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风暴:《权力的游戏》第七季第二集剧情解析

喊声停歇时,他又一次听到刺穿环墙的寒风呼啸。火炬摇摆不定,似乎连它们也觉得冷,在突来的死寂中,乌鸦一遍一遍地呱呱高叫:“送死。”

——————————《冰与火之歌卷三:冰雨的风暴》

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这是守夜人誓言中的第一句。想必一直关注《权力的游戏》的观众们也都知道,传说中的长夜与凛冬就要来了。在今天播出的第七季第二集里,除了夜戏就是阴天下雨的场景,好像剧组在时刻提醒着我们,长夜将至了。

龙石岛

本集的剧情在龙石岛的作战室中展开,外面正刮着著名的狭海大风暴,就是在当年的那场超级风暴中,丹妮莉丝降生了。不知道大家注意了没有,到目前为止,丹妮莉丝的戏几乎都是在龙石岛作战室中展开,而不像以往她征服那些城邦后坐在城中王座上讨论情况、发布命令。这说明,丹妮莉丝是非常认真的在玩这场游戏,龙石岛只是一个跳板,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根据地,她要做的是高效迅速的征服这片大陆,因此她没时间去坐龙石岛的宝座,而是要抓紧时间盘算怎么进攻。

对于同样是从维斯特洛大陆跑来投靠自己的两大重臣,丹妮莉丝在这一集里对提里昂和瓦里斯表现出了截然不同的态度。对于提里昂,他的悲惨身世以及在海外的种种表现已经足以证明他的忠心,而往深里说,一个被家人鄙视和出卖的侏儒与一个曾被当做物品交易的女人在心理上很容易就找到契合点,因此丹妮莉丝对提里昂绝对的信任,但她对光头太监瓦里斯,显然就没那么放心了。

往远了说,瓦里斯曾服侍过她的父亲疯王伊里斯,也曾服侍过劳勃和乔弗里,无一例外的是,瓦里斯最后都做了叛徒;往近了说,当年就是瓦里斯与伊利里欧总督的联手撮合下把丹妮莉丝当做物品卖给了马王;再近一点说,瓦里斯靠一己之力就能说服高庭和多恩加入她的阵营,那么将来有一天,瓦里斯会不会也以同样的手段背叛她呢?因此,在这场君臣二人关于忠诚问题的大讨论中,丹妮莉丝的表现让人看到她已经掌握了一些恩威并施的权术之道,这是一个合格的统治者所必须具备的素质,当年的那个银发少女已经消失了,现在的她,是真正的女王了。

随后而来的接见仪式同样是发生在作战室里,面对这些新投靠而来的家族提出的作战请求,丹妮莉丝丝毫没有受影响,而是坚定不移的执行着自己的战略方针,那就是让多恩-高庭联军围困君临城,无垢者军队袭击狮子家最柔软的腹部——凯岩城。这的确很高明,既可以最大程度的消灭兰尼斯特家的有生力量,又可以不给瑟曦口实从而瓦解瑟曦阵营,等彻底消灭掉狮子家后,维斯特洛大陆上的其他势力也就好对付了。但计划赶不上变化,如果瑟曦阵营里有高人指挥,没有坐守君临而是主动出击,率先击溃高庭与多恩的联军,那情况就变得复杂了,更不幸的是,这件事还真的发生了。

在本集中,丹妮莉丝不断提起人民和不愿统治残垣断壁,这说明她已经是一个较为成熟的统治者了,龙在这个世界上就像是外挂一般的存在,没人能管得了丹妮莉丝用龙去征服维斯特洛,但她却清醒地认识到自己不能做这么轻易的使用龙。当年在弥林,正是因为龙的残暴杀戮引发了人们的恐慌,因此这种大杀器对于丹妮莉丝来说,只能作为关键战役中的一支奇兵和威慑力量,而不能作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去使用。

关于丹妮莉丝,还有两个地方值得一说。一个是关于红袍女的觐见,更进一步的告诉我们,冰与火之歌里的冰指的是琼恩雪诺,而火指的就是丹妮莉丝,只有两者在一起,才能阻挡即将到来的异鬼军团,这位下一集琼恩来到龙石岛在理论上铺平了道路。而另一个则是丹妮莉丝与荆棘女王奥莲娜的单独会谈,奥莲娜毫不隐晦的告诉丹妮莉丝,提里昂是挺聪明的,但聪明人靠不住,你是龙你就得自己说了算,而丹妮莉丝在听到这番话后也露出了一丝笑容,这让我感觉到,在后面的发展中,丹妮莉丝可能不再会对提里昂言听计从,再加上她对瓦里斯说如果背叛就烧死他,很难判断,她那个喜欢BBQ的疯子爹的故事会不会在丹妮莉丝身上重演。

本集的龙石岛线还有一段灰虫子跟弥桑黛的激情戏,作为无垢者,灰虫子早已经丧失了性功能,他与弥桑黛的激情更像是中国古代太监与宫女“对食”的关系,性只是手段,根本上还是为了心灵的慰藉。其实他们的激情戏也可以看做是上集中狮子家文艺兵故事的延续,说的都是普通民众的悲欢离合,他们没资格去玩权力的游戏,他们也没资格在乱世中掌握自己的命运,他们才是乱世中最悲惨的那些人。

君临

君临线在本集的戏份不多,却极有意义。瑟曦一面利用人们对龙的恐慌来散布谣言,让人们惧怕丹妮莉丝和她的龙(就像当年国民党说红军都是吃人恶鬼一样),而这也收到了一定程度的效果。另一面,黑科技发明家柯本学士也研制出了对龙宝具——巨弩。这个巨型床弩很轻易的就射穿了君临城地下的那具龙骨,似乎有了它,龙也没那么可怕,但理论是理论,实际是实际,等这弩碰上了会飞会叫会喷火的活龙时,能发挥多少作用恐怕就是个不太乐观的场面了。

瑟曦在忙,詹姆也没闲着。角陵领主蓝道塔利既是玫瑰家手下最大的封臣,也是整个维斯特洛大陆上为数不多的优秀军事家,因此,说服他投靠兰尼斯特家族将会为腹背受敌的狮子家带来一支战力巨大的生力军,而从詹姆与他的对话来说,这件事恐怕是八九不离十了。

在本集的结尾我们看到,攸伦的铁船队击垮了正载着沙蛇们回多恩的席恩姐弟船队,多恩-高庭联军的领导人目前只剩下奥莲娜一个老太太。此时如果詹姆率大军进攻群龙无首的多恩肯定毫无问题,而如果蓝道塔利加入瑟曦阵营,已无统兵大将的高庭也难以撑持。权力的游戏就是这么瞬息万变,之前还是满盘皆输的狮子家现在来看,竟然还有了几分起色,但天气随时都会变,即使兰尼斯特家顺风顺水的做到了设想中的一切,那么他们又将如何面对那三头巨龙呢?

北境

提里昂的信和山姆的信如同微信一般迅速的飞到了临冬城,让人不禁感叹,在这个世界里,不但领主们会“瞬移”开挂,连送信的渡鸦也学会了这一招。不出我所料,忧国忧民的琼恩第一反应就是去龙石岛挖矿、挖人、挖龙。但此时的他已经不是一个人了,他的身份是北境之王,一方领主就这么冒冒失失的撇下众人而去实在有些不妥,连最忠心的小萝莉莱安娜莫尔蒙都表示反对,珊莎自然也不能同意他这么做。

看来,兄妹二人的分歧正越来越大,但这种分歧并不会影响二人的感情,琼恩选择将北境守护之职交给珊莎,本身就是一种莫大的信任,而显然,珊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琼恩的离开对珊莎是一种历练,成为最高领袖的她将要坐镇临冬城,领导所有北境领主们面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而另一方面,也意味着对小指头的武力压制势力消失,接下来的戏,就完全要看珊莎跟他怎么斗脑力了。

在这一集里,表忠心的人都没得到什么好脸色,瓦里斯让龙女王一顿威胁,小指头在琼恩那里也没讨什么好,一向精明的小指头在地下墓穴的表现可谓是愚蠢,让琼恩按在墙上一顿怼,想当年在君临,老艾德也是这么怼他的,被父子二人用同一个姿势怼,真不知道小指头心里是什么滋味。不过,琼恩离开了,只剩下珊莎一人局面就好控制了,小指头此时要盘算的,是如何继续他的“少女养成计划”了。

跟我在上集中的推断一样,艾丽娅显然已经在与文艺兵的座谈会上动了回家的心思,而这一集,她又遇到了一个掉线已久的朋友——小胖子热派,真是让人想象不到,这个小胖子竟然也能在乱世中活到现在,让我不禁感叹:长得胖的男孩运气不会太差。从热派的闲聊中,艾丽娅得知如今的临冬城又回到了自家人的手中,因此在吃完派后,她毫不犹豫的放弃了南下的刺杀计划,转头向北回家。

在路上,艾丽娅还碰到了自己当年养的那头冰原狼——娜梅莉亚,如今的娜梅莉亚才是真正的河间地之王,统领着河间地的狼群。艾丽娅想召唤它跟自己一起回家,但娜梅莉亚却转身离去,失望的艾丽娅说了一句“That's not you”,其实这又何尝不是在说她自己,艾丽娅曾经是艾丽娅史塔克,又曾经是无名之辈、无面之人,如今她又回到了艾丽娅史塔克的身份,但灵魂早已经改变了。她看着娜梅莉亚远去的背影,其实更像是看着那个早已经走远的自己。

群聚狼生,独行狼死。我们都知道了,琼恩雪诺身上的血统严格来说算是龙,因此他的使命是去寻找丹妮莉丝。而真正具有纯冰原狼血统的就只剩下珊莎、布兰和艾丽娅了,如今珊莎坐镇临冬城,布兰在北边,艾丽娅在南边,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聚合到一起。如今的珊莎掌握了权谋之术,艾丽娅掌握了杀人之术,而布兰则掌握了超能力,开了挂的三只狼聚到一起,恐怕没人再能欺负得了他们了。

学城、席恩

“偷览群书”的山姆果然找到了治疗灰鳞病的方法,虽然老大已经宣布让乔拉等死了,但山姆却不会轻易的放弃,于是,在夜里,山姆和乔拉上演了一段维斯特洛版的“刮骨疗毒”,但这可比“刮骨疗毒”要惨多了,因为乔拉整个上半身基本都被感染了,要全部割一遍;更惨的是主刀的是之前只会搬书盛饭倒马桶的山姆,这比无证行医的要吓人多了。山姆被乔拉问以前治没治这病的时候,他的表情我能笑一年。

在本集结尾,我们的席恩小王子又一次萎了。在攸伦的突袭中,两条沙蛇和阿莎来了一场三英战吕布,可惜刘关张三人战完吕布还能活下来,这三个就没那么幸运了。犹如摇滚巨星一般从天而降的攸伦像条疯狗一样,三下五除二就干死了沙蛇,活捉了阿莎,而面对姐姐的被俘,一直宣称自己是护卫的席恩再一次怂了,转身跳进大海里,再一次背叛了他要宣誓效忠的人。不过在我来看,这段剧情也埋下了一种可能,那就是阿莎被杀,攸伦在随后的战斗中死亡,等整个战争结束的时候,席恩作为铁群岛唯一的继承人坐上王座,当然,这只是个设想,他能不能活到那一步,还要看编剧大人们的意思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