧衣,顿时身上金龙游走,已身披龙鳞黄金甲,头戴紫金七星冠,威风八面,“要战便战!

”千万天兵天将无人敢动。

“即使我们不上,你能救出唐僧?

悟空哈哈大笑,金箍棒上金光大作,只见棍影如风,“彭!”“彭!”“彭!”三声巨响后眼尖的天将大喊,“牢笼出现裂缝了!

天兵天将渐渐的又散成了一个圈把悟空围在中间。悟空也不再理会,“师父,我们走吧。”说完只见金箍棒化作金光向牢笼砸去,很缓慢很缓慢,慢到在场每一个人都可以看到金箍棒震动的频率,但是没有一个认为自己能挡住。

“轰!一声巨响畅彻天界,荡起无数尘埃。烟雾许久才散去,悟空和玄奘已经不见了踪影。

尔后,三界开始传说,玄奘悟空师徒叛变佛门,堕落成魔。

小猴子问老猴王,“大英雄回来了吗?”“英雄回来了!”

牧童问老农人,“大英雄回来了吗?”“英雄回来了!”

某个洞府里,一个书童问道,“师父,悟空救了玄奘?”

白胡道人摇了摇头,“悟空救了他自己。

花果山水帘洞。

“悟空,你想好了?”

“千年来没有再如此痛快。”

“那花果山呢?”

悟空没有回答,而是转头大声问, “孙儿们,你们怕不怕?”

“不怕!”“不怕!”“不怕!”

“哈哈哈,把‘齐天大圣’的旗号挂起来!”

“齐天大圣!”“齐天大圣!”“齐天大圣!”

“师父,现在有什么打算?”

“宣扬佛法。”

“你我放弃佛位却要宣扬佛法,可笑,可笑!”说着悟空真的哈哈大笑起来。“小乘只能修佛,修不了世。我要传大乘佛法,度化众生。受众生已受苦难,破众生已获业障。行大世之完满,修大世之智慧。”

“师父你不成佛,却更像佛。”

“悟空,你可还愿与我同道?”

“同道不同行。师父,现在的三界你也看到了。天界欺压凡界妖界,苛捐杂税,伙同凡间朝廷作恶多端,凡是有仙佛背景的都能恶霸一方。俺老孙没有你那么大道理,我要做我想做!”

唐僧却不惊讶,“你不会成功的。”

“我也没想成功。”

“你想死?”

“我只想活!这千年来我就没有真正的活过。”悟空突然起身,浑身金光大现,朝天一指,“给我的命运,我偏不要!!!”

唐僧走后,悟空没有动,他依旧坐在了花果山上,一动不动。

花果山的花开了,就像五百年来一样似锦。悟空看着看着着迷了,他从来没有仔细看过自己的花果山。他恍然间觉得自己配不上这里的一切,花果山没有属于过他。如果自己就是一只普通的猴子,没有这通天的法力,没有这憾世的传说。天界、佛门、取经、大道都不管自己的事,自己只要在乎那种果儿好吃,花果山哪儿最美。平平凡凡、普普通通的一生岂不更幸福?滔天法力,不能欢笑;骇世本领,不得自由。

悟空坐着依旧没有动,却化成三千分身。他将三千分身化在世界每一个角落,是小妖、是农人、是乞丐、是和尚、是官人、是老鼠,是世间万物。此刻悟空在花果山上依旧没有动,但是此刻他却世道中,他感悟着三千个平凡的人生,三千个普通的幸福和悲伤。

“爷爷,英雄怎么哭了?”

“爷爷,你怎么也哭了?

”悟空看到了五百年前。

“师父,我们为什么要去取经?”

“渡化世人。”

“取到真经就能渡化世人了吗?”

“不可说。”

“师父,什么是佛?”

“大智慧,大圆满,大慈悲。”

“师父,佛主为什么不把真经送过来,还要我们自己去取?”

“我们必须历尽苦难,破除业障才能看懂真经。”

“我们取到真经看懂了,世人不是一样看不懂,真经取回何用?”

“我可说教与世人。”“那佛主为什么不自己来说教?”

“ 佛主有佛主的道理。”

“哈哈哈,什么狗屁道理,我们西行不过是设计好的游戏罢了。”

“悟空,你再出诳语我就念紧箍咒了。”

老猴王看到了一千年前。他头顶紫金七星冠,身披龙鳞黄金甲,足蹬藕丝布云靴,手持如意金箍棒站在花果山的云端与十万天兵天将对峙,好不威风。他的一喝一笑好不张狂。花果山的猴儿们看呆了,他们狂呼着“齐天大圣!”老猴王那时候还是小猴儿,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觉得大王的背影显得萧索,他想站在大王旁边,但是他知道自己只能仰望。

慢慢的一千年前的大王和现在山上坐着的大王重合,寂寥沧桑,老猴王想坐在大王旁边,但是他知道大王早就习惯了孤独。

某天早上,花果山天一样很蓝,花香怡人,一只小猴子捧着刚摘的野花追着一只蝴蝶。突然,小猴子觉得天阴了下来。小猴子连忙抬头看,只见花果山四周黑云涌动,吓得他“哇”的一声丢了花钻进了水帘洞。黑云散尽,只见云端站着黑压压的人,“天佛使者八戒帅七十万天兵天将前来讨伐判贼孙悟空妖窝,花果山!”

老猴王抬头看,哈哈大笑,“和一千年前一模一样!大王你看,一模一样!哈哈哈!”随即老猴王脸色一沉,“所有猴子猴孙听令!今天让我们大王看看我们也是个英雄!”老猴王环顾四周,朝天一指,“你们怕不怕他们?”

花果山的猴子各个龇牙咧嘴,“怕他个姥姥!”

“你们不是一直崇拜我们的英雄吗?今天让大王看看,让三界看看,花果山没有一个孬种!!!花果山今天可能就要消失了,但是只要我们一个不死,就都别想动我们的花果山!”“哈哈哈,猴儿们!让大王知道他一直不是一个人!杀!!!”正准备冲进敌阵悟空突然愣住了,在猴儿的怒吼中他突然前所未有的宁静,他感觉他的猴儿们成了佛,虽然他不知道什么是佛。

老猴王一把跪在悟空脚下,“大王,这次你就坐这看吧,和一千年前不一样吧!看看你的花果山,看看你的猴子猴孙,看看我们怎么获得自由!”“哈哈哈!!!”悟空只想笑,笑尽这一千年来所有的被剥夺的欢畅。他抱着肚子笑,笑着笑着,他又想哭,哭尽这千年来所有的悲楚。悟空这一刻觉得自己自由极了。

悟空好像笑累了,静静坐在一块石头上。此时花果山已经没有了花果,水帘洞没有了水,漫山遍野的是猴儿的尸体。悟空坐着,不声不响,看不出来悲喜。猪八戒带着天兵天将围在悟空周围,没人敢上。

“滚吧!”悟空轻轻吐出两个字。

猪八戒气的脸色通红,但不敢发作, “这次就先放你一马,我们走。”

几阵风云后,花果山只剩下了悟空和老猴王。

老猴王跪在悟空脚下,哽咽着说:“大王,花果山八百一十五猴儿,战死八百一十四,杀敌二十一人。现在就剩老猴儿一个。我拿不到武器了,要不我也不会活着。”悟空扶起老猴王,“别哭了,花果山没有死。”然后径直向山下走去,他整理好每一个猴儿的尸体。他用手在花果山下挖着一个个坑,不急不慢。悟空好像用尽了所有的表情,老猴王却哈哈大笑,他千年来第一次这么开怀,他知道他的大王又回来了,他知道花果山已经永生。

“这猴头和千年前不一样。坐着看着自己的花果山覆灭。”

“变得可怕了。”

“这心境三界之内已经鲜有对手了。”

“可他还是胜不了。”

“也许他已经胜了。”

“要不要现在灭了他?”

“他自己回来的。”

悟空葬好猴儿们,舒了口气指着两座空的坟墓说:“老猴儿,这座是你的,那座是我的。”说完好像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哈哈大笑起来,悟空发现这几天比他一千年来笑的都多。

说话间,一阵黑烟向花果山飘去,

“贤弟!”

悟空停住了大笑,擦了擦眼泪, “大哥!”

牛魔王上去拍了拍悟空的肩膀,“花果山的事节哀。”

悟空又想笑,“为什么要节哀?有什么哀?”悟空环指了八百一十六座墓碑,“他们带着花果山永生,花果山还不是在这!”牛魔王不知道说些什么,“走,喝酒去,从千年前我们就再也没有好好喝过。”

酒过三巡。

“大哥,你不知道我现在有多欢畅。”

“贤弟,这五百年来你干什么去了?”

“死了。哈哈哈!”

“我知道你和你师父的事了。贤弟,你总是让我佩服!”

“天已混沌,地不载道,悟空还是悟空。”

“哈哈哈,来喝酒。”

“大哥!”

“嗯?”

“一切都要重生!

”花果山,水帘洞。 “老猴儿,我要走了。” 老猴王躺在床上挣扎的起身,“大王,我也要走了。” “都会回来的。”说完悟空化作金光直射天界而去。 老猴王想笑,可是他笑不动了。一千年前,他看着大王远去;一千年后,他还是大王远去,他看到了两次英雄。他有点遗憾,没能和大王一起去,没能再看一眼那狂骄,但是他知道大王不会再孤单。突然他又有点儿庆幸,庆幸自己没能跟去,因为他自己知道结果,知道大王已经赢了。最后,老猴王慢慢闭上了眼,扬起的嘴角像极了那年庆功宴晚上的月亮。一个狂傲的英雄讲诉自己如何大闹天宫。 “再见,师父。” 打坐的道人突然惊醒,深深的叹 了口气,继续打坐。 诵经的玄奘一下一下敲着木鱼,既而泪流满面,既而哈哈大笑。 “花果山水帘洞美猴王齐天大圣孙悟空率花果山八百一十五勇士,讨伐天庭!”悟空头顶紫金七星冠,身披龙鳞黄金甲,足蹬藕丝布云靴,手持如意金箍棒,背着一面大旗,上面四个金光大字“齐天大圣”,只身单影的站着南天门,但是他知道自己不孤独。 悟空知道云霄宝殿在哪,一千年来从来没有忘过。金箍棒成了他的意志,而他自己成了金箍棒。金光一闪一现,随到之处皆成废墟。悟空渐渐的听不到了自己的声音,只能听到天兵天将的嘶喊,恍然间他又听到了猴儿的嬉笑终于,他到了宝殿,九重天下变为虚无。而众神众将都在等他。

“悟空,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太白金星还幻想劝导。

“哈哈哈,可笑!可笑!”悟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喜欢上了笑。

“你这妖猴,死性不改,受死!”话毕二郎神一戬奔悟空门面而去。金箍棒上金光一现格挡开来,二郎神暗叫不好便想退回。悟空棍势滔天砸下,二郎神只好撑戬硬挡。“给我跪下!”“轰!”烟雾散尽,只见二郎神单膝跪地。

“哈哈哈,五百年不见,就给你孙爷爷行如此大礼。”二郎神一口鲜血吐出,还要再上却别众人拉下。众神开始窃窃私语,“这猴头怎么如此厉害?”“二郎神都不是一招之将?”

“哈哈哈,还有哪个敢上?”悟空环视一周,眼神里尽是桀骜。

“一起上!他再厉害也是一个人!”不知谁大喊了一声,众神众仙拉不下面子便蜂拥而上。喊话的八戒悄悄退到人群后面。

悟空适意的舞动着金箍棒,棍影越来越快,越来越多。渐渐的悟空好看在棍影里看到了花果山的花开了,慢慢的悟空又看到五指山的石头裂开了。他听到了猴儿的笑,他听到了牧童的笛声。悟空不知道自己打了多久,突然停了下来,众神众仙也慢慢退开。“哈哈哈!你们看看现在这天这地,你们有什么资格为神为仙为佛!”说罢,悟空跳起向云霄宝殿牌匾砸去。

“嘭!”悟空只觉得自己砸在上铜墙铁壁上,险些震落金箍棒。

“大道不可破!”虚空飘渺的声音后太上老君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悟空面前。

“何为大道?”“天是道,地是道,”太上老君一指牌匾,“这也是道。”

“你看看这苦海之中的芸芸众生,你看看这易子相食的凡胎,”然后悟空一指众神,“你再看看这不知疾苦的神仙!大道何在?”

“这些都是道!”

悟空爆喝一声,“那我今天就破了这个道!”话音未落一道金光又向牌匾砸去。

“轰!”“轰!”“轰!”“轰!”“轰!”“轰!”……“嗑吧。”

看不见的墙终于被砸出裂纹,而悟空虎口震裂,金箍棒上尽是鲜血,金光中隐隐泛红。悟空不觉得疼,反而畅快无比。太上老君大惊,一拂尘将又跳向牌匾的悟空扫开。

落地后,悟空只觉得身上压力瞬增,竟压得自己动弹不得。

猪八戒看准时机,一钉耙砸在悟空脑袋上,毫无防备的悟空只觉得突然整个世界开始恍惚。尔后胸前一阵刺痛,再看时锁骨上被钉了根金簪,上面金文流动,左臂完全用不上力。

“哈哈哈,死猴子再狂啊!”八戒大笑着,“上,大家一起上,他的大部分法力被我锁上了。”说完果真自己带头上前。悟空不减狂傲,单手持棍便迎了上去。

慢慢的龙鳞黄金甲破了,被鲜血染红,紫金七星冠也不知道掉到哪,只是悟空一直笑着,众神甚至感觉即使他们不上悟空自己也会笑死过去。最后众神慢慢退开,他们还是怕了,怕了这着了魔般的笑声。

“哈哈哈,花果山水帘洞美猴王齐天大圣孙悟空,讨伐天庭!”悟空用金箍棒支着身体站着。猪八戒看众神退去,大恼,自己提起钉耙就向摇摇欲坠的悟空打去。

“轰!”八戒刚想大笑,但感觉像是砸在了钢板上。

“平天大圣牛魔王前来讨伐天庭!”

“牛魔王,你也疯了?”

牛魔王也不理会猪八戒,“贤弟,哥哥们来迟了。”

“复海大圣蛟魔王前来讨伐天庭!”

“混天大圣鹏魔王前来讨伐天庭!”

“移山大圣狮驼王前来讨伐天庭!”

“通风大圣猕猴王前来讨伐天庭!”

“驱神大圣禺狨王前来讨伐天庭! 

“哈哈哈!”笑,笑尽想笑的一切。牛魔王用功法打开悟空的锁骨,太上老君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便消失了。

“支援!快找支援,妖界集体判反!”八戒边说边朝后退,“我去找佛祖。”

无数天兵天将向九重天涌动。地界的万物此刻都抬起了头。天空时而黑云涌动,时而电闪雷鸣,但是没有人害怕,他们只是抬头看着,就像看到黎明已经出现了第一道曙光!“反抗?”不知道谁突然说了一句。

“反抗!”不知道谁跟着喊了一句。

天开始塌了,他们却叫好,“天早就不是天,早该塌了。”

不知道杀了多久,不知道喊了多久笑了多久,七大圣只觉得自己的手臂麻了,自己的喉咙干了。“悟空。”突然一声洪亮慈悲的声音响起。

“哈哈哈,你终于来了!”悟空持棍直指天穹。七大圣和天兵天将慢慢停手。

“你又错了。”

“何为对,何为错?就是你们定的对错束缚我一千年。今天起,对错要我自己说,要让世间万物说!”说完悟空身上金光再盛,凭空挥舞着金箍棒,“有种出来再和俺老孙大战一场!”

“那你再接我一掌。”话音刚落,只见金云涌动聚成一只手掌压了下来,气势骇人。“哈哈哈,来得好!”悟空脚下生云便向佛掌冲去。

没有预感的声响,无声无息中金云不见了,只见悟空凭空而立,一动不动。

悟空突然发现自己在花果山,花果相怡,猴儿们在树林中玩耍。

突然一个小猴子拉了拉的衣襟,“你是谁啊?”

“我是花果山水帘洞美猴王齐天大圣孙悟空。”

小猴子捂着嘴笑了起来,“就你还是美猴王?你看看你多脏啊。”小猴子一指水帘洞,“快去那洗洗吧。”悟空挠挠头,顺着小猴子指的方向走去。突然看到一个头顶紫金七星冠,身披龙鳞黄金甲,足蹬藕丝布云靴,手持如意金箍棒的猴子从水帘洞里跳了出来。

“你是谁?”悟空大惊。

“我就是你。”

“你是我,那我是谁?”

“你是我。”

悟空恼怒,“妖怪敢冒充俺老孙,看打!”说完提棍就打。

那猴子却不恼,也不说话,持棍接招。

一样的招式,一样的法术。只是一个满脸怒色,一个哈哈大笑。他们从山上打到水里,从云端打到地下。“你还是没有变。”

“俺老孙变不变要你管!”

“你活着,我就活着。”

“你到底是谁?你是如来?”

“哈哈哈,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我说过,我就是你。”

悟空突然停住了,“不可能,五百年前你就被我打死了。”

“五百年前你打死的自己,现在又活了。”另个悟空金箍棒一指,“你看看这花果山。”顿时花果山开始变的虚幻,小猴子的笑声忽远忽近,最后花果山变成了孤零的山,山下有八百一十六座坟。

“你干了什么?”孙悟空大怒。

“不是我,也不是你,是天道。”

“那我就破了这天!

哈哈哈,所以我回来了。

“你到底是谁!!!”

“我是你!我是你叛逆,愤世嫉恶的桀骜的心!”说话间,他身上冒起了熊熊火焰,“五百年前,如来设计让你打死自己的心。但是现在,我回来了。我要让所有朽木死灰统统瓦解!”

悟空在空中还是一动不动,众将开始议论,“悟空死了?”

突然悟空睁开了眼,眼中竟是熊熊火焰,身上冒出的火焰开始和金光融合,成为七彩。

牛魔王连忙上前,“贤弟,没事吧?”

“大哥,你和几位哥哥回去吧。剩下的是我和如来的事。

“可是……”

悟空突然笑着说,“大哥,我已经赢了。”

“好吧,保重。”“保重。他自由了,七彩流光化作了黎明的云彩。

在此之后,人们开始不信佛,不信神,信了自己。

在此之后,金蝉子被迫第十一次转世,如来让他到西天取真经造化世人。

在此之后,某个寺庙来了个小猴子遇见了个小和尚。在此之后的多年以后,光秃秃的花果山来了个凶神恶煞红胡子的和尚,他在花果山上建了个庙,庙里没有一尊佛像。他喜欢向过往的人说故事。

他说,从前啊,有个英雄不自量力。

他说,再从前啊,有个猴子死前成了佛。

他说,现在啊,花果山住满了英雄,花果山繁花似锦。


           悲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