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他离开的2192天

上班,下班,回家,睡觉。

又上班,下班,回家,睡觉。

再上班,下班,回家,睡觉。

.......

日子总是中规中距地将一个又一个今天踩在脚下,然后,又有条不紊地奔向一个又一个明天,而明天,却是无数个今天的复制粘贴。

八小时上班,八小时睡觉,八小时瞎折腾,安然的生活深深陷于每一个千篇一律的日子里,细细碎碎,庸庸碌碌,一如白开水般索然无味。她有时想,自己就像一个断了腿的人,偏偏又生活在一个死胡同里,没抓没挠。

安然是一个记性很不好的人,那些曾经刻骨铭心的人,曾经以为过不去的事,在时光的流逝中,慢慢地,慢慢地,愈发模糊,愈发淡远,愈发记不清了,最后被她丢弃在波澜不惊的日子里。

直到某一天,她在储藏室翻找抽屉,忽然间在角落里发现一个MP3。擦了一擦,它立即呈现出原有的黑得发亮的光泽。充上电,按按开关试一试,竟然还会发声。“你我约定,一争吵很快要喊停,也说好没有秘密彼此很透明......”经过细细长长的黑线,传入耳膜的,竟是那熟悉的旋律!

安然的心,倏然动了一下。

是的,今天正好是11月1日!六年了,是他离开的2192天。

或许老天在冥冥之中,让安然找到这个MP3,而这天,正好是清的祭日。

记忆,在这久违的旋律中,瞬间穿越重重时光,一下回到那些逝去的时日里。

那年,他们十八岁。

安然和清像每一对初恋的恋人一样,畅谈着来世今生,憧憬着美好未来。她特别喜欢听他唱《约定》这首歌,清告诉安然,只要她喜欢,他愿意为她唱到老。

那年,他们十九岁。

青春年少,懵懂的年纪,怀揣着美好,用一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心态走进了社会的熔炉。然而,他们怎知道,现实的残酷没有幻想中的那么美丽,差异往往是那么的大。他们开始迷茫了,踌躇了,曾经的幻想一点点地被现实消磨。除了感叹,感叹,感叹这个世界的不易外,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述这份无奈了。

那年,他们二十岁。

也许是年少,也许是心智上的弱小吧,以至于他们坎坎坷坷那么久,却总是以月光族收尾。他们开始烦恼了,失望了,可还是一步一步坚持着,只是忘记了坚持是为了什么。每每心力交瘁的时候,他们总喜欢倚在窗前,看着远方,发着呆,静静地听着《约定》。

那年 ,他们二十二岁。

又经过两年的努力,似乎不再那么艰难,也不再那么迷茫,可又开始了意外,二十二岁的生日还没有到,他们分开了。不是因为感情的不合,只是安然觉得,在外的生活很累很累,她想回家。

那天,清来送她,可他却没有说出一句挽留的话。现在想来,他当时一定知道,她此去不会再回来。

“来,咱们再抱一抱。”清咧了咧嘴,试图挤出一丝笑容。

“......”安然一直流泪着,没有一句话,也许是哽咽了说不出来,也许是什么都不想说。

清拥着安然,只轻轻说了一句:“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安然回了家,留下了清一个人。分别后的日子,他们断断续续的联系着,只是每一通电话的通话时间越来越短,而每一次打电话的间隔越来越长,最后,直至没有了电话。

那年,他们二十四岁。

两年过去了,安然回到家乡找到了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遇到一个不好不坏、家人满意的男人结了婚。

关于清的消息,安然也断断续续听到一些。只是每次有人提起,安然总会转移话题,或者干脆走开。因为她觉得,既然走了,就不想再回头。

虽然隔得不远,可谁也不曾联系彼此。有一次,终于还是偶遇了。就在熙熙攘攘的火车站,送朋友的清不经意一回头,在拥挤的人群中,发现了来出差刚下火车的安然,她也猛然看见了他。很久很久,他们就愣在那里,仿佛时间静止,周围是嘈杂的人流和车流。曾经熟悉的彼此,却变得如此陌生。

“你……还好吗?”清终于还是先开口,问出的是那句偶遇后经典得要命的话。

“还好……你呢?”

“我……也还好。”

“……”

“要不,坐我的车吧。”

“我……已经有人来接我了,谢谢啊!再见!”不等清开口,安然已经绕过他,头也不回,落荒而逃。

他们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声“再见”,却演绎成了再也无法相见。

那年,他们二十七岁。

就在清的女儿才三个月大的时候,清在一次意外事故中丧生。那时,他还不到27岁。

那时,安然刚生了她的儿子还不到两个月。那天,她正在喧闹的街头,在斑斓的商店里为孩子挑选着小衣裳。电话就那样毫无征兆地响起,电话那头闷闷地传来一句话:“你知道吗?清去世了!”这句话仿佛从天上丢下的一个炸弹,安然的脑子瞬间炸成了一片空白,没有眼泪,没有悲伤,她怔怔地靠着商店的墙,一脸木然……

后来,从同学的口中她才得知,他早已结婚生子。他们的同学相邀着去参加他的葬礼,安然拒绝了。

那样的身份,那样的场合,那样的结局,她很害怕!很害怕!她害怕面对熟悉的他的那些亲戚朋友;她害怕看见已经变成一捧骨灰的他;她害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会嚎啕大哭;她害怕不知如何安慰他凄苦的妻子和年幼的女儿……

安然将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一遍又一遍地听着《约定》。曾经的点点滴滴一幕幕地出现在眼前,昔日信誓旦旦的约定像泪水泛滥成一条河,他去了那边,而她,却还在这边。她甚至想,如果五年前她不离开他,或许他就不会发生意外。可是,生活没有如果,只有结果。

现实中的故事结局往往总是那么意外,不像童话里的故事那样完美,并不是所有的灰姑娘和她的灰王子都会过上幸福生活的......

“妈妈,我饿了,给我做饭好吗?”安然的思绪被儿子的叫嚷声打断,她关掉音乐,并将那黑色的MP3收好,依然放回抽屉。望着玩得满脸是汗、一身是泥的孩子,安然想,等来年有空,也去看看他的孩子吧。


想收听此文播客请点击:今天,是他离开的2192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