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那位亲爱的死鬼

01

“什么?!你姐姐要去相亲?!你姐姐不是刚大学毕业吗?”初雨窝在沙发上跟同学小冰语音。

一旁织毛衣的初妈妈被她的声音吓了一跳,一针打歪,初妈妈哼了一声,从老花镜上给了她一记白眼。

初爸爸在看省台的春节晚会,也不耐烦地哼了一声,示意她小点声。

初雨吐吐舌头,只好捧着手机打字。

初雨安静了,初爸爸聚精会神看晚会。电视上女歌手的声音高亢有力,正唱到高潮,初爸爸一颗心提到嗓子眼儿,手机“叮咚叮咚”的铃声突兀地响了起来。

初爸爸皱眉斜眼:“谁的?”

初雨捧着手机双爪如飞,“反正不是我的。”

初妈妈从老花镜上瞄了一眼,松了口气,“小雪的。”

话音刚落,就被手机屏幕上的三个字吸引了注意力——亲爱的。

亲爱的?!

初妈妈一巴掌拍在初爸爸的肚子上。

初爸爸肚能撑船,挨了响亮的一巴掌之后,觉得自己在女儿面前损失了威严,本来就不耐烦的心情更加烦躁了,他一脸严肃地看了初妈妈一眼。

初妈妈朝茶几上还在响个不停的手机努了努嘴。

初爸爸扭头扫了手机一眼,眉头拧得更紧了。

“叮咚”声还在继续,但是初爸爸初妈妈都沉默下来。

初雨撇撇嘴——自己发个语音就要挨训,姐姐的手机响这么久他们不叫人接就算了,还一声都不吭,真是太偏心了!

于是她扯着嗓子朝书房喊:“姐!你电话!”

初雪的声音隔着门板含含糊糊地飘出来:“谁打过来的?”

初雨又瞄了一眼,气沉丹田:“你亲爱的!”

喊完了初雨嫌感叹号太抽象表情包太少不足以直观地表达她现在的心情,于是又开始发语音:“哎我说你爸妈真是的!我姐今天就三十了,也没见我爸妈催,还天天安慰她说不着急慢慢找。你姐姐才二十二,还是个花骨朵呢,得浇浇水施施肥养几年才能招蜂引蝶。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你若盛开,幺蛾子自己就扑棱着小翅膀飞过来了!你爸妈现在着什么急啊!”

“嗐!你这孩子,什么招蜂引蝶,什么幺蛾子,那句话是这么说的吗?”初妈妈训完了小女儿,一转头声音拐了七八个弯儿,婉转轻柔,“小雪,你电话,快点来接啊!”

初爸爸睥睨了初雨一眼,轻咳一声。

初雨偷偷撇嘴,这心偏的,都到咯吱窝里去了!

她咕哝:“管他怎么说的,反正就那意思。”

02

初雨气呼呼地捧着手机,恶狠狠地盯着还在响的电话,心想初雨到底有什么好啊,爸妈对她那么温柔。又等了一会儿,初雪才不紧不慢地过来了。

初妈妈笑着说:“快点啊,响了好久了。”

初雪按下接听键,脸上带了一抹微笑,声音轻快语调温柔地“喂”了一声,就连“死鬼”这个称呼都被她叫的缠绵婉转。

初雨心想不就是说话嗲一点吗?我也会的啊!可这不应该是爸妈偏心的理由啊!

初雪还在跟“亲爱的死鬼”说:“呀!你居然记得我今天生日啊。那你说吧,都准备了什么礼物?……啊?没有礼物?要把你自己送给我?”

一直暗中观察初雪的初雨眼睛一亮,嫉妒的小心思早就飞到九霄云外去了,心里只想着,初雪过生日爸妈肯定要给她红包,我跟初雪撒撒娇,让她送我一只蠢萌蠢萌的哈士奇。

初雪握着手机连连摇头:“不要不要,坚决不要啦……为什么?哎呀你长得比我圆润,吃的比我厉害,年纪还比我大,我才不要你呢!”

初雪在沙发扶手上坐下来,一条腿支在地上一条腿悬在半空,脚后跟有一下没一下地磕着沙发,天真烂漫的娇憨样看的初雨目瞪口呆。

初雨心想,这句话要是换做自己来说,那肯定是:“你特么胖成一只球就算了,食量跟八戒一样,还比我老,我才看不上你!丑拒丑拒!”

这么一想,初雨心里平衡了点儿——爸妈偏心姐姐还是有点道理的嘛。

“给我过生日?可是晚上我爸妈定好了要去我叔叔家吃饭了啊。”初雪语调一顿,瞄了一眼盯着电视眼都不眨一下的父亲跟举着一节毛衣翻来覆去也不知道在看什么的母亲,忽视掉目光灼灼的初雨,她若无其事地起身朝楼上走,声音也越来越低。“约”“唱歌”“过生日”几个词隐隐约约地飘过来。

本来还想跟她学学怎么温柔说话的初雨噘了噘嘴,一转头,吓了一跳:“妈!你脖子怎么了?!”

初妈妈朝楼梯口歪着身体,脖子伸的跟长颈鹿似的。

初妈妈吓的拍了她一下:“小点声!”

初雨莫名挨了一巴掌,无比委屈。

初妈妈:“今天本来是打算一家人去你叔叔家吃饭,顺便给你姐姐过生日的。不过看样子你姐姐晚上有约会,你去问问你姐姐,要不让她朋友跟我们一起吃饭好了。”

初雨“哦”了一声,起身上楼,打算顺便跟初雪说一说买哈士奇的事。

03

离初雪的卧室越近,她的声音就越清晰。

“哎,不行的,去年没去我叔叔家吃晚饭直接跑出去跟你们浪,被我叔叔婶婶念叨了一整年。今年再不去,说不定会亲尽的……哎呀我知道你想我,我也想你啊。要不这样,我吃完了晚饭,悄悄溜出去找你好了。到时候咱们随便找个地方开个房……”

初雨推门进去,吓得初雪从床上一个翻身坐了起来。

初雨莫名其妙,这一个个的,怎么都这么不经吓?

初雪朝电话里说:“我妹找我,等下微信聊。”

初雨堆出笑容,刚想蹦过去叫一声“姐”,就听见初雪问:“进别人房间不知道敲门吗?”

初雨翻了个白眼,后退三步,哐哐哐在门上捶了三下,学着初雪嗲嗲的语调:“姐姐,请问我现在能进来了吗?”

初雪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朝她一抬小下巴:“进来吧。”

初雨嘿嘿两声,三两步蹦过去,到了床前一个一百八十度转身,“嘭”的一声,以平沙落雁的姿势把自己拍在了初雪那张柔软的床上。

带了弹簧的记忆棉床垫受到压力后震荡了两下,初雨闭上眼,舒服地哼唧了两声,正打算蠕动过去搂着姐姐的腰撒娇卖萌让她给自己买哈士奇,一睁眼却不见了初雪的身影。她转头一看,在床边的地毯上找到了初雪。

初雪很不文雅地歪倒在地毯上,脸上的表情是从来没有过的呆滞。

初雨吓了一跳:“姐!你怎么了?!”

“你还有脸问我怎么了?”初雪胸脯起伏,面无表情地盯着初雨,“你把我震到地上去了!”

初雨那一拍,她自己倒是爽了,半边屁股挨着床垫保持端庄坐姿的初雪却遭了秧——她被床垫震的飞起,屁股擦着床垫的边直接滑到地上。就算床前铺了一层加厚弹力丝毯,她整个人还是被摔懵了。

初雨啊了一声,辩解道:“谁让你那么瘦的?怪我咯!”

初雪从毯之上坐起来,阴测测地伸手去抓初雨:“初小二,死来!”

初雨啊哟一声,在床上滚了一圈,忙不迭从另一边跑了。

04

初雨咚咚咚跑下楼,被初妈妈逮住了问:“怎么了?你又捣蛋了?都快十八岁的人了,跟你姐姐学学,斯斯文文的不好吗?你这样以后还怎么找男朋友?”

“我还是花骨朵儿呢!”初雨一边跳进沙发一边说,“再说了,我姐斯文败类了三十年,也没见她找个男朋友。哼!”

“胡说,你姐刚还不在打电话吗?”

“打电话就是男朋友吗?那跟我打电话的人多了去了,那还都是我男朋友啊?”

“那你姐不是……不是叫人家那什么嘛。”初妈妈瞄了初爸爸一眼,没好意思说出那个词。

“亲爱的死鬼是吧?”初雨撇嘴,“那娇娇还叫我honey呢。”

初妈妈气的又拍了她一巴掌:“你这孩子,就是个马大哈,我懒得跟你说。”

“我是马大哈,我姐姐是你们的心头肉是吧。妈我告诉你,你别看她在你们面前斯斯文文的跟朵白莲花一样,其实腹黑着呢,她就是个人格分裂!”

她跳到爸妈中间坐好,嘴里喋喋不休开始告状:“妈我跟你说,我听见我姐跟她那亲爱的死鬼约好了,晚上去叔叔家里吃完饭之后她就要偷偷溜出去跟人私会。她……”

“我怎么了?”

初雨一抬头,就见初雪带着和煦的笑容站在楼梯口。

05

初雨像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嘎了一声之后,她在自己嘴上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

初妈妈笑:“没什么没什么,小雪啊,这么快就讲完电话了?”

初雪嗯了一声,瞪了初雨一眼,边下楼边说:“妈,我同学约我晚上去唱歌。”

“去把去吧,过年这几天你也一直待在家里,早就该出去玩一玩了。”说到这里初妈妈话锋一转,“晚上我们一起去你叔叔家吃饭,把你同学也叫上呗,人多热闹嘛。”

“不是家宴吗?我同学一个外人,来了大家都不自在。”

“把人叫来一起吃嘛。”

初雪摇头:“还是不要了。人家也要过节的,等吃了饭从黔岭过来,不堵车的话到咱们这里差不多就晚上八点了,不好叫叔叔婶婶们等的。”

初雪边说边挨着初妈妈坐下。

初爸爸轻咳一声,问:“黔岭的?”

初雪笑着点头:“是呀。”

初爸爸浓眉微蹙:“上次开会,他们那里是重点扶贫县。”

“啊?是吗?这个我不清楚啊。”初雪诧异地睁大了双眼,“我上次去黔岭,随便逛了逛,觉得还可以啊,二十四小时书店就有三家呢,咱们仁立县一家都没有。”

初爸爸:“咱们县经济比黔岭好,书城比黔岭的大,再说了,书店就是卖书的,开二十四小时?晚上不睡觉了?”

初雨刚想反驳这是年轻人的生活方式你们老年人不懂,就听见初妈妈说:“好了好了。黔岭也挺好的,现在各个城市都发展起来了,会越来越好的嘛。等高铁开了之后,咱们到黔岭只要半个小时,很近的。你看隔壁老赵家,她们家大姑娘嫁到河北,两年才回来一次——还是近一点好。”

初雪拿着手机在跟亲爱的死鬼发微信,好脾气地点头。

“小雪啊,你同学大老远过来给你过生日,咱们怎么好让人家在外面吃饭呢?你把人叫过来,一起去你叔叔家吃饭,好不好?”

“真的不用啦。”初雪笑着摇头,“过年大鱼大肉的,都吃腻了。我们约好了去吃解放路上那家米豆腐,然后再去唱歌,唱完了歌再去人民路上吃串串,放心啦,我买单,饿不着人家的。”

初妈妈还想说什么,初雨已经嚷嚷开了:“去人民路撸串?带我带我!啤酒炸鸡,走起走起!”

“走你个头!”初妈妈一巴掌拍过去。

初雨捂着自己的脑袋:“你干嘛又打我?!”

“就打你个淘气鬼!”初妈妈扬着巴掌继续恐吓,“人家那么远来给你姐过生日,你去凑什么热闹?!不许去!”

初雨在沙发上一倒扑进初雪怀里,扭的跟条大肉虫子似的哼哼唧唧:“姐,姐姐,好姐姐,带我去嘛!”

初雪满面温和的笑意,拒绝的斩钉截铁:“不行。你昨天还说你跟我有代沟,我们‘无趣的中年人’的话题,不适合你这种三岁都嫌多的小宝宝。”

初雨:“……”

06

初雪:“妈,你上次做的酸鱼还有没有?以前我同学吃过一次,说还想吃,我等下带一点给人家好不好呀?”

“这有什么好不好的?”初妈妈起身,“我做了两罐,你带一罐给你同学走。”

初雪连忙拉住她:“不用不用,就一个人,哪吃得了一罐啊——用乐扣饭盒盛几条就好了。”

“就是啊!我才吃过一次,你把一罐都送出去了!”初雨不满地嚷了一句。

“你就知道吃!”

初雪笑着说:“妈,真的不要那么多!”

初妈妈一边点头一边往厨房走。初雨怕她把所有的酸鱼都给送出去,连忙跳下地跟了上去。

初雨趴在厨房门框上,就见初妈妈在储物柜里挑挑拣拣了好一阵,才选了一个1000ml的方形保鲜盒,用开水烫了两遍后,才开了罐子,一条一条的把鱼夹出来装进去。

初雨吞了口口水跑进去:“好了好了,够了够了,再装就要盖不上了!”

“你这孩子,不就是几条鱼吗?瞧你这心眼儿小的!”说完初妈妈又夹了一条鱼放到盒子里。

初雨连忙把盖子盖上。

初妈妈盖好罐子,又拿起一个蛋盒一边装一边扬声说:“小雪啊,妈妈还做了咸鸭蛋,你也给你同学带一盒吧。”

初雪:“好呀。”

初妈妈给初雪那位“亲爱的死鬼”同学装了一盒咸鸭蛋,包了两块腊肉,切了三跟香肠,绑了四颗柚子,还装了一塑料袋甜橙。

初雨看着客厅里的东西越堆越多,不满地叫:“妈,你这是要给我姐准备嫁妆吗?”

“胡说!你姐的嫁妆怎么可能这么寒碜?”初妈妈边把两捆自己家做的红薯粉用保鲜膜仔细地包好,一边嗔怪地看了挨在一起坐着的初雪跟初雨一眼,“我现在也不怕实话跟你们姐妹说,小雪你大学一毕业,我跟你爸爸就把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

“难怪小冰他爸妈现在就开始催她姐姐相亲了,她姐姐去年才大学毕业呢。”初雨问,“所以妈妈,毕业就要结婚,这是我们这里的风俗吗?!”

“国家都规定了,二十岁就能结婚,你们毕业,怎么说都二十二了,那我还不得全给你们准备好?”

初雪一直保持着微笑,说:“小雨,你看看人家妈妈,孩子一毕业了就催婚,咱们爸妈多开明啊。”

初雨点头赞同,感慨万千地说:“我本来还觉得爸妈你们偏心,但是跟小冰的爸妈一比,我发现你们真是太太太开明啦!我下辈子还要再做你们的贴心小棉袄!”

她对父母表完了忠心,又跟初雪撒娇撒痴,最后她发下宏愿:“爸爸妈妈,你们放心,我一定向姐姐学习,争取考上一个好的大学,然后毕业了自强自立,三十岁之后再考虑结婚。”

初妈妈:“……”

初爸爸:“……”

初雪小拳头握紧了又松开——好想打人怎么办?

07

初妈妈进进出出楼上楼下,最后搜刮出来两大袋特产,又把两个女儿叫进卧室,让她们帮忙参考一下等下出门穿什么。

初妈妈试了一件又一件,把一个衣柜的冬装都穿过一遍,各种搭配组合都试了一遍,还是犹豫不决。

红色的——初妈妈摇头,喜庆有余但是不够稳重;藏青色的——初妈妈还是摇头,太庄重了有些暮气沉沉。

挑来挑去,在初雨忍无可忍的时候,初雪好脾气地说:“那就黑色羊绒衫外面穿这件红色外套好了,黑色穿在里面,显瘦,红色也够喜庆。裤子还是黑色吧,突出上半身,显的人高一些。”

初妈妈按照初雪的搭配把衣服换上,朝镜子里的初雪笑着点头:“还是你眼光好。哎,那我搭配什么项链?我头发要不要也弄一弄?”

初雨忍不住说:“妈!只是去叔叔家吃个饭,你至于搞这么隆重吗?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去相亲呢。”

“你懂什么?”初妈妈从镜子里瞪她,“等下跟你姐姐一起重新换一套衣服,头发也好好梳一梳,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邋里邋遢的。”

初雨噘着嘴,初雪微微诧异地说:“我今天早上刚换的啊。”

初妈妈拉着她说:“那也换一身。你看看你,全是米色的,太素净了,过年过节的不够喜庆。听妈的,换一身,就穿妈妈给你买的那件橘色的打底毛衫,下面穿红色的裙子,衬的人气色好,还喜庆。”

初雨趴在爸妈的床上玩手机:“是呀是呀,再把那件祖母绿的外套套上,我姐姐就能去COS红绿灯啦。”

话音刚落,屁股上挨了一巴掌。

她刚要哼哼几句,初雪的手机又响了。初雪一拉开卧室门,就见初爸爸站在门口,手里握着她的手机。

08

初雨看的眼红——爸爸从来没给她递过手机。

最后她眼不见为净,把脸埋在被子里,听见初雪带着点疑惑的声音问:“怎么了?死鬼。……啊?你们已经到仁立县城了?不是晚上吃完饭再出来的吗?”

初雨歪了歪头,露出一只眼睛,看见初雪小心地瞄了正在梳头的初妈妈一眼,然后听见她的声音低了八度,十分为难地说:“不行的啊,要是不去我叔叔家,后年都别想好好过了……真的不行啊。”

初妈妈突然插言,小声问:“你同学怎么了?”

初雪犹豫了一下,有些为难地说:“他吃了午饭就过来了,说是等下就到,还有两个我们班的同学,想一起聚个餐,顺便给我过生日。”

初妈妈马上说:“没事没事,你跟人家玩去吧!你叔叔婶婶那边不就是一顿饭嘛,什么时候吃都可以。”

初雨从被子里撑起身体:“不是啊妈,去年姐姐没去他们家吃饭,婶婶念叨了一整年呢。”

“你婶婶就是个碎嘴子,不用理她!”初妈妈推初雪,“问问你同学什么时候到,让人家直接来家里接你好了。”

初雪点头说:“那行,我今天就不去叔叔家吃饭了。”

当下初雪发了自己家的地址,然后又被初妈妈推上楼去换衣服:“跟人家出去玩,要喜庆一点,一定要穿那件橘色的打底毛衫跟红色的裙子啊。”

等初雪上了楼,初妈妈把事情给初爸爸一说,初爸爸也起身进了卧室,三分钟后他穿着一套中山装出来了。

初雨坐在沙发上聊微信,死活不肯换衣服:“还早着呢,不是要等六点才去叔叔家吗?”

初妈妈连推带攘也没让她去把衣服换了,只好恶狠狠地戳着她的额头说:“那你等下不许出去给你姐姐丢人现眼!”

初雨一个翻身窝进沙发里,跟小冰发语音:“哎我给你说哦,我爸妈太要面子了,我姐的同学来接她出去玩,他们穿的跟新郎新娘一样,还让我重新换一身衣服接客!还威胁我不换就不让我出去,说我给他们丢人现眼,你说他们是不是很偏心?”

“当然没换啊,外面那么冷,我姐这个中年人又不肯带我一起去撸串,那我还出去干什么?还不如在沙发上躺着呢。”

“什么,你也被你妈逼着扮上了?哎呀!你要反抗啊。相亲的是你姐,又不是你。”

“对呀,你就给你妈妈说,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你为了你姐姐的幸福自我牺牲一下,邋里邋遢的跟在你姐后面,说不定那个相亲男一看,就喜欢上你那位打扮的跟洋娃娃一样的姐姐了。然后订婚,再然后领证。你爸爸妈妈肯定特高兴。哈哈哈。”

就在哈哈声中,初雨听见院外车喇叭响了。

09

头顶响起一阵咚咚咚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初雨扭头一看,就见初雪挎着小包提着一条火红的毛呢长裙裙摆从楼上小跑下来。

初雨笑嘻嘻问:“姐,你怎么不COS红绿灯了?”

初雪除了一条大红裙子,上面穿了一件米白色的羊毛衫,外面套了一件灰色的毛呢长外套。听了初雨的嘲笑,初雪白了她一眼,急匆匆拎起门口初妈妈准备的两大包土特产就要走。结果那两袋东西太重,坠的她弯了腰,两条细长的胳臂直直地垂下来,整个人跟长臂猿似的。

初雨在沙发上哈哈哈笑开了。

一直站在旁边的初爸爸轻咳一声,弯腰拎起两袋土特产,挺着一个硕大的啤酒肚脚步轻盈地出了门。

焕然一新的初妈妈也拎起地上的小袋子,快步跟上初爸爸。

初雨看的好笑,朝站在原地偷笑的初雪说:“姐,我看爸妈胸前带一朵花,就能送你出嫁了。”

初雪瞪了她一眼,小声说:“初小二,你给我等着,看我回来怎么调教你。”

初雨在沙发上伸长了脖子喊:“来呀来呀,我怕你哦。”

初雪没时间跟她贫,小跑着出去了。

初雨得意的从沙发上坐起来,支起耳朵伸长脖子听了一会儿,听到院子外面闹腾了一阵,然后是汽车发动的声音,再之后,好半天才有沉重的脚步声往家里来。

初雨继续跟小冰发语音:“那啥,小冰,我刚刚突然想到一件事情,你姐姐要是嫁出去了,你爸妈是不是就该盯着你催了?”

“所以啊,为了自身安全考虑,你还是打扮得美美的陪你姐姐去吧。”

“我?”初雨撇嘴,“你怎么能跟我比呢?我告诉你,我的爸妈是全天下最开明的爸妈,从来不会催婚——我妈妈巴不得我在家多待几年,做她的小棉袄给她送温暖呢。”

“好吧,那你赶快出门吧,祝你姐姐早日嫁出去哈哈哈。”

初雨放下手机,才发现爸妈的脸色都有点不太对。她危机感顿生——家里没有姐姐,万一爸妈来个双人打,她可吃不消。

她意意思思地凑到初妈妈身边,问:“妈?你怎么了?”

初妈妈有些委屈地看了看初爸爸。

初雨就说:“爸,你惹我妈生气了?”

初爸爸很威严地哼了一声,根本不屑于回答她的问题。

好半天,初妈妈才叹出一口气:“怎么是个女同学呢?”

初雨一想,恍然大悟:“哦!难怪你又是准备那么多吃的又是跟我爸爸换新衣服,原来你们以为来的是我姐男朋友啊!哈,妈你真是的,太会脑补啦!哈哈哈。”

“笑什么笑?”初妈妈有些恼羞成怒,“女同学就女同学,叫什么‘死鬼’啊。你姐姐还跟人家见了面就抱一起,还脸贴脸。”

初妈妈心想,这要是个男的该多好啊。

初雨看妈妈拿着毛衣针半天都不动一下,就好心地劝慰:“哎呀妈,这又不能怪我姐,是你们没问她‘亲爱的死鬼’是男是女嘛。”

初妈妈有些怔忡:“可是你姐姐过了今天就三十了啊,还没找男朋友。其实你叔叔今天原本是想给你姐姐介绍个人的。唉!”

初雨说:“难怪你刚趁我姐姐换衣服的时候给叔叔打电话说什么不需要了,还一个劲道歉。哎?那现在叔叔这边你推了,我姐那位‘亲爱的死鬼’又是个女生,妈,你这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你离我远点!”初妈妈心情正失落呢,这货又来撩闲,她白了初雨一眼:“你姐姐要是能有你一半活泼就好了。她整天待在家里,还怎么去认识别的男孩子?还有那些女同学,好好的名字不取,叫什么‘亲爱的’‘死鬼’,见了面牵手拥抱不说,还贴脸。”

“这有什么的?”初雨一边下爪如飞一边腾出两分心思跟初妈妈聊天,“性别不是问题,种族不是差距——金刚那只大猩猩都能跨越物种爱人类,犬夜叉这半只狗都爱上了戈薇,两个女孩子抱一抱贴贴脸怎么了?”

她摇头晃脑地感叹:“你们这些老年人啊,整天就知道催着儿女谈朋友啊结婚啊生子啊,真是太没追求了。”

说着决定趁初雪不在,去她床上舒舒服服滚一会儿。她在楼上倒是舒服了,楼下初爸爸初妈妈面面相觑。

而坐在“亲爱的死鬼”副驾上的初雪并不知道,家里那位熊孩子在爸妈面前给她刨了个天坑。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02DocumentNotSpecified7.8 磅Normal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ABB电机盘子 (一) 上二周去考了国家认证生涯规划师,嗯嗯,考过了,真的很开心,其实在很早之前就开始接触这方...
    盘子在路上阅读 191评论 0 1
  • 来到绍兴的第一天,我以为自己来盗墓的。 “当你到了老街茶楼,面对茶楼,在你的右手边,走过一座古桥宝珠桥,走到写着'...
    勿小姐阅读 193评论 0 2
  • 上课铃声快要响, 我仍在教室外游荡; 教学一度是我的热爱, 现在却连心平气和看学生都很难。 唉!带着受创的心,如何...
    金勇Maya阅读 1,208评论 0 2
  • “当古文明只剩下难解的语言,传说就成了永垂不朽的诗篇” 1555年,西班牙特鲁埃尔政府从教堂里挖掘出两具已经变成木...
    钢了个蹦阅读 281评论 8 18
  • 每次问学生,你们为什么要上学。他们的回答都是千篇一律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但他们对学习理解的太狭隘的。学习好...
    淡之水阅读 241评论 1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